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失策恶女白堇流鬃之拖病身独闯宗正寺

2021/5/5 6:09:15 作者:边境之谣 来源:17K小说网
失策恶女白堇流鬃
失策恶女白堇流鬃
作者:边境之谣来源:17K小说网
相传,旧世界玄武窟帝国、爱恩、巨剑十二廷分庭亢礼近三百年后,冰冻的东方逐渐甦醒。充满丰富矿产的新东方大陆,除了吸引众多前来淘金的淘金客,同时也是赌徒、投机份子的天堂,自然也需要代表正义的巡回法庭的治安官。白菫流鬃,三十二岁女性,廷级奖金猎人,在以母系为主体的寒琴族里,“生子不如养狗,养狗不如纺纱,这就是寒琴族。”招一个女婿,做好持家的工作,才是女人的天职。但她却从小立志成为一名奖金猎人,这一切,只为了一个男人。

杨谈,不,现在已经是燕王杨倓了,他已经占据了杨倓的身体,并且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回到了隋朝。

杨倓见到无双伤心的痛哭起来,就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说道:“无双,你先别哭,一切都有本王在,你和本王说,杨参军到底怎么了?”

无双抽泣着说道:“王爷,我爹爹他、我爹爹他在王爷出事之后,就被宗正寺给带走了,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奴很是担心爹爹。但是爹爹在被带走之时,却是嘱咐与奴,无论如何也要照顾好王爷。”

杨倓一听,心中暗道,不好,这个宗正寺的宗正卿不就是齐王杨暕兼任吗?他要干什么?将自己燕王府的人带走。他这是要翦除自己的羽翼!不行,自己现在就这么一个可信、并能任事之人,一定不能让他出事。

杨倓想到这里,挣扎着坐了起来,对无双说道:“无双,立即吩咐可靠之人,给本王备车,本王要去见一见齐王叔,将杨参军要回来!”

“王爷,这样不行,你刚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又怎么能出去呢?您一定要先养好身体,再想其他的办法吧!”无双很是感激的说道。

杨倓听完之后,有些急了,声音也提高了,说道:“本王已经没有任何事了!无双,你要知道,救人如救火,杨参军在宗正寺中,本王又怎能安心得下去呢?宗正寺,那是人待的地方吗!如果本王晚去了一步,那杨参军就危险了。”

无双立时就有些傻了,但是很为难的说道:“王爷,可爹爹在临走之时说了,不要王爷为他的事情操心,如果爹爹知道之后,一定会,一定会……”

“一定会什么?难道本王本的话你不听了吗?”杨倓立时脸现愠色,脸也沉了下来。

无双看了,心中就是一颤,但心中非常的矛盾,她当然希望杨倓去救她的父亲,但是,杨倓刚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万一要是再有个好歹,自己怎么向父亲交待。她还是不敢违背杨倓之意,快速的跑了出去……

不一会,无双小脸红扑扑的,又跑回了杨倓的卧室之中,开始为杨倓梳洗更衣。直到此时,杨倓才有机会看到自己这一世的容颜,现在的年龄虽小,但是也能看出唇红齿白,眉清目秀,不失为一个翩翩美少年。

杨倓并无心观看,在穿戴好之后,就在无双的搀扶之下,来到了厅外。此时正有两个壮汉在门外等候,见杨倓出来之后,同时上前,给杨倓施礼,并说道:“王爷,让我们两人来扶您吧!”

杨倓知道,这两个人一个叫杨平,一个叫杨安,是无双父亲的两个得力手下,同时,也是当年随杨昭的将士。

杨倓点了点头,然后对无双说道:“无双,你一个女孩,就不用去了,还是在府中等候消息吧!”

杨倓用毋庸置疑的口气说完之后,就在杨平、杨安两人的搀扶之下,进了轿子,而无双只是干巴了干巴嘴,却没有说出什么来。只得随车子出了王府大门口,目送车子远去。

杨倓背靠在马车之中,双眼微闭,脸色平静,就像是出玩一般。但心中却是一阵的冷笑……

脑海之中,闪现出了一个长相俊朗,身材高大的身影。杨暕,是杨广的次子,弓马纯熟,善使一杆马槊,但心胸狭窄。

本王与杨侗离宫开府,就是拜你所赐,本王只是想要保命,这可是你逼本王非要行那非常之事,本王到要看你这个权王有何样的本事!

