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铁马江湖情之被偷换的命运(三)

2021/5/5 7:41:54 作者:双麻酥 来源:纵横中文网
铁马江湖情
铁马江湖情
作者:双麻酥来源:纵横中文网
人生在世,当有所不为、还须有所必为。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方为男儿本色。一个命运多舛的瘫痪少年,穿越时空来到王莽乱世,偶得伏羲道家传承,逢遇东汉开国皇帝刘秀等人,且看他在乱世忠奸、江湖情仇中浮沉!

原主的死,是必然。唐歌想,原主的亲娘心底应该是明白的。

换一个人,或许能在深山木屋中活下去,可是原主从来没做过这些事,就是准备物资的人没有忘记准备做饭要用的干柴,原主在吃完糕点后,也不会做饭。即便原主侥幸学会做饭,米粮总有吃完的一日,木屋在大山深处,以原主的能力,想要在深山里活下去,好比天荒夜谈。原主应该是意识到这一点,才会绝望而死。

唐歌感受到的来自于原主的悲愤,大多源于被父母亲人抛弃。如果让原主选择,唐歌相信,原主宁可被一杯毒.药药死,也不想在深山木屋中孤独地面对未知恐惧的一切。至少在唐歌的认知里,被父亲毒.死,好过曝尸荒野。

但是,要没有原主的娘瞒着唐府中人将原主丢到木屋中,唐歌在唐府里醒来,行动会比现在拘束很多。从唐歌的角度考虑,原主的娘做的事对她有利。

唐歌接受处罚之前,是不需要有情感的。如果不是违反规定,她不会接受惩罚,成为任务者,必须完成惩罚系统的任务,自然没机会体会凡人复杂多变的七情六欲。即便如此,唐歌依然保留着从业时的思考习惯。唐歌是真的认为,原主死在唐府里好过一个人孤零零的在深山中死去。如果你问唐歌,是一刀切,还是一百零八刀凌迟?唐歌的回答肯定是一刀切。

现在这具身体被唐歌接手,吃饭这种问题难不倒她。前世一个人在凡人的世界生活,唐歌练就了一身生存技能。

当初为了避开君铖傲,唐歌有一段时间生活在偏远的山村,就在那时候,唐歌跟着普通人学会了砍柴烧火做饭。后来重回都市,曾经学会的技能都刻入唐歌的骨子里。换一具身体,唐歌会的东西依然会。但是属于第一个任务中原主的个人绝活,比如开锁撬门,在那具身体死亡时,都被封在那具身体里。

通过这件事,唐歌明白了一点:在任务中,不是她的东西,她带不走,她通过自身努力获取的技能,才是她的。想明白这点,唐歌决定好好学习各种技能。系统给的任务没有最奇葩,只有更奇葩。她多学点东西总是好的,技多不压身。

原主的身上穿着平常穿的衣物,脚踩绣花鞋。衣物料子柔软,在外头是值钱的好东西。可是到了大山深处,这种柔软料子做成的衣服反而不如粗棉麻布做的衣服结实。唐歌在外面走了一圈,背回来一捆柴,衣服被荆棘划破好几处。

身上长出鳞片让原主被家族抛弃,唐歌砍柴时,却因为鳞片方便不少。如果是原主的那身细皮嫩肉,别说砍柴,走几圈都会被林中的藤蔓磨破,无法干活。身上的鳞片坚硬,一些稍细的树枝,不用刀唐歌徒手就能削断了。

事情有利就有弊,端看所处地点,以及遇到的时间对不对。

唐歌在木屋里呆了两天,淡青色的鳞片终于爬满了整张脸,没有向头发里面蔓延,却沿着小腹往双腿上生长。十天过后,细细的鳞片终于覆盖了唐歌的每一寸肌肤。如果此刻有人路过木屋,看到里面的人,肯定会被吓得心惊肉跳。阳光下的唐歌,身上的每一片细鳞片都泛着青色的光,使她看上去像一个浑身冒青光的怪物。

