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精灵世界之冠军领主在线阅读第1章

2021/5/5 7:55:19 作者:黄瓜爱吃鸡蛋 来源:3G小说网
精灵世界之冠军领主
精灵世界之冠军领主
作者:黄瓜爱吃鸡蛋来源:3G小说网
一个修仙世界的人类战死后穿越到了宝可梦的世界里,走上了成为冠军的路,但是在他觉醒了异能后,一个也是来自异世界的阴谋也正在悄然来袭,那个人类能否化解阴谋走上冠军之路呢?

世间有五大修行圣地,分别为九玄山、蓬莱阁、吞天洞、东皇界和须弥界。五大修行圣地分别对应着仙、神、魔、妖、佛。相传这九玄山乃是世间第一仙,太始真仙昆仑所留下的传承。九玄山共有九大洞天,第一洞天为清虚天、第二洞天为空明天、第三洞天为太元天、第四洞天为真极天、第五洞天为仙宝天、第六洞天为清平天、第七洞天为罗浮天、第八洞天为太阳天、第九洞天为太阴天。故世间修行者皆以九玄山为首。

九玄山罗浮天外门传法大殿,外门真传长老姚振正在为外门弟子授课,缓缓的讲出了九玄山的这段历史。姚振看着外门五峰数万弟子缓缓问道:“尔等可知我九玄山为何是这圣地之首?”

外门点苍峰弟子杨衡答道:“我九玄山乃世间第一位仙人留下的传承,故有世间最强修行法,可养出世间最强之气,故为圣地之首,世间为一可得大道之地。”

长老姚振扫了一眼杨衡道:“不错,早就听值守藏经阁的石人尊者说过,点苍峰有一弟子,喜读道藏,常去藏经阁。本座对此事甚是好奇,今日见到了真人,倒是要问一句,你为何常去那藏经阁呢?”

杨衡连忙答道:“弟子初入宗门时,阴差阳错把这点苍峰当做了典藏峰。一日,见到藏经阁,便以为自己得到机缘,领悟了典藏峰的真谛,时间久了,便习惯了。”

姚振一听,哈哈大笑:“尔虽资质愚钝,但能在藏经阁那么长时间,也算是身怀大毅力者了。点苍,典藏,有趣极了!倒是个妙人。”

接着道:“世间修行者千万,尔等能入罗浮天便皆是有仙缘之人,我罗浮天传法先看仙缘后看资质,何为仙缘,首先便是入得宗门法眼,入法眼者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俊有美,概不相同,此乃尔等机缘,接下来我就传尔等九玄山养气法,此法可养出只属于你自己的气,这天地有五大至强气,太虚之气,虚虚实实,飘渺空明,变化多端。太初之气,此气至纯至强。太极之气,此气可化两仪演八卦。太玄之气,浩浩汤汤,以大势压人。太元之气,可孕出一口太元气,太元不散,人不死,故修太元气之人宛如宝药,除非大成不可出山,否则妖魔鬼神共杀之。”

姚振长老又道:“我所修炼的乃是太极之气的乾天四气,乾天四气乃太极之阳气变化。”说罢,右手张开为众弟子演示,只见其上有四股气缠绕,正是太极之气乾兑离巽,这四气分别对应天泽火风。只见姚振右手离气朝外门群山一弹,一座大山化为灰烬。巽气一弹,一座大山化为粉末。兑气一弹,一座大山化为湖泽。乾气一弹,一股强大的威压从天而降,外门众弟子十之八九都被压趴在地上,只有三人站直身板。

其中一人赤着上身,体魄雄壮仿若金刚石,身上有玄黄之气浮现,此人乃罗浮天内门长老之子外门玄土峰弟子首席高冲。一人面相俊美,身材挺拔,穿着一身碧蓝色的长袍,背负长剑,身上有幽蓝之光闪过,此人乃是外门水云峰弟子首席陈幽。一人,面若桃花,身材婀娜,身穿火红色长裙,赤着双脚,竟是罗浮天外门五峰公认的第一美女徐仙儿。

趴在地上的杨衡被这天威吓得瑟瑟发抖,想他在九玄山也算是熟读宗门历史,看到一千年前九玄山同妖族东皇界和魔族吞天洞大战时,一帮渡劫期乱战,打的天翻地覆时也不为所动。今天却在金丹长老面前吓得趴在地上,不敢动弹。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缓缓说了一句:“金丹长老竟恐怖如斯!”

