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随身两元店:从庄主到皇帝在线阅读19、20、21章

2021/5/4 20:50:55 作者:方晨 来源:飞卢小说网
随身两元店:从庄主到皇帝
随身两元店:从庄主到皇帝
作者:方晨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到古代版异界,开局就要被活埋?两元店系统降临,不管什么物品,统统卖两元。洗髓丹?弱鸡变成黄飞鸿。飞行卡?带你**带你飞。你有刀箭?我有手枪…你有投石机?我有迫击炮…你有骑兵?我有坦克…你有百万大军?我有钢铁军团…从田庄之主,到九五之尊。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种田,发展,争霸……横扫天下,碾压各种不服。(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不想死的话,就别轻举妄动。”属于男子的,带了几分虚弱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窗户不知何时被人打开了,夜风从窗外吹了进来,吹得屋内的油灯灯光微微有些跳跃。

凌非只愣了一秒,便反应过来,她被人挟持了,在刚脱了外衣,正准备脱里衣的时候。

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身后那人的话音才落下,她便迅速的点了头。

见她这般的合作,挟持着她的人稍稍愣了一下,而后说道:“我可以放开你,但你若是胆敢喊叫出声的话,我就杀了你!”

凌非继续点头。

李铮这才缓缓放开了捂着凌非的嘴的那只手,见她果然没有胡乱喊叫,稍稍放下了一点心。腰腹间的伤口再度裂开了,鲜血从伤口处不断冒出来,浸透了那处的衣物,身形一时有些不稳。

然而,即便是痛到了极致,他的脸上依旧带着惑人的笑。

他被人追杀,从西周一路逃到了离国来,方才踏进这莲塘县的境内,便被百晓门的人发现了踪迹,卖给了官府的人。此时,官兵正在挨家挨户的搜着,他会进这间房,也不过是碰运气而已。

说实话,见到屋内住的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来岁的孩子时,他的心几乎凉了半截。他在此之前便受过很重的伤,不过才好了五分,就又被人盯上了,千里奔波,使得身上的伤,较之之前更为严重了。

官兵已经搜到了里客栈不远的地方,以他如今的身体状况,再难在不惊动别的情况下,离开这个地方。

而屋内的孩子,却是让他犯了难,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杀了的话,定然会被随着他一道的人发现,不杀的话,这样一个孩子,还不大懂得厉害关系,不好控制。

不远处,火光明亮,拍门声响得老远都能听到,官兵更近了。

情况再容不得他多想,趁着这孩子脱下外衣的时候,捂住了他的嘴,将夹在指缝里的药丸顺势喂进了他嘴里。

“不想死的话,就不要轻举妄动。”他能听得出,自己的声音已经开始变得虚弱了。

竟不想,这个孩子的反应十分的迅速,仿佛本能一般,直接点头回应了他。

“我可以放开你,但你若是胆敢喊叫出声的话,我就杀了你!”他又说,这个孩子依旧反应十分快的点了头。

这样的结果,李铮其实是有些不信的,于是放开手的动作便放得有些慢,若是这孩子不识相的话,他便会在第一时间弄死他,余下的问题,待之后再解决。

好在这孩子倒是个识相的,乖乖的,没放声大喊。

从裂开的伤口处传来的痛意愈发的加重了。

“方才喂你吃下的乃是剧毒的药丸,若是让人知道我在这儿的话,解药就没有了。”李铮威胁道。

凌非闻言,微微瞪大了眼睛。

如今,硬要用一个字来形容她的感受的话,那就是……擦!

她到底是摊上了什么坑爹的人品啊?每次都是这样,安稳日子没过上两天,灾难就接踵而至。养病时遇上战乱,逃亡到山林间,又遇上另一个逃亡者,差点儿死在人家手里,好不容易越过林海,踏进了金陵地界,寻了间客栈暂时落脚,正准备洗澡,衣服脱了一半,就被人挟持了。

就连电视剧里那种烂大街的下毒桥段都给她遇上了,贼老天,你还可不可以更坑爹点儿?!

