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她胖的可爱第6章在线阅读

2021/5/4 7:31:01 作者:许燃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她胖的可爱
她胖的可爱
作者:许燃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本缘更努力填坑~~】他的安心是又香又甜的肉包子,馅儿大皮儿薄卖相好。这颗肉包还有些娇,亲一下能皱,摸一下会破。沈沐棠在热包子这件事上向来无所畏惧。让安心脸红心跳,羞答答的冒热气是他毕生的事业。但是听说,最近有人要跟他抢工作了!?儿时玩伴!?沈公子眉毛一挑:“青梅竹马是什么梗,过期了的好不好!”沈公子牌高端蒸笼,专注热包子一百年。————沈公子:我是蒸笼,只热包子。这肉也太舒服了,再让我摸摸。懒惰小肉娇VS腹黑甜蜜男甜文~~宠文~~楼下请点进专栏预售,会双开哦╮(╯▽╰)╭【妖灵快递的送货日常

两天后阿祥的身体好了许多可以勉强出海了。萧曼吟非要跟着一起去,阿祥拗不过只得带她一起出了海。

阿祥从小在这里长大,对这片海也是极为熟悉。两人出了海之后直奔最容易打到珍珠的海域而去。

从早上的太阳初升到日落黄昏,萧曼吟和阿祥在海上足足呆了一天。他们今天的收获不错,捕上了许多的蚌,还有不少的鱼。阿祥从这些蚌里取出的珍珠足有一小袋。他高兴极了,加上之前凑的一些足可以交差了。

萧曼吟看着他能交差也为他高兴,今天她也算是过了特别的一天,不仅看了浩瀚的大海还亲自出海打了一天的鱼,虽然辛苦但也开心。

晚上,船靠了岸阿祥把今天捕到的鱼从船里清理出来准备明天拿出去买。清理干净了鱼,阿祥将渔网抛进水里准备清理干净,只听得“咚”一声,一个东西掉进了海水里。萧曼吟怀着好奇心地跳下船在浅水里摸了起来,她想看看掉了什么东西。

摸了半天萧曼吟也没摸到刚才点下去的东西。天色渐晚,海潮渐长,阿祥怕她过于贪玩好奇又担心她被海水卷走赶紧催促着她上岸回家。萧曼吟只得扫兴地上岸,刚起身走了两步,突然觉得脚下被搁着疼,萧曼吟弯腰从水里捡起来一看原来是硕大的贝壳。

“好家伙,差点割破了我的脚看我不收拾你。”说着萧曼吟拿着匕首划破贝壳扔在了船头上。一个黑乎乎,圆溜溜的东西从贝壳里滑了出来从船头上又跌进了船里。

萧曼吟捡起来一看发现是一颗黑色的珠子。她见过白色的珍珠,可没见过黑色的,她举着珠子好奇地对阿祥问道:“祥叔,这是什么?”阿祥看了一眼没在意,等他回过神来再一看却把他乐坏了。“这是‘黑美人’几十年难得一遇啊!今天却被你捡到了,姑娘你真是个福星啊!”

看着阿祥一脸的高兴劲,再看看手里这黑不溜湫的家伙萧曼吟真不知道它精贵在哪。“那,这个可以当做赋税吗?”萧曼吟问着阿祥。“要是有谁捞到这么一颗宝贝,别提一年的赋税了十年的赋税都可以免了。”阿祥笑呵呵地回道,萧曼吟又再一次看了看这黑家伙还是没看出来它有什么宝贝的地方,既然都这么宝贝了也不好扔了,于是她便把它揣进了兜里。

第二天早上,萧曼吟陪着阿祥带着阿烈来到了衙门来缴纳赋税。

衙门在小镇上东边的尽头上,是一个两进的四合院子。衙门前长着一棵大槐树,由于时节还未至,光秃秃的树枝上还未长出新芽。

里正见他们过来高兴极了,连忙迎上去招呼着:“哟!阿祥,病好了?今天可把赋税带来了?”

