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被撩疯还是黑化,二选一第八章在线阅读

2021/5/4 18:48:22 作者:开心耗 来源:晋江文学城
被撩疯还是黑化,二选一
被撩疯还是黑化,二选一
作者:开心耗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文完,下本开《棉花糖和黑心棉》,求收藏,么么哒~魔祖清栀历劫失败,重生成天宫的小仙娥,被温润如玉的玄壑上神宠成小祖宗,可她一碰男人就会夺取对方修为的天赋技能让她不好意思对他太亲近,直到有一天她化身成小飞虫看清他的真面目,终于可以愉快下手,让自己修为大涨。一心筹谋大业的玄壑栽在了被他利用的小仙娥手里,每次和她亲密接触,他的修为就会狂掉,知道原因后他不得不费尽心思带她试炼打怪,升级装备,缩小两人之间的修为差距。大业是什么?有亲手养成厉害的媳妇儿香吗?玄壑:乖,这个试炼做完就能拿到一颗千年灵丹。清栀

白阮刚刚开门,伴随着一声惊喜的:“妈妈!”

一个胖胖的小身子扑到了她的腿上,差点让她没站住摔一跤。

“儿子,你小心点。妈妈要摔倒了。”白阮扶着墙才稳住重心。

白亦昊有点不好意思,转过身把妈妈的拖鞋拎过来,费力地搬起她的脚,给她换鞋子。

白阮心里柔软极了,摸他的头,“咦,穿的是……足球服?”

小胖子挺直着背,精神头十足地站在门口,圆滚滚的小肚子还故意朝前面顶了顶,他为妈妈一眼认出足球服感到满足,由衷夸奖她:“妈妈,你真聪明!”

白阮被逗得笑起来:“谢谢。”

知道他想显摆一下,故意问他:“今天是去踢足球了吗?”

王晓静坐在客厅看电视,“可不是,幼儿园今天新开了一节足球课,我们昊昊踢得真不错,那小身子灵活得哟,下了课非不脱衣服,要等到你回来给你看呢!下回让你妈看看你踢球。”

白亦昊眼睛一闪一闪的:“妈妈你会来看我踢球吗?”

白阮抱起他,亲了亲小肥脸:“会的,妈妈已经迫不及待了。”

“迫不及待是什么意思?”

“就是等不急了的意思。”

“那我也迫不及待了,妈妈!”

“……”

坐到沙发上,喝着儿子给他端过来的柠檬水,白阮心里舒坦得不像话。王晓静边看电视边问她工作的事情,白亦昊早就霸占了她的手机,轻车熟路地点开微信,玩起了他最爱的小游戏。

过了会儿,白阮看了眼时间:“昊昊,二十分钟已经到了,你要休息一下眼睛哦。”

小胖子玩得很专心,根本没听到她说话。

直到意识到手机被没收,才着急地撒娇:“妈妈,我正在跟别人比赛呢!能让我玩完这一把吗,求你了妈妈!”

白亦昊以前都不知道这里的小游戏还能比赛的,刚刚稀里糊涂地点进了一个链接,进去就连输了好多把,把小朋友急得撇嘴红眼的。

白阮拿起手机一看,小游戏界面赫然写着两个名字。

第一名:赵思培[十连胜]

第二名:白阮

白阮:“……”