平复了一下满心的躁乱情绪,凌非冷静的开口问道:“你想要我怎么做?”

因为那人是逆光站着的,且古代灯火的明亮程度极为有限,她看不清他的相貌,但从身形上轻易便能分辨出,这是一个男子。同时,她还闻到了弥漫于空气中的淡淡的血腥味。

“官兵在满城的追捕我,马上就会搜到这儿来了,我只是不想被找到,仅此而已。”李铮说得简单。

凌非却恨不得骂娘,怎么说话呢混蛋,若她真只是一个孩子的话,在受了这般惊吓之后,哪能静下心来分析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能达成你的要求,但你要答应我,等会儿我哥哥上来时,你别对他做什么,不然……”剩下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见他这般冷静,还能跟自己讨价还价,李铮不由得生出了两分兴趣,仔细打量了他两眼,才应了声,“恩,我答应你。”

嘴上这般说着,心里却是另有想法。这么小一个孩子,都能有这样的心智,当哥哥的又会差到哪儿去,他如今可是重伤之人,哪儿能轻易对谁怎样呢。

但是这样话是决计不能说出口的,自己知道便好了。

客栈的房间里,布置的十分的简洁,但对李铮这种人来说,没有什么地方是不能藏人的。

凌非不理会他如何藏身,抽掉了束发的簪子,略微弯下了腰,将长发浸到了水中,待完全湿透后,才直起身来,将头发甩到了背后。而后便是拿起放在一旁的淡紫色衣袍,随意的披在深山,又伸手将里衣的衣襟解开了些,脖颈出细腻的肌肤连同形状优美的锁骨,便完全露了出来。

湿透的长发不断的滴着水,很快就将方才披上的衣袍给浸湿了一大片,她如今这幅样子,便是方才送浴桶中匆匆起身的模样。

李铮躲在暗处,见凌非这般做法,嘴角的弧度不由得加深了两分。

凌非刚才做好这番准备,便传来了敲门声,官兵亦在门外喊着:“开门,快开门!”

凌非稍微等了一下,才走去开了门。果然不出她的意料,门外除了身着黑色制服的官兵之外,还有凌萧。

“众位兵差大哥,有什么事?”凌非的声音有些清冷。

却不知道,见她如今这幅样子,凌萧惊得瞪大了眼睛。

黑色长发大多披散在生后,有几丝散落在身前,还滴着水,肤色略显苍白,匆忙穿上的衣衫,露出锁骨及颈部大片的肌肤,墨色的眸子里,不见任何情绪起伏,声音亦是清冷的,硬是给她增添了几分少年人的气质。

前来搜查的官兵见此情形,愣了一下,才道;“我等是连塘县的官兵,奉旨捉拿逃犯,小公子方才可曾见到什么可疑人士?”

凌非摇头,道:“你也看见了,我方才正在沐浴,未曾见过什么可疑的人,你们大可以进去看看。”

官兵闻言,随时踏进了房中,但只是简单的巡视了一番,便又退了出来。“多有打扰,忘小公子见谅。”

凌非诶摆手示意无事。

官兵便转了身离去,前去搜别的房间了。

凌萧此时却是气得双眼冒火,一把抱起凌非进了屋,抬脚踢上了门,张嘴就吼道:“衣衫不整的就出去,简直不像话!”

