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逢君正当时第十章

2021/5/4 19:29:03 作者:明月听风 来源:晋江文学城
逢君正当时
逢君正当时
作者:明月听风来源:晋江文学城
为了不嫁给邻县糟老头,她必须出逃。第一次逃,正逢将军入城,她连滚带爬摔在,不,是跪在他面前(真不是故意的)。第二次逃,正逢将军来家做客,被将军逮个正着(他一定是故意的)。第三次逃,她遍体鳞伤,几近绝望,而他疾马奔来,探手将她抱入怀中。(他故意得真是太好了。)将军道:“我虽不愿挟恩于你,但我对你有恩是事实。”所以咧?简介:安若晨不愿屈服命运,三次逃家皆遇上龙将军。她算计着望能得贵人相助,不料卷入细作阴谋。恶毒的家人,失踪的妹妹,神秘的细作,明争暗斗的权谋。安若晨成为了破解谜团的关键,也成为了龙将军

中午,慕时跟季白走向食堂,他们后面不远处吊着韩承硝。

自从韩承硝看了慕时的视频之后,他打定主意要跟慕时成为朋友,将来可以一起玩音乐,或许还可以出专辑。

一想到这些,无趣的校园生活,顿时值得期待起来。

韩承硝很少有看上眼的人和事物,他瞧不上的,一个眼神都吝啬,他瞧得上的,多硬的骨头,他也愿意啃。

对于韩承硝执意要跟他做朋友这一点,慕时很无语。

他们走着走着,一排人挡住了去路。

方便面,大块头在一排人里面,为首的是雷霆。

雷霆的身材没有大块头大,也就180,但骨架大,身上肌肉也多。他留得板寸,脑袋侧面各有两条剃没的头发。

这个形象,一看便知是个不好惹的校霸级人物。

见了雷霆,季白很害怕,他往慕时身后缩了缩,慕时按住季白的胳膊,告诉他别怕。

雷霆向前两步,嘴里嚼着口香糖:“呀!我还以为是谁,这不是青威大校草吗?”

雷霆用力嗅了嗅:“慕时,你特么天天跟个娘娘腔在一起,身上一股子骚味,你知道吗?”

“那是你说话的口气味道,不仅仅是骚,臭气熏天。”慕时用手捂着鼻子。

“我.草你大爷,慕时,听说你这个校草来之不易啊,靠的是你的菊花还是……”他鄙夷地看了一眼慕时的大腿根,“还是你那不中用的玩意?”

“中不中用,你试一试不就知道了?”慕时的长腿迅速前踢,雷霆完全没料到他会这么快动手,毕竟雷霆带的人这么多,慕时应该有所顾忌才对。

慕时没有任何顾忌,第二脚又到了,踢得雷霆胸口发麻,他弯腰呼痛,口香糖掉在了地上。

慕时身材比例特别棒,腿很长,踢起人来又狠又酷。

季白躲到一边,雷霆其他小弟蜂拥而上,韩承硝见到这一幕,剑眉上挑,星眸里一片兴奋。韩承硝的脖子左右活动了两下,两只手互相捏了捏关节,他就开始上了。

对于打架,韩承硝是专业的。

他父亲曾是退伍特种兵,从小训练他,豪门继承人将来需要去私校,出国留学,不能去当兵,这是韩承硝最大的遗憾。

如果可以去当兵,他一定很有干劲,做最优秀的特种兵。

本来,看到有人找茬的时候,韩承硝全身的细胞都兴奋了,他应该等慕时落了下风再上的,或者等对方来求他。

可看慕时的架势,打起架不要命的模样,肯定不会来求人的。

韩承硝冲了上去,有意思的终于来了!

慕时这边只有两个人,艺术班十个人,他们一多半都是体育特长生,愣是没干过慕时他们。

韩承硝太猛了,他下手又刁钻又狠,完全不做无用功,一个拳头下去,打在大块头腹部,大块头半天直不起腰。

几人混战,一开始季白害怕得不敢看,快急哭了,韩承硝加入之后,就一个字,爽!

太他妈爽了,像看武打片,雷霆的小弟们像豆腐似的,一块块,全被韩承硝拍扁了。

雷霆又被慕时踹了几脚,雷霆也不是吃素的,拳头砸过来,冲着慕时的右肩膀过来了,慕时的右肩膀已经吃了他一拳,再被打中,估计要吃不消了。

雷霆的拳头没砸到慕时,被韩承硝扣住了手腕,雷霆被对方犹如豺狼一般的眼神镇住了。

韩承硝的手劲特别大,把他的手腕掰成了一个可怕的弧度,无论是从韩承硝下手的狠辣程度,还是他凌厉的表情,都让雷霆生出一种恐惧感。

眼前这个人,有嗜战的基因在里面,不是他们这些富家子弟简单的打架,而是生杀予夺,以命相拼的阴狠。

“韩承硝!他是韩承硝!”方便面喊。

韩承硝,雷霆听说过,有名的韩家继承人,为人低调,却倍受推崇,朋友很多,家势牛逼到不行。

他的家庭,不是雷霆跟慕时可比的。

另外一点,传说,谁也不敢跟韩承硝打架,那家伙特别狠,跟他打架,惹他动怒,会被削得很惨。

大块头惊呼:“雷老大,保安过来了!”

