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浮生道尊第六章在线阅读

2021/5/4 18:03:17 作者:鸽子飞扬 来源:17K小说网
浮生道尊
浮生道尊
作者:鸽子飞扬来源:17K小说网
一段烟雨江南下的爱恨离愁。

韦姌解释道:“从前族里的孩子和老人都不爱喝汤药,甚至因此延误病情。我阿娘就做了这种裹着糖的药丸,给他们服用。她还会根据时令变化,有时候是用甘草来做,有时候是橘皮,总之能把药里的苦涩盖住,这样就不会难以下咽了。”

“你的阿娘真是心思精巧。”冯氏拍着韦姌的手道,“有机会我也想见见她。”

韦姌低头道:“我阿娘已经过世很久了。”

冯氏怜爱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可怜的孩子,别难过。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我便是你的母亲。”

韦姌眼眶微红。之前是被迫认下周家这门亲事,眼下见冯氏和蔼可亲,犹如慈母,便动了几分真心,恭敬道:“我一定会好好侍奉母亲的。”

冯氏又同她说了会儿话,直到有些乏了,才放她离开。

等韦姌从冯氏的房中退出来。夕照过来道:“从宫中请来的两位嬷嬷已经在花厅等着了,还请小姐过去拜见。”

“劳烦姐姐带路。”韦姌客气道。

几个人走到半路,阳月发现自己腰上的香包丢了,便跟韦姌说了一声,返回北院寻找。哪知道她刚跨进北院,就听里头两个侍女在说话:“那个山野来的臭丫头,还挺有两下子的,哄得夫人十分开心。”

“贱民就是贱民,不过蹭了我们国公府的名头罢了。”说话的正是之前在冯氏房中劝服汤药的侍女,她狠狠道,“她想嫁给军使,却连我们二小姐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等二小姐回来,必定要她好看!”

“就是就是。野山鸡还能比过凤凰?军使喜欢的明明是我们二小姐。”另一个侍女附和道,“到时候青禾你就可以跟二小姐一道嫁过去了。”

“不要胡说。”那个叫青禾的侍女羞红了脸。

阳月心中不快,却知道寄人篱下,不应该招惹事端。见那两名侍女走了,她也不想再找什么香包,直接回了花厅。

韦姌在上课,正襟危坐。阿爹和阿哥自小也费心教她许多,但都是些自然风物,历史故事,她的记忆里,并没有学过这些繁文缛节。韦姌长于山野,天性自由散漫,爬树掏鸟蛋,偷酒烤野味,这些样样在行。但学着像千金小姐般一板一眼地坐卧行立,实在憋屈。

她每每露出一点不耐的神情,姓孙的嬷嬷就说:“姑娘是作为国公府的三小姐嫁给咱们大汉最厉害的男人,怎可以懒怠?”

另一个姓张的嬷嬷板着脸补了句:“到时候丢的可是国公府和萧府的脸面。旁人会说姑娘是山野来的,不懂规矩。”

阳月听了之后,联想北院那两名侍女嚼的舌根,心中更加难受,也越发地心疼韦姌。她知道这些汉人都看不起他们,认为韦姌是没教养的野丫头,上不得台面。但韦姌在九黎时,也是堂堂的大巫女,自小备受呵护宠爱,便是那公子均,也不曾对她说过一句重话。

等两个严厉的嬷嬷走了之后,韦姌一下子躺在塌上,捶着自己酸麻的小腿:“月娘,这两个嬷嬷好可怕!我这两条腿都快没知觉了。你快来帮我捶捶。”

阳月默默坐到她身旁,替她捶打着,低头一言不发。

“月娘,你怎么了?”韦姌爬起来,看到阳月眼睛红透,捧着她的脸问,“谁将我的月娘惹哭了?”

“巫女……巫女从小到大,几时受过这种罪……”阳月抬手擦了擦眼角。

韦姌笑道:“瞧你,不过是被两个嬷嬷说了两句,我受得住的。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阿哥,免得他担心,知道么?”

“可是巫女……”阳月还是心疼。

韦姌抱住阳月,不知是对她说还是对自己说:“我明白。但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我一定会努力把它走好的。相信我。”

阳月破涕为笑:“嗯。”

“笑一笑才好看嘛。”

屋里的欢笑声传到屋外韦懋的耳朵里,他背靠着墙,心中百味杂陈。这条路,一开始他便知道万般艰难。途中王汾改道青州,昨日堂上周宗彦对韦姌冷言相待的时候,他都曾想过把妹妹带走。但此刻,为着妹妹的这份心意,他决定当做全不知情。

……

王汾有公务在身,还得回去复命,在青州没留两日便领兵离去了。而韦懋怕韦姌不习惯,多停留了半月,直到九黎那边来信说韦堃身体抱恙。他心中甚是挂念,也打算告辞回去了。

周宗彦出于礼节,还是备下许多礼物,要他带回九黎去。韦姌亲自将韦懋送出门,拉着韦懋的手臂不肯放。

韦懋也放不下韦姌,但事已至此,没有退路了。他将韦姌拉到旁边,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盒子交给她:“我经多番打听,知道三叔公刚好在邺都一带贩卖药草,生意做得挺大。你若有事便拿着这个找他帮忙,捎给九黎的信也交给他带回来。自己人总归放心些。”

韦姌将盒子收在袖中,奇怪道:“三叔公?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个三叔公?”

