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天地阙第六章在线阅读

2021/5/5 7:39:46 作者:落残梦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地阙
天地阙
作者:落残梦来源:纵横中文网
主持人:欢迎参加《修真有约》,请问道友怎么称呼啊?主角:在下萧逸,青原大陆北济国曾经的太子,奕晨宫现任仙帝。主持人:萧道友年纪轻轻便成为了仙帝,呵呵,我不信!……令师对道友很是器重有嘉啊!不知令师如何称呼?主角:家师是奕晨宫第四任仙帝,人称顽石老人。他老人家早在萧某出生前几十万年便已然陨落了……什么?……不让我接受访问?……师父,我这也是为了宣传奕晨宫啊!您不是让弟子将奕晨宫发扬光大吗?……什么?您说怕我扰乱了时空秩序?……喂!……师父!……信号不好!等下出去了再联系……主持人:萧道友在和谁说话

试读会在第一集剧本的轻松欢笑中结束。

薄槿把每个演员的容貌神态记录在相机里,为两天后的定妆海报拍摄做足准备。离开会议室前有人在身后叫了她一声,转身时那个人已经来到身边。

饰演剧中女一号的新星,闻静暗暗打量眼前衣着简单素净的女人。

如果没记错,她是叫柏锦。

“小锦你好,我是闻静。很高兴认识你,后天就拜托你了,把我拍的好看点哦。”

甜甜的略带撒娇的嗓音,和那张俏丽的脸相映成趣。

闻静不经意间扫到她的工作牌,薄槿。

原来不是自己想象里的那两个字。

即使再不愿意承认,人如其名这个词用在她身上恰如其分。清丽淡薄,柔韧坚定。

那么君黎的目光频频落在她身上,是不是也因为她的名字。

而且她似乎并不在意自己对她这么热络,浅浅一笑,欠身离开。

“该走了阿静,车子在楼下等着,广告片场准备好了在等你。”经济人孟欢欢站在电梯口催促,人已经全走光了,整个走廊上只剩她们。

闻静走过去,盯着电梯光洁厢门上自己的倒影,问经纪人:“欢欢姐,你也看见了?”

“什么?”

“那个摄影师。”

“嗯,长得倒挺漂亮。”

孟欢欢瞥了瞥自己的艺人,见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瞧你那点出息,圈内比你漂亮的多了去了,你要是见一个自卑一个,不如早点退了去做富太太。”

“欢欢姐,我……”

“别胡思乱想些没用的,知道为什么她长得比你漂亮却只能做一个摄影师,而你已经当上沈天顾宸的女主和君黎这种天王巨星搭档了?”

闻静摇头。

孟欢欢手指戳着她的脑门:“因为你是我孟欢欢要捧的人,她不是。再绝色的皮囊都不如有人脉的靠山,懂了么?”

被人一语点醒,闻静不好意思地抚了抚头发,“我知道了欢欢姐,谢谢你。”

“待会在广告商面前好好表现,争取拿下一整季的代言。”

“好!”

*

晚上回家拿好行李箱和背包,还没出门薄槿便接到剧组群发短信通知。

剧组将于明天下午三点包机飞往北海道,已为各位工作人员办理签证,提醒所有人除拍摄器材外携带好本人相关证件与护照。

舒华听说剧组居然包机飞国外拍戏,连声说土豪啊土豪。

薄槿松了口气,这几天各种事情没能好好睡一觉,正好空出半天时间可以补补眠。精神一旦放松下来,疲倦便接踵而至。

冲完澡薄槿倒床就睡,来不及思考为什么刚从北海道回来又要回去。

难得有一次睡到自然醒的时候,第二天睁开眼时薄槿脑中空了一分钟,才慢慢想到今天下午要去机场。

简单吃了两片面包和一杯果汁,穿戴好衣服检查完一遍行李出门时,舒华依然没有醒来的迹象。

即使她提前三小时到津川机场,机场入口处也早已被前来送机的粉丝围得水泄不通。

薄槿把行李放在机场寄存处,只拿了一个相机和长焦镜头在手上,动作纯熟地安装上去。

机场入口到安检口的这段距离,薄槿熟悉到能闭眼跑步。

不过身为站姐的自觉性还是让她来来回回上楼下楼踱了两圈,不停举起手里的镜头看构图,最后终于在二楼一个不起眼的走廊拐角找到了新的角度。

“啊,这里有人了。”

