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千金女医之用心(下)(9)

2021/5/4 21:01:30 作者:木木素语 来源:言情小说吧
千金女医
千金女医
作者:木木素语来源:言情小说吧
某男:“投湖或是投靠本王!”于是,她笑望他向身后的湖面倒去!……某男:“既然被四皇子发现了,不如我们就坦白吧!”某女:“四皇子殿下,救我。”……故事梗概:7岁的阑兮被相府二夫人一支设计丢下悬崖,被师傅柳云枫所救,在凤鵉山养大。7年后,阑兮带着复仇的心思以惊艳的姿态回归相府,但只有她和师傅派给她的贴身婢女知道,她们名义上只是回家,但实际上担负着师傅交与的重任。回归后第二天,亲生母亲已亡的噩耗传来,阑兮亲自检查后却发现,母亲只是假死。阑兮一路追查,发现母亲的背后竟有着庞大的三重势力:代表着乾元的阑相

莉亚夫人倒也颇懂得点到为止的妙处,在伍莱怔住之后只说了一句“这一定会是格林多庄园的新转折”,便闭口不谈订婚的事,而是与伍莱边吃边聊,倒把许多遐想留给了伍莱。

虽然已经猜出了莉亚夫人的用意,但蒂娜象征性的喝了两杯后红扑扑的脸颊最终还是征服了伍莱——在连续喝了几杯酒后,他觉得蒂娜就是貂蝉般的美女,一举一动都那么好看,一颦一笑都那么可人,看着看着,视线却是有些移不开了。

这小子果然跟他父亲一个德行。莉亚夫人也喝得两颊泛红,却仍在不断的示意蒂娜给伍莱劝酒。

当高更再一次往伍莱面前的空酒杯里倒满葡萄酒后,伍莱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非常抱歉,我得告辞了。”

说罢,伍莱便歪歪扭扭的往餐厅外走去,酒劲已经上来了,此时不走,再待下去怕是会出篓子的。

莉亚夫人连忙站起来:“伍莱,你的卧室都给你收拾好了,你要去哪里?”

“回,白石楼。”伍莱挥了挥手,跌跌撞撞的冲出了餐厅,旋即拔足往庄园大门奔去。

“伍莱……”蒂娜在莉亚夫人的示意下,与高更一起追了上去。

伍莱到底人小兼醉,没跑出多远便被高更拉住了。

“高更。”伍莱挣了两下没挣开,又瞧见蒂娜小跑着追了过来,连忙压低声音说道,“你想在格林多庄园就这样一辈子碌碌无为吗?如果不想,那就立即把我送出庄园,冬祭节一结束便去磨坊找我,我能给你的,将远远超出莉亚夫人。”

高更一怔,旋即犹豫起来,刚才这番话若是换个人说他或许不信,可对方是伍莱,一个刚离开格林多庄园就混得风生水起的伍莱。

“你只有这一次机会,高更自由民。”伍莱皱起了眉头。

“好吧。”高更将头一点,松开了拽着伍莱的手。

“再见。”伍莱扭头奔向了庄园大门,没有高更的阻拦,看门的奴隶是绝对不敢不开门的。

当在磨坊里喝得面红耳赤的涅普顿晃晃悠悠的推着独轮车回到白石楼前时,看到了同样面红耳赤晃晃悠悠的伍莱。

“我本是,卧龙岗上,闲散的人……”伍莱含糊不清的唱道。

与此同时,高更一脸疲惫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刚才的那段时间里,他一直在“享受”着莉亚夫人的责骂,可不知为什么,这一次他连一句都没听清,自始至终,他的脑海里都在回响着伍莱的那句话。

“没准……”高更嗫嚅着爬上了床。

冬祭节的第二天上午,高更借着采购的机会溜去了伍莱的磨坊。在紧挨着大木栅栏搭起的大凉棚里,他果然见到了正在向火的伍莱。

“有眼力,我喜欢。”伍莱笑盈盈的指着自己身旁的椅子示意高更坐下,“等你小半天了。”

高更坐下来后扫视了周围几眼,笑着赞了句:“伍莱少爷的磨坊可真大呀,这长宽估计有三百肘以上吧。”