三四个学校的保安正向他们的方向跑过来,雷霆看着一推伤员,恶狠狠地对他们说:“韩承硝,慕时,你们给我等着!”

走之前,他的眼神撇了季白一眼,季白吓得又一哆嗦。

像雷霆这样的学生,平时在学校是个刺头,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不学无术,很招老师的厌烦。

即使这次打架,他们吃了亏,雷霆也不敢把这件事闹大,见到保安过来,他们几个赶紧跑远了。

雷霆没想到慕时的脾气还是这么爆,说动手就动手,下次打架,一定要约在一个隐秘的地方。

几名保安很快赶到了,问他们什么,全由季白负责解答。

慕时的嘴角破了,出了血,肩膀也疼痛难忍。

韩承硝眼睛中的狠辣收起来了,带着一种闲散的笑意:“喂,先动脚踹人的人,居然受伤了?”

慕时用手指碰了碰嘴角,“嘶”一声,指尖有血,嘴角生疼。

慕时的嘴唇很漂亮,他的唇色比一般男生要红润,嘴唇略饱满,这种唇形叫做索吻唇。

当这样性感的嘴唇染上血迹之后,陡然升起一种艳丽之色,韩承硝眼神暗了下,他伸出舌尖,舔了下自己的嘴角,妈的,怎么觉得有点渴?

韩承硝想扶着慕时往医务室走,慕时挣脱开,不让他碰,慕时好像有洁癖,特别讨厌别人靠近他。

校医温老师是个二十多岁的老师,她看到慕时有些激动,“你不就是新校草吗?”

“脸怎么破相了?啧啧啧,刚当上大校草,脸就受伤了?”

温老师捏着慕时的下巴,用镊子夹起酒精球,擦拭慕时受伤的嘴角。

“嗯~嗯~”慕时发出细小的隐忍的闷哼。

这样再平常不过的声音,好像无数只小虫子,钻进韩承硝耳朵里,搅得他的心尖开始发痒。

慕时的头发是棕色的,瞳孔是褐色的,闪着水光。因为疼痛,他的脸色有些发白,但嘴唇仍是那么红润,嘴巴里溢出来的闷哼声,跟他的嗓音一样迷人。

不知不觉间,韩承硝看愣了,他第一次生出一种想保护的冲动,他不想看慕时受一点伤,不想他皱眉,想在他受伤的时候,把轻哼喊疼的人,安慰好。

温老师回头冲韩承硝喊:“你傻站在那干什么?过来帮忙啊!”

韩承硝原本椅在墙边,双手插兜,看上去的确不像陪护的,他走上前:“老师,需要我怎么做?”

“你先把他衣服扣子解开。”

韩承硝:“什么?”他的眼神落到慕时身上,他穿了一件浅蓝色格子衬衫。

慕时一只手在量血压,另一个肩膀受伤了,他忍着痛,想自己解开衬衫扣子。

韩承硝捉住慕时的手,慕时在他碰到自己那一刻,立即把手抽开了。

韩承硝长长的手指,开始变得不太灵活。

一颗,两颗,三颗,扣子被解开,慕时白皙的脖颈,露了出来。

他的皮肤比一般的男生细腻好多,锁骨处有一颗黑色的小痣,黑白之间,分外明显。

“你怎么回事?这么半天,还没弄完,把他的扣子全解开!”温医生继续催促。

韩承硝星眸睁大,“全解开?”

“对。你不全解开,我怎么给他喷红药,他身上好几处淤青的地方。你们啊,真能逞能!”温医生用镊子上的棉花按了一下慕时嘴角的伤口。

“嘶!”慕时喊了一声,身体弹了一下。

正在给他解扣子的韩承硝手一滑,指尖滑到细腻的皮肤,好像上好的羊脂白玉。

丝滑,薄如轻纱。

慕时轻咬着下嘴唇,浅色的眸子里蕴含着水汽,他的锁骨深陷,形成一个小窝,犹如盛酒的杯盏。

再往下,是大片白得耀眼的皮肤……

韩承硝俨然不敢再看,他解开所有扣子,拉开慕时的衬衫。

不经意间,他瞥见慕时的左边肋骨跟右边肩膀,呈现暗红色,应该是吃了拳头。

慕时细皮嫩肉的,别说被拳头狠狠砸到,即使捏几下,都会发红。

韩承硝眼中扫过一丝阴霾,雷霆吗?欠收拾。他看好的朋友,居然也敢动?

温医生的镊子尖换了一个大的棉花团,占了酒精进行消毒,慕时怕痛,咬着牙。

看他这副柔弱又倔强的模样,韩承硝的心开始融化了,“喂,校草,下次打架你别上了,行吗?”

慕时抬眼看他,眼神不服输,好像在说凭什么?