鳞片覆盖全身的情况没有持续多久,就慢慢掉落。等全身的鳞片全部褪下,唐歌发现,她身上的肌肤确实更加细腻光滑了。

唐歌最初的猜测得到了验证。

在担任判官助理工作期间,经唐歌的手核对记录的凡人命运不知道有多少。看的多了,知道的事情不会少。唐歌曾在核对一个大巫的一生时,了解到大巫研究出来一种秘法,用巫术制作秘符,用特殊的手法将秘符烧成灰,倒入水中喝下,可以使人容颜不老。然,容颜不老的代价是生命。服用了秘符制水的人,生命会减半。例如,原本生死簿上能活到一百岁的人,服用符水之后只能活五十岁。

这份秘符是大巫为部落的王后研制的,王后是凡人之身,服用符水之后,身体历经数次蜕变后,美貌维持巅峰状态,直至寿终正寝。

而王后服用秘符制水后,身体经历的数次蜕变,与原主的怪病十分相似。前两次怪病唐歌还处在怀疑中,在第三次全身鳞片褪去,肌肤比以前更滑更好后,让唐歌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原主服用了秘制符水。

可是,在原主的记忆中,系统给出的资料里,都没有出现这种符水。那么,原主是通过什么途径喝下这杯符水,又是谁给原主喝下这杯符水的?给原主喝下这杯符水的人知道符水的作用吗?目的何在?

唐歌一头雾水。确定原主服用了秘符制水后,唐歌也有些担心原主被减半的寿命不够支撑她完成任务。在这个人均年龄只有五十的大安朝,原主的寿命被消减一半,留给唐歌的时间不充足。现在的原主只有十六岁不假,唐歌担心的是,大安朝有许多人活不到平均年龄就提前去地府报道了。万一原主属于早死的那一拨?

必须快点想办法完成任务。至于原主这身奇怪的病,唐歌确定是服用秘符制水造成的后,反而不怎么担心。据唐歌所知,再经历一次全身枯死,生肌再生,这具身体的容貌将一直停留在现在。全身枯死的情况,至少在半年后出现,唐歌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她决定下山。

一直住在深山中,唐府的人只当她死了。想被唐府的人迎回去,做梦。回到城中,唐歌才能伺机而动。

为了下山,唐歌当即着手准备回程路上吃的干粮。原主的娘怕原主没死的事被人发现,将原主送离京城极远。以唐歌现在的脚力,没有四五天走不回京城。回程的干粮得备足。

准备好干粮,唐歌当天晚上早早睡了。一夜好眠,第二天一早,唐歌开始下山。深山之中有野兽,平时唐歌砍柴做饭不敢走远了,就怕遇上野兽,今天下山,这条路必须她一个人走。

唐歌走得极为小心,许是她幸运,路上没有遇到野兽,偶尔有东西在林中跑过,也是无害的兔子老鼠这一类的小动物。下山的路走到三分之二,眼看山下官道近在眼前,唐歌心情飞跃,下一秒就被脚下的异物绊倒,摔在山地上。

绊倒唐歌的是一个身受重伤的人,此人身穿锦衣华服,即使处境危险,满身狼狈也掩盖不住他出色的外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血王庭之必看

    这篇文文得主角名字是我另一篇文文的,因为那篇文文废了,所以我一到这篇,作者名也换了,原来的是冰舞雨汐,现在也换了,虽然主角名字没换,但是还是有很大的变化,有可能主角名字都会发生变化,希望你们跟着我走下去,以后的文文绝对精彩..你们可以加群**

  • 我家六叔在线阅读第4节

    “分开后我常会想起你微笑,每当沮丧来袭对我很重要,想呼吸关于你记忆的味道,多希望一直这样美好,如果今天能遇见你,有些话说给你听…”边哼着《遇见你》这首歌边走在路上,虽然这首歌的唱者是陈坤,但是这首歌的旋律很好听。两年了,虽然很短的时间,但对我来说就像是过了千百万年,我在想什么呢?不是说好忘记的嘛?怎

  • 我从法器上面捡属性之金大校花的顶级服务(第二更!)(7)

    金陵江北。林尘下了大巴,直奔家中。“妈,我回来了!”林尘一进门就吼道。“呀,儿子你怎么回来了?”林母一脸惊喜。“受了点伤,从同学那借了点钱,家里还有余钱么?”林尘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从家里“骗”钱。没办法!为了长期利益,只能短暂牺牲眼前了。好在林母没有多问,看到儿子受伤,直接拿出家里仅存的八千块,交给林

  • 冷情魔尊缠不停今晚消费由张公子买单4╱5(中国加油!求收藏!)