“都是四百五十肘,这段河岸原本是神庙的玉米地,米高扬大祭司特别划给了我,反正栽种玉米也没有多大收成。”伍莱说罢,手一指椅子旁小几上的两个陶罐,“知道你不方便喝酒,就准备了点肉干和零食,吃吧。”

高更犹豫了一下,点头道了句谢,伸手将陶罐上的盖子一掀,呼吸顿时一滞——这两个陶罐里倒还真有一个是装着肉干的,另外一个,装的却是白花花的银币,根据陶罐的大小和银币堆积的高度来看,怕不得有几百枚之多。

“都是给你准备的,不着急吃,一会儿打包带走就是。”伍莱笑眯眯的将陶罐盖子轻轻盖上,笑容忽然一敛,问道,“高更,如果那晚我不离开,会怎样?”

这还是个十二岁孩子能做出的事吗?可比西蒙主人难缠多了。高更一边在心里这么想着,一边盘算着陶罐里的银币。

“说吧,高更,你得表现出对我的忠诚来才行,就像当年对我父亲那样。”伍莱的表情和语气无疑让高更更难揣测,“我父亲给了你自由,而我,则很乐意给忠诚于我的人尊严,对了,在这个世界上,尊严,可是建立在财富上的,对吗?”

“对的,伍莱少爷你说的很对。”高更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如果那晚伍莱少爷喝醉了,我想在你醒来时,会发现自己是跟蒂娜小姐睡在一块的,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想,不见得一定准确,不过,当年的西蒙主人就是因为类似的原因,这才娶了寡居中的莉亚夫人,请相信我的判断,伍莱少爷。”

若只是这样倒也不算什么,差点以为是图财害命什么的。伍莱苦笑着摇了摇头:“高更,我相信你的判断,不过也由此产生了一个疑问,以蒂娜的美貌,只要莉亚夫人点点头,塞内卡城里的贵族们想娶的怕是不少,为什么要盯上我?”

“伍莱少爷,你有所不知。”高更答道,“据说蒂娜小姐在亚述城里出了一点事,好像很不光彩,所以莉亚夫人才把她接回来的,这事已经传到了塞内卡城贵族们的耳朵里,莉亚夫人为此感到很羞恼。”

还有这事?伍莱怔了怔,旋即叹了口气,说道:“难怪了,格林多庄园现在的财务状况怎么样?”

“自伍莱少爷离开后,接连亏损。”高更不卓痕迹的奉承了伍莱一把,“莉亚夫人正在为新年的费用发愁,整修庄园的计划也取消了。”

伍莱点了点头:“看在蒂娜和埃顿的份上,我就帮她一把吧,希望她在不发愁以后,不要来烦我,高更,你可以在恰当的时候提醒一下她。”

“好的,伍莱少爷。”高更说道。

“对了,如果你走了,你觉得莉亚夫人最可能让谁来接替你打理格林多庄园?”伍莱又问道。

“应该是现在管理土地的德鲁亚。”高更想了想后,答道。

“就是那个很胖而且随时都板着脸的老女人?”伍莱对德鲁亚的印象不太好。

“是的伍莱少爷,不过她也才四十来岁。”高更笑着答道。

“好吧,我们来谈谈正事。”伍莱看向了高更,“过完新年,你就来给我当管家,我每个月给你二十枚银币的报酬,怎么样?”

“非常乐意为你效劳,伍莱少爷。”高更的心跳骤然加快的近倍,伍莱给出的报酬可是超出了莉亚夫人的一倍,若不是伍莱已经声明让他过完新年再来,他恨不得现在就开始为伍莱效力呢。

“你满意就好,你满意了,才会我让也满意。”见高更的态度果然如自己预料那般,伍莱笑呵呵的说道,“我刚才不是说了要帮莉亚夫人嘛,你今天回格林多庄园后,替我把格林多庄园的麦秆都买下来,一枚银币一标准牛车,越干燥越好。”

“伍莱少爷,市场价格一枚银币都能够买七、八牛车了。”高更连忙提醒道。

“我这不是顺便帮莉亚夫人一把嘛。”伍莱指了指装着银币的陶罐,“这里面总共有三百二十枚银币,其中的二十枚是你这个月的报酬,另外的三百枚是用于购买格林多庄园的麦秆,只要三百牛车,多一根我都不要。”

