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一人之下]次元壁破了的我第十章在线阅读

2021/5/5 5:51:38 作者:乔释之陀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人之下]次元壁破了的我
[一人之下]次元壁破了的我
作者:乔释之陀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穿越了。突破了次元壁,认识了一个在另一个次元认识的女孩,但在这个次元仍然能说上话我感觉又点苦。真的。

我爱吃的东西?

封长雨知道个屁。

祁今一边嘀咕一边走,旁边的温玄青听着二师姐的碎碎念心情也不是很好。

总觉得会发生点什么。

即便没怎么跟封长雨相处,内门弟子形容封长雨大师姐性格温柔他也不是很想相信。

哪怕看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

“你叨叨叨什么呢?”

苏明枕戳了一下祁今的腰,她未戴头冠的样子比平日里上修课或者月比旁观的样子看上去年轻不少。

各门平辈领头的也没多少人。玉清阙创立的时间相较于其他的修道门派晚上不少,但声名又相当显赫,只不过修道之人讲求天资,玉清阙在教学方面有点过于课程化,阙内弟子水平基本比其他门派的弟子高一截,但特别拔尖的就少了。

祁今在修炼方面没什么上进心,白白占了嫡传弟子的位子,导致不少人瞧不起她。

她本人对这些不友好也没什么在意,依旧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月比季比年比之前稍微练习,堪比大年三十养猪,感动感动自己就得了。

腰被人一戳,祁今差点没一蹦三尺高,迅速躲到了温玄青边上,抱着这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小师弟的胳膊,侧头冲苏明枕翻了个白眼——

“你说话就说话,能不能不要动手动脚的。”

她的不耐烦从口气里就能听出来。温玄青初来乍到,但也从经过的这些星门弟子对苏明枕的态度看出这个人权力不小,那点市井小百姓的性子作祟,差点没缩成一团,生怕才刚入门又因为得罪大人物而被赶出去。

“我动脚了?”

苏明枕伸手就把祁今拎了过来,一只手环着对方的肩,“你想我怎么动脚?”

“这样?”

“还是……”

“这样?!”

她先是膝盖顶了顶祁今的腿,最后一脚踩在了对方的鞋面上,祁今那双新鞋就印上了一个漆黑的鞋印。

“苏明枕!!”

祁今盯着自己的鞋印看了片刻,气得差点拔剑,但是口诀忘了,只能去追跑出去好几丈远的苏明枕,想踩回来。

被留在原地的温玄青:“……”

什么啊。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觉得她二师姐格外幼稚。

但那位苏副司长得一本正经的,怎么也如此幼稚。

看上去感情不错。

远处的两个人扭打成一团,绛紫修袍的手长脚长,一把把月白修袍的搂在怀里,最后扯掉了祁今头顶吵吵闹闹的铃铛。

苏明枕的怀抱带着一股好闻的香气,不像封长雨那种一闻就觉得奢靡的味道,也不像星门主司那种让人头晕的味道。

祁今吸了吸鼻子,却听到头顶的人冒出破锣似的声音——

“不许把鼻涕抹在我的衣裳上。”

祁今火了,一把推开对方,还踩了一觉回来,朝苏明枕伸手——

“还给我。”

她也不知道祁无今为什么喜欢往头上绑一个小铃铛,虽然不吵,但也有声音。

似乎是从小就爱这样,她来到这个世界为了贴近这个角色,只能依照原样,但不知道为什么,也没觉得烦。

“不还,你踩了我,这个当作赔礼的礼罢。”

苏明枕笑得露出一口白牙,忽略她的声音,她这个人可以打七分。

脸还不错,作为女的打六分,身材太平板了,作为男的打八分,偶尔还是挺娘的。

但都厚颜无耻。

祁今呸了一声,伸手要去抢,但她个子不够高,最后就只能蹦蹦跳跳,看上去怪滑稽的。

温玄青老远看着都觉得丢人。

更别提经过的星门弟子了。

但碍于苏明枕,没笑出声,都憋得很辛苦。

苏明枕把铃铛收进了她的储物袋,冲祁今耸肩,“谢谢祈师妹成全。”