    等她反应过来准备松开手的时候,张扬双手捧住她的脸,用力对着她柔软的香唇吻了下去。娇嗔一声,苏宛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张扬夺取了宝贵的初吻。等她回过神,两行眼泪留了下来,她不敢反抗。来到这种地方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张扬很激动,也很兴奋,他吻的也很用力,直到自己喘不来气他才罢手。另一个包厢里的郑贤看着电视

  • 前夕今朝在线阅读第十章

    战胜白马公主安琪拉后,亚瑟满脸笑容的走到露西身边,打算牵着疾风白马离开。就在这时,亚瑟脑海当中响起一连串机械冰冷的电子音。“叮,恭喜宿主击败白银战士——安琪拉。”“叮,奖励宿主500积分。”“叮,奖励宿主随机抽奖一次。【是否现在进行?】”...亚瑟二话不说,立马同意系统抽奖。“叮,恭喜宿主获得【神级

  • 无启录第6章在线阅读

    骄阳似火,烈日炎炎。司青决定今天先回去休息,明天再继续最后一个个人任务。回到小区时,正好碰到那只橘猫四处找水喝,看来这炎炎烈日让小猫也受不了了。看着小猫伸直舌头可怜兮兮的样子,他不忍心,决定带这只橘猫回家喝水。回到家后,他将小猫放在客厅里,给它拿了一只碗装满水摆在它面前。等它咕噜咕噜地喝完碗中特地倒

  • 九天星域之纵横天下之杨兄,我来蹭饭吃了 【5】(9)

    “杨兄,我来蹭饭吃了。”长乐将枣红马拴在门外树上,提着一坛酒,推开了轻掩的木门并高喊,后面跟着带刀女侍卫长孙幽。映入眼帘,当然是刚刚搭建的土墙,一旁还有成堆瓦片,原来杨氏住的茅屋早已经被拆掉。还有一个赤着上半身的汉子正砌墙。老张叔也听到声音,转过身来见到男装的长乐,神情逐渐呆滞,手上的工具掉到地上发

  • 网游之我是坏人在线阅读第九章

    “没搞神秘啊,只是日后才行。”明解释道。“没关系啦,只是问问嘛。”==空“嗯?你们到底告不告诉我啊!”我无奈的说道。“哦,我们没惹过什么人,除了上官辰。至于我们有什么势力,其实也没啦,就只有我们三个而已啦。”岚“我们很简单的,就一个七班而已,里面全是我的人。”霖“嗯。确实。”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别

  • 沙海之天山长乐之亚瑟王,黑道太子爷(1/5)(1)

    “王亚瑟,黑道太子爷,道上人称亚瑟王……这么说来,我真是的穿越了?”一名十八岁的青年坐在镜子面前,看着镜子中照耀出来的那张英俊清秀的面孔,已经呆了半个时辰,还有点儿难以置信。他分明记得,自己在华山之巅,以独孤九剑传人之名约战华夏五大剑圣,以正自己天下第一剑神之名,最终他斩杀五大剑圣,血染华山。最后,

  • 锦鲤抄〔盗墓笔记-老九门〕之重生

    “回来了,终于夺回来了?哈哈…咳咳,父亲、母亲,我终于又回来了。”大荒山顶被连绵冬雨打湿青衫,身子略显单薄的少年胡乱低喃仰头望天,一时忽笑一时忽泣,任由雨水混杂着泪水流下。暴雨中,少年的体温逐渐下降,但胸口却有一团怒火熊熊燃烧。金钱还是权力至上一直是困扰着李春秋人生的一大难题,就像小时候思考长大上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