*

赵思培趴在沙发上,旁边摆着一堆小零食,此刻顾不得吃东西,只管盯着手机。

见那边许久没动静,他把小程序最小化,找到白阮的窗口,发了个:【嗯?】

过了两秒:【不玩了?】

那边依旧没有回复。

赵思培没纠结,直接点进她的朋友圈,开始逐条看起来。

每条下面都要点个赞,再依次评论。

白阮的朋友圈不多,很长时间才发一条出来,不一会儿他就全部刷了一遍。

刷完又无聊了。

助理外出替他买东西去了,赵思培想了下,从冰箱里拿出干香菇、鸡肉,系上围裙,准备煲一砂锅汤犒劳一下自己。

正把菜刀拿起,突然又放下,匆匆跑进客厅拿起手机自拍了一张,修了修图,还调了下滤镜,将照片里爱生活爱做饭的精致男孩发给了白阮。

把材料切好放进锅里,煮开后调了微火,刚好白阮的微信便发了过来。

白阮:【刚刚我没发挥好,再玩一局?这次认真玩。】

赵思培一下子乐了,捧着手机倒在沙发上笑。

刚刚她那水平,简直逗死他了,要不是知道对方是白阮,他还以为是小孩子在玩呢。

偏生她还一本正经地解释没发挥好。

真是、呆得可爱。

……

助理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

——赵思培翘着二郎腿,倒在沙发上玩手机,唇角洋溢着荡漾的笑容。

他本就生得俊朗,这样眉目舒展又眼角含春的笑容,让整个客厅都明亮起来。

这男孩平时脾气好,没什么架子,助理跟他的时间长也没了忌讳,当即开着玩笑:“培哥,你这表情,不对劲啊!恋爱了?”

赵思培翻了个身,往助理方向斜一眼:“你打听这干嘛?想去告密?”

助理顿时瞪眼:“我靠,我是那种人吗!……来,培哥,跟哥们儿说说。”

赵思培懒着嗓子:“说什么?”

讲真,赵思培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对白阮是个什么心思,他进圈儿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算太短,深度合作过的女艺人十根指头都数不过来,还有两三个明确对她表示过好感。

可他就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偏偏白阮是例外,明明接触的时间也就那么两三次,他就觉得跟她有说不完的话。

身上很香,那种淡淡的清甜香味让他忍不住想要靠近。

身子很软,软得让他脸红心跳。

脸蛋清纯可人,眼睛却跟长着勾子似的,勾得他魂不守舍。

……

哎,不能再想下去了!

于是,助理亲眼看到他耳朵尖尖渐渐覆上了一层绯红,噗嗤一声笑出来:“培哥,不是吧,我就问一句你有必要脸红成这样?”

赵思培回过神来瞟他一眼,笑起来:“滚滚滚。”

说完便不再搭理八卦的助理,低头看手机去了。

*

白阮也在看手机,准确的说是在看他发过来的照片。

更准确的说,是……他们一家三口的脑袋都凑了过来,一起围观照片里穿着小猪佩奇围裙的精致男孩。

白亦昊很羡慕:“哇!小猪佩奇的围裙!妈妈,我喜欢这个!如果你和姥姥穿这个围裙做饭,我还能多吃一点饭的!”

白阮转过头看一眼儿子的体型,慈爱的:“有什么围裙能让你少吃一点吗?有的话,妈妈这就去买。”

白亦昊:“……”QAQ

王晓静护着外孙:“买买买,我们哪里胖了,顶多只能算微胖!……哎,你别说,这小伙子长得不错,高高大大、眉清目秀的,还会自己做饭呐!”

说着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沉吟了下,眼里放着精光:“闺女,这该不会是你男朋友吧?”

白阮:“……别瞎说。”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过了会儿,白阮终于觉得不对劲了——白亦昊小朋友好像安静很久了。

回头便见小家伙无精打采地趴在一旁,问他怎么了也不说话,只是摇摇头,自己跑去摆弄他的玩具。

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白亦昊的情绪还不对劲,白阮把他搂在怀里:“姥姥回家了,现在就你跟妈妈两个人,说吧,怎么回事?”

白亦昊沉默了一小会儿,声音闷闷的:“妈妈,那个是你男朋友吗?”

原来是为这个事呀!

白阮不禁好笑:“不是。”

小家伙顿时高兴起来。

白阮试探的:“你不想要妈妈找男朋友吗?”

白亦昊纠结了一下下,神秘的凑到她耳朵边,把憋了一天的秘密告诉她:“不是的,妈妈。我好像找到爸爸了!”

白阮吓了一跳:“啊?”

小胖子很严肃地点点头:“对!幼儿园来了一个厨师,老师和同学们都觉得我跟他长得好像!我今天偷偷去厨房看了,真的很像!比我还要胖呢。”

他得出结论,“我觉得他就是我爸爸!”

虽然爸爸长得又胖又丑,但他还是不想他被妈妈抛弃。

白阮:“………………”

她憋了好久,终于没忍住埋到被子里笑了起来,笑到浑身都在打颤。

笑过后,她突然想到一个严肃的问题。

她家小胖子的爸爸,该不会……真的是个大胖子吧?