祁今哼了一声,又踩了对方的左脚。

现在苏明枕两只鞋面上都是她踩出的痕迹,不枉费她刚才特地踩了一脚的泥巴。

苏明枕压根不在意,随随便便地使了一个清洁术,还顺带清了祁今的。

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除了祁今头发晃动不再叮铃作响。

她们也没走多远,苏明枕发现那个月门弟子还站在原地,似乎很发愁怎么跟封长雨汇报。

苏明枕也上从内门弟子过来的,懂得对方的难处,传音给对方——

“我自己和你们大师姐说罢了。”

内门弟子还没学传音,茫然地东张西望,最后目光落到苏明枕身上,感激地冲对方作揖,转身走了。

祁今看了两眼,又转头看苏明枕。

“你说什么了?”

她伸手去扯苏明枕的衣袖,这条路有不少放课后的星门弟子经过,看到祁今的动作都有些惊异,温玄青在一边默不作声,倒是把这些表情收入眼底。

“你听不到?”

苏明枕伸手扯下祁今的手,似乎要和对方保持一个距离。

但她又多握了片刻祁今的手,一个祁今不会觉得不适的时间,祁今也不会察觉。

“我当然听不到,我又……”

“你还好意思说,嫡传弟子最基础的传音都没学好,你们月门真的太……”

太怎么苏明枕没说完,带点暗示的眼神在祁今身上转了一圈,笑容贱得别有风味。

祁今切了一声,“你又管不着。”

“是是是,”苏明枕接着说,“指不定你的师弟修行数月都比你这几十年来得有用。”

突然被点名的温玄青愣了愣,克制不住地露出一个傻笑,被祁今拍了一掌后背——

“不准笑,丑死了。”

自恋男主要不得,从小就要好好教。

她这么安慰自己,这个时候突然有了危机感,为自己荒废的几十年而感到羞耻。

紧接着听到苏明枕的低笑。

苏明枕那把破锣嗓子讲话的时候非常考验人的耳朵,但笑的时候偏偏十分喑哑,反而挺抓人的。

祁今抿了抿嘴,“你也不准笑,快带我去找玉翎妹妹。”

她的口气有点以下犯上,经过星门弟子都被吓了一跳,但发现他们副主司没有半点反应,还是望着那个嫡传弟子里出了名的吊车尾。

眼神还有点……

还有点奇怪。

温玄青总觉得和他大师姐看二师姐的眼神差不多。

只不过这位苏副司的眼神稍稍温柔一些。

大师姐从头到尾都很温和,柔也很柔,就是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奇异感觉让他觉得危险。

这么看苏副司和二师姐,好像更像是嫡传师姐妹的关系一般。

不过也不能这样,谁家师姐还光明正大敲诈师妹的东西的。

听说二师姐是个有名的二世祖,这样也不好吧。

温玄青觉得自己懂了点什么,但又觉得不能那样想。

星门的内门弟子都统一住在一处,苏明枕带着祁今和温玄青去了那处。一进门此起彼伏的“苏副司”就传了出来,内门弟子资历不一,也有做了几百年内门弟子的,认识祁今,也得乖乖喊一声祈师姐。

玉翎并不是一个人待在屋内,在和另一个穿着星门修袍的内门弟子说话。

苏明枕就站在院子里,祁今把温玄青往屋里推。

温玄青差点被门槛绊倒,好在扶了一把一边的木桌。

先回头的是和玉翎说话的弟子,姑娘咦了一声,“怎么是月门的人?”

玉翎还沉浸在第一天上修课的新鲜感里,下意识地抬眼,就对上了温玄青慌张的眼神。

真是美妙的对视啊。

祁今右手按在左手上,下巴抵在上面,露出了笑容。

这才是青梅竹马的魅力,郎才女貌,封长雨算什么,老牛吃嫩草,仗势包养美少年,简直有辱斯文!

