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老师,请别太嚣张在线阅读第8节

2021/5/5 7:51:00 作者:Evevil 来源:飞卢小说网
老师,请别太嚣张
老师,请别太嚣张
作者:Evevil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承恩宫里的风景着实上佳。

宁妍起初不过是随口编了个理由搪塞杜锦中,没想到进来之后才发现外面的都是小意思。这庭院里头才是真正的大乾坤。

不说别的,光是藏在这承恩宫里头的荷塘就不是什么简单的。

看不出来,望延帝还是这么“深情”的人。

御花园里的池塘不够,还要单独花重金给宠爱的妃子在院里辟出一个来。

瞅着洁贵妃那副梨花带雨的娇弱模样,宁妍觉着自己的心口忽然有些不太舒爽。

当然主要是因为她现在的处境十分不妙啊。

此刻宁妍被一左一右两个小公公按在宽宽的长板凳上,准备受她那“冲冠一怒为红颜”的父皇的责罚。

另一个年长一点的公公举着板子走过来,望延帝却突然叫停。

“慢着!谁都不能手软,锦中你来——“

叉叉叉叉叉,宁妍还以为他突然良心发现了,要手下留情,谁知道还整这一出。

宁妍有些许担心,这一顿板子下来可不得要了她的命吗?

“父皇,妍儿不服!凭什么不打宁洪福?你偏心!”

望延帝见宁妍非但不知悔改,竟还对他这个做父皇的大呼小叫、疾言厉色起来,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锦中,还愣着做什么,赶快动手!”

他连挥了几下宽袖,杜锦中却没上前接“行刑工具”,徒留拿着板子的公公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宁瑾瑜惊慌失措地跪在地上求情:“求父皇饶过皇姐一回,此事皆因儿臣而起,儿臣、儿臣……”

他想说儿臣愿代替皇姐受过,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皇上,奴才斗胆一言,”杜锦中突然出声,“公主殿下女儿家家,打小便深得圣上的宠爱,身子娇弱,怕是受不得如此之重的刑罚。”

望延帝浓眉一皱,深思了一番杜锦中的话。话都是好话,句句在理,可他这命令已经下了,再又收回来,这阖宫上下该怎么看他?

君无戏言,怎能轻易就破了老祖宗定下的规矩?

眼看着望延帝就要开口下令必须惩罚自己的大女儿,杜锦中不慌不忙地又搬出另一个理由来。

“更何况大选在即,奴才以为,陛下此刻着实不宜大动干戈。”

若是说担心打坏了自己女儿的身子,还不足以让望延帝心软的话,那杜锦中后面提出来的这一点就不得不令他重视了。

大选是喜事,的的确确不能不慎重对待。这五十大板下去,妍儿身上怕是得见血。

不吉利,不吉利。

孰轻孰重,望延帝心中立刻有了计较。可是转念一想,今日妍儿明知他在承恩宫的前提下还大闹了一场,简直就是将他的脸面往地上踩。

尤其是宁妍和宁洪福两姐弟打起来的事,让望延帝怒火难平。

他还是太子的时候,就经历了太多手足相残的事情,自然是不希望自己的子女也落到这般田地。

不仅仅有伤和睦,更失了皇室子女的气度。

“不过公主殿下的性格颇为急躁,假以时日,容易惹出更多的是非。依奴才之见,不如选派一个礼仪嬷嬷去往长宁宫,好好引导公主殿下的性子。”

杜锦中不疾不徐道,声音比平时微微尖锐一些。

宁妍一听这话,哪儿还能安分趴在宽凳子上,当即挣脱开左右两个小公公的钳制,翻身而起。

“杜公公,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支使起我父皇来了!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宁妍面上好一番声色俱厉,心里却在想着她天生就该吃演员这碗饭。

瞧瞧她,一旦遇见这种气氛紧张的现场,就情不自禁地自动将自己人格代入《反骨》这本书中,分分钟化身戏精的节奏。

就这觉悟,这身体反应速度,要是换在二十一世纪,她想不火都难啊!

“妍儿!不得无礼!”

宁妍本来还准备再欣赏一次杜锦中变脸的独家技能,哪知望延帝就先呵斥她了。

“锦中为朕处理宫中大小事务多年,劳苦功高,你怎可这般胡言乱语?朕看锦中说得没错,朕这些年是太惯着你了,眼下是该找个礼仪嬷嬷教你学学规矩了!”