姚振散去了威压,看着挺住压力的三人,乐开了花。心想:“三百年了,我罗浮天终于出现了此等天才,锻体十层便能承受我乾天之气的威压,罗浮天大兴有望啊!”当即面不改色的对三人说道:“你们三人还算不错,可以修行五大气了,玄土峰高冲尔体魄雄厚,身含玄黄血脉,可修太初气,此气至纯至强,若你能炼化土属性重宝九天息壤,便可问鼎那罗浮天十大真传弟子。水云峰陈幽你可修太极气阴气,坤地四气,掌地水雷山,况我竟有些看不透你,莫非…,算了算了。离火峰徐仙儿,可修太极气,阳气,乾天四气,你若能修到金丹期,我告诉你一处藏有神火的宝地。”

玄土峰,水云峰,离火峰的弟子听闻长老所言,一个个挺直腰板,满面红光,仿佛长老说的是他们一样。

点苍峰,天机峰的弟子听得此言,既羞愧,又羡煞至极。

姚振又道:“尔等回去之后要勤加修炼,再过一年便是这外门五峰演武大典。尔等可是走了好运,演武大典正巧赶上了天尊三千三百三十三岁的大寿。天尊开恩,言,此次外门五峰演武前两百者可入内门,前五十者为内门黄字辈弟子,前二十者为内门玄字辈弟子,前十者为内门地字辈弟子,第一者为内门天字辈弟子。”

长老此言一出,如同石子扔进河里,激起一片水花,整个外门五峰立马炸了锅。

一弟子:“回去就闭关,钻研长老所传之法,养出本命真气,搏一搏这内门黄字辈弟子。”

一弟子:“水云峰首席陈幽可为内门天字辈弟子。”

一弟子:“难怪那天机峰首席百里策迟迟不肯前往内门?原来早已测得天机,这天机峰真是深不可测!”

一弟子:“……。”

杨衡听到长老所言,又愁又喜,双目无神,嘴里小声喃喃,不自信的说道:“我杨衡虽资质愚钝,但身具仙缘,能吃苦,有大毅力,读遍宗门典藏,熟知宗门历史,应当可入前两百吧!”

杨衡紧忙迈开步子,手忙脚乱的朝着外门点苍峰藏经阁跑去,心里默念:“还有一年,一年,一年……”

一位弟子看到杨衡的身影,不由感叹:“可惜了这杨衡的大毅力,常人若有这等大毅力早就进入内门寻那无上妙法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文野】求婚失败后我穿越了在线阅读不愿让你一人

    戚冉的年假他等了那么久才盼来,怎么会让它浪费呢。于是宋逸邀请了一帮狐朋狗友在王朝小聚。当好友听说宋逸要准备一次求婚的时候,所有人都一副惊悚的表情。“宋逸,不是我泼你冷水,现在真的不是时候。”在这帮朋友里面,浩子的性格最直,也是他们中,跟宋逸最好的。他一说完,一帮人都附和开来。“就是啊,宋逸,现在戚冉

  • 快穿之贵女逆袭在线阅读黎明前的黑暗

    后来父亲还专门找他谈了这件事,只是他并未允诺。彼时陈家小姐也并未回国,关于联姻的事情还有转机。只是关于股权问题,裴家不能指着陈家一棵树上吊死。所以父亲也尽量游走于各个实业商中寻求帮助。而与此同时,陈公卿被推举为中国银行行长,一时间陈家风头无两,裴公卿联姻的梦也只能暂时搁置。虽然联姻的事不了了之,但是