祁今笑容越来越大,一边查看温玄青和玉翎对彼此的好感度。

【祁今:才五十!怎会如此!还不如封长雨和苏明枕呢!】

【系统:我怎么知道。】

【祁今:你根本没修好吧,难不成封长雨和苏明枕才是真爱?】

这么一想她居然觉得行,只要封长雨不掺合她应该很快能完成任务了,五十就五十,制造点机会,牵牵小手,亲亲小嘴,搞一搞就可以了。

况且青梅竹马诶,玉翎长成那样,一看就是好老婆,不像封长雨妖里妖气,一看就很不旺夫。

【系统:……】

“你傻笑什么呢?”

苏明枕从一堆内门弟子的问候里出来,瞧见祁今一个人站在屋外傻笑,她顺着对方的眼神望去,穿着月门修袍的少年人在和她家的内门弟子说话。

两个人都红着脸,她修为不知道比祁今高多少,连对方说什么都能听到。

磕磕绊绊的翎妹和玄青哥哥,腻得她浑身发冷,突然觉得祁今这样都挺可爱的。

“与你无关。”

祁今推开凑过来的苏明枕。

结果苏明枕她没推动,之前随便揣在袖子里的重修修课表掉了出来。

“你别动!”

但已经被苏明枕捡起来了。

身量高挑的女人看着上面的内容,笑容越来越大,祁今伸手想想夺回来,但苏明枕转来转去她压根连对方的手都碰不到。

苏明枕看了一遍就忍不住笑,最后把那张表折好递给祁今,发现人家转过身,一副生气了的模样。

“你离我远一点,我高攀不起。”

还阴阳怪气的。

院子里的内门弟子看到副主司还是有点畏惧,都躲到屋里去了,要么就是去星门的其他地方,现在院子里只有她和苏明枕。

虽然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自认为脸皮够厚,但活了这么多年,还是会觉得丢人。

再加上进展这么慢,人一难过,所有值得难过的东西都会蜂拥而上,她甚至想到自己上次下山没吃到的蟹粉小汤圆,下意识地开始吸鼻子。

苏明枕以为祁今要哭了,哎了一声,坐到了对方边上,伸手戳了戳祁今的脸。

祁今:“别动手动脚的。”

“生气了?”

苏明枕叹了口气,拿出那个铃铛,“还给你。”

“不要。”

祁今觉得更难过了,她那点作劲上来有点无止尽。

苏明枕有点苦恼,“重修有什么的,我不是还要每日授课,没什么差别。”

她平日里能哄的各门小师妹服服帖帖,偏偏在祁今这里硬邦成了一块石头。

“你别说话了。”

“玉翎是个炼丹的好苗子,今日就有师长和我说了。”

苏明枕舔了舔嘴唇,看着逐渐黑下来的天,“况且……”

“闭嘴吧你,”祁今从自己的灵囊里拿出一颗青枣,堵住了苏明枕的嘴,“你那声音叭叭的,吵死了。”

她的话有点伤人,但苏明枕却没在意,反而因为祁今粗暴用青枣堵住她嘴的时候手指划过她嘴唇而红了耳根。

祁今反正是看不到的,她又跑去看那边两个小朋友的进展了。

但封长雨却看到了。

苏明枕抬头,看着灯笼边上翩飞的一只蝴蝶,露出了一个笑。

低声说了一句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丫环,给爷站住在线阅读第10节

    灰衣精灵读取的只是痛苦,他没读取的大多是快乐的回忆。我们的情感坚不可摧,即使他将你的快乐淡化,即使他将你的痛苦加深。他不懂我们之间的信任、友情,但你不会忘记我们的快乐时光,所以你会三番五次想起。邪灵组织没来以前,我们是要好的朋友,邪灵组织来以后,我们是生死与共的战友。我相信我们不会是敌人,想起来吧!

