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三元地球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1/5/5 13:41:03 作者:断更欠女生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三元地球
三元地球
作者:断更欠女生来源:纵横中文网
故事背景:妖界的妖族想得到某种宝物,而这种宝物在地球尤为居多。想要入侵地球得到这种宝物,就得跨过妖界和地球之间的另一个世界:灵界所谓唇亡齿寒,地球联邦发明一种可以进入灵界的物品:手环并且开始优先普及在高中学生当中。而身体情况非常特殊的叶青,正好在就读高中学业。来自地球上的人形外挂,即将到达灵界。

纪函之还是和以前一样直白,言洲在他手上支撑不了多久,很快缴械投降原形毕露,片刻后闭上眼享受言洲回馈的服务,才发现自己心里还喜欢着这样久违的亲密。

也许因为折腾了一个晚上的确体力不支,言洲的怀里他睡得很习惯,哪怕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也放下了全部戒备。可见他是多么容易倒戈的人哪,八年前全心全意爱言洲的纪函之言洲不争取,如今只剩下一腔扭曲爱恨的纪函之,难道局面更容易收拾吗?

夜灯散发出迷离的光,言洲心情复杂地吻着怀里的人,又是恼羞成怒又是舍不得。八年过去他果然还是禁不住「纪函之」这一个诱惑,当初若是纪函之当面问一句你什么时候回来,他未必能走得那样坚决。

“我做错了吗,”他摩挲着嫣红的双唇,上下开合能吐出最刻薄最绝情的话,明明曾经也说过言洲我爱你,“谁会喜欢当一个失败者……谁会喜欢一个失败者。”

第二天是言洲先醒来,纪函之把脸埋在他的胸口,两个人皮肉相贴的场面让他有些恍惚。恍惚得他帮对方穿好衣服,并排站在镜子前刷牙的时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纪函之把嘴里的水吐干净,皱着眉:“昨天晚上……”

言洲擦脸的手一顿,急中胡乱转移话题,“欠你的我会还,但「撷思」不只是你的。”

纪函之的眉拧得更紧:“你不要的孩子我养好了,现在你跳出来说也是你的,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吗?”

言洲把手里的毛巾一甩,“那你也不能给他找个后爸!”

“什么后爸!”纪函之把牙刷拍在洗手台,“迟见是亲爸!你顶多就是个取了名字的干爹!”

大清早的言洲被气得血压升高,纪函之变得太多,现在的纪函之根本不是八年前他痴迷的小玫瑰,他浑身长满了刺……简直就是个刺猬!昨天晚上他是鬼迷心窍了才会想要挽回他的小玫瑰!

“我买这首歌的版权,”言洲沉着脸,“你开个价。”

纪函之直接报出违约金的数目,言洲的脸色更难看了几分,正好客房服务来敲门送早餐,两个人坐在桌子前相对无言。

纪函之吃了几口,忍不住讽刺道:“难为你到现在还记得我的口味。”

言洲反唇相讥:“昨夜盛情却之不恭,我也只能礼尚往来略表心意。”

“靠。”

言洲难得扳回一局,他对小玫瑰没有办法是没错,但小刺猬一点就着,两败俱伤他也乐意。

本来会面算是差强人意,谁知从言洲踏进酒店起就被盯上,后脚来的又是最大绯闻对象纪函之,私生饭打了鸡血一样守了一晚,终于等到了二人同框出现,纪函之坐着言洲的车一起离开,几张照片很快上了热搜。

“言大手诚不欺我!不愧是能说出‘钱债钱偿情债肉偿’的男人!行动力瑞思拜!八年了「言听计从」还是刚!发糖从来都是直接塞一嘴绝不手软!”

.

言洲唯粉立马赶到纪函之的微博,原本只有几千评论的新歌宣传微博硬是被骂了好几万。

迟见看对面的人一目十行地看着评论,嘴角发出一声冷笑,心中觉得没什么好事,估计是又亲自下场控评了。

果不其然,半个小时后他看消息时,“言洲纪函之”已经开始一点一点爬上了热搜。他翻了翻纪函之的微博,看到他回复的评论,忍不住皱了皱眉。

「言洲一句话没说倒是只看见你在跳脚」

“言洲当然不敢出来回应,他怕我当着所有人的面爆料他不行的事情!”

「言洲哥哥实惨被狗皮膏药贴着炒作八年了还不肯放过他」

“你不知道昨天晚上你言洲哥哥有多热情,谁倒贴谁要搞搞清楚,什么高冷影帝攻都是狗屁,他就是个玻璃心神经质少女!”

「小纪小纪钱要到手了吗」

“快了,言洲欠我好多钱,再不还出不了新专。”

CP粉快疯了,等了八年言听计从居然还能以BE的方式合体,昨晚上两人肯定在同一个屋子里,根据「同框即发糖,对视即上床」原则,那不就是……疯狂doi了一个晚上?!

普天同庆,普天同庆啊!