  • 农夫家的小娇娘第七章在线阅读

    纵观整个火影忍者历史,虽说影分身之术并不是太过于出彩,和那些吊炸天的A级以及S级忍术比起来。影分身之术似乎真的不怎么出彩!但是,如果使用得好的话,这就是一个外挂!君不见,火影忍者的原主角漩涡鸣人从开始到最后就只会两个忍术么。搓丸子和多重影分身之术。而且,如果查克拉的量足够的话,影分身之术还是一个修炼

  • 圣女不成妃秘书

    王骥一直在杜鹃的办公室等到九点半左右,在交谈中才渐渐知道一些规矩,原来和总经理见面是需要在秘书那里预约的,不然可不一定能见到总经理。又过了一会儿,才听说总经理上班的消息,于是他和仇晓晓一起来到了总经理办公室。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道年轻而充满磁性的男声:“进来。”王骥推门进去,仇晓晓也低着头跟了进来。

  • 异界海盗王在线阅读第10章

    ERP基地。“启东,你先好好休息吧!”美真从治疗室中走了出来,看着手里关于无启东的身体检测报告。不一会儿,神色变得古怪起来。“怎么了?”一旁的炘南好奇道。“启东他,竟然是木影村的后人!”美真先是惊讶,全部看完之后又叹了口气:“可惜了,虽然有着木之血脉,却是不适合战斗的体质。”“美真,你刚才说什么?”

  • 大唐长乐公主之刻苦训练

    一个月后,带土在小院里。没想到那么快就能做到查克拉外放了,带土盯着手上蓝色的查克拉喃喃道。一个月的时间,他终于能让查克拉外放了。当然这样肯定不能让他沾沾自喜的,要知道他宿命中的对手卡卡西可是五岁毕业,六岁成为中忍,十二岁成为上忍,他才是耀眼的天才。原著前期,带土就是一个逗比的吊车尾,后期才爆发出来超

  • 美人撩夫日常之看在你请我喝酒的份上

    扬州锦华楼,号称扬州第一楼,苏静瑶思来想去,还是选定了这锦华楼,一来,这锦华楼的饭菜是真的好吃,虽说着价格也是真的好看;二来,这算起来也是她第一次做东请杨烨吃饭,怎么也不能小家子气啊,不然岂不是限的自己太抠!苏静瑶接了杨烨和楚妍到了锦华楼,杨烨看着这锦华楼,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向苏静瑶:“你这是讹人了

  • 重生毒妃惊华在线阅读第10章

    一个人过年真的是很寂寞的,特别是在经历了十年的时间内有心爱的人陪在身边。温敛去的地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就是觉得那个地方可能会比较暖和。因为是过年期间,她定了当地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要了最好的套房,最好的餐厅和酒打算来纪念自己这辈子最凄惨的一次失恋。她想至少过年的这段时间她应该要过的很好很潇洒很快乐

  • 天龙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第九节

    三葬也是深深的了解了一番系统的功能之后,这才走出了家门,走出去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下来了。时间,不知不觉得过去了辣么就。没办法。毕竟是第一步,感受灵压。他感受到了,做到了第一步,现在,他需要的就是日积月累的开始提升自己的灵压,这是最基础的一步了。也没有什么捷径可以走。而系统嘛!每年可以获得一次随

  • 顾小姐追妻记gl第十章在线阅读

    《墨色格拉夫》第一部蓝色爵士乐作者:百目鬼妹(十)————天使的影子倒映在地面,形同恶魔。楼梯间蹬蹬蹬的脚步声响,一个下士走了进来。他斜了米歇尔一眼,充满戒备又不无好奇,伸手在门框上敲了敲,立在门洞口喊了声:“报告。”上尉闪身出来,把食指竖在唇上,又朝右边偏偏脑袋。下士跟着他朝右边走开几步,他俩都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