高更一听陶罐里的钱绝大部分跟自己没关系后,心里就像是在一堆旺火被冷水浇透了一般,别提有多难受了,不过转眼一想一开始伍莱却也没说明陶罐里的银币是给自己,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这么想罢了。

算了,好歹还有二十枚银币是自己的,知足吧。高更这么安慰自己道。

“咦?高更,你脸色怎么变了?想什么呢?”伍莱的声音在他耳边响了起来,“你不会以为罐子里的钱都是你的吧?你误会了,我说的可是肉干。”

“伍,伍莱少爷,我一开始也没误会,这么多银币,哪里可能是给我的呢。”高更颇有些尴尬的解释了一句。

“有这觉悟就好,这是我交给你办的第一件事,你一定要办得漂漂亮亮、光明磊落的才行。”伍莱脸一板,认真的嘱咐了起来,“我这个人最喜欢的就是堂堂正正,让你拿的,不拿也得拿,不让你的拿的,永远不要染指,因为那后果连我自己都害怕。”

高更连忙点头。

中午前,高更回到了格林多庄园,当他捧着银币陶罐把伍莱要购买麦秆的事向莉亚夫人汇报完后,莉亚夫人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问道:“高更,最近有没有关于麦秆方面的特别消息?”

“绝对没有,莉亚夫人。”高更答完后在心里鄙视了一回莉亚夫人,心说你还真敢胡思乱想,还真枉费了伍莱少爷的一片好意。

“你去安排吧,嗯,算了,就按伍莱的要求办。”莉亚夫人犹豫了片刻,说道。

“好的,莉亚夫人。”高更把陶罐放在了桌子上,转身离开。

待高更走后,莉亚夫人揭开陶罐的盖子看了看,又取出几枚银币在手里掂了掂,心情慢慢的好了起来,三百枚银币虽然不多,但是用来应付新年的宴会却也绰绰有余了。

这小子到底要麦秆做什么呢?莉亚夫人一边数着银币一边在心里想道。

莉亚夫人数钱玩的当口,伍莱优哉游哉的出现在了奴隶市场,刚走进去没多久,奴隶贩子荷拉便一脸谄媚的迎了上来:“尊敬的伍莱少爷,有些日子没见到你了,请问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的吗?”

“噢,原来是荷拉呀。”伍莱笑眯眯的答道,“我就是随便逛逛,不过如果有合适的奴隶的话……”

听见伍莱故意拖着的话尾,荷拉哪里还有不顺杆子爬的道理:“哎唷伍莱少爷,看你谦虚的,哪能是随便逛逛呢,现在整个塞内卡城谁不知道伍莱少爷的大名呀,又是神奇磨坊的主人,又是被神庙赋予了签订契约的资格,什么样的奴隶你买不起?什么样的奴隶你买不到呢?”

“瞧你这嘴甜的。”伍莱苦笑着摇了摇头,问道,“你手头有好点的奴隶吗?”

“有有有,我在冬祭节前恰好从罗达那埃平原进了一批‘货’,借你的运气,都是十六岁到二十岁之间的,男的健康强壮,女的健康漂亮,伍莱少爷一定会满意的,要不,我这就带你去瞧瞧?”荷拉兴奋的唾沫星子乱溅,在他的印象里,伍莱可是塞内卡城里最慷慨的贵族。

伍莱笑着点了点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那些年,我们住过的冷宫在线阅读第二节

    录事街,城中著名的花街柳巷,一过未时便开始热闹起来,穿着各式长衫、头戴裹巾的男子,摇着纸扇进入那些披红挂彩的楼阁里。一栋最大最豪华的楼阁前更是热闹非凡,阁楼上“芳香馆”三个金漆大字甚为抢眼,不断有恩客进入芳香馆,大厅里有相熟的姐儿,一看来了熟客,便上去挽住了客人,“官人,您可是有些日子没来了,想死奴

  • 古穿今之影后驾到之怎一个惨字了得

    “啊.......怎么会这么痛?。”低沉的呜咽之音,自一具如山丘般庞大的身体中传来。撕心裂肺般的剧痛,愣是将沉睡的元辰刺激醒。他大口的chuan息着,每一次呼吸都会带动身上的伤势,令他痛不欲生,生不如死。下一刻,似磨盘般大小的眼眸陡然睁开。然而,仅是一眼,直接就让他愣住。因为,视线所及之处,陌生无比

