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继母难为(重生)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5/5 6:04:33 作者:清尧微凉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继母难为(重生)
继母难为(重生)
作者:清尧微凉来源:晋江文学城
贾沅到死都不知道腹中孩儿的爹是哪只王八蛋。重活一次,她只想护好孩儿,收拾恶人之后安稳度日。可她嫁进镇北将军府之后,才一脸懵逼的发现,自己这凶名在外的继子,可不就是前男友么!那魁梧的男人慢慢逼近,语气危险:“你说……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哪里见过?”贾沅想装傻。可男人的阴影却将她笼罩:“阿沅忘性可真大。你可记着,咱俩的帐,还没完呢。”数年之后,西周王族遗落民间的公主终于被寻回,举国同庆。可那一日,那男人却兵临城下,深夜私会于她“到底是和亲还是攻城,你总得选一个。更何况,你那儿子那么像我,你总得

爱到不能爱,聚到终须散?魏无羡是不怎么仔细留意画面内容,但配乐还是听了进去的。如今再次听到歌词中唱到这一句,他的心里突然涌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酸酸涩涩的。得非所愿事与愿违,他曾经是真的“爱到不能爱”了。是非成败转头空,果真是“聚到终须散”。锄奸扶弱无愧于心……繁华过后都成了一梦。如果没有阿苑,应该说如果没有蓝湛,他的前尘还真的就如一场梦,除了不停地失去,他最后什么都没得到。

蓝忘机其实不知道不夜天大战是怎么开始的,他到的时候魏婴已经和那些人打起来了。当时他想让魏婴停止攻击,是怕再这样打下去事态越发失控,哪怕后面弄清楚穷奇道的事实真相,伤了那么多人的魏婴的处境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当时他天真的以为,只要阻止事态失控并弄明白事情真相,他们就没有攻击魏婴的理由了。直到看到那么多人争抢碎裂的阴虎符的丑态,他才猛然醒悟,那些人要的是阴虎符,从来不是正邪是非黑白,只可惜他醒悟的太迟了。后来世人对不夜天发生的事的看法都是:一切都是魏婴的错,都是他丧心病狂造出的杀孽。

蓝忘机早就对世人不报多大的期望,行事只求无愧于心了。可听着魏婴的那句“你们围攻我可以,但是我反击就不行”,还有那支射入他胸口的箭,可以想象的他不知道的发生在魏婴身上的那些无中生有颠倒是非黑白的指责。他的心还是又冷了几分。

看着画面里,魏婴月夜下站在屋脊上吹笛与他射日之争时站在兽雕头顶吹笛的画面交替闪现。他突然想起在乱葬岗上那群人口口声声的“为了正义”,在莲花坞揭露金光瑶真面目时,那声“魏先生”以及紧接着的恭维。魏婴说的话总是那么一针见血,“仰慕也太廉价”了。

小辈们的眼睛都有些红,他们不清楚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但看着画面里魏无羡的表情,听着那些话,那些对应画面的歌词,他们就莫名其妙的鼻子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 不夜天的断崖外是带着红色燃烧裂纹的熔岩,寸草不生。从上往下看去,是满目深沉的红色与黑褐色。魏无羡就在画面中间,他放任自己向这深不见底的悬崖下坠落,慢慢闭上了眼睛,嘴角似扬非扬,神情无悲无喜。红色的发带在风中与黑色长发缠绕飞舞。

画面转虚,随之魏无羡披散着头发坐在地上的画面转实,阳光柔和的洒在他的脸上,他的眼睛微睁,表情略显迷茫。

画面一转,一个半脸铁面具摔落在地。】

这个装扮和面具?蓝思追蓝景仪等去过莫家庄的蓝氏之人都猜到了这是什么地方以及大概是什么时候。

死生画面交叠而出,便让魏无羡从前世过渡到了今生。

【[爱到不能爱聚到终须散]

魏无羡牵着一头小毛驴走在萧瑟的街道上。他伸出手臂遮在自己脸前,挡住了随风而至的枯叶与风沙。

有魏无羡带着几分叹息的声音响起:“自以为心若顽石……”

他蹲在溪水边的碎石滩上,微低着头看着水面,似看见了什么,他微微笑了。

“……却终究人非草木。”