“带来了,带来了。”阿祥连声应道正准备把装满了珍珠的袋子拿出来却见萧曼吟手里握着一颗黑珍珠递到了里正的面前:“大人,这是祥叔家十年的赋税,您看看……”

里正看着萧曼吟手里圆润饱满的黑珍珠惊得长大了双眼。在场的其余人也是惊叹不已。只见那颗黑色的珍珠足有鸽子蛋大小,在阳光的照映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上品、极品啊!”里正从萧曼吟手里接过珍珠赞叹道。“我说阿祥啊,这么好的宝贝你是从那里来的呢?不会是偷得吧?”里正脸色一变厉声问道。

这话一出吓得阿祥连忙摆手道:“大人,可不能冤枉小老儿啊!这是昨天萧……”

“这是昨天我和祥叔一起下海我看着祥叔从海里捞起来的。”阿祥话还没说完就被萧曼吟抢了过去。阿祥听着这话惊讶地看着萧曼吟。

里正见有人证也不好再为难,他眼睛一转立即笑道:“既然是阿祥你自己捞起来的那便好,也算你讲信用今天把赋税都交上来了。过会上面就要来人把这些东西都运走,如果今天你还未交上东西的话,不仅我要倒霉你也吃不了兜着走。”里正吓唬完阿祥便把那颗耀眼的黑珍珠和其他的珍珠放在了一个大箱子里。

萧曼吟看着这一箱箱装满珍珠的箱子被贴上了封条抬进了衙门的后院,她心里一道小心思瞬间闪过。

“大人,祥叔今天缴的这颗珠子能抵十年的赋税吧?”萧曼吟笑问着里正。里正不悦地看了她一眼支支吾吾道:“这个嘛……”

“这是上面早就定好了的,说只要能找到黑珍珠就可以抵十年的赋税,大人你们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呀?”旁边一些缴纳赋税的渔民听见了大声地嚷道。

“就是啊!早就有这个规定了,难道说话不算话?大伙对这项赋税本就怨声载道,此时看到里正的态度大家就就更加激动了。

里正一看情况不妙,为了安抚众人的情绪急忙道:“大伙别激动,上面是这么规定的,可……”

“既然有这个规定,那就请大人给祥叔开具免税的凭证吧!”不等里正把话说完,萧曼吟便说道。

“对,开凭据,马上就开”旁边的渔民们又附和地嚷嚷了起来。里正没办法只得为阿祥开具了免十年赋税的凭据。

看着手里盖着鲜红印章的文书,阿祥激动地拉着阿烈给萧曼吟跪了下来。“阿烈,快,快给姐姐磕头。姐姐可算是救了我们爷俩的命了。”说着阿祥便哭了起来。萧曼吟最是见不得这场面,赶紧将阿祥爷孙俩扶了起来。

阿祥用珍珠在街上买了一些好菜回家招待萧曼吟。饭后,萧曼吟便起身向阿祥和阿烈告辞准备离开。

临走时,阿祥送给萧曼吟一袋珍珠。萧曼吟再三谢绝但都被阿祥给塞了回来。阿祥道:“姑娘用那么珍贵的黑珍珠帮老儿免去了十年的赋税,已经是帮了我们一家天大忙了。如今我们也不用再担心以后的生活,家里以前备了一些珍珠,以后我和阿烈就算不用出海,就靠这些珠子也能生活好几年。这些珠子还请姑娘收下吧!我知道姑娘家都爱漂亮就全当做老头为姑娘添置的首饰吧!”

看着阿祥淳朴的面容,萧曼吟也不好再拒绝他浓浓的情谊,只得收下了这为数不多的一袋珍珠。

告别了阿祥和阿烈,萧曼吟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回到了镇上。

晚上,小镇早早地就陷入了沉睡中。街上没有一个行人,店铺早早的关了门,只留下几盏灯笼在昭示着这里还有一丝生气。。

衙门前的大槐树上,一只黑色的‘大鸟’趴在树枝上一动也不动。他一双深邃的眼睛直勾勾盯着衙门里,好似要洞悉里面的一切以便随时对猎物下手。

衙门的正厅里一两盏烛火正在随风摇曳,东西连边的屋子里是不是传来一阵划拳声和女人的笑声。

槐树上的‘大鸟’待在树上许久也不曾离去,月亮在云里钻进钻出,不知不觉已到了三更时分。

衙门里渐渐安静了下来,东西屋里的灯火也暗了下去只留下了正厅的烛火还在坚持着燃烧。

‘大鸟’或许在树上呆腻了,一个纵身飞到了正厅的屋顶上落了下来。萧曼吟一声夜行衣趴在屋顶上,她轻轻掀开两片青瓦看见屋里两人正在灯下对饮。那两人中一人是里正,另一人一副官兵模样打扮,看样子二人从天黑喝酒喝到了现在,都已醉意浓浓。

“我说老弟,这批货你已经查验过了,没什么问题了吧?”里正问着那人。“老兄你办事我放心,没什么问题了,明早就可以送走了。”里正听着那人说道,顿时来了精神道:“那,你看咋们这次这份额怎么算呢?还跟以前一样?”