  • 修真重回之痴傻

    奴婢心急地要命,又不敢和夫人她们说,便告假偷偷跑出来寻找。正巧听闻那平昭王世子杀了吴自闯还带回了陆四公子,奴婢心中惊疑,便狠了心报名做了军中女侍。他们见奴婢手脚快活便将奴婢调来伺候你……果然,果然呐就被奴婢我找到了!”她回忆起这么多天来的担惊受怕,自己吃的苦头,禁不住又落了泪。那温热的泪水一滴滴落到

  • 重生终极三国想苏麻辣藕了咋整(上)

    今天周日,天气阴,微风。树叶飞落进家门口4次,来往过路的村民男15人,女27人,小孩6人。秦大兴出去回来往返共3次,她独自一人观看蚂蚁搬家共计一个半小时。今天周一,天气多云,风略大。树叶飞落进家门口8次,来往过路的村民男6人,女10人,小孩3人。秦大兴上学去了,无法计算,她独自一人打扫卫生共2小时。

  • 大唐之义商系统之查克拉属性、大筒木、龙地洞(3)

    第二天早晨“喂,你听说没?那个家伙是宇智波家族的,和火影大人一样。”“就他还宇智波,那我缝个族徽还叫宇智波佐助呢。”“别瞎说,这家伙连族徽都没有。”......自从宇智波云脉自报家名之后他们就一直再议论他。“安静安静。”漩涡博人的声音和身影同时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今天我们来测查克拉属性。”此言一处

  • 循渊分手了

    挂断电话,肖奕芸越想越觉得奇怪,心里寻思着:晨曦昨天才去绿城,怎么今天就回来了?不可能呀,他们一个多月没见面了,她应该是跟陆明辰歪腻在一起才对呀!可是听陆明辰焦急的语气,一定是出什么大事了。不行,我得给这个小妮子打个电话才行!秦晨曦刚刚入住酒店房间,手机就响起,一看是肖奕芸,连忙接起电话:“奕芸啊!

  • 重归之路之回忆最初

    还记得那年,农历十月十二,还有两天就是道教的下元节,周末的宋佳音总是喜欢跑到市中心的图书馆去,因为那里的书比较齐全,她也会有时间便在那里坐上一整天,还有个原因是,这里的书可以免费看。她喜欢坐在静静的图书馆里看书,如同今日,佳音又是看了几个小时,未曾离开。佳音看的正入神,有人不小心碰掉了佳音手里的书。

  • 我有一座属性塔第二章在线阅读

    叶凡尘满怀激动的跑到了距离他所在的别墅不远的地方去,现在火影模拟游戏仓和游戏头盔都已经在各大商场上市,不过虽然有着庞大的货源供应,却也是供不应求,现在网上的一个最简朴的头盔都被炒到了二十万,而游戏头盔的上市价格不过才五万而已,而一个高级游戏仓二十万,游戏仓可以让人的身体得到最舒适的游戏体验,不会因为

  • 致陆太太陌景昔

    离笙:“要来就来呗!关我屁事啊!”陌凉:“不是...她...她.....她!”离笙无奈,翻了一个白眼:“她怎么了?”陌凉:“她说要住在这里。“离笙忽然炸毛:”什么?你答应她的?“陌凉:”她根本没给我不答应她的机会啊!”离笙:“她不是你妹妹吗?”陌凉:是啊!可我。。。。。,管不住她啊!”离笙:“你咋这

  • 尘缘路击杀(求鲜花)

    因普莱扎犹如鲤鱼打挺一般站了起来,肩膀上的炮台对准赛罗,直接发射了数发。面对气势汹汹的红色能量弹,赛罗不屑的哼了一声,挺胸,双臂张开,双手虚握,在自己的意念控制下,头顶上的两片冰斧瞬间飞了出来,在空中飞舞了一再后准确的飞在赛罗的手中。赛罗握紧冰斧,两把冰斧锵锵的摩擦敲打两下,散发出大量的火星,随后看

  • 赛尔号光之你回来吃饭吗(4)

    “这马上就要到饭点了,也不知道霍爷要不要回来吃饭。”“小棉,不然你帮方婶打个电话问问霍爷,我先忙别的。”看方婶一脸为难,叶棉只好接了这个烫手山芋,她可不想打电话给霍霆南,更不想和这个霸道男人讲话。叶棉慢悠悠地走到客厅,缓缓地播出了电话。“出什么事了?”电话那端被接通后,霍霆南的声音马上传来,如果仔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