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幽冥鬼事之第八章(8)

2021/5/4 20:02:12 作者:郞乾坤 来源:飞卢小说网
幽冥鬼事
幽冥鬼事
作者:郞乾坤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次,因为好奇心的驱使和两个朋友探秘家乡元宝山的经历,回来之后发现能听见鬼卒之间的谈话,接踵而来的灵异事件不断发生。这不得不让我改变对无神论的看法,因此对幽冥界之事产生了极大兴趣。从而踏上了探索未知世界的征途。途中遇到了各种奇人奇事以及神鬼传说。与江湖上的能人异士一同探索鬼洞、戈壁鬼楼、幽冥地府,阴山,地下王朝等一系列阴森恐怖的惊悚之旅。故事里面充斥着探险,恐惧,惊悚,暴力,残杀以及人性的另一面。人与鬼斗,怪与鬼争,不泛一些阴险狡诈之辈,可谁知这里面还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

还一打十,吓唬谁呢。

大家都是高中生,充其量他比徐哥厉害一点。

剩下的几个小弟相互对视一眼,也不管什么1V1公平对抗,一窝蜂冲了上来。

沈樱芝和另两个女生当然不会和男生挤在一起打架,但对祁彧能几秒钟撂倒徐烈还是震惊的。

然而让她们更震惊的事发生了。

祁彧撂倒剩下的七个人也跟玩一样。

当然他少不了挨两拳,但都是不痛不痒,反手就把对方摔倒在地。

原本大小伙子摔一下也没什么,偏偏他们和徐烈一样,摔得地方都是石子。

一个个疼的龇牙咧嘴,狼狈不堪。

七个男生上去还没一会儿就被解决了。

哪怕爬起来,也不敢再去跟祁彧动手了。

这转校生的武力值变态到逆天了,动手等于自虐。

沈樱芝厚重的睫毛膏都快抖掉了。

她从来也没想过这么多人还会输。

而且她的靠山徐烈到现在都没爬起来。

剩下的两个女生也不敢抓着季悠了,她们瑟缩的松开了手,六神无主的望着沈樱芝。

沈樱芝深吸了一口气,僵硬道:“走。”

两个女生听到沈樱芝这句话,拔腿就往教学楼跑。

祁彧那句“没有不打女生的优秀品质”她们当真了。

她们跟着沈樱芝狐假虎威可以,但真动起手来,哪禁得住打啊!

沈樱芝一撤,被祁彧摔在地上的小弟们也默默搀着徐烈溜了。

横行霸道的校霸连句狠话都没敢放。

但他们心里却都有个谱。

盛华年级大佬的位置,恐怕要易主了。

祁彧拍了拍手上的灰,将袖子重新放下去,然后朝季悠招了招手:“小可爱,过来。”

季悠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眼睛鼻子都红红的,狼狈不堪。

祁彧一叫她,她立刻跑了过去。

这时候她还没意识到,这一声小可爱里包含了多少暧昧。

“祁彧,谢谢......”

季悠的声音还在颤,带着可怜的哭腔,软软的,听着人心痒。

祁彧心思有点活了。

他伸手撩起季悠被泪水沾湿的下巴,哑声道:“小可爱,你不是好学生吗,好学生怎么会被人堵在小树林?”

要不是他觉得不对跟出来看看,恐怕季悠就要被人欺负了。

沈樱芝一看就是有经验的,专挑没摄像头的地方。

要真犯了事儿,打死不认就好。

季悠抬起氤氲着水汽的杏眼,有些瑟缩的躲着祁彧的手指。

“我...我不认识她们。”

她的校服肥嗒嗒的,蓬松起来显得她的肩头格外瘦削。

祁彧一挑眉,故意拉长音道:“还是——你骗我,你不是好孩子?”

“没...没有。”

季悠的脸骤然涨红了。

好孩子什么的,听起来也太羞耻了。

哪怕她的确挺乖的,但也不会夸自己是好孩子。

祁彧的手指一摸她细嫩的脸蛋,发现她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流。

源源不断似的。

啧。

还真是水做的。

季悠向后缩了一步,用袖子擦了把眼睛,低垂着眸,鼻子轻轻抽搭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脸上被祁彧手指划过的地方似乎还留着干燥的温度,热的人不知所措。

她也不懂为什么,以前从没跟男孩子交过朋友,但就是对祁彧不排斥。

才认识一天而已,好像他做什么自己都能接受。

“脏。”

“袖子脏。”

祁彧从兜里掏出了一小包纸巾,是季悠曾经借给他的那个。

他抽出一张,用手指夹着,轻轻擦拭季悠眼角的泪痕。

夏夜很燥,纸巾是茉莉花味道的。

而祁彧是阳光味道的。

“咕噜...”

