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我只是想花钱当咸鱼啊之千年往事(10)

2021/5/5 6:59:48 作者:乐百氏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只是想花钱当咸鱼啊
我只是想花钱当咸鱼啊
作者:乐百氏来源:飞卢小说网
李羡鱼的人生理想就是当一条躺着呼吸就能赚钱的咸鱼,直到有一天,他的这个愿望实现了。然而正当他打算用自己的余生去贯穿“咸鱼”二字时……打开升级大礼包:恭喜宿主获得【兰博基*毒药】……恭喜宿主获得【宗师级八极拳】……恭喜宿主获得【围棋境界——神之一手】…………蓦然回首,各行各业都留下了李羡鱼浪荡过的痕迹。对此,李羡鱼怎么都想不明白。明明我一开始只是想花花钱当当咸鱼而已啊……(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丹歌不敢怠慢,手中一抖,数百火符箓甩出,浮在空中。他一心多用,片刻将全部的符箓引发,生出的火焰汇成一只巨大的火鹤。

此时阴龙之前引发的狂风尚在,丹歌结指发功,将狂乱的风理顺,自丹歌所在处吹向高空的阴龙。

“走!”丹歌将火鹤放出,火鹤借风扶摇,顷刻间来到阴龙身旁。

先前阴龙丹歌一战,这火焰就初露锋芒,它有极强的附着性,且对阴龙黑气天生克制,此时应对这阴龙黑气入体,最是对症。

火鹤来到阴龙身旁后,阴龙尾部那三股黑气汇入速度已大大减缓。火鹤大展双翼,猛然一震,打两翼末端开始,飘零下一片片形似羽毛的火焰,飞到阴龙身上,附着在阴龙之尾。

一片片的火羽排列有序,到最后一片火羽覆盖上去,刚刚好将异变为黑紫色的部分全部覆盖,也将那黑气汇入的通路堵死,这危机看似消除了。

可随之阴龙的身子又开始扭动起来,不过相比之前,却平复了不少,显然那尾部附着的火焰也削弱了阴龙内心的魔障。

丹歌提起的心放了下来,长舒一口气。

好半天,阴龙憋出三个字来,“多谢了。”显然它这感谢之语纠结了许久,最终还是说出了口。

“我仅有应急之策,并无根除之法。”丹歌倒没有挖苦阴龙,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此时他黔驴技穷,已无计可施,能做的事情只有等待,等待阴龙把魔障完全压制。

“阴龙,你之前所讲的事情,是真的吗?”丹歌倒也不是全然在等待,他尚可和阴龙聊天对话。

“人类让我敬佩的就是文化的沿袭,当然,让我厌恶的,就是不辨深浅的添油加醋。云龙山,有一个有关善龙的传说,可以证明我当时的所为。”

云龙山传说其二:云龙山为一善龙所变。徐州干旱,一龙未经允许,行水救民,被玉皇大帝惩罚,奄奄一息。当地一个姑娘,救活此龙。此龙化为一山,永远留在徐州,后人便将此山命名云龙山。

“哦?一个姑娘?”丹歌饶有兴致地问道。

“这完全属于添油加醋,救了我的,是一株卷柏,也叫还魂草。它的……,它就在那沟壑的一头。”

阴龙一指,在不远处,是一处蜿蜒的沟壑。沟壑长有十余丈,宽有近二尺,深有一丈,沟旁是新翻出来的泥土。

“它的?它?”丹歌盘算,这阴龙似在迟疑什么。

他没再多想,选择实地做个验证。他三两步来到沟壑旁,点了点头,猜测这沟壑就是这阴龙之前的藏身之所了。

而在沟壑的一头,有着一滩黑色的物质,是许多微小的颗粒。

“这是还魂草的……?呃……,还魂草?”丹歌忽然理解阴龙了。这满地的颗粒每一个都方方正正十分规整,十分奇特,不像是还魂草的东西,偏偏来自于还魂草,更说不出它是还魂草的什么部分了。

丹歌抓起一把,用心感受,发觉其中竟有着微弱的力量,这一股力量与阴龙的黑气颇为相似,却更为柔和。

“唔,奇了怪了,一株植物竟和一条龙有着相近的本源?”丹歌一时摸不着头脑。

丹歌试着以法力催动其中一颗,一股力量被催发出来,汇入他的体内,滋养了他的灵魂。

“唔!”丹歌讶异不已,好似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无比雀跃,“好东西呀!”

这一种力量极为微弱,但是气息浓郁,天上五感灵验的阴龙在那力量被催发出来的一个瞬间,就已经飞快地来到了丹歌的身旁。

它大张其口,呼出一股龙气,催发了全部的颗粒,将催发而出的力量一股脑吸入体内。随着它一声舒畅的龙吟,心内的魔障,已经完全被镇压了。

丹歌抿着嘴,不着痕迹默不作声地将手揣进了兜里,保留了最后那一把还魂颗粒。随后他假意轻松地吹着口哨,离开了沟壑。

“小子,你既然知道了这千年前的秘辛,你就卷进这件事里来了,你打算怎么办?”阴龙说道。

丹歌忽而扭头,双目明亮地看着阴龙,“这颗粒真是好东西,让我脑子清明了不少。”

“唔!”阴龙一脸的莫名其妙,“哦?想通了什么?”它心底却在暗想,“被发现啦?”