那人端着酒杯看了一眼里正,笑道:“我说老兄,我们俩不是说好了吗?除了上交的那部分外,剩下的咋们俩你三我七,你可不要说话不算话呀?”“咋俩上次不是说好了四六分吗?怎么今个儿又变成三七了?老弟,你可不能欺负哥哥我啊?我还有手底下这帮兄弟要照顾呢!”里正面色不悦地对那人说道。

那人看里正不悦急忙笑道:“我知道老兄你不容易,可是兄弟我也难办啊!你是不知道,上面那位可是个精明的主,他要是知道你自己将这么多好东西藏起来自己享用而不上交的话你想想你会是什么下场?要不是我帮你隐瞒你觉得你今天还能这么轻松地坐在这里和我一起喝着酒?所以,弟弟我拿这点也是应该的,你要是觉得少了,你再让那帮子渔夫多捞点不就完了,何必在这里和老弟我过不去呢?你要知道,我们俩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那人这话许是说到了里正的心里了,他也知道这里面的厉害即使心有不甘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过了一会里正又问道:“老弟每次来都说上面那位如何如何,不知老弟可否告知上面那位到底是什么来路啊?”这也是萧曼吟想知道的,她趴在屋顶上屏住呼吸全神贯注地听着,可是等了半天那人也没开口。

萧曼吟刚要打算放弃便听见那人冷声道:“我劝老兄你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就行了,其他的就不要问那么多了。有时候知道得越多反而死得越快。”里正一听这句话立即吓得不敢再多说一句。那人看里正吓成这幅模样又缓了缓道:“其实,老兄也不用害怕,你只需办好自己的差事,上面肯定是有嘉奖的。看在你我相识这些年的份上,我就悄悄地给你透个底吧!上面那位来自洛城,而且极有可能来自宫里,至于是谁?这个可不是我能打听、我敢打听的。”那人停下来喝了口酒悠悠道:“有时候还是糊涂点好啊!免得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那人说完叹了口气,有继续喝着酒。里正有可能是被这强大的信息给彻底震住了,大气不敢出一口只得不停地给那人斟酒。屋顶上的萧曼吟听到这个消息也是特别疑惑。她心道:“既然是宫里的人就应该不缺钱啊!为什么还要在外面大肆敛财呢?他想造反?”想了半天萧曼吟就只得出了这一种结论。

屋里,里正和那人继续喝着酒吃着菜,只是这聊的话题没有刚才那样紧张了。

里正见今天俩人都喝得差不多了便对那人道:“兄弟,这次老哥我可是有一个好东西要给你,这东西只要你呈上去保管能让老弟你立一大功。”说完,里正便从怀里掏出了一只木匣子。匣子里装的正是今天萧曼吟替阿祥缴的赋税——黑珍珠。

那珍珠在晚上也如白天一般光彩夺目。那人接过来一看赞不绝口道:“真是难得一见的上品啊!老兄果然有心了,这次的分成就你四六吧!大家也都不容易,最难得的是老兄这样为我着想。”里正一听可以分到四成油水高兴极了连忙招呼着那人喝酒。

萧曼吟见这里没什么可听的了,纵身一跃向后院的库房飞去。

四更时分,里正才从衙门里抱着一个大木匣子跌跌撞撞地往回走。萧曼吟从库房出来后一直跟着他的身后,也许是喝的太多,里正走到一半便倒在路边呼呼大睡了起来。

萧曼吟来到里正身边打开他怀里的木匣子发现里面全是白花花的一匣子珍珠。“好家伙,既然坑了这么多老百姓用命换来的东西,那可不能让你白白占了便宜。既然库房里的东西不好动,那就在你身上找点东西吧。”萧曼吟心里想着,于是将匣子里的珠子全部装进了自己的袋中,还不忘给里正的匣子里装满石头。做好这一切后,萧曼吟心满意足地回到了客栈睡觉了。

一连几天萧曼吟都在镇上东游西晃,她总能看见里正带着一群人板着个脸到处上门收赋税。或许是自己吃了个哑巴亏又不敢发作所以才到处发泄吧!萧曼吟这样想着,心里笑了笑又继续玩自己的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终极三国想苏麻辣藕了咋整(上)