这是穿越以来,凌萧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凌非自知理亏,她毕竟只是扮作男装,而非真正的男孩儿,封建礼教森严,容不得女子有半点行差踏错。

于是,凌非没开口为自己辩驳什么,而是凑过头去,在凌萧脖颈处蹭了蹭,小声道:“我保证下次不会再这样了,真的。房中有人,我的性命捏在他手里,哥哥别轻举妄动。”

见她这般撒娇的动作时,凌萧的怒火就散去了大半,待听到她后面的话时,心却是整个提了起来。

房中有人,是什么人,参照方才来拍门的官兵,那人的身份不言而喻。但他最担心的,却是那句“我的性命捏在他手里”。

换了别人,凌萧可能会做点什么,但陷入危险中的是凌非,他绝不容许她出一点儿意外。

于是,凌萧点了点头,而后将凌非放到椅子上,替她整理好了里衣的衣襟,将露出来的锁骨以及脖颈处大片的肌肤给遮好了,又起身去拿了块干净的白布巾替她擦拭着湿濡的长发。

李铮藏在暗处,见这兄弟俩的做派,心中生出一种违和感。

……

待官兵退出了客栈,前往别的地方去搜查之后,李铮才走了出来。

凌萧方才将灯光拨亮了些,凌非这才看清了李铮的相貌,不由得有些讶异。

不是因为他长得丑,恰恰相反,是长得太过好看了,或者说是漂亮。一头如墨的青丝,只用了一根白玉簪子束起,剑眉斜飞入鬓,窄而挺的鼻梁,凤目薄唇,脸部轮廓略显柔和,身量虽高,却不显健壮,立身在那儿,便是应了那个词,长身玉立。

妖孽!

凌非脑中冒出这两个字。

“阁下的麻烦想必已经解决了。”凌萧直视着李铮的眼睛,开口道。言下之意,便是你可以走了。

李铮却是笑出了声,对着凌非道:“小家伙,你想我走吗?”

“小家伙,你想要我走吗?”

凌非怎么都没想到,这个死妖孽会说出这么一句话。

其实她心里并不完全相信他的说辞,虽然古代的□□在各类文学影视作品里被描述得神乎其神的,但多数都只是普通毒虫毒草的粗糙提取物,也只有在医疗水平极其落后的封建社会里,效果才会那么好。

当然,其中也不乏那么一些精品,但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哪能这么轻易就被她给遇上了。

也就是说,凌非从头到尾都不曾怀疑李铮所说的话的真实性,毕竟能劳动官兵挨家挨户的搜的人,能是什么善男信女。她只是在猜测,他喂给她的不过是普通□□罢了。

可是她赌不起。这具身体底子本来就是极差的,再折腾两下,估计就得报废了。

从穿越以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她已经看到了自己的人品有多差,谁也不能肯定,这次会不会直接再刷下限。

不仅凌非不爽,凌萧更是直接黑了脸。

凌非方才说,她的性命捏在这人的手里,他也没能仔细问情况,待这人走出来以后,他便发现他是受了伤的,心的防备也就放下了不少。

却不想,会听到这么一句有歧义的话,且凌非也没立刻开口反驳。

“阿非,这是怎么回事?”凌萧强压下心中对那人的不爽,问凌非道。

凌非老实的回答,“他给我喂了□□。”只是质量好坏待定。

听完这话,凌萧这才完全明白过来,凌非方才那话是怎么一回事,瞬间就冷静了下来。

不同于凌非,他是土生土长的古代人,对毒草□□一类的东西,十分的忌讳,问出这样的结果,担忧的情绪疯涨。

凌非的身体不好,而且十分的不好,这一点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当初在宏城的那段时间,大夫给出的结果,让他几乎快绝望了,是以后来她好转了过来,他才会那般的高兴,除了她愿意同他亲近之外,这种类似于失而复得的心理,也是重要的原因。

当然,关于这一点穿越过来的凌非是不知道的。

祸乱席卷宏城,当初那个知情的大夫早不知道流亡到哪儿去了,许是死了也说不定。只要他不说,便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至于她以后的生活,他如今已经开始考虑了,如若不能替她寻一个好人家,他情愿养她一辈子,即便会被人说三道四,也好过受苦受委屈。

“阁下有什么事尽管提,我定会尽力替你达成,只是家弟身体不好,望阁下先把解药拿出来让她服下。”