杨倓心中也明白,杨暕甚得杨广喜爱,而自己刚刚开府时间不长,在朝无人,府中鱼龙混杂……

但府中之人都知道,杨峰是自己的亲信,本王要是连这个人被人带走,都不闻不问,就会让人让为本王是一个懦夫,薄情寡义之人。无论怎样,自己也不能退缩。

如果事情成了,那当然是最好,自己身边就会多了一位亲信之人,即使不成,那自己的手下看到了,也会认为自己是一位有情有义的王爷,是一位值得追随之人。这个名声,自己还是必须要争取的。

就在杨倓胡思乱想之际,马车已经到了宗正寺衙门前。只听杨平与门子说道:“麻烦通禀一声,燕王殿下,要求见宗正卿齐王千岁。”

门子听了之后,斜了眼睛看了看杨平一眼,嘴一撇,说道:“燕王殿下?你们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里可是宗正寺,齐王千岁忙着呢!没有时间见你们,从哪来就赶紧回哪去吧!要不然,乱棍伺候!赶紧滚吧!”

杨倓听了,挑开车帘,向外看去……只见对面蹲着两个石狮子,三间正门,十来个衙役站在门前,其中一人,趾高气扬的正在数落着杨平,杨平背对着杨倓,并看不出杨平的表情。而在门的里边,隐约可见一个人穿着官衣,伸着头,正在向外张望,脸上还透露出一丝不屑之情。杨倓的眉头微微皱起。宰相门前五品官,这句话还真是不假!没有想到,自己一个堂堂的大隋亲王,居然要进一个宗正寺,都这么困难。门里面之人,一定是宗正寺的属官,看起来,他们这是有意而为难自己!

他们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来为难大隋的王爷,看起来背后一定是齐王在主使,这是要给自己来一个下马威,这齐王一定是知道自己要来这里。

“哼!”杨倓冷哼了一声,说道:“杨平,将这位衙役叫到本王的车前,本王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居然敢如此的说话!”

杨平听完之后,脸现羞愧之色,应了一声,说道:“我们王爷想要见您,麻烦您高抬一步,上前回句话!”

这位门子看起来也是有点二儿,还很是不在意的说道:“本衙役现下正在班上,这是宗正寺重地,怎可轻易离开,还是让你们的那个王爷离去吧!我们的齐王千岁可不像某些闲散王爷,那么清闲,没有这个闲暇时间!”

门子也许是有意,将‘闲散’二字咬得特别的重,同时,脸上还挂有讥讽之意,引来周围的几个衙役一阵大笑。而有些过路之人,见这里有热闹可看,也都停了下来,开始指指点,小声的议论,有得还摇着头。

杨倓听了,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没有想到,自己一个大隋的亲王,还要受一个门子的鸟气,如果今日如此灰溜溜的走了,那以后自己这个王爷在这洛阳之地,还要怎样混下去?奶奶的,要是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也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杨倓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不过任何怒气的说道:“杨安,扶本王下来,本王到要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杨安听了,赶紧放下脚凳,扶杨倓下车。杨倓扶着杨安的手臂走下车来,向趾高气扬的衙役走去,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

衙役虽然没有见过杨倓,但从仪态举止也能看出,眼前这个少年,肯定是一位贵人,居然真得是燕王杨倓,脸色也为之一变,不由得回头看了看门内,刚才伸头向外张望之人,还站在那里,并且还是一脸的蔑视!

说白了,他们这就是欺杨倓年幼,同时,他也得到了齐王的指示,就是要给燕王杨倓点颜色看看。即使见到杨倓从车内走下来,也并没有多想什么?这也由不得他,如果让杨倓如此轻易进了宗正寺,那在齐王杨暕面前也不好交待。

这位衙役本来就有些二儿,看到门内之人,并没有任何指示,胆气又再次壮了起来,脖子梗梗着,完全没有将杨倓等人当作一回事。而其他的衙役,也是一付看热闹的表情

杨倓下车之后,面无表情,但表现得还是很虚弱,在杨安的搀扶之下,走了过来,说道:“没有想到,王叔居然这样的忙,连自己的属下都没有时间管教了,真是的!”