“想通了你的计策,大概是这样的。”丹歌转身,背着手往前踱步。

“我,我的计策?”

丹歌眯着眼睛笑了笑,“你刚才装作义愤填膺的样子把千年前的秘辛透露给了我,就是想拉我下水。没想到你说得太过真情,控制不住怒气,蒙蔽了你内心的善念,给了那魔障可乘之机。若非我出手,你就真的堕入魔道了。”

丹歌在地上坐了下来,阴龙龙也变作了人形坐了下来,听丹歌接下来的猜测。

丹歌说道:“而其实我之前就已经想通,你在与我相遇之后故意杀死了那个孩子,就是为了嫁祸我,把我和你拴在一起,想必你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求我去做。现在我可以确定是和你透露的这个秘辛有关了,具体一点,也许就是要为你平反?”

阴龙听得大睁起了双眼,眼前人竟然如此聪明!既然它的心思已经被点透,它也就不做隐瞒,说道,“其实你算是救了我两次。如你所言我为了嫁祸你故意杀死了那孩子,可这吸取血气的禁术最易让人堕入魔道,我又是头一次杀人,心里还有着存在了两千年的不忿。

“所以我失算了,我内心产生了魔障想要侵占我的躯体。如果不是你赶巧到来,我最终会堕入魔道,那时天地间就是多了一个祸害,而会少了一桩冤案。”

阴龙流露出了诚恳的感激,它继续说道,“你猜的不错,我正是想让你为我平反,不过我的手段卑劣了一些。可现在我决定,只要你需要,我会出面证明你的清白,不会再胁迫你。同样,我也有办法让你完全置身在那千年秘辛之外不受牵连。但我会和你谈一桩生意……”

阴龙说着一张口,将一团黑气吐在了手中,“这小孩的魂灵我还完好的保有着,我想凭你的手段,也许能为他做许多的事情。这一个魂灵,换取你为我做一件事情。”

丹歌苦笑一声,“你知道我无法拒绝对吗?我或多或少还是导致了他的死亡,所以我愿意为他做一些事情来补救。”丹歌长出一口气,站起身来,“好吧,我愿意和你交易,我们击掌为誓,绝不反悔!”

“好!”阴龙站起身来,伸手和丹歌作三击掌,若有人反悔,则数历轮回之苦!“我的清白,全在你了!”

他站起身来踱步,思索两千年之前的往事,既然丹歌已经答应下来,他自然要把自己的所知全部托付,以便丹歌分析探查。他缓缓道:“平帝元年,岁在辛酉……”

“那一年按照如今的历法,恰巧是公元元年。徐州大旱,我前往救灾,一路风雷雨电相阻,历时一年有余,在平帝二年秋才来到徐州。那时我也意识到,我这前往徐州,必有人生一大劫难。我暗暗立下规矩,不到万不得已,绝不逆天而行。

“可徐州之地已宛如炼狱,百姓颗粒无收,折骨而炊,易子而食。我见那情景,内心竟升起愧疚之情。”

阴龙讲到此处,眉头皱了起来,他到现在也搞不懂,为何会有愧疚,明明他是赶来救灾的,却感觉是来赎罪的。何罪之有?

“是因为你在途中耽搁了,所以来迟,心有愧疚?”丹歌给了个颇为勉强的解释。

“大概如此吧。”两千年前的事情,其他的事情阴龙越想越不真切,就恍若梦境一般。唯有这愧疚之情,仿佛是镌刻在了灵魂深处,一丝一毫都不曾抹除。“这愧疚让我再也不顾什么人生劫难,我施下了一场连阴的甘霖之雨。

“然而我不曾料到,就在我降下雨水的那一天,忽而一个传说在人们口中广为传播。”

云龙山传说其三:一个名叫云龙的小伙子与鲤鱼精变化的大凤姑娘恋爱。而海中九小龙王看上了大凤,准备施法水淹徐州城,胁迫大凤嫁给他。大凤不忍百姓受难,假意答应了九小龙王。后来洪水退去,大凤贞洁烈女,撞死于山石之上。后来云龙死后,两人合葬山上,故名云龙山。

“好巧不巧的,一城之内真有这叫云龙和大凤的一对情侣。这本来是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这两人本应该受到人们的祝福,但关于这个传说的一个奇怪解释却不胫而走:依据传说,大凤的出现会引发洪水,大凤的死亡会让洪水退去。这解释多么荒谬,但偏偏人们信了。

“于是人们生生将云龙大凤两人拆散,把他们都幽禁起来。人们相信老天看不到大凤,徐州就不会发生洪水。”

阴龙讲到这里,长叹一口气,“这个传说出现的太不是时候,以至于后来事情超乎我的控制后,把一城的百姓都葬送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回到七零嫁倒霉男配在线阅读第七节