李铮嘴角依旧挂着惑人的笑,只是说出口的话却十分的不中听,“看得出来,那脸色比死人的也好不到哪里去。”却是不理会凌萧的提议。

哥哥被人这般忽视,凌非不爽了,翻了个白眼,接口道:“放心,即便是要死,也会拉着你去死的,官差还没走远呢。”这便是威胁了,大不了鱼死网破。

不过十岁左右的孩子而已,却能这般冷静的面对死亡,轻易就说出了死字,还能掐住一个有利的时间点,李铮愈发觉得她有趣了,于是便道:“小家伙真有趣儿。我也没什么要求,只是想寻个地方养养伤,自然,还得有人伺候着。”

一句话,想让她给做丫鬟。

擦,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凌非刚想开口拒绝,李铮又道:“你的病,我能治。”

一个半道上挟持她的在逃犯,凌非能信他就有鬼了,想也不想便拒绝了,“金陵乃离国的富庶之地,名医遍地,我这点儿小病实在是算不得什么,就不劳烦阁下了。”

“恩,解药拿来,我保证不泄露你的行踪,不然天打雷劈不得好死。”顿了顿,凌非又道。不过,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这么想。

如若泄露了他的行踪的利益大于麻烦的话,她定然会毫不犹豫去告密。什么天打雷劈,抱歉,很多时候姑娘我是无神论者,只信奉利益至上。而且,是你自己先给我找不痛快的。

李铮却是摇了摇头,“先不说你的病,便是你身上的毒,我不敢说这世上只有我一人能解得了,但等你寻到人再配好解药的时候,你的身体也早垮了。这一生,便是只能缠绵于病榻了,连子嗣都不会有。”

凌萧在一旁听着他们的对话,特别是那句一生缠绵于病榻,再不能有子嗣,这本就是他最担心的问题。掩在袖中的手紧紧握成拳,还未来得及修剪的指尖几乎掐进了肉里去。

不等凌非再次开口说话,他便答应了李铮。

“我答应你,会给你提供养伤的地方,直至你伤好为止。家弟的病就不劳你操心了,只望阁下能保证,她的病不会因此加重便可以了,否则……”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凌萧的底线便是这个妹妹,为了她,他可以放弃一切。

他能看得出,李铮的防备心很重,因为他至始至终都站在靠窗的方向,且离他们兄妹俩有一段距离,便是打算一旦发生什么事,便跳窗遁走。

这样的人,不会轻易相信一个人。于是,他退而求其次,不问他要解药,而是让他保证,凌非的身体不会被这□□而受损。

李铮这才仔细看了凌萧一眼,而后缓缓点头。

凌非微微眯起眼睛,看向李铮的眼中,神色不明。

……

夜色渐深,县上的人家断断续续的熄了灯,原本喧嚣热闹的街道变得冷清,半天见不到一个行人。

凌非披着凌萧的衣袍,坐在窗边,望着夜空发呆。

凉凉的夜风拂面而过,窗外一片清静。金陵之地虽然富庶,但连塘只是其中的一个小小的县城,同有位于着西北明珠之称的宏城外围的永安街相比起来,也好不到哪儿去。商铺民居,高低起伏,远处的群山仿佛沉睡的巨龙,安静的俯卧于天与地的相接之处。

同当初一样的月色,一样的安静环境,她的身体依旧很差很差,哥哥也始终对她那么好。唯一的不和谐,便是霸占了屋内唯一的那张床的死妖孽。

她忍不住再次感叹自己的人品,要不要这么差啊,擦!