迟见放下手机,抬头问纪函之,“昨天晚上你和言洲……”

“忘情尖叫啊,”纪函之还埋头在平板上战斗,“言洲是真不行,只能我来输出了。”

迟见听了一愣,“……我还是输给他了是么。”

纪函之终于舍得放下平板,“你别和言洲比……那个傻.逼他不配。”

迟见叹了一口气,他走过去拿开屏幕上满是“言洲纪函之”、“言听计从”的平板,把人压在沙发上,“这么多年我没有对你用过强硬的手段,但是今天我想替自己争取一次。”

纪函之瞪大了眼睛。

“……你试一试看看我可不可以。”

迟见的吻落下时他本想躲开,想起这些年的情谊他犹豫了一秒,便被衔住了唇,对方用手抚过他的眼睫,他不得不闭上眼睛,可心里想的都是另一个男人。

迟见轻笑了一声,“他没有教你接吻要张嘴吗。”

纪函之偏过脸,当初先伸舌头的人可是他,言洲主动过哪一次,他怎么就没看清这一点,白白给人献身了三年。

这样的距离迟见才发现了他颈侧淡淡的吻痕,他也不计较对方的消极情绪,报复般地吻了上去,珍惜地触碰他的心上人,意图将别人留下的痕迹全部抹去。

可纪函之硬着头皮坚持不了多久,他没有办法接受和迟见这样近的亲密,他选择放弃掩饰:“……昨天晚上我睡了言洲。”

迟见微微蹙着眉,“你和他的过去式我不介意。”

“不是……你没有理解我说的话,”纪函之咽了咽口水,盯着他睁眼说瞎话道:“言洲被我睡了。”

迟见消化了他的话半分钟,终于明白过来,“你不接受我是为了这个原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相爱十年快速变钱

    可不是吗?这跑车不仅造型炫酷,而且还是那种灯光漆面。随着你的操控,不断的改变颜色和画面。只要你愿意,可以让其成为一道奔跑的的光影。叶枫进入了驾驶舱之后,才真正的被惊呆了。里面的各种高科技,闻所未闻,叶枫从来没有见过。看了使用手册之后,叶枫才知道,这款炫酷的跑车,还拥有隐身的功能。打开了隐身功能之后,

  • 时空贸易时代第九章

    【从不知,会对你,信任轻付。】曹平的侥幸之心在看到一身华服的林满娘款步而来的一刹被捻灭,而当他找了一圈也没在她身后看见自家婆娘后,他整个脸上都露出了灰败之色。说来也是他倒霉,小丫头去寻林满娘时,恰好王妈妈被林满娘派去别处了,这桩事就直接被捅到了林满娘跟前。对于府中有人擅自利用职权贪扣钱财,林满娘早有

  • 许你余生可期在线阅读第七章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每次写作文分数都不高了,作文是面向大众的,来自于生活正面的例子,你说它现实吧,它存在于现实中,却很难让人写出点现实的东西,因为每篇作文基本都会要大家写正能量的东西,现实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含于负能量范畴了。今天,有人问我真的没有为学习努力过么,我想了想,高一确实是凭借高别人一点点的记忆力

  • 十万伏特电死你之第一章 怪孩子(1)

    “看,那个小子还在拨弄着豆子,摆在石桌上玩,推来推去。说吃都不吃,糟蹋粮食。”“对啊,正常的小伙子这个岁数都开始拿着木剑整天打来打去,他倒好,白天整豆子,晚上跑去山洞里,真邪乎?”“我叔问过他数豆子厉害不?竟然一个都数不全,枉他整日拨弄,先人洞有什么好钻的,全是拼凑起来的怪物刻画。咱们族早不住洞里了

  • 想嫁你[台剧想见你番外]在线阅读第四节

    “哈哈哈……少爷,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想当年吴伯我……”接下来,吴伯一边开车,一边又开始说起他的少年韵事。又来了,又来了!贺兰英扶额。吴伯,贺兰家的司机,在贺兰家一干就是干了二十多年,是从小看着贺兰英长大的,两人感情很好,吴伯有一个特点,那便是一谈起当年的事就根本停不下来,而且谈到当年的事仿佛一下子

  • 云澜纪元之真男人二松(6)

    闲着无聊,我趴着闭目养神。同桌摇了摇我,又一张纸条传来,心想:“我的瑶小妞,你该不会是按耐不住,又给大爷我写纸条了吧。”打开一看,我靠,二松这2B写的:小乐,这战有没有把握,你表哥他们罩不罩得住,如果你确定没问题,我今天非和三儿单挑不可,昨天耳光之仇我必报。我回了句:放心吧,我表哥他们可是砍过人的,

  • Kazireno在线阅读笑傲江湖

    英雄楼门前有两头按夕落画纸雕刻的门兽,众人听夕落说这是上古神兽叫“貔貅”,据说能驱邪震恶。众人看着也像,貔貅模样他们没见过,面目狰狞的看着就吓人。开业这天围观人群很多,毕竟能见到传闻中的无双帝子。他们大多只是远观,而没靠近,并非完全是消费不起,而是来了很多大人物。最早来的肯定是城主李照人和李尹,礼单

  • 幸运娇妻:丫头乖乖让我宠在线阅读第六章

    交了志愿的日子到了,交完表格之后,班上大多数同学都一起赶去参加聚会。班长在饭店定了个包厢,这四张桌子是为所有参加晚宴的学生安排的。今天,姑娘们很大度,仿佛都闻不到烟味。白小川看着身边的每个男孩。不管他长什么样,此刻脸都是是红的,眼睛也是红的,不知道是因为临走前的悲伤还是房间里的烟。这时候突然有人躺在

  • 修行天下区

    张书均和小玉一路上偷偷的跟着布莱克警长的车,紧接着来到了一个看起来乱糟糟的地方,旁边也没有什么起眼的东西,可能唯一能引起别人注意的地方也就只有一个老旧的电话亭了。张书均和小玉在拐角处偷偷的望着成龙激动的和布莱克交谈这什么,因为距离的有点远,张书均两人也没有听清楚他们说的话。就算没听到他们谈的话,张书

  • 西游:一拳唐僧在线阅读第五章

    在坚持身体锻炼的同时,他更加注重不与社会脱节。坚持阅读每天的报纸刊物,密切的关注时事动态。甚至还大量翻阅原文书,虽然脑子里知道应该怎么读,但是这张嘴巴的发音就是不利索。于是,不停的反复练习口语也是他日常的安排之一。不仅仅如此,他要在韩朝林身上找回吴云洲的一切,又谈何容易。因为有很多习惯动作,在他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