    探春说完后,就感觉有什么不对,完全的不对,竟然就这样,轻而易举将自己的厌恶感完全的袒露了出来。她来这里是干什么的?当米虫。现在她初次见面,就把对方给得罪了,这米虫的安逸生活估计要泡汤想当初,她第一份工作干得好好的,待遇也不错,就是看不惯老板在暗地包养小三,就愤怒的辞职,为此被室友教育的很惨。本以为她

  • 白月光回来后我和渣攻离婚了第五章在线阅读

    那狗狗听到箭的破空之声,躲了一下,但是我那箭歪歪扭扭飞了过去,居然中了!那狗狗痛了一下,腰上带了那箭就朝我冲了过来,速度飞快,我连忙站起来,拈弓搭箭,对着它的脑门就是一箭,这次非常近,“乱射”,一箭射到脑门,狗狗痛得大叫了一声,往后退了一步,我赶紧后退拉开距离,它已经发狂般地朝我飞扑过来,又是一箭,

  • 巫龙山传奇彷徨无措

    车窗外,风景快速得飞过,苏沐然觉得今天就像是吞了一只苍蝇那么难受。想到刚才廖溪月一脸的得意,她的胸口闷闷的,却又无处发泄。“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白子岩开着车,飞快得看她一眼。“不用,你先回去吧,我想下去透透气。”苏沐然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挤出了一句话。白子岩将车停在了路边,按了一下

  • 被标记后A竟成了O!之第九章

    第九章这一层薄薄的□□揭下后,露出了一张美丽绝伦的芙蓉面。而这张美丽面容的主人此刻正满目怨毒的盯着上官丹凤,声音里带着仿佛淬了毒的憎恨,“为什么?你为什么还要出现?你为什么不死在大沙漠、死在石观音手上?!”上官丹凤一巴掌甩在她脸上,脸上的憎恨并不比她少,“因为我要回来向你报仇啊!即使我当真死在了大沙

  • 追夫日常在线阅读第9节

    两人面对面坐着。华天奇看着北山思斯文败类的样子很窝火,但是面上不好表露。“很抱歉,第一次见面闹得有些不愉快”华天奇文质彬彬的笑着,北山思看着他也不回答,抿嘴点点头很恭敬。搞什么鬼,笑面虎啊。“这不是过家家,区别于你过往的生活,这是一份艰苦的工作,工时长、压力大,需要诚实且心智成熟的人。”华天奇一本正

  • 孙悟空大闹异界在线阅读穿越异界

    咳咳!袁科用力的咳嗽了起来。“这里是哪里?该死我怎么会在这里?”袁科仿佛被人抽取了全身的力气,现在的他浑身无力。轰!一直巨大的脚爪突然映入他的眼帘。什么鬼东西!顿时袁科浑身的寒毛都炸了。一只仿佛是蜈蚣一样的巨大怪物映入他的眼帘中。它的身躯至少有几百米,脚爪就仿佛恐龙的脚一样。几千只的爪子走过路面之后

  • 特种兵:我绑定了未来芯片之狩3(7)

    我到最后也没再纠结要不要吃掉那只亚丘卡斯的问题。倒不如说,我完全忘了这回事,瓦史托德转身刚要走,我想也不想就跟了上去。到了现在,见到一只虚因为领地被侵犯在边上虚张声势,我才想起来自己的饥饿来。刚才那个地方早就已经远得没影了。说起来,虽然我也曾经轻视过瓦史托德的战斗力,以为他会被其他虚伤到,不过“他比

  • [综英美]死宅拯救世界之第一章(1)

    第一章今天开始要成为彭格列星球的守护者了呢一切都要从最初的那天开始讲起。沢田纲吉,一个算是大龄而且碌碌无为的上班族,本该在这个时间段随着人流穿过人行道然后停驻在自己家门前,可是当他忽然感受到一阵恍惚后,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常行为就成了幻梦。他动不了了。准确来说是在绿灯闪烁红灯即将亮起的刹那间,他

  • 都市:我有个养猪场第九章

    这句话如同隆冬三月里最尖锐的一支冰棱,准确万分的插入白慧的心脏。从外面看起来没有流血,实际内里却是疼的马上就要死掉。“你……再说一遍……”白慧颤抖着声音说。怀上这个孩子是意外不假,她可以考虑到她舞蹈事业的发展,以及林赫那边还没跟韩熙分手打掉。但这并不意味着林赫可以毫不迟疑上来就让她打掉。“孩子又不是

  • 从生化危机开始的万界游行波澜和决定(求花求收藏)

    经纪人惊讶的看着眼前好似什么事儿都没有的两口子,啪的抬手拍在了额头上面,而后拉着童莉雅:“我说你真的想清楚了?一旦公布这就不是你自己的事情了,而且公司那边很可能直接会雪藏你,这些后果你都清楚吗?”童莉雅眨眨眼:“清楚,不过我已经决定了,既然结婚了,那就要正大光明的,况且,我现在就是个三线小演员,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