因为官差方才才来搜过逃犯,他们根本不敢再去问掌柜要一间房,那是明摆着让人怀疑。

于是,睡觉就成了问题。本来他们兄妹俩是要睡一张床的,如今被李铮给搅了。

那张床倒是够大,李铮身形偏瘦,凌萧还是少年人,凌非则跟他们一比,就只是个小不点,三个人睡在上面完全无压力。

但,问题是,先不说大家同床而眠,李铮这样等同于恐怖分子的人会不会半夜无意识的就收拾掉了他们兄妹,就凌萧而言,他也是不习惯与人同睡的,就更别提凌非还是假小子真女孩儿了。

考虑到自己的小命还捏在人家手上,又被李铮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盯着看,凌非很识相的选择了退步。

不过,秉持着输人不输阵的原则,凌非抛下一句话,不轻不重的噎了李铮一下。

她说:“要优先照顾伤残人士,这点儿公德心我还是有的,阁下安息吧。”

凌萧原本绷着一张脸的,此时听了这话,神情也松动了不少。

李铮也不是什么好人,侧卧在床上,凤眼微微眯起,斜睨着凌非,回嘴道:“放心,安息的时候,会带上你的。”这是借了她之前的话,来堵她的嘴。

“哼。”凌非不在乎,“恩,我等着呢,你速度快点儿啊。”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这种死过了一次的人,虽然心里依旧很在乎生死,却是比常人更坦然一点儿,更何况,也不过是嘴上说说而已。

那死妖孽受了那么重的伤,都还在没放弃,四处奔逃,又怎会为了她一句话,而去做鱼死网破的事呢。

所以啊,嘴上的战场,比得就是嘴上功夫跟脸皮而已。

果然,李铮这次不接话了。古人便是这样,再豁达的人,多少都会顾忌神明的。

……

胜利了的凌非,心情稍微好上了那么一点儿,蹭到了凌萧身边,扯了扯他的袖子,问道:“哥哥,我们还去宁康吗?”

金陵只是对着这一片地界笼统的称呼,凌非所说的宁康,才是这片地界最为繁华的地方,相当于现代省会城市。

凌萧摸了摸她的头,道:“自然是要去,咱们的目的本就是去给你找大夫,只是如今多了一个人,还得好好考虑安排一番,怕是要耽搁上几日了。好在这莲塘县的景色也还算不错,你若是无聊的话,我明日便陪你去逛逛。”

凌非倒是没多着急,反正她一穿过来,这具身体也就这么个样子,经过这两个多月的时间,已经基本习惯了。

“你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了啊卧槽!!!”

第二天的午时,凌非穿着那件淡紫色的衣袍,头发仍旧用那根木簪束起,苍白的小脸因为太过气愤,竟是染上了一丝的红晕,配上那张精致的小脸,看起来十分的可爱,即便,她此时正一手指着某人的鼻子,破口大骂。

李铮正躺在床上休息的,当然,放在凌非眼里,就是躺尸了。看见这小家伙一脸怒气的踢门进来,正想问发生了什么事,不想,竟是被人给指着鼻子骂了。

眯了眯眼,李铮最终决定不跟小孩子计较,问道:“怎么了?”

凌非深吸了一口气,望着他,一字一句道:“托阁下的福,莲塘县整个戒严了,城门处守卫的官兵增加了几倍,进出都要详细盘查,也就是说,我跟哥哥,去不了宁康了。”

城门戒严了,这一点李铮一早就料到了,毕竟他这次犯事的时间实在太过巧妙了一点儿,人选上也有些不理智,但这兄弟俩人,怎么会出不去呢?眼前这小家伙的哥哥,可是个懂得隐藏的聪明人,他就不信,带个人出城这种小事,他办不到。

这么一想,李铮的语气便有些不友善了,他说:“什么去不了,怕是不想去吧,或者说是不想带着我一道去。你告诉那小子,少给我动歪心思,指望我大发善心直接将解药给你,呵呵……做梦去吧。”

这死妖孽!

凌非恨恨的瞪着李铮,咬牙切齿回道:“你才动歪心思呢,你全家都动歪心思!你能当在逃犯,就不许我们是黑户吗,擦!”