魏无羡拉散面具绑带,将面具从脸上慢慢取了下来。画面连续闪现,是他取下面具时面对的不同场景,熟人或无人的溪流。

[繁华过后成一梦啊]

金麟台。似听到了什么,魏无羡的眼中蒙上了一层雾光,他无视周围一圈拿剑指着他的金氏修士,看着直直看着他的蓝忘机,突然笑了。】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是他太过执着,执着于莲花坞给他的温暖。非要等到爱到不能爱,才明白聚到终须散。魏无羡心里清楚,重回于世后,他内心还想过他是做梦都想回莲花坞,回到曾经一切都没发生过的莲花坞。先前他都开始思索若是江叔叔师姐还有那群师弟师妹都回了莲花坞,他该怎么做。可当他看到这里,再次听到自己曾经说过的话,想起发生过的事,他突然醒悟发生的事情总会落成痕,他做梦都想回的莲花坞终究只是也只会是一场梦。

魏无羡感受着手背的温度,侧头看了专注画面的蓝忘机一眼。他等了两辈子,等到了“一条独木桥走到黑的感觉,确实不差”。他所追求的,其实已经真正得到了。那么他又何必再执着于一个梦。

【乱葬岗。

魏无羡定定看着前方,神情坚定毫不退缩,他斩钉截铁道:“我没有做过的,我不想硬抗!”

画面再转,白色的里衣上有血红的符咒。一只手正以血为墨在这白衣上画完剩下的符纹。

[海水永不干天也望不穿]

魏无羡只身着白色里衣,其上是以血绘就的符咒。他拍拍自己的胸膛道:“这儿……”

魏无羡从洞内凌空飞出,落在傀儡群中,横笛吹响。

“……有个靶子。”

画面一转,莲花坞试剑堂。

“魏先生!”

魏无羡正要出门,闻言回头看向叫住他的姚宗主。

“……这事儿得拜托你了!”

[红尘一笑和你共徘徊]

魏无羡转身不再去看他们,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他看了身旁的蓝忘机一眼,和他一起朝门外走去。

画面一转,观音庙。魏无羡坐在柱子旁,抬头对着眼前的人怒道:“为什么要推到我身上!”

画面再转,魏无羡与绵绵相互行了一礼。有绵绵的声音响起:“魏公子嘛……一个好人而已。”】

一个好人吗?魏无羡和蓝忘机都心中一动。当时他们听到傀儡嘶吼声,很快就告别了绵绵他们,没想到绵绵会有这么一句评价。简单却直指核心,好人,品行好的人。

【[爱到不能爱]

观音庙。江澄蹲在魏无羡面前,眼中含泪,有些愣愣的垂下了眼。

江澄声音响起:“你凭什么不告诉我?”

魏无羡眼中带泪,脖子上还有一条红色的勒痕。他扶了扶眼前江澄的臂膀,神色复杂道:“都过去了。”

[聚到终须散]

乱葬岗。魏无羡蹲在一个刚翻了土的地边,捧着泥土朝坐在翻土上的小孩子的腿上撒去。旁边还有一个人正杵着锄头笑看着这一幕。

画面一转,林间山道上。蓝忘机和温宁站在一旁,魏无羡指着不远处对面前的蓝思追道:“你看见那个坑没有?我跟你说你长再大……”

[繁华过后成一梦啊]

蓝思追猛地蹲下去抱住了魏无羡的大腿。

画面回转乱葬岗。小阿苑抱住了玄衣红裳的魏无羡的大腿。

“……我也能把你给放进去,你信不信!”

阿苑抬头看着被他抱着腿的魏无羡,笑容天真可爱,满脸欢喜。

被蓝思追抱住大腿的魏无羡有些感叹的笑了笑。

画面一转,魏无羡的手里还拿着小苹果的牵引绳,他缓缓转头,眉头微皱,眼里不知是期盼还是了然,蒙上了一层水雾的眼底泛红。】

词好旋律也好,唱的人更是唱得好。好的歌曲能直击心灵,引发共情。魏无羡想,哪怕不看画面,光听歌都能让人心生触动,想起一些往事。痛苦的记忆往往刻骨铭心,不能轻易触碰。可奇异的,当伴着歌曲将回忆重新走过一遍后,这些回忆不再是不能触及的伤。或有触动,却不再痛到撕心裂肺。