杨倓说道这里,不由得摇了摇头,“唉!本王现在也年纪不小了,是该帮帮齐王叔了。杨倓说道这里,脸色突然一变,厉声道:“你这个不知好歹的狗东西,本王好歹也是当今皇上长孙,也是你一个小小的衙役能够辱及的吗!”

此话说完,趾高气扬的衙役就是一呆,而杨倓也再无了一丝的病态,右手迅速的从杨安的胁下抽出佩刀,只见寒光一闪,衙役双手紧捂喉咙,嘴中发出‘嗬嗬’之声,脸上挂满了惊愕,但还是向后倒了下去。至死,趾高气扬的衙役也没有看清楚杨倓是如何的动作,刀是怎样出鞘、怎样划过自己的喉咙、怎样还刀入鞘的……

在完成了一系列的动作之后,杨倓,还是一脸的疲惫病态,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做过一般,,但是脸上却现出了怒气,嗔道:“这样的奴才,本王就替王叔先行惩戒了,免得坏了我大隋的法度,损了王叔的名声。”

其他的衙役,被眼前这电光火石般的突变,惊得不住后退,也有发出惊叫的,他们都不约而同一边后退,一手紧紧握向刀柄,眼前的杨倓,在他们的眼中,再也不是大病初愈的少年,在他们的眼中,就要是阎王一般的可怕……

围观的百姓,立即没有了任何的杂声,双眼都瞪得大大的,看着场内。杨倓毕竟当过兵,这种血腥场面还是见过的,并没有什么不适,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这虽然是一个尚武的年代,杨倓也会练习骑射,可就这么一副小身板,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爆发力呢?

杨倓没有表现出来,脸上依旧挂着微笑,配合着空气中那淡淡的血性之气,显得非常的诡异。

大门之内的那个人,被惊得嘴张得大大的,他也没有想到,杨倓突然动手,一招毕命,这让他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随后就听杨倓说道,“这个衙役,不知天高地厚,他这是犯了我大隋十恶之一,大不敬之罪。按律当满门抄斩,其还不自知,在此洋洋自得。本王念当今圣上宽厚,就不再追究其家小,只诛这首恶之人,也是替齐王叔管教一下,省得那些自以为是之人,再坏齐王叔的名声。”

杨倓说完之后,也不看其他衙役,扶着杨安的手臂,向宗正寺内走去,而藏身门内之人,见杨倓向里走来,也不敢再行阻拦,一溜烟的跑去了后堂,向齐王杨暕汇报情况去了。

杨倓早就将此人看在眼里,见其向内堂跑去,知道他是去向齐王杨暕报信,只是心中冷笑一声,并不再意。

目的已经达到,杨倓相信,自己此举,很快就应在洛阳城中传开,自己府中的那个管家也应该知道杨倓的利害,让其收敛一些,不要将自己这个主人不放在眼里。

现在的杨倓,还不想将这个管家怎样,因为还不想与齐王杨暕这样明着撕破脸,自己只想安稳的享乐每一天,只要齐王不太过份,那也就由他而去,大不了,在齐王登基之后,自己做一个逍遥王爷,了渡此生,实在不为齐王所容,那就带着无双,找一处安乐之地,隐姓而居……

杨倓的想法很理想,但是,齐王杨暕的做法彻底将他激怒,不知杨倓将要生出何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死神之血狼在线阅读第1章

    我坐在英灵殿高大的殿基旁边的一株枝干上生长着槲寄生的大树旁,跟它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这棵巨大的苹果树十分沉默,不管它有没有性灵的存在,总之它平时是不搭理我的。倒是寄生在它枝干上的槲寄生,有时候会啰啰嗦嗦地和我闲聊。我已经不记得我在这里呆了多久,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的了。一切在记忆中都十分模糊,我不记