因为在落枫山上得知有人想要他们兄妹俩的命,于是他们改名换姓,这样一个虚构的身份,在平时也许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如今正值两国交战,一条赤日河,将西北与金陵划分为两个世界。

一个地狱,一个天堂。

他们是穿越了林海,偷渡过来的人。那片林海,在这个时空的人看来,进去了,就等于是踏上了通往地狱的不归之路,而他们这般冒着生命危险前来,在别人看来,定是有重大的阴谋的,比如……细作。

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便只能暂时困在这个小小的县城中,等待此次风波散去,才能再次启程。

听到眼前这小家伙如此理直气壮的说自己是黑户,李铮只觉得有些哭笑不得,同时亦是感叹了一下自己的运气,被追杀也就算了,逮了个人来做掩护,却是个黑户,看这两兄弟相貌气度皆不似平常之人,也不是因何事而沦落到此。

奇异的,他居然生出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至于凌非那句波及全家的反驳之语,他也懒得计较了,不同小孩子计较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别说他如今已经没有全家了,即便是有,他也不会介意。

“许,怎么不许。”李铮应承道,稍稍坐起身来,问:“如今这般情形,你兄长可有何打算?”

说曹操曹操到。

凌非正准备再讽刺几句,余光瞄见房门被推开来,少年着一袭月白立领长衫,衣襟处绣了几朵寒梅,衬得原本温润的眉眼,多了几分凌冽的气息。

“哥哥!”

不过一瞬而已,眼前的小家伙一下子从喷火小暴龙转化成了小猫咪,且还是那种喜欢朝着主人打滚撒娇的可爱猫咪,李铮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再看门边的少年,一脸生人勿近的表情也是瞬间散去,挂上了惯有的温润笑容,眼底里流露出宠溺的情绪。

感情这兄弟俩都是变脸高手啊!

“ 在说什么?”凌萧将门插上了后,走过来摸摸凌非的头。他方才上楼之时,隐约听到有吼骂声。

凌非一脸无辜的表情,纤细漂亮的手指指着坐卧在床上的李铮,回道:“他找我问哥哥你有什么打算,我正想说呢,你就回来了。”说罢,还斜睨了李铮一眼,含带了几分威胁的味道。

真是个活宝,李铮失笑,却也没有拆穿她,点头回道:“小家伙方才同我说了一下外边的情况,说城门戒严,且你们又是……黑户,我便想问一下,你有何打算?”

凌萧不是那种追根究底的人,既然他们都是这般说辞,便也就没继续问,寻了身侧的一张椅子坐下,招了招手,让凌非坐到自己旁边,对着李铮道:“我虽不知阁下究竟犯了多大的事,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段时间内,这场风波是平息不下去的。答应了阁下的事,我自会尽全力去达成。”

说到此处,凌萧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想必家弟已经跟你说过了,我们这次的目的地是宁康,因为据说那儿聚集了整个离国最好的医者。家弟身体如何,阁下也许比我更清楚,之前也说过能医治的话。之前的一切,我不想再提,就当做是大家同为沦落之人,互相照应着罢了,我不求阁下能治好家弟的病,但求能稍加控制就好,就当做是你耽搁了我们此次行程的赔礼吧。”

凌萧这话说得极好,既非一味的指责李铮害了他们,也不是完全放低了姿态去求他帮忙,直说是同为沦落之人的照应,又巧妙的指出他乃是朝廷重犯这一事实,便是所谓的软硬兼施。

既能达成目的,也不会把人得罪死了,一旦发生什么意外,便还有缓和的余地。

厉害啊!