望延帝直把宁妍劈头盖脸的好一通训斥,却无一人出来替她说话。

主要是这在场的主子也就那么几个,地上急得哭出来的金鱼弟弟,不知道真无邪还是装天真的宁沁敏,抱着胸看好戏的宁洪福、以及不时抬手用丝帕拭泪的洁贵妃。

最后勉强还有一个杜锦中。旁的都是些什么锦衣卫、公公和宫女。

不管说不说得上话,这在洁贵妃的地盘上,即使是说得上话,宁妍也毫不怀疑没有人会帮她说话。

尤其是在望延帝明显偏袒狐狸精三母子的时刻。

宁妍定了定神,一边想着回头得好好问问小金鱼,之前为什么大家都骗她说这便宜老爹疼爱她,才把她惯得无法无天。

今日这局面,她横看竖看,都觉得自己可不像是被他“捧在心尖尖儿上的女儿”啊。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打便要打。两个人同时凡事,还偏偏只打她一个。

这口气,娇蛮任性的公主殿下怎么可能忍得下?

可她不是原主啊!

宁妍定了定神,告诉自己先别慌,板子不能挨,规矩也别想让人来教。

“父皇说得有理由,是儿臣太过莽撞了。杜公公一心为父皇着想,自然不会做这等忤逆之事。今日的事是儿臣有错在先,父皇欲小施惩戒,儿臣不敢违抗。儿臣只是担心父皇日理万机,一不留神就被无耻小人蒙蔽了双眼,这才失言误伤了督主,还请父皇明察秋毫!”

不就是上眼药,你顺着来,我反着来,谁还不会啊?

宁妍想着,这反话一说,局势怎么着也得往她这边倒吧。她可是没错过她叫杜锦中“公公”的时候,便宜老爹眼里闪过的神色。

根本就没有责怪。

用脚指头想也明白,整个后宫都没几个人敢直呼杜锦中为“公公”,大boss的权力显而易见已经足够引起望延帝的重视了。

宁妍很清楚,无论是哪个做皇帝的,都不希望自己手下的人权力或者威信过大,这对皇权来说无疑是一种极大的威胁和挑战。

果不其然,“行了行了,朕看见你这副浑样就头疼,你哪儿还像个女儿家家。朕看锦中说得在理,板子就不打了,规矩你得好好给朕学学。”

望延帝松软了语气,让人将宁妍和宁瑾瑜兄妹送回去,倒是没再提禁足的事。

宁瑾瑜才在心里悄悄松了口气,就听见督主大人主动向父皇请缨,要亲自将他和皇姐送回长宁宫。

刚呼出去的气便霎时又给吸回来了。

……

宁妍本以为杜锦中定会趁机对她发作一番,说到底他还是握着实权的。

宁妍方才在承恩宫不过是凭借一口火气,撑大了自己的狗胆。这会子事情收场了,她那颗热血沸腾的心脏也迅速变凉,哪里还有那份作天作地的勇气。

“殿下怎么发抖了?可是这天气太过寒凉?”

杜锦中两手搀着宁妍的左胳膊,语带关切地问道。

宁妍抬眸看看头顶上刺目的日光,左手又轻微地颤了一下子。

“没有。”

她強自镇定了心神,告诉自己没有什么好怕的,至少他不敢明面上对自己出手。再说了,换个念头想想,真把她弄死了,说不定还能送她回到二十一世纪。

不亏,不亏。

宁妍胆战心惊了半天,就怕杜锦中半路上突然给她来一记大杀招,譬如将她的手腕子硬生生捏碎这种场景,更是在脑海中循环播放,无法停止。

可她似乎白担心了,督主大人并没有对她展开预想之中的毒辣报复,反倒是一路客客气气、小心翼翼地将她和金鱼弟弟送到了长宁宫中。

“殿下、太子殿下,奴才完成了万岁爷交代的任务,就先行告退了。”

“督、督主好走——”

宁妍是不想开口同他说话的,毕竟刚才她还在承恩宫中对人说了好些难听的话。

不好意思有之,更多的事羞恼。

没错,公主殿下觉得自己被鄙视了!

人家根本就不屑于对自己出手。可是宁妍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她记得《反骨》里头记载了这么一句话:“督主此人,睚眦必报,心狠手辣。”

显而易见这句话在暗示杜锦中的心眼比针还细,今儿她让人在好些主子和一大群奴才跟前,折了颜面,杜锦中却好端端地放过了自己,宁妍怎么想都觉得心里头不踏实。

事出反常必有妖,要是明着来还好,就怕他玩儿阴的。

那可真是要人命了,什么时候人悄无声息的就没了都不知道。

宁瑾瑜结结巴巴地对杜锦中道了声好走,后者也还给他回了一礼,才迈步离开。

“小金鱼,你觉得杜公公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回到自己的地盘上,宁妍是愈发的肆无忌惮,当着正主的面都敢一口一个“公公”,在她自个儿的老窝里,还不是想如何样就如何样。

金鱼弟弟却担心地皱了皱小眉毛:“皇姐,莫要如此唤督主大人,小李子说‘隔墙有耳’。”

“小李子是谁?”