季悠尴尬的捂住自己的肚子。

她晚上还没有吃饭。

方才被吓得够呛还不觉得,现在精神一放松,顿时觉得饥肠辘辘起来。

祁彧自然听到了,眼底含着些笑意:“饿了?”

季悠赶忙小声道:“还好,我宿舍里还有苹果,回去吃一个就饱了。”

一个苹果就饱了,食量这么小。

怪不得这么瘦。

祁彧摸了摸兜里,掏出一小盒薄荷糖。

他晃了晃,倒出一颗,摊在手心里:“戒烟用的,你先补点糖分。”

季悠谨慎的望了他一眼,这才默默将糖粒抓过来,塞进了嘴里。

柔软的指尖搔在掌心,像小猫爪子一样,祁彧眼底一沉。

季悠没注意,她抿着唇,认真的用舌尖舔了舔糖粒。

薄荷糖圆圆的一小颗,外面裹着一层酸酸的粉末,含在嘴里,沁人心脾的清凉。

“我也没吃呢,一起出去吃点。”祁彧也含了一颗。

本来没想吃的,他烟瘾不大。

但是看小可爱一鼓一鼓的脸蛋,莫名可口。

季悠赶紧摇摇头:“不行的,我住校,晚了就回不来了。”

盛华的管理很严,每天十点下晚自习,十一点就关校门了。

关校门后再想进,是要给班级扣分的,纪律分和老师的奖金挂钩,她不想给宋青山找麻烦。

祁彧无所谓的一笑:“放心吧,肯定让你回来。”

他说完,自顾自的往校门口走。

“喂......”还没有答应呢。

季悠暗自叹了口气,不得不跟了上去。

这人怎么这么霸道的。

季悠的书包还在教室里面放着,手机也在。

她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但是学校里的人都快走完了。

她从来没有这么晚出过校门,学校的老师警告过,盛华在郊区,晚上不安全。

其实离校门不远的地方就有一条小的美食街。

美食街灯火通明,热闹异常。

街边支着的烧烤架子上冒着丝丝热气,羊肉和鱿鱼在炭火的炙烤下滋啦滋啦直响。

季悠轻轻用袖子捂住鼻子,特别新奇的左看右看。

原来美食街有这么多的人,一点也不危险。

祁彧带着她去了拐角的一家永和大王。

清净一些,收拾的也比较干净。

“请您先点餐,再找位置坐。”

服务员站在门口笑容甜美,语气温柔。

季悠红着眼睛,朝她点了点头。

走到吧台前,季悠扬着脖子看了看广告牌上标着的价格。

怎么套餐都那么贵!

她兜里只有十块钱,大概只够吃一个卤蛋一杯豆浆。

平时在学校都用饭卡,所以也就没带那么多的钱。

但她实在是饿了。

季悠掏出那张纸币,轻轻的放在台面上,指了指广告牌上的豆浆。

“阿姨,我要一杯豆浆就够了。”

祁彧轻轻一勾唇:“一杯豆浆就饱了?”

季悠被他问得不自在,眼神有些躲闪:“差...差不多吧。”

祁彧单手拄着柜台,微微弯腰,盯着季悠漆黑的眸子低声道:“这么好养活?”

季悠心脏狂跳,不安的揽了揽长发,磕磕绊绊道:“你,你说什么呢。”

“呵。”祁彧发出一声揶揄的低笑,然后站直身子对柜台后的阿姨道,“一份番茄牛肉面,一份鲜肉小馄饨,再来两杯豆浆,刷卡。”

“祁彧。”季悠轻喊了一声。

阿姨飞快的下了单,然后笑眯眯的对季悠道:“哪能让女朋友花钱呢,是不是。”

季悠赶紧面红耳赤的解释:“我们是同学。”

祁彧双手插着兜,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行了小同学,算我借你的,跟上午的一起欠着。”

阿姨笑着摇摇头,去给他们打豆浆了。

季悠抿着唇,也不再矫情。

等这周末回家,她就再取一些钱,下周带来还给祁彧。

她在心里默默记下了东西的价格。

俩人找了个靠窗的座位,一抬眼就能看到盛华的教学楼。

面和馄饨很快端了上来。

祁彧问:“想吃哪个?”