“看吧,来晚了什么位置都没有了,其他地方角度都很差。”

“怎么办,白跑一趟了,可怜我的大炮买来还没开过镜。”

“要不跟她商量一下一起拍?偏一点总比什么都拍不到强。”

“试试看。”

一高一矮两个女生小心翼翼地上前询问。

没想到那个靠在圆柱上,戴着蓝灰色棒球帽只露半张脸的女孩没有迟疑便点头同意。

两人喜出望外,连忙道谢后趴在围栏扶手上寻找角度。

导演编剧和君黎闻静甄嵘海兰经纪人等一行二三十人比预计时间提前一小时到达,半个津川机场大厅立时充满欢呼尖叫。

人数超乎机场安保预期,君黎被人群包围住寸步难行,叶梧和阿莱只好充当保镖护在他两侧艰难开道。

叶梧恨恨地想,下次无论那家伙怎么拒绝,抬也要让保镖把他抬着走。

突然一个人被挤倒在他面前,君黎眼疾手快地抓住那人的胳膊拉着站起来,轻声问:“有没有摔到哪儿?注意安全。”

被他扶起来的女生脸红得似乎要滴出血,垂头不敢看他的眼睛。

而站在他面前端着相机大炮的站姐和粉丝们却看的清楚,那双一向温和的黑眸此刻一丝笑意也无,淡淡的全是严肃和责备。

拥挤的四周诡异地安静了下来,在他面前散开一个通道。

君黎点头,眸中重又蓄满笑意。

得到称赞的粉丝们自觉拉手筑成一道人墙,让雪国的主创们安全迅速地通过。

站到扶手电梯上,心灵感应一般,君黎抬眸望向二楼。

薄槿指尖一抖按下了快门。

相隔数百米距离,在镜头的景深里仿若咫尺,他目光的每一分转变她都看得清清楚楚。

有那么一瞬间,她竟真的以为他是在看自己。

右手边的矮个子女生猛地跳起来大叫:“啊啊啊我拍到了!君君和我的镜头对视了!”

“我怎么没拍到,让我看看……”另一侧柱子边的女生靠过来,顿时羡慕地说:“真的是对视哎!君君以前从来不看镜头的,只有极光站的大神拍到过。嫉妒!”

“运气好而已嘛,要不是这个姐姐让位置我也抓不到这个镜头,回去请你吃饭。也谢谢你,姐姐……”

那个戴蓝灰色棒球帽纤瘦高挑的女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

薄槿办完登机手续到候机厅和工作人员汇合时,其他人已经全部到齐,扛着设备准备登机。

把大炮收进摄影包里塞进背包背在身上,薄槿望向贵宾室。

君黎正推门出来,一袭霁青色大衣,经典棕色格纹围巾,眸光滑过她的方向,落在身旁娇小玲珑的闻静身上。

他偶尔低头神情认真地听闻静说着什么,回以浅淡的笑,礼貌而疏离。

三辆摆渡车载满人员和器材驶向停在远处的中型客机,薄槿下车后便去帮忙抬器材,直到旁人提醒才听见背包里传来的手机铃声。

手忙脚乱地翻出手机挂断来电,薄槿回过去一条短信把手机关机塞回背包,继续帮忙搬器材到货舱里。

君黎站在客舱入口前舷梯最后一级台阶上,蹙眉回身望向舷梯入口。

发现身边没人了又折返回来的叶梧瞧着他眼中的疑惑,问道:“在看什么?”

因为挡住了后面的人,君黎迟疑了一瞬便继续往里走,在叶梧穷追不舍的逼问下,轻声说:“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叶梧伸着耳朵仔细听了一会:“没什么声音啊,不对……手机铃声?你指的就这个?”

君黎盯住他的眼睛:“没听出什么?”

“不知道唱的什么,不过还挺好听,很奇怪么?”