小胖子也面带幸福的微笑,裹在被子里闭上眼睛,用上今天刚学会的成语,小声嘟哝:“妈妈,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见到爸爸了!”

*

京市另一端的傅瑾南此刻却不怎么笑得出来。

他垂着眼皮,凉凉的视线定在手机上。

屏幕里依然是白阮的朋友圈,只不过每一条朋友圈下面都多出了一个碍眼的赞,以及一条更碍眼的评论。

白阮:【下雪啦,一起打雪仗呀!】

赵思培评论:【约约约!】

呵呵,这么热还约?冻不死你。

白阮:【厨艺被嫌弃了,怎么办……】

赵思培评论:【没关系,我厨艺好!】

呵,祝你早日吃胖?

白阮:【……】

赵思培:【……】

打情骂俏!

傅瑾南也是佩服自己,竟然硬生生把赵思培的评论看了一遍,看得他眼珠子生疼,最后扯着嘴皮得出这个结论。

深呼吸,再深呼吸。

然并卵,依旧气得发抖。

逼自己关掉手机屏幕,仰头闭了闭眼,眼珠子才总算没那么疼了。

他沉着脸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捞起手机,打了删删了重打,编辑了半个小时,指腹停留在发送键上许久,终于发送出去。

【从分开到现在,4年零8个月,我每一天都在找你。】

【软软,有时间见一面,我们当面说清楚好不好?】

软软是他给她起的昵称,亲同阮阮。

他抿着唇,神色染上了一丝紧张。

不出两秒,便收到了白阮的微信。

白阮:【南哥?】

白阮:【您好,那个……您可能发错人了[微笑]】

傅瑾南盯着屏幕良久,捏着手机的手指一点点慢慢缩紧,指节处青白得有些狰狞。

接着,啪地一声,手机猛地摔到地上,飞出老远。

四年前她冷淡的声音犹在耳边:“就这样吧,傅瑾南。以后再见面就当做陌生人吧。”

很好,她的确言出必行。

他妈的,演技可真好啊!

呵呵呵。

傅瑾南抬头,眼眶已经通红一片,嘴角却还带着冷笑。

歪歪斜斜地起身,从酒柜里拿出一瓶啤酒,仰头大口喝下去。

……

一小时后,小林匆匆赶到南哥公寓的时候,真的要哭了。

傅瑾南喝得酩酊大醉,高大的身子软趴在桌子上,旁边是满桌的空酒瓶。

小林一边收拾一边自顾自地摇头:“南哥这叫什么事儿啊。没钱就赚,累了就休息,喜欢谁就追呗,干嘛非得折磨自己呢!”

刚说完不出五秒,醉得不省人事的傅瑾南突然直挺挺地坐了起来。

跟诈尸似的。

小林吓了一跳:“南、南哥!”

傅瑾南肃着脸,像在思考什么大事,片刻,他终于吐出一口气,再次倒了下去。

倒之前,脑子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清醒得可怕。

对啊!他怎么没想到呢!

陌生人难道就不可以再追她一次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从过气童星到功夫影帝名侦探柯南01

    美国,纽约,某小区,景婳拎着刚从超市买的菜,正准备往家里走,“灵灵那个小家伙,真是一个机灵鬼!一来到这个世界,灵灵就把身份安排好了,以后要对灵灵更好些,太能干了,当主人都汗颜了!嘿嘿”灵灵为景婳安排的新身份是父母双亡,为她留下一堆的财富,一辈子不用为吃喝犯愁因为准备的是晚餐,所以走到楼下的时候,天都

  • 我,东皇开局抢蒲团之香克斯砍伤了我(10)

    巴基抹掉额头的冷汗,掌心微微泛红。药效太强,脸颊肿得老高的船员们正在梦中做着美梦流着哈喇子。如果计划不被自己歪打误撞打破,不然……。赶紧打住这可怕的思想,巴基打了个冷噤。香克斯发现了恩佐,正准备挥手——恩佐抬起头,面色铁青的射向香克斯。香克斯喜道:“太好了,你醒了!”似乎没有看见恩佐捂住肚子痛苦的脸