凌非小脑袋凑过去,一脸崇拜的望着凌萧。

称呼能轻易改掉,对她的身份也能迅速接受,可凌萧始终无法抵御凌非这般可爱的样子,当然,也有可能是他不愿意去压抑自己的情绪,毕竟是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东西。

于是,他自然的伸手去点了点凌非小巧的鼻子,笑道:“看什么,难道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李铮在一旁看着他们俩的互动,却是觉得说不出的违和,哪有哥哥会像他这样把弟弟当女孩儿一般来宠溺的,男儿不说顶天立地,那身气概却是不能少的,否则将来怎么成家立业,因为没有女子愿意嫁一个这般的夫婿。

当然,不看自己出身教养等,妄想爬上枝头变凤凰的人不算。

可他却是没往凌非本就是女子这方面想,一来是初相见时,她那番冷静理智的表现,便是男儿,在这个年纪,也是极少有人能做得这般好的,更何况是自小养在深闺,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女子呢。

再来,为分散官差注意时,她那番毫不迟疑的解开衣襟的行为。封建社会里的女子,名节重要性命,男女七岁便不同席,她所占据的那具身体,虽然因为久病的原因,看起来有些瘦弱,但该有的高度还是没落下多少,一眼就能看出是十岁左右的孩子。

最后,是这凌非这姑娘的嘴巴太厉害了点儿。女子能说会道,这点毋庸置疑,但因为社会制度的限制,大多遵守着贤良淑德这样的准则,说话奇毒无比以外,还不忌口,骂人的话说得十分的顺溜儿。

综上所述,李铮要是去怀疑凌非是女子的话,这可就彻底挑战了他的认知度了。

于是,他难得好心的提醒了一下,说道:“兄弟这般教小孩子是不对的,将来怕是会养出姑娘家的性子来。”

凌萧笑着点了点头,算是领了他的情,却不发话。

凌非则是及不雅观的翻了个白眼,心想,咱本来就是个姑娘,养出姑娘家的性子来,再正常不过了,若是养出了爷们儿的性子,凌萧非得去挠墙不可。

当然,这样的话,是不能对别人说的。

这样的情形,落到正躺在床上养伤的某人的眼里,便成了暗指他多管闲事了。同时,这也证明了,人类的脑补能力是如何的强大。

李铮的表情立刻冷淡了些许,道:“放心,有我在,她死不了就是了。”嘴里吐出来的话,自然也就好听不到哪里去了。

凌非哪里肯吃嘴头上的亏,立马堵了回去。

“也请阁下放心,都说死的时候拉上个垫背什么的,黄泉路上就不会寂寞了,既然你如此舍不得我,我自然也不会留你独自在人间伤心欲绝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

……成语不是这样用的啊喂!

李铮黑线,以手扶额。

凌萧也悄悄别过了脸去。

凌非一脸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望着李铮,姑娘我就是故意的,那又怎样?武力上拼不过,总可以恶心死你吧。再说了,同时还可以逗哥哥玩儿呢,天知道,她有多喜欢看他那习惯性的温润笑容绷不住时破裂后的表情。

当然,伤心愧疚神马的除外。

看吧,本质上来说,她还是个好姑娘的,只是稍微活泼了那么一点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篮球的逆流在线阅读第四章

    “妈,你做好饭了吗”郑文浩叫道:“我买了牛肉,给你放厨房里啦!”说完就去切牛肉了。“什么情况”爸爸问道。“不知道”妈妈摇了摇头。“酱牛肉,炖牛肉,拌牛肉,葱爆牛肉,水煮牛肉,土豆烧牛肉,还有……红烧牛肉面,嘻嘻,慢用”郑文浩嘻笑道。“天哪”妈妈惊讶道:“文浩,这些都是你自己做的?”“没错,我点的外卖

  • 本末道志在线阅读第九章

    ‘最近渴血好像越来越严重了。’刚刚帮零压抑住嗜血因子后,我很是担忧的说道。“·····剩下的时间不多了。”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看着镜子中的我喃喃自语了起来。‘要快点找到为你初拥的人,否则你真的会变成LevelE。’对于现在的零而言,就算是转入了夜间部有了玖兰枢这个纯血种的镇压,虽说在血族的气息的调