君黎看着自称中华小曲库,没有歌是自己没听过的助理。

对啊,叶梧也只是十年前开始做他的助理,可能真的没听过这首歌。

这是他十四年前刚出道时发行的一首单曲,一万张唱片售出寥寥,很快便被唱片公司回收,只留给他一张,其余的全被销毁。

直到现在,人们说他出道十四年,但无人知道他刚出道的那两年做过什么,甚至不知道他曾经发行过那样一张失败的唱片。

可是这首连他都快遗忘的歌却在身边响起。

谁在收藏?

*

因为是随剧组出行,为了保证其他主创人员的安全,君黎破例走了VIP通道,没有粉丝包围,入境到坐上车的这段路尤其顺畅。

从新千岁机场坐车到市内JL酒店时正好是酒店提供晚餐时间,剧组成员在各自房间修整好后便成群结伴下楼觅食。

薄槿一个人住高层山景房,其他人平分楼下的双人房,演员导演编剧则住在顶层套房。

当她整理完行李,换下大衣套上高领毛衣出门时,整层楼已经空荡无人。

按下电梯下行键,薄槿边等电梯边掏出手机,看完舒华给她留的消息,手点在微博上,叮声后电梯门缓缓打开。

薄槿愣在原地。

只有他一人在电梯里,还是那件霁青色大衣,只是围巾拿掉了,露出修长的脖颈。

听到电梯开门声,他抬头望向门口。

君黎伸手按住开门键,对外面定住的女孩说:“不进来么?”

薄槿恍如初醒,连忙跨进去站到他前面,想按餐厅的三层键,看到那个数字已经亮起来只好收回手,捏着毛衣高领往上拉遮到唇上。

后悔把头发扎起来了,耳朵露在外面,应该没变红吧。

嘴唇贴着毛衣领呵出一口气,薄槿挣扎着抬眸看向电梯厢门倒映的身影,却瞬间对上他倒映在门上的目光。

薄槿垂眸移开视线,心里在天人交战。

他是不是认出了自己,会不会把她当成了不择手段靠近他的私生饭?

要不要主动出击告诉他那天真的是巧合不是她故意跟踪他的,除了最后那一次。

但她真的不是变态,他会相信么?

还在纠结挣扎,身后突然传来他的声音,“你一个人?”

薄槿点头。

“也要去餐厅么?”

她再次点头。

盯着迅速下落的数字,猛然间想到见面时她居然惊到忘记问好。那么在他心里除了变态,又会多一个没礼貌的印象了。

薄槿欲哭无泪地说:“君老师你好。”

君黎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电梯也已到达三楼,厢门再次打开。

沈天和顾宸正好从隔壁电梯走出来,经过时惊讶看着电梯里的两个人,问道:“你们愣着做什么,大家都等着到齐开饭呢,快点过来。”

薄槿闻声立刻去按开门键,准备请他先走。

指尖堪堪碰到按键,便听到他在身后说:“沈老师顾老师你们先走,我们稍后就到。”

这是要单独和她在一起,对她进行宣判么……

薄槿脑洞开得过大,以至于君黎什么时候出去的都没看到。

迈出电梯一口气还没松下来,刚拐过转角便见他在不远处低头和一个人说话,不经意间回头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

薄槿硬着头皮向前走,君黎与那人握手道别,站在原地仿佛在等她来到面前。

“等等。”

果然被叫住,不好的预感原来终究会成真的。

薄槿束手,像被老师训斥的学生一样乖巧。

君黎眸中不动声色的露出一抹笑意,说:“你好,薄槿,明天还请多多指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陌陌谦行在线阅读第八节

    帝乙驾崩,将幼子托孤于闻太师,太子继位,名曰帝辛。三子皆亡的黄滚老将军亲自把自己唯一的女儿黄氏送入宫中,后宫内有中宫原配姜氏,西宫妃黄氏二人,皆德才兼备,柔和贤淑。可谓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我儿,后宫已有二人,为何迟迟不见我孙儿诞生?”自打当上了太后,帝辛的母亲是越发的悠闲和……无聊了。帝辛登基一

  • 天鬼第1章在线阅读

    适当地在乎,可以让爱变成余生的期待,过分的在乎,最后只能感动自己。有的人把心都掏给你了,你却假装没看见因为你不喜欢,有的人把你的心都掏了你还假装不疼。因为我爱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伤人,人有生老三千疾,唯有相思不可医!本是青灯不归客,却因浊酒恋红尘,星空不问赶路人,岁月不负有心人!.......