韦懋握拳在嘴边,清了下嗓子:“是远房亲戚,按照辈分我们该喊声三叔公。他早年跟家中闹了些不痛快,独自出外闯荡,如今也算是小有名堂。他离家时,你还不记事。不过他性格有些古怪,但从前欠过阿娘一份恩情,总之你有事去找他,他必定肯帮忙。”

“好,我知道了。”韦姌点了点头。

韦懋又抬手摸了摸她的头顶,唯恐自己不忍心,便迅速上马,吩咐队伍启程。

“阿哥,你多保重,替我问候阿爹!”韦姌用力地挥了挥手,韦懋抬手示意听到了,却再没有回头。

韦姌呆站在府门前,目送韦懋离去。从今以后,举目四望,她当真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阳月痴痴地望着韦懋的背影,强打起精神,拉着韦姌的手道:“巫女,咱们快进去吧。外面天冷,别冻着了。”

韦姌回握住她的手,笑了笑。还好,她还有阳月。

夕照在旁边咳嗽了一声,皱眉盯着阳月。阳月连忙改口:“瞧奴婢,应该喊小姐的。”

夕照满意地点了点头:“小姐该去夫人那里请安了。”

韦姌最后望了眼韦懋离去的方向,敛起伤情愁绪,跟着夕照进府了。

……

北院里头,冯氏正坐在铜镜前,几个侍女给她梳妆。韦姌给她行过礼,她温和地笑道:“小姌,我今日好多了,想出门上香,你可愿陪我同去?”

“当然愿意。”韦姌担心道,“只是您的身子……同父亲说过了吗?”

“这段日子我好多了。不过是出门上香,不用同你父亲说。天缘寺今日有一场法会,我每年都不落的。”冯氏旋即转向夕照,“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给小姐换身出门的衣服。”

“是。”

夕照给韦姌换了身出门用的大袖水色绣银色连枝纹裳裙,外罩披风,戴上帏帽。

马车早已经等在府门外,还有一小队士兵跟随。

韦姌先扶着冯氏上了马车,然后自己才坐上去。

马车行过闹市,今日晴空万里,街上比韦姌刚来那日热闹许多。冯氏执了她的手,跟她说起天缘寺的法会。天缘寺古刹坐落在风景如画的泰和山上。那里山路坦阔,重峦叠翠,香火鼎盛。每到正月,周边的百姓便会涌到天缘寺进香,将道路堵得水泄不通。

过了午时,马车到了泰和山脚下,韦姌和冯氏换乘一人一顶小轿上山。

天缘寺便是在平日里,香火也是不断的。韦姌扶着冯氏进了寺院,因为排场很大,周围的百姓都难免侧目议论。

冯氏在正殿拜访了住持方丈,捐了香火钱,然后又跪于蒲团上进香祷告。

九黎并不信佛,所以韦姌只是和众随从一样候在旁边,四处打量。

等冯氏上完香,住持特意安排了西院僻静的几间禅房供他们休息,寺里也备下了可口的斋菜。因为下午才有法会,中午众人便各自小憩。韦姌提前询问冯氏,下午是否能不参加法会。她实在没什么慧根,听那些佛法恐怕会听到打瞌睡。冯氏岂会不知道她的心思,便笑着应允了。

韦姌放松地睡了个午觉,起身的时候,法会早已经开始了。她打开门出去透透气,听到正殿那边传来僧侣说道诵经的声音,和雅清澈,周遍远闻。

院子里,一个白须直到胸前的老僧正在扫地。

韦姌跟他打了声招呼,老僧抬起头来,看见韦姌时,惊得“阿弥陀佛”了一声。

“大师这是怎么了?”韦姌疑惑地问道。

老僧竖起手掌,低头道:“贫僧不过一扫地僧,担不起大师二字。不过贫僧略通于相面判命格,贵人这命格为贫僧生平所仅见,是以惊愕不已。”

阳月正端了盆水过来,听到扫地僧的话,顿时来了兴致,追问道:“大师看出我家小姐是什么命格?”

扫地僧琢磨着:“龙潜于渊,凤祥于天,双龙相争……乃是极贵的面相。”

阳月笑出声来:“龙和凤……莫非指的是帝后?大师肯定看错了,我家小姐已经许给萧军使了。”

扫地僧一凛:“萧军使……可是天雄军那位?难怪,难怪。善哉善哉!”他说完这句,便专心地扫地了,无论阳月再怎么追问,都不再开口。

回到禅房,阳月对韦姌说:“这扫地僧也是有趣,话说一半,故意吊人胃口。不过啊,八成跟那些江湖术士一般,见小姐好看,就胡言一通罢了。”