“就凭你有点虚,看你身上青青紫紫的,像被虐待了一样。”韩承硝在慕时耳边低语:“看了让人心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高冷总裁来来来第二章在线阅读

    我是谁?我在哪?我没死??楼无忧突然感觉自己“醒”了过来。浑身疼痛得厉害,他却无暇顾及这些痛楚,心底只有无尽的迷惘!“怎么回事?我不是炼药时候炼药鼎炸裂了吗?我不是被剧烈的冲击能量炸的粉身碎骨了吗?我不是死了么?……”他睁开眼,触目所及,却是一间古朴华丽的房屋,可以感觉出来,自己这会儿躺的绝对不是自

  • 乱世红颜梦在线阅读第四节

    待得金蝉子录经工作告一段落,将念珠从南海紫竹林接回,时日已是过了不少,幸好南海紫竹林多的是奇珍异宝、瑞兽灵禽,加之龙女灵童都与念珠少年心性,玩得甚是开心,念珠倒不觉与金蝉子分离已久。金蝉子谢过观音,将念珠引回灵山,观音等人倒颇为不舍,送了大批宝物给念珠不提。回转灵山,藏经阁又飘扬起念珠那清脆动听的笑

  • 网王之女王殿下么么哒在线阅读有姓黑的吗?

    三十五分钟后,胡一飞到了。他的车是一辆奥迪,单位配的。夏国的两大官车,红旗和奥迪。胡一飞是蜀都市人,父亲是体制里的,母亲是银行的……所以他就算大学是农业院校,专业不对口,但毕业后还是顺利进了机关单位。干满一年,胡一飞就调到了领导身边当秘书。别小看秘书,《蜗居》里的宋思明也是一个秘书。哎,真是货比货得

  • 在酒厂当HR那些年有个师姐

    尹晚儿气得跳脚,指着小姑娘,双眼看向老祖宗,委屈喊道:“师父,她,她,她,欺负人。”“梧桐,你就不要和她开玩笑了。”老祖挥了挥拂尘笑着说。小姑娘悠然坐在老祖对面,肃穆道;“我没有逗她啊,我说的是实话,我今年三十又九,在我们那里十五岁可以嫁人生孩子,她可不就跟我女儿一样大吗?”尹晚儿哀嚎:“你是哪里来

  • 心刺大灾难日

    在邢钥的记忆里,后世的吟咏诗人是这样形容今天的:万里狂风肆掠,蔽日阴云欲沉。天地神魔共弃,人间刍狗纷争。尸山血海难渡,亲情道义残存。清平往昔不复,血染末日涂城。今天,注定要有数不清的生命将消逝。同时,也有数不清的魔鬼降临…………9点20分B市市长办公室静谧的室内,一位西装革履的国字脸中年人正皱眉思索

  • 我当测字先生的那几年在线阅读第8章

    其实房子的事叶时寻根本不愁,她现在也算是有钱一族的人。即使比不了那些上流社会的世家子弟,但也算是名副其实的暴发户。就算立刻买别墅豪车圈养顾苏安也不是问题。所以房子的事,在得知顾苏安对房子没有其他要求的时候,她便已经发短信让助理去办了。相比之下,叶时寻更加在意晚礼服。在叶时寻将饭菜端上餐桌时,顾苏安不

  • 荒辰之石在线阅读第10章

    餐桌上,三人围着一桌美食大快朵颐,连一向自恃矜持的大蜜蜜也破天荒的连吃了好几道菜,对叶城的厨艺赞不绝口。特别是叶城做的那到糖醋排骨,入口即化,肥而不腻,那软烂的猪肉,富含胶原蛋白,一吮入空中,口齿生香,简直就是一种享受。“扑哧扑哧!”热芭腮帮子圆鼓鼓的,烫的直呼气,不停的挥舞着小手,给嘴边扇风。“叶

  • 玄幻:开局签到千年修为一起来训练吧

    萨拉查通过我的大脑与我进行沟通,说让我7点准时到院子里来练习魔法,问他为什么不练法术,他说会有家族的人教,现在好好睡一会,不然一会儿会没有精力练习的。早上6:40,我便迷迷糊糊地起床,穿衣,刷牙漱口,走到餐桌上吃一片吐司喝一杯牛奶,随后便自己穿好鞋走到院子去了。(莉莉丝:为什么没人记得我才一岁零一天

  • 男主有病在线阅读第6节

    好不容易入睡,她却陷入了深深的梦境。这次白芍终于看清了那个倒在血泊里的男人的模样,可她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他。“不要!”白芍惊坐起来,衣衫已被汗水浸湿,可她心里依旧后怕着。为什么会是他?婆婆说过,巫女不常做梦,但梦到的不是过去便是未来,是真切的发生过的或将要面临的现实。我还未继任,应该不会成真的...

  • 宋太医是这样撩到手的在线阅读第8节

    第8章凶悍!杀机!豹子的话,彻底的激怒了唐天。“我已经对你们手下留情了,既然你非要找死,那,我成全你!”唐天声音低沉,眼神冰寒,朝着豹子一步一步走了过去!这一刻,唐天心中充满了怒火。他从来都没有主动招惹过谁,就连给向雪写情书,他也从来都没有指望能够得到向雪的回应和接受。面对高磊的第一次挑衅,他也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