  • 天才儿子找爹爹在线阅读第2章

    “···”唔,这是在哪儿,头好痛啊。男子试着睁开眼睛,但他却是无法睁开,现在他很是虚弱。不知过了多久,他总是听到身旁有人在吵着,不知道再吵着什么。他却是沉沉的睡去了,直到他醒来时,却不知过了多少光阴。“我靠,头好痛啊。”他伸手摸了摸头,虽然头上的伤口早已经愈合,但还是缠着厚厚的纱布。这是在哪儿,他打

  • 那些年,我们住过的冷宫在线阅读第二节

    录事街,城中著名的花街柳巷,一过未时便开始热闹起来,穿着各式长衫、头戴裹巾的男子,摇着纸扇进入那些披红挂彩的楼阁里。一栋最大最豪华的楼阁前更是热闹非凡,阁楼上“芳香馆”三个金漆大字甚为抢眼,不断有恩客进入芳香馆,大厅里有相熟的姐儿,一看来了熟客,便上去挽住了客人,“官人,您可是有些日子没来了,想死奴

  • 古穿今之影后驾到之怎一个惨字了得

    “啊.......怎么会这么痛?。”低沉的呜咽之音,自一具如山丘般庞大的身体中传来。撕心裂肺般的剧痛,愣是将沉睡的元辰刺激醒。他大口的chuan息着,每一次呼吸都会带动身上的伤势,令他痛不欲生,生不如死。下一刻,似磨盘般大小的眼眸陡然睁开。然而,仅是一眼,直接就让他愣住。因为,视线所及之处,陌生无比

  • 致我们最初的十年第3章在线阅读

    “守尘!你没事吧?”这时,玄凌子跳到了被莫尘羽打伤的年轻道士身边并扶起。叫了几声没反应后眼睛立马盯向面无表情的莫尘羽咬牙道:“竟然对你师叔下如此狠手!看我今天不灭了你这个孽障!”“哼,老子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他现在还能有一口气在?”莫尘羽听后冷笑一声,不过就算那守尘师叔没死恐怕以后也是个废人了!毕竟

  • 玄幻:末龙血脉索赔

    4692年4月12日、退役者空间站、酒吧“……呃,整个事情的过程就是这样。”罗伊•福克不安的来回挠着鼻梁老实交代着。第二天下午白羽才醒过来,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洗了三四遍的头发的还是像打了发胶般,硬邦邦的杵着,由于还不能适应空间站的19度恒温和标准人造重力,依然裹着一条保温毯坐在轮椅上,笨拙而费力的拿

  • 有山有水有点田第三章

    昨天夜里下了入秋以来的第一场细雨,雨过天晴之后整个世界仿佛是换了一身新装,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城市的秋天依旧的初秋依旧如此的温暖,湛蓝的天空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微风调和了温暖的阳光,毫不吝惜的将淡淡的金光均匀的涂抹在大地的各个角落,把世人的眼睛都塞得满满当当。伴随着广场上清脆的声响,唱诗班的孩子们结束了祷

  • 网游大皇帝系统之第四章(4)

    原本赵萱倩非常的自信,可是在见到韶凝之后,她无比清楚的认识到方荣涛和自己在一起,就是为了她的家世和工作,不然是男人的话,怎么可能放弃韶凝这样的尤物……赵萱倩作为顶级娱乐公司的经纪人,见过的美女不知凡几,早有些审美麻木,可即使这样,也不得不承认韶凝是个美女,这让她愈发的介意。这样的的认知让她不爽到了极

  • 芙蓉帐暖:王爷请留步在线阅读第八节

    刀疤还真住手了!回过头,眼神轻蔑的看着陈亮,用下巴指了指地上。陈亮的丈母娘也松了一口气,两边脸颊火辣辣的疼,看向陈亮的眼神充满了怨恨。如果他肯早点答应,自己又怎么会遭这种罪?见陈亮没有动作,刀疤皱眉,冷声道:“快点!老子没什么耐心!”“你想清楚,我跪下你就一分钱也别想得到!”陈亮眯眼沉声道。陈亮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