季悠指了指小馄饨:“我不爱吃番茄。”

酸的东西她都不太感冒,跟柳香的口味很像,她喜欢吃辣。

祁彧把小馄饨推到了她面前,番茄牛肉面拉到自己眼前。

季悠拿起勺子,低着头,小口小口的吃。

刚出锅的馄饨很烫,她先盛到勺子里,认真的吹着。

红润的嘴唇沾了些油花,在白炽灯下泛着细腻诱人的光泽。

祁彧瞄了一眼,暗暗的“操”了一声。

什么好学生坏学生的。

再这么下去,他的道德底线要全盘崩溃了。

祁彧兜里的手机震了起来。

他微一皱眉,掏出来一看,是宋一澜打来的。

祁彧放下筷子,将手机放在耳边:“找爸爸干嘛?”

手机对面发出一声爆笑:“猛祁祁你真的要考清华北大吗?卧槽我爸拿你教育我的时候我差点笑掉头!”

祁彧沉了脸:“滚。”

宋一澜擦了擦眼泪:“别别别,跟你说正事儿呢,我爸听说盛华对你的改造这么见效,商量着要把我也转过去。”

祁彧面无表情:“so?”

宋一澜咽咽口水,故作沉痛的叹息一声:“我有点担心......”随即,他话锋一转,“你说我会不会变成一个立志报效祖国的沙雕啊哈哈哈哈哈!”

祁彧舌尖轻舔腮肉,眯了眯眼:“下次见面记得带保镖买保险。”

宋一澜笑嘻嘻道:“得嘞!”

挂断电话,祁彧正准备继续吃。

季悠抓了抓校服裤子,愧疚道:“对不起啊。”

没想到她随便写个纸条能传播的那么远。

才一天不到的时间,连祁彧的朋友都知道了。

刚才宋一澜的声音太大,她听的真真切切。

祁彧将筷子立在桌面上,抬眼看着她,突然恶劣的想让她再愧疚一点。

他敲了敲桌子:“连我名字都写错了。”

季悠垂下眸,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你也没有说是哪两个字,我就随便写了一个。”

她知道把别人名字写错挺不礼貌的。

但当时真没想到贺炜民会翻看。

祁彧低声道:“手伸出来。”

季悠一怔,放下勺子,不明所以的伸出了左手。

掌心摊开,手心粉嫩嫩的,带着细细的纹路。

祁彧捏住她的指尖:“别动。”

季悠听话的不动了。

祁彧用筷子尾在她掌心轻轻敲了一下。

不疼,但是季悠还是瑟缩了一下。

祁彧抬起眼看着她,把筷子放下,换了手指。

一笔一划的在她掌心写自己的名字。

祁。

彧。

他的名字笔画多,祁彧写了很长时间。

指尖摸到温热的掌心,根本舍不得离开。

季悠整个人像进了蒸笼一样,连脑子都晕乎乎的。

荒芜而单调的世界终于被摧枯拉朽的力量摧毁。

她觉得自己像一只蹲在井底的蛙,一时不慎跳入了一片本不属于自己的领土。

这个地方有火树银花,有星桥银河,有突如其来的清凉的风,还有猝不及防的隐秘的甜。

她快要溺死在这个地方了。

祁彧写完,松开她的指尖:“记住了吗?”