宁妍挑了挑眉,金鱼弟弟身边的人她早就识得差不多了,可从没听过什么“小李子”啊,这号人是突然打哪儿冒出来的?

“便是上回驮我上桃花树的公公。“

说到这个,宁瑾瑜秀气的五官都舒展了:“原来他竟是御膳房里头做事的人,我那宫里头伺候人的都是些又瘦又干的公公,也不能好好陪我玩,我便向母后说道一番,从何御厨手里将人讨了出来。”

宁妍感到好笑不已:“你把御膳房的厨子弄出来伺候你了?”

“他不是厨子!他也是公公,只是给何御厨打下手的。”宁瑾瑜急急争辩道。

“你这可是毁人前程啊小金鱼,”宁妍没忍住又在他肉肉的脸蛋上拧了一把,“人家要是跟着何御厨,说不准将来还有些大造化。”

宁瑾瑜皱眉:“可他跟着我也不曾辱没了他,我的小厨房现今由他全权负责,他做的膳食十分可口,皇姐可以去我的宫里换个口味尝尝鲜。”

宁妍见他板着小脸,一本正经地和自己说话,顿时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成一滩水了。

小萌物啊小萌物,便宜弟弟很可爱,她喜欢极了。

“好呀,我得空便去试试你这新大厨的手艺。”

……

话分两头。

杜锦中从长宁宫回来,便被秦臻迎进了东缉事厂的内院大门。

“启禀督主——”

秦臻弯腰行礼道。

杜锦中闭眼靠在房里正中的太师椅上,薄唇轻掀:“说。”

“方才督主送大公主殿下回宫之后,万岁爷在承恩宫只坐了半盏茶的工夫便匆匆走了。”

杜锦中睁开眼,修长的手指在太师椅的扶手上敲打两下,发出沉闷的声音。

“你要是再不改改你这说话爱留半截的毛病,咱家怕自己哪天没忍住,就将你这舌头,也给去了半截。”

尖细的声音配上平静的语调,说出这么一段血腥的话来,平白的就给人增添了一份阴森森的感受。

秦臻暗啐自己一声,怎么就老是改不了这坏毛病!

伸手在自己脸上扑了一巴掌:“是是是!奴才不敢!这万岁爷一走,那头就来了个小宫女,将奴才唤去了,那位主子让奴才转告督主,说是——不知为何今日督主横加阻拦,使得好事平白落空,还希望督主给个满意的交代。“

“没了?”

杜锦中道:“没了便滚下去。”

“是,奴才告退!”

秦臻慌里慌张地弯腰退出去,轻手轻脚地将门掩上。

杜锦中从袖里掏出那串佛珠,缠在手上转动,如是在堂屋里干坐了好几个时辰。

待到暮色四合,才陡然睁开双眼。

下一秒,有敲门声响起,门外传来秦臻的声音:“督主,今夜是否用晚膳?“

“不必。”

杜锦中慢慢从太师椅上起身,他平日里极少用晚食,除非腹中极度饥饿。

“是。”

秦臻的声音再度响起,随后脚步声渐渐远去。

杜锦中将手中的佛珠塞回袖中,迈开步子朝内室走去。

左右今日无事,便早些歇了罢。

内室未曾点灯,他的视力惯常极好,不需要用到烛火这些物事。

他一步一步慢悠悠地往床边踱着步子,在床前的屏风边站定,褪去外面的衣物,着中衣在床沿坐下。

他眯眼看了看密不透风的窗户,今日这屋子似乎闷热得紧啊。

因他平素就不喜睡觉的时候见到一丝光亮,就寝的屋子窗户都是用了厚厚的布帘子遮挡。

因此屏风后边,靠床的地方每每一片漆黑,不见五指。

这东缉事厂铜墙铁壁,他倒不怕有哪个贼人敢进来谋害于他。

杜锦中习惯性地便要往床上躺下,下一瞬,腰背却硬生生地卡在原处。

他旋身退开的同时,劈掌便从被褥里揪出个光溜溜的人来,左手一刻不停攀上那人的脖颈。

凭空出现在他床上的人还没来得及出声,便悄无声息地咽了气。

“秦、臻!”