  • [综]在下零号,砍鬼养家之住所

    四月末的天气,温和中也带着一丝俏皮与变化无常,似花季的少女一般。本是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空,却在这炎炎烈日中下起了蒙蒙细雨;在烈日曝晒下精神萎靡的田野.荷池,也在这蒙蒙细雨中重新焕发了生气。在丝丝细雨的滋润下,奄奄一息的嫩黄桑叶.柳枝,唉声叹气的草地.荷叶,视野所及一切红的.黄的.绿的花草树木,都在细雨

  • 鬼眼道士在线阅读第4节

    “嗯,对,离开隔离室后就去收集营养液然后找急救药品和防护服,最后去停车场找飞船然后离开这里,完美!”“我果然是个天才啊!”捋清了思路的白静柔开心的称赞着自己。“今天我们有迎来了一位幸存者,这位幸存者达尔先生今年已经860岁了,居然能从彩云星逃出来,简直就是老当益壮啊,下面让我们来连线一下达尔先生……

  • 新纪元之里程碑在线阅读第3节

    江剑心离开这醉风楼,站在街道,无奈的吸了口气。眼中瞥到几个孩童在玩井字棋,他来到旁边微笑着说“你们在玩什么啊?”几个孩童,抬起头来。看到江剑心的模样,都有些害怕,下意识的停下游戏,后退了几步。因为他在凌风城并没有什么好名声,看到孩童们都畏惧他,心中也多了些滋味。“我想请你们其中一位帮我个忙!”………

  • 莲花瞳第8章在线阅读

    琉璃塔小区。“鹿医生,我妹妹的病会有好转吗?”“难说,但是对比之前情况还是有一点好转的,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请那个人过来,有些具体问题我想当面了解一下。”“这个交给我,我尽量让他过来一趟。”“好。”鹿晴摘下眼镜,眼睛周围已经开始长出纹路,她抬起头看着她,“天色不早了,留在这吃饭吧!”“不用麻烦了,你

  • 我和禁欲系哥哥的日常第九章在线阅读

    到了展会,吴铭和林怜溜溜达达,很快看到一个非常奢华的展台。汤臣尚品,均价200000……开发商非常实在地将价格放在海报上。五个零,二十万只能买一个平方。大多数人,看到这张海报,都会艳羡地远远望上几眼,然后绕开这里,去其他地方。太特么的贵了啊!辛辛苦苦工作一年,攒下来的钱连块站的地方都买不到!不过,吴

  • 妹妹是宇宙女王与剑结缘(三)

    两位老人从屋子里出来,看见两个孩子靠在一起,正观摩着什么,他们起初以为是在一起看黄昏的落日,难免是对眼一笑,“这么小就不学好,是不是你教的啊”老艺人说完就哈哈笑,说的老村长老脸一红,“呸,都还是孩子”。俩人凑近了看,原来是小木剑做好啦,一把不长的小木剑,通体全是木黄色,表面很光滑,剑柄上还刻着一个末

  • 崩坏救世主在线阅读第九章

    原来,这两颗眼珠是一具大僵尸的两颗眼珠子。在黑暗当中散发着恐怖的绿色光芒。这赫然是一具尸变的绿毛大僵尸!绿毛僵尸猛然扑到了无邪和阿凝身上,发出一道野兽般嘶吼。耳边震耳欲聋,浓烈的血腥味和臭味混合在一起冲进鼻尖,无邪和阿凝差点没吓得晕过去,只感觉全身软绵绵的,已经使不出一点力气。“他奶奶的,是个绿毛老

  • 魂都在我心在线阅读第6章

    他仍旧笑意盈盈的注视着我,眼神恍惚让我以为他是我认识的那个太宰。可那也只是一瞬。我扭过头不理睬他,往巷子外走着,准备抱着土豆回去。“哎呀呀——这位美丽的小姐,你不要这么狠心嘛~”已经拐过弯了,他的声音还在传过来。呵。我的能力,我现在的攻击力他不都已经查探完了,再留下来……怎么,还想再看看我的治愈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