他和江澄只剩下爱到不能爱的两相安好,和思追温宁留下了聚到终须散的来日方长。至于蓝湛,看着接下来的画面他笑了,是红尘一笑共徘徊的曲终人不散。不过随后他想了想,按他和蓝湛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说是心不散。

【[海水永不干天也望不穿]

百凤山。魏无羡将手上缠着的护腕黑带取下。

有说书人声音响起:“要说这魏无羡……”

他将取下的黑带蒙在自己眼睛上。

“……也是仙门之中极富盛名的世家公子……”

嘴角微微上翘。他横弓搭箭,弦满箭出,五箭齐发。

“……年少成名,何等风光恣意。”

箭箭上靶,均中红心。魏无羡随手将蒙眼黑带取下,朝自己的成果看去。

他边朝回走边将黑带缠回手腕,路过观猎台时看着上面某处笑着点了点头,意气风发,神采飞扬。

[红尘一笑和你共徘徊]

雪夜静室。

魏无羡静静站在屋檐下看雪。

画面一转,他站在雪中,笑着摇了摇头,举起天子笑饮了一口。

画面再转,云梦。魏无羡坐在酒楼的二楼窗框上,举起一个黑色小坛子喝了一口。

魏无羡声音响起:“是非在己……”

云深不知处瀑布。魏无羡看着蓝忘机,灿烂的笑了。笑容一如当初,如阳光般明媚耀眼,惊艳了时光。

“……毁誉由人……”

兰陵大街。魏无羡缓缓侧身回头,神色淡淡,眉间寥落,任发丝在脸上轻抚。

“……得失不论。”】

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

蓝启仁神色一动,对魏无羡的芥蒂已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了。这种人生境界他达不到,他不该再用偏见的眼光去看能达到这种境界的人。

江枫眠一愣,他那意气风发神采飞扬的大弟子,到底都遭遇了些什么?是因为明知不可而为之吗?

聂明玦神色赞赏,能说出这种话的人境界应该不低,他对魏无羡稍微有所改观。可想到他后来做的事,又眉头一皱。

金光善在心里冷笑。天真!是人都有欲望,怎可能得失不论。

紧接着的画面让他们有些惊了。画面一分为二,左边仍然是魏无羡相关的画面,右边画面的中心也是一个人,可他竟是一个和魏无羡气质不同长相相同的人。其身上的装束他们从未见过,甚至是闻所未闻。短发,立领服饰,还露出了半截小臂,拿着个什么东西放在唇前。

【[山川载不动太多悲哀]

右边。

画面里的人开口唱道:“山川载不动太多悲哀……”

左边画面随着曲子不断转换变动。

夜晚长街,人来人往,花灯满街,灯火通明。魏无羡背着手,笑着朝某个方向跑去。

兰陵大街。魏无羡拿着个黑色的小酒坛边喝酒边在街上闲逛。

云深不知处。魏无羡闭着眼虔诚许愿:“愿我魏无羡能够一生锄奸扶弱……”

[岁月禁不起太长的等待]

分割的画面重新合成一个。

河岸边。魏无羡拉着小毛驴踏水走过。

莲花湖。魏无羡坐靠在船头,笑看着江厌离和江氏子弟们在船上击水玩乐。

“……无愧于心。”

点燃的天灯承载着众人的愿望缓缓升空。

夜晚不净世。魏无羡躺在屋顶,一手撑着头,一手举起一个黑色的酒坛喝了一口,动作恣意潇洒。喝完后他笑了笑,眼里像是装了满天星辰。

山坡上,魏无羡一身黑衣,独自一人横笛轻吹,身旁跟着小毛驴。

画面一转,是那个装束陌生的人在唱歌曲的最后几个词:“……的等待。”神情投入,声音动听,余音绕梁。

画面回转,百凤山林中。吹着陈情的魏无羡缓缓睁开了眼睛。

画面的最后是束发的红色丝带在空中飞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天重生之无悔人生八班

    “那个人就是海运公司的老板——卡多!”卡卡西有些惊讶道:“不会是那个卡多公司吧?他可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大富翁啊!”达兹纳的面色有些难看道:“确实是他,其实他不仅是海运公司的老板,暗地里他还是个雇佣佣兵、忍者,利用低劣无比的手段强行霸占他人公司,甚至国家的十恶不赦的混蛋!大约在一年以前,那家伙就盯上了