尖细的声音一字一顿,咬牙切齿间带着滔天怒火,遽然划破了寂静的黑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血王庭之必看

    这篇文文得主角名字是我另一篇文文的,因为那篇文文废了,所以我一到这篇,作者名也换了,原来的是冰舞雨汐,现在也换了,虽然主角名字没换,但是还是有很大的变化,有可能主角名字都会发生变化,希望你们跟着我走下去,以后的文文绝对精彩..你们可以加群**

  • 我家六叔在线阅读第4节

    “分开后我常会想起你微笑,每当沮丧来袭对我很重要,想呼吸关于你记忆的味道,多希望一直这样美好,如果今天能遇见你,有些话说给你听…”边哼着《遇见你》这首歌边走在路上,虽然这首歌的唱者是陈坤,但是这首歌的旋律很好听。两年了,虽然很短的时间,但对我来说就像是过了千百万年,我在想什么呢?不是说好忘记的嘛?怎

  • 我从法器上面捡属性之金大校花的顶级服务(第二更!)(7)

    金陵江北。林尘下了大巴,直奔家中。“妈,我回来了!”林尘一进门就吼道。“呀,儿子你怎么回来了?”林母一脸惊喜。“受了点伤,从同学那借了点钱,家里还有余钱么?”林尘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从家里“骗”钱。没办法!为了长期利益,只能短暂牺牲眼前了。好在林母没有多问,看到儿子受伤,直接拿出家里仅存的八千块,交给林

  • 冷情魔尊缠不停今晚消费由张公子买单4╱5(中国加油!求收藏!)

    等她反应过来准备松开手的时候,张扬双手捧住她的脸,用力对着她柔软的香唇吻了下去。娇嗔一声,苏宛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张扬夺取了宝贵的初吻。等她回过神,两行眼泪留了下来,她不敢反抗。来到这种地方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张扬很激动,也很兴奋,他吻的也很用力,直到自己喘不来气他才罢手。另一个包厢里的郑贤看着电视

  • 前夕今朝在线阅读第十章

    战胜白马公主安琪拉后,亚瑟满脸笑容的走到露西身边,打算牵着疾风白马离开。就在这时,亚瑟脑海当中响起一连串机械冰冷的电子音。“叮,恭喜宿主击败白银战士——安琪拉。”“叮,奖励宿主500积分。”“叮,奖励宿主随机抽奖一次。【是否现在进行?】”...亚瑟二话不说,立马同意系统抽奖。“叮,恭喜宿主获得【神级

  • 无启录第6章在线阅读

    骄阳似火,烈日炎炎。司青决定今天先回去休息,明天再继续最后一个个人任务。回到小区时,正好碰到那只橘猫四处找水喝,看来这炎炎烈日让小猫也受不了了。看着小猫伸直舌头可怜兮兮的样子,他不忍心,决定带这只橘猫回家喝水。回到家后,他将小猫放在客厅里,给它拿了一只碗装满水摆在它面前。等它咕噜咕噜地喝完碗中特地倒

  • 九天星域之纵横天下之杨兄,我来蹭饭吃了 【5】(9)

    “杨兄,我来蹭饭吃了。”长乐将枣红马拴在门外树上,提着一坛酒,推开了轻掩的木门并高喊,后面跟着带刀女侍卫长孙幽。映入眼帘,当然是刚刚搭建的土墙,一旁还有成堆瓦片,原来杨氏住的茅屋早已经被拆掉。还有一个赤着上半身的汉子正砌墙。老张叔也听到声音,转过身来见到男装的长乐,神情逐渐呆滞,手上的工具掉到地上发

  • 网游之我是坏人在线阅读第九章

    “没搞神秘啊,只是日后才行。”明解释道。“没关系啦,只是问问嘛。”==空“嗯?你们到底告不告诉我啊!”我无奈的说道。“哦,我们没惹过什么人,除了上官辰。至于我们有什么势力,其实也没啦,就只有我们三个而已啦。”岚“我们很简单的,就一个七班而已,里面全是我的人。”霖“嗯。确实。”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别

  • 沙海之天山长乐之亚瑟王,黑道太子爷(1/5)(1)

    “王亚瑟,黑道太子爷,道上人称亚瑟王……这么说来,我真是的穿越了?”一名十八岁的青年坐在镜子面前,看着镜子中照耀出来的那张英俊清秀的面孔,已经呆了半个时辰,还有点儿难以置信。他分明记得,自己在华山之巅,以独孤九剑传人之名约战华夏五大剑圣,以正自己天下第一剑神之名,最终他斩杀五大剑圣,血染华山。最后,

  • 锦鲤抄〔盗墓笔记-老九门〕之重生

    “回来了,终于夺回来了?哈哈…咳咳,父亲、母亲,我终于又回来了。”大荒山顶被连绵冬雨打湿青衫,身子略显单薄的少年胡乱低喃仰头望天,一时忽笑一时忽泣,任由雨水混杂着泪水流下。暴雨中,少年的体温逐渐下降,但胸口却有一团怒火熊熊燃烧。金钱还是权力至上一直是困扰着李春秋人生的一大难题,就像小时候思考长大上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