季悠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记住了。

想忘也忘不了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文野】求婚失败后我穿越了在线阅读不愿让你一人

    戚冉的年假他等了那么久才盼来,怎么会让它浪费呢。于是宋逸邀请了一帮狐朋狗友在王朝小聚。当好友听说宋逸要准备一次求婚的时候,所有人都一副惊悚的表情。“宋逸,不是我泼你冷水,现在真的不是时候。”在这帮朋友里面,浩子的性格最直,也是他们中,跟宋逸最好的。他一说完,一帮人都附和开来。“就是啊,宋逸,现在戚冉

  • 快穿之贵女逆袭在线阅读黎明前的黑暗

    后来父亲还专门找他谈了这件事,只是他并未允诺。彼时陈家小姐也并未回国,关于联姻的事情还有转机。只是关于股权问题,裴家不能指着陈家一棵树上吊死。所以父亲也尽量游走于各个实业商中寻求帮助。而与此同时,陈公卿被推举为中国银行行长,一时间陈家风头无两,裴公卿联姻的梦也只能暂时搁置。虽然联姻的事不了了之,但是

  • 农夫家的小娇娘第七章在线阅读

    纵观整个火影忍者历史,虽说影分身之术并不是太过于出彩,和那些吊炸天的A级以及S级忍术比起来。影分身之术似乎真的不怎么出彩!但是,如果使用得好的话,这就是一个外挂!君不见,火影忍者的原主角漩涡鸣人从开始到最后就只会两个忍术么。搓丸子和多重影分身之术。而且,如果查克拉的量足够的话,影分身之术还是一个修炼

  • 圣女不成妃秘书

    王骥一直在杜鹃的办公室等到九点半左右,在交谈中才渐渐知道一些规矩,原来和总经理见面是需要在秘书那里预约的,不然可不一定能见到总经理。又过了一会儿,才听说总经理上班的消息,于是他和仇晓晓一起来到了总经理办公室。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道年轻而充满磁性的男声:“进来。”王骥推门进去,仇晓晓也低着头跟了进来。

  • 异界海盗王在线阅读第10章

    ERP基地。“启东,你先好好休息吧!”美真从治疗室中走了出来,看着手里关于无启东的身体检测报告。不一会儿,神色变得古怪起来。“怎么了?”一旁的炘南好奇道。“启东他,竟然是木影村的后人!”美真先是惊讶,全部看完之后又叹了口气:“可惜了,虽然有着木之血脉,却是不适合战斗的体质。”“美真,你刚才说什么?”

  • 大唐长乐公主之刻苦训练

    一个月后,带土在小院里。没想到那么快就能做到查克拉外放了,带土盯着手上蓝色的查克拉喃喃道。一个月的时间,他终于能让查克拉外放了。当然这样肯定不能让他沾沾自喜的,要知道他宿命中的对手卡卡西可是五岁毕业,六岁成为中忍,十二岁成为上忍,他才是耀眼的天才。原著前期,带土就是一个逗比的吊车尾,后期才爆发出来超

  • 美人撩夫日常之看在你请我喝酒的份上

    扬州锦华楼,号称扬州第一楼,苏静瑶思来想去,还是选定了这锦华楼,一来,这锦华楼的饭菜是真的好吃,虽说着价格也是真的好看;二来,这算起来也是她第一次做东请杨烨吃饭,怎么也不能小家子气啊,不然岂不是限的自己太抠!苏静瑶接了杨烨和楚妍到了锦华楼,杨烨看着这锦华楼,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向苏静瑶:“你这是讹人了

  • 重生毒妃惊华在线阅读第10章

    一个人过年真的是很寂寞的,特别是在经历了十年的时间内有心爱的人陪在身边。温敛去的地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就是觉得那个地方可能会比较暖和。因为是过年期间,她定了当地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要了最好的套房,最好的餐厅和酒打算来纪念自己这辈子最凄惨的一次失恋。她想至少过年的这段时间她应该要过的很好很潇洒很快乐

  • 天龙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第九节

    三葬也是深深的了解了一番系统的功能之后,这才走出了家门,走出去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下来了。时间,不知不觉得过去了辣么就。没办法。毕竟是第一步,感受灵压。他感受到了,做到了第一步,现在,他需要的就是日积月累的开始提升自己的灵压,这是最基础的一步了。也没有什么捷径可以走。而系统嘛!每年可以获得一次随

  • 顾小姐追妻记gl第十章在线阅读

    《墨色格拉夫》第一部蓝色爵士乐作者:百目鬼妹(十)————天使的影子倒映在地面,形同恶魔。楼梯间蹬蹬蹬的脚步声响,一个下士走了进来。他斜了米歇尔一眼,充满戒备又不无好奇,伸手在门框上敲了敲,立在门洞口喊了声:“报告。”上尉闪身出来,把食指竖在唇上,又朝右边偏偏脑袋。下士跟着他朝右边走开几步,他俩都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