  • 致我们最初的十年第3章在线阅读

    “守尘!你没事吧?”这时,玄凌子跳到了被莫尘羽打伤的年轻道士身边并扶起。叫了几声没反应后眼睛立马盯向面无表情的莫尘羽咬牙道:“竟然对你师叔下如此狠手!看我今天不灭了你这个孽障!”“哼,老子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他现在还能有一口气在?”莫尘羽听后冷笑一声,不过就算那守尘师叔没死恐怕以后也是个废人了!毕竟

  • 玄幻:末龙血脉索赔

    4692年4月12日、退役者空间站、酒吧“……呃,整个事情的过程就是这样。”罗伊•福克不安的来回挠着鼻梁老实交代着。第二天下午白羽才醒过来,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洗了三四遍的头发的还是像打了发胶般,硬邦邦的杵着,由于还不能适应空间站的19度恒温和标准人造重力,依然裹着一条保温毯坐在轮椅上,笨拙而费力的拿

  • 有山有水有点田第三章

    昨天夜里下了入秋以来的第一场细雨,雨过天晴之后整个世界仿佛是换了一身新装,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城市的秋天依旧的初秋依旧如此的温暖,湛蓝的天空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微风调和了温暖的阳光,毫不吝惜的将淡淡的金光均匀的涂抹在大地的各个角落,把世人的眼睛都塞得满满当当。伴随着广场上清脆的声响,唱诗班的孩子们结束了祷

  • 网游大皇帝系统之第四章(4)

    原本赵萱倩非常的自信,可是在见到韶凝之后,她无比清楚的认识到方荣涛和自己在一起,就是为了她的家世和工作,不然是男人的话,怎么可能放弃韶凝这样的尤物……赵萱倩作为顶级娱乐公司的经纪人,见过的美女不知凡几,早有些审美麻木,可即使这样,也不得不承认韶凝是个美女,这让她愈发的介意。这样的的认知让她不爽到了极

  • 芙蓉帐暖:王爷请留步在线阅读第八节

    刀疤还真住手了!回过头,眼神轻蔑的看着陈亮,用下巴指了指地上。陈亮的丈母娘也松了一口气,两边脸颊火辣辣的疼,看向陈亮的眼神充满了怨恨。如果他肯早点答应,自己又怎么会遭这种罪?见陈亮没有动作,刀疤皱眉,冷声道:“快点!老子没什么耐心!”“你想清楚,我跪下你就一分钱也别想得到!”陈亮眯眼沉声道。陈亮表面

  • 等下一次花开旧事

    随着洛城进去的两个老人在看到不远处一间房间的桌子上供奉的照片有些失神,曾经一起征战疆场的兄弟,怎么就明明在自己身边他们却不知道呢?洛城盯着两位老者暗淡的眼神有些不解,同父亲常年在一起的他阅人也算是不少,他分明能看出这两名老者在看到父亲那一刻传出来的忧伤,是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那样的感觉做不了假。再三

  • 千年墓冢小岛

    倒数第150天杨晓是在凌晨一点被突然从床上拉起然后又扔到车上的。刚开始差点吓尿,这个确实也怨不了杨晓胆小,任谁在半夜睡的正香的时候被一群五大三粗、荷枪实弹的家伙拎起来也得吓尿。第一时间以为遇上了绑架,下意识的挣扎了几下也没取得什么实质性的效果。待杨晓用并不算清醒的大脑里面急速盘算了一圈自己的各种资产

  • 赛尔号之战联穿越时空之白浅失踪(6)

    当白婠赶到若水河畔的时候正好看见东皇钟恢复平静的一幕。“浅浅……”东皇钟恢复平静表示白浅的封印成功了,可是她的人到哪里去了?“土地,土地……”白婠用脚跺着地面叫到。“上仙?召唤小仙不知有何事?”白胡子的土地出站在了白婠的面前。“刚刚可有人来此过?”白婠问道。“刚刚却有一位上仙来过此地。”土地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