从前韦姌在九黎山时,每到山下镇上采买,总会有几个自称算命的术士前来说一堆命格奇异的话,韦姌也听习惯了。这世间集大成者,或有最后看破红尘,隐于山寺之中的。这扫地僧的来头也许并不简单。但他所判的命格却委实荒唐了些。韦姌并不放在心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部落冲突之异界争霸在线阅读第一章

    仲夏傍晚,凤凰花开,如火的树下摆着一张藤椅,吱呀吱呀地晃着。微风拂过,带起一片翻滚的红云,桉树叶子散发出来的香气,飘得满院都是,混着厨房里传来的饭香,一股脑儿地钻进了少年人的鼻孔里。“小枫,别睡了,起来吃饭了!”厨房里走出一位围着围裙的妇人,于门口冲着凤凰树下藤椅上的少年人唤了一声。夏日里的少年人总

  • 穿越诸天之装逼系统之他名为陆宇辰(10)

    半个小时后-----经过半个小时多的时间,又结束了五组战斗。“老大,那个姓陆的好像还没打吧?”韩奇这么问道。“也就是说……”李天没有把话说完。“哈哈哈哈!天助我也!”杨浩仰天笑道。“看来可以让他提前认识认识本大爷了。”杨浩接着恶狠狠的说道。现在全班三十人,总计十五组的的武练切磋对战已经进行完毕了十四

  • 九晨传说第二章在线阅读

    还未待唐安安回话,他再次箍上她的手,一把将唐安安拽下了车,径直往房子走去。门嘭的一声被用力关上,唐安安失重跌在了地上,手机也落到了一旁。她连忙伸手去拿,却被宋青屿抢先拿走了手机。点开,需要输入密码。我是谁?输入答案:唐安安。输入错误。他拧起眉头:“密码是什么!”唐安安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逐渐冷静了下

  • 女主她撩人[穿书]第8章在线阅读

    顾唯卿猛一侧身,就觉得手臂传来灼热的痛楚,他迅速钻进车,道,“快走!”宋仁吓得脸色煞白,幸亏听了顾唯卿的话条件反射下踩了油门,他们那辆东风日产就向前飞驶而去了。路况不好,还好宋仁之前经常开车进货,车技不赖,七拐八拐地竟也没被追上,他抽空急问,“阿卿,你没事吧?”顾唯卿摇摇头,撕下衬衫的一角包住手臂,

  • 夜半别来无恙之二月二,龙抬头(1)

    蓝星第五纪蓝星卷第1章二月二,龙抬头作者:鸿宇道一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这是唐代诗人刘禹锡创作的,我最喜爱的一首千古名诗《陋

  • 从游戏公司到世界首富在线阅读第一章

    初春的细雨来得急,一夜催得柳尖也点了绿。东风料峭,吹入西屋仍令人觉得阴冷。似是感受到丝丝凉意,卫黎不适地动了动脑袋,眼睫微颤,从昏沉中清醒过来。入眼是一片大红色,窗棱上贴满了喜字,窗外的喜鹊喳喳叫了几声,夹杂着院中人断续的交谈,一派喜乐祥和的气氛。她晕晕乎乎坐起来,心道这是投胎到什么人家了,看起来家

  • 正太别烦我!之替代(5)

    由于工作成果接连不断,杜余的身价船高水涨,状态又回到了复制人项目成功的那几天。交流会和商业活动一个接着一个,将他实验室里的平静都扰乱了。他只好向助理重复,他做研究只是出于爱好,他要得到成果是因为要得到肯定,而不是引起别人的注意。桌子上一个方形的白色盒子微微地震动,发出嗡鸣声。杜余书写的动作未停下,左

  • 穿成落魄少爷后我发财了在线阅读第一章

    ◆【第一章】施朗睁开眼睛的时候,听见有风从开启的窗户跑进来,带起窗边的帘布猎猎作响。日光溢满整个房间,呈现出一种明晃晃亮堂的色调来。就着醒来的姿势睁着眼睛静静的盯着天花板将近五分钟,直到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他漫无目的的发呆。“起来了吗?”门外的人有节奏的敲了几下,在没有得到回应后似乎又停顿了几秒后试探

  • 突然和反派HE了(快穿)在线阅读雪夜

    苏南中心医院。施完针的程书杳从苏靖尧的病房里走了出来,拆了根棒棒糖咬着,问鲲:“臭小子那边怎么样了,有消息吗?”鲲摇头。程书杳来回走了几步,显然有点担心,最后还是决定去找找,跟张昱要了位置后,让鲲开车带着去了。※※※一堆篝火将周围照得温暖舒服,火堆的四周用石头围起来,烤着两个土块,里面是刚刚陈平打来

  • 汉宫秋怨第七章在线阅读

    赫尔兰朵一直流传着一个古老的传说:“当烈焰越过双塔山顶,联通异域的魔泉之门将彻底解开封印,邪恶的异域王者将率领庞大的异域军团跨过魔泉降临大陆,那天,防护长城不再坚不可摧,无数强大的异灵者陨落,人类将在漫长的永夜之夜中苟延残喘,光明或许会到来,或许黑暗永远笼罩大地!”宁昭站在守护长城倒塌的巨大豁口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