  • 紫云战神在线阅读离开

    此时这白衣男子的魂血已被李铭收入识海,并作下烙印。这一掌正是李铭打出,说是迟那是快,电光火石之间,这黑山上人,猛地收回术法,向旁边一闪,因其修为高深,勉强躲过,却也受到波及,内脏受损,喷出一口黑血。此时李铭早已经借助悬崖上的小石阶,凌空而下。与白衣男子站在一起,目视黑山上人。黑山上人见状,连忙开口说

  • 武侠之至尊帝王在线阅读第八章

    吸收一个魔丹除了会增长修为之外还能给她带来饱腹感,这和吃饱了饭之后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让凤七有些上瘾。阮蓝她们那边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完,凤七将手上的内丹碎末拍掉,干脆再次化为了原形穿梭在山谷之内。仙府中的魔兽数量不多,而且都非常警惕会隐藏,凤七转悠了半天也没再找到一个,反倒是看到了好几个熟悉的地方,又

  • 万界弑神在线阅读第三章

    当姬绍的手落在他的头上时,魏煦先是一愣,然后浑身都僵硬的厉害。在魏煦的记忆里,除了母妃,再也没有人与他这般亲近过,可是母妃去得早,姬绍这动作,又自然得像是在哄小孩似的,魏煦脸上微微有些发烧,下意识就想退开,可姬绍分明又没做什么,魏煦也不是那么矫情的人,犹豫了一下,还是站在原地没动。姬绍见他不说话了,

  • 都市之神选杀伐师大附中的国安

    又是一个周五的晚上,窗外的月色那么的美,繁星满布。张小银触景生情,不知不觉想起了小时候和爸爸坐在阳台的沙发上聊天的场面。“爸爸,你为什么这么忙,我一周最多都只能见到你两次。每次别人问我你爸爸是做什么的,我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你从来没有固定的工作,就像我们从来没有一个固定的家。”张小银第一次说出了自己内

  • 有风吹过的梦之生死危机(9)

    “哼!”林轩站在原地冷哼表示(只有我可以欺负他!)林轩单手点向蛇尾,蛇的肚子下莫名出现了一团火。……蛇:哪来的烤肉味?轩-.-:指了指他肚子蛇:嗷嗷!菓蛇把林泽一扔,从被烧的黑乎乎的肚子里,吐出一口透明的液体,喷向还没喘过气的林泽。林泽抬起头,看见了近在咫尺的液体,突然有一种轻松感。承受了别人的讨厌

  • 偏执占有[重生]在线阅读第七节

    杀人的陈淮安身上干干净净,锦堂倒是因为搬尸体,身上沾了很多血。灶上的酒糟咕嘟嘟的响着,盖着穹形锅盖的大锅里,酒糟里的酒凝结成了珠子,一滴又一滴的,通过竹管,往旁边的酒瓮里滴着。葛牙妹已经到前面照料酒肆去了。酒窖里就只剩锦棠和陈淮安。“陈至美,我娘是叫孙乾干那厮强迫的。”锦棠身上沾了血,躲在只大酒瓮后

  • 诛仙同人/万苍 生死不悔在线阅读第10节

    突然有人问起自己的秘密,多少会有些犹疑,并猜测对方的目的。这绝不是简单的闲聊,恶鬼赵武心里清楚,但他不知该作何回答,说真话,还是编一个假话出来。他的心里略作思索,还是觉得,说实话要好些,看少年人的做派和手段,把那老羊妖治的丝毫不敢乱动,如今自己还在塔中,万一惹怒了对方,那被火剑烧杀的滋味,可是不好受

  • 武炼大佬从战五渣开始在线阅读第九章

    chapter009:情敌?!听了这话,顾月梨低头释然一笑,原是这么回事,好事多磨,傅虞儿也不算是一厢情愿。还没等他们往里去,马车上又下来一个姑娘,姑娘不同于旁的姑娘家,身穿了件绛紫色的衣裳,衣着干练,身材容貌,都让人眼前一亮。“姐姐。”南宫少莲轻声唤了她一声。姐姐?“星胤,这就是你选的娘子?”被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