  • 综琼瑶之我是乾隆的私生子?第4章在线阅读

    上官明雪有才有貌,虽然是庶出但在上官府的地位却超过她,是大家捧在手心的宝贝。就是在整个京城也是一颗璀璨的明珠,人走到哪众人的目光就随到哪。“姐姐,看你说的,今天你可是最美丽的新娘。”上官明雪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摸上官明云身上的嫁衣,柔软舒适的触觉让她心动不已。想着这么好的嫁衣竟然穿在上官明云的身上,上

  • 吾日三省吾身第十章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那个男人,哪怕那些对剑没有兴趣,早已下定决心修其他的人此时的目光也难以离开这个男人。剑尊从不在意外人的眼光,在众人炽热的眼光中也没有任何异样。连个眼神都懒得施舍。其他摆着各种姿势,盛装打扮的长老们,“······”掌门“咳——”众人:✧-✧柳怀竹:❤-❤众长老:·····剑尊:

  • 陌陌谦行在线阅读第八节

    帝乙驾崩,将幼子托孤于闻太师,太子继位,名曰帝辛。三子皆亡的黄滚老将军亲自把自己唯一的女儿黄氏送入宫中,后宫内有中宫原配姜氏,西宫妃黄氏二人,皆德才兼备,柔和贤淑。可谓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我儿,后宫已有二人,为何迟迟不见我孙儿诞生?”自打当上了太后,帝辛的母亲是越发的悠闲和……无聊了。帝辛登基一

  • 天鬼第1章在线阅读

    适当地在乎,可以让爱变成余生的期待,过分的在乎,最后只能感动自己。有的人把心都掏给你了,你却假装没看见因为你不喜欢,有的人把你的心都掏了你还假装不疼。因为我爱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伤人,人有生老三千疾,唯有相思不可医!本是青灯不归客,却因浊酒恋红尘,星空不问赶路人,岁月不负有心人!.......

  • [综]在下零号,砍鬼养家之住所

    四月末的天气,温和中也带着一丝俏皮与变化无常,似花季的少女一般。本是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空,却在这炎炎烈日中下起了蒙蒙细雨;在烈日曝晒下精神萎靡的田野.荷池,也在这蒙蒙细雨中重新焕发了生气。在丝丝细雨的滋润下,奄奄一息的嫩黄桑叶.柳枝,唉声叹气的草地.荷叶,视野所及一切红的.黄的.绿的花草树木,都在细雨

  • 鬼眼道士在线阅读第4节

    “嗯,对,离开隔离室后就去收集营养液然后找急救药品和防护服,最后去停车场找飞船然后离开这里,完美!”“我果然是个天才啊!”捋清了思路的白静柔开心的称赞着自己。“今天我们有迎来了一位幸存者,这位幸存者达尔先生今年已经860岁了,居然能从彩云星逃出来,简直就是老当益壮啊,下面让我们来连线一下达尔先生……

  • 新纪元之里程碑在线阅读第3节

    江剑心离开这醉风楼,站在街道,无奈的吸了口气。眼中瞥到几个孩童在玩井字棋,他来到旁边微笑着说“你们在玩什么啊?”几个孩童,抬起头来。看到江剑心的模样,都有些害怕,下意识的停下游戏,后退了几步。因为他在凌风城并没有什么好名声,看到孩童们都畏惧他,心中也多了些滋味。“我想请你们其中一位帮我个忙!”………

  • 莲花瞳第8章在线阅读

    琉璃塔小区。“鹿医生,我妹妹的病会有好转吗?”“难说,但是对比之前情况还是有一点好转的,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请那个人过来,有些具体问题我想当面了解一下。”“这个交给我,我尽量让他过来一趟。”“好。”鹿晴摘下眼镜,眼睛周围已经开始长出纹路,她抬起头看着她,“天色不早了,留在这吃饭吧!”“不用麻烦了,你

  • 我和禁欲系哥哥的日常第九章在线阅读

    到了展会,吴铭和林怜溜溜达达,很快看到一个非常奢华的展台。汤臣尚品,均价200000……开发商非常实在地将价格放在海报上。五个零,二十万只能买一个平方。大多数人,看到这张海报,都会艳羡地远远望上几眼,然后绕开这里,去其他地方。太特么的贵了啊!辛辛苦苦工作一年,攒下来的钱连块站的地方都买不到!不过,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