  • 逆天重生之无悔人生八班

    “那个人就是海运公司的老板——卡多!”卡卡西有些惊讶道:“不会是那个卡多公司吧?他可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大富翁啊!”达兹纳的面色有些难看道:“确实是他,其实他不仅是海运公司的老板,暗地里他还是个雇佣佣兵、忍者,利用低劣无比的手段强行霸占他人公司,甚至国家的十恶不赦的混蛋!大约在一年以前,那家伙就盯上了

  • 综琼瑶之我是乾隆的私生子?第4章在线阅读

    上官明雪有才有貌,虽然是庶出但在上官府的地位却超过她,是大家捧在手心的宝贝。就是在整个京城也是一颗璀璨的明珠,人走到哪众人的目光就随到哪。“姐姐,看你说的,今天你可是最美丽的新娘。”上官明雪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摸上官明云身上的嫁衣,柔软舒适的触觉让她心动不已。想着这么好的嫁衣竟然穿在上官明云的身上,上

  • 吾日三省吾身第十章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那个男人,哪怕那些对剑没有兴趣,早已下定决心修其他的人此时的目光也难以离开这个男人。剑尊从不在意外人的眼光,在众人炽热的眼光中也没有任何异样。连个眼神都懒得施舍。其他摆着各种姿势,盛装打扮的长老们,“······”掌门“咳——”众人:✧-✧柳怀竹:❤-❤众长老:·····剑尊:

  • 陌陌谦行在线阅读第八节

    帝乙驾崩,将幼子托孤于闻太师,太子继位,名曰帝辛。三子皆亡的黄滚老将军亲自把自己唯一的女儿黄氏送入宫中,后宫内有中宫原配姜氏,西宫妃黄氏二人,皆德才兼备,柔和贤淑。可谓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我儿,后宫已有二人,为何迟迟不见我孙儿诞生?”自打当上了太后,帝辛的母亲是越发的悠闲和……无聊了。帝辛登基一

  • 天鬼第1章在线阅读

    适当地在乎,可以让爱变成余生的期待,过分的在乎,最后只能感动自己。有的人把心都掏给你了,你却假装没看见因为你不喜欢,有的人把你的心都掏了你还假装不疼。因为我爱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伤人,人有生老三千疾,唯有相思不可医!本是青灯不归客,却因浊酒恋红尘,星空不问赶路人,岁月不负有心人!.......

  • [综]在下零号,砍鬼养家之住所

    四月末的天气,温和中也带着一丝俏皮与变化无常,似花季的少女一般。本是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空,却在这炎炎烈日中下起了蒙蒙细雨;在烈日曝晒下精神萎靡的田野.荷池,也在这蒙蒙细雨中重新焕发了生气。在丝丝细雨的滋润下,奄奄一息的嫩黄桑叶.柳枝,唉声叹气的草地.荷叶,视野所及一切红的.黄的.绿的花草树木,都在细雨

  • 鬼眼道士在线阅读第4节

    “嗯,对,离开隔离室后就去收集营养液然后找急救药品和防护服,最后去停车场找飞船然后离开这里,完美!”“我果然是个天才啊!”捋清了思路的白静柔开心的称赞着自己。“今天我们有迎来了一位幸存者,这位幸存者达尔先生今年已经860岁了,居然能从彩云星逃出来,简直就是老当益壮啊,下面让我们来连线一下达尔先生……

  • 新纪元之里程碑在线阅读第3节

    江剑心离开这醉风楼,站在街道,无奈的吸了口气。眼中瞥到几个孩童在玩井字棋,他来到旁边微笑着说“你们在玩什么啊?”几个孩童,抬起头来。看到江剑心的模样,都有些害怕,下意识的停下游戏,后退了几步。因为他在凌风城并没有什么好名声,看到孩童们都畏惧他,心中也多了些滋味。“我想请你们其中一位帮我个忙!”………

  • 莲花瞳第8章在线阅读

    琉璃塔小区。“鹿医生,我妹妹的病会有好转吗?”“难说,但是对比之前情况还是有一点好转的,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请那个人过来,有些具体问题我想当面了解一下。”“这个交给我,我尽量让他过来一趟。”“好。”鹿晴摘下眼镜,眼睛周围已经开始长出纹路,她抬起头看着她,“天色不早了,留在这吃饭吧!”“不用麻烦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