    今天周日,天气阴,微风。树叶飞落进家门口4次,来往过路的村民男15人,女27人,小孩6人。秦大兴出去回来往返共3次,她独自一人观看蚂蚁搬家共计一个半小时。今天周一,天气多云,风略大。树叶飞落进家门口8次,来往过路的村民男6人,女10人,小孩3人。秦大兴上学去了,无法计算,她独自一人打扫卫生共2小时。

  • 大唐之义商系统之查克拉属性、大筒木、龙地洞(3)

    第二天早晨“喂,你听说没?那个家伙是宇智波家族的,和火影大人一样。”“就他还宇智波,那我缝个族徽还叫宇智波佐助呢。”“别瞎说,这家伙连族徽都没有。”......自从宇智波云脉自报家名之后他们就一直再议论他。“安静安静。”漩涡博人的声音和身影同时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今天我们来测查克拉属性。”此言一处

  • 循渊分手了

    挂断电话,肖奕芸越想越觉得奇怪,心里寻思着:晨曦昨天才去绿城,怎么今天就回来了?不可能呀,他们一个多月没见面了,她应该是跟陆明辰歪腻在一起才对呀!可是听陆明辰焦急的语气,一定是出什么大事了。不行,我得给这个小妮子打个电话才行!秦晨曦刚刚入住酒店房间,手机就响起,一看是肖奕芸,连忙接起电话:“奕芸啊!

  • 重归之路之回忆最初

    还记得那年,农历十月十二,还有两天就是道教的下元节,周末的宋佳音总是喜欢跑到市中心的图书馆去,因为那里的书比较齐全,她也会有时间便在那里坐上一整天,还有个原因是,这里的书可以免费看。她喜欢坐在静静的图书馆里看书,如同今日,佳音又是看了几个小时,未曾离开。佳音看的正入神,有人不小心碰掉了佳音手里的书。

  • 我有一座属性塔第二章在线阅读

    叶凡尘满怀激动的跑到了距离他所在的别墅不远的地方去,现在火影模拟游戏仓和游戏头盔都已经在各大商场上市,不过虽然有着庞大的货源供应,却也是供不应求,现在网上的一个最简朴的头盔都被炒到了二十万,而游戏头盔的上市价格不过才五万而已,而一个高级游戏仓二十万,游戏仓可以让人的身体得到最舒适的游戏体验,不会因为

  • 致陆太太陌景昔

    离笙:“要来就来呗!关我屁事啊!”陌凉:“不是...她...她.....她!”离笙无奈,翻了一个白眼:“她怎么了?”陌凉:“她说要住在这里。“离笙忽然炸毛:”什么?你答应她的?“陌凉:”她根本没给我不答应她的机会啊!”离笙:“她不是你妹妹吗?”陌凉:是啊!可我。。。。。,管不住她啊!”离笙:“你咋这

  • 尘缘路击杀(求鲜花)

    因普莱扎犹如鲤鱼打挺一般站了起来,肩膀上的炮台对准赛罗,直接发射了数发。面对气势汹汹的红色能量弹,赛罗不屑的哼了一声,挺胸,双臂张开,双手虚握,在自己的意念控制下,头顶上的两片冰斧瞬间飞了出来,在空中飞舞了一再后准确的飞在赛罗的手中。赛罗握紧冰斧,两把冰斧锵锵的摩擦敲打两下,散发出大量的火星,随后看

  • 赛尔号光之你回来吃饭吗(4)

    “这马上就要到饭点了,也不知道霍爷要不要回来吃饭。”“小棉,不然你帮方婶打个电话问问霍爷,我先忙别的。”看方婶一脸为难,叶棉只好接了这个烫手山芋,她可不想打电话给霍霆南,更不想和这个霸道男人讲话。叶棉慢悠悠地走到客厅,缓缓地播出了电话。“出什么事了?”电话那端被接通后,霍霆南的声音马上传来,如果仔细

  • 希*******言在线阅读第6章

    林旭东隔三差五就去跟踪,忽然有一天,发现小夏一个人。难道两个人分手了?为了证实猜测,第二天,旭东又去看看,果然是小夏一个人。她走得很平稳,背影姣好。像电影的结尾,经常出现的一个画面,主人公背对着镜头,迎着朝阳走向远方,预示着一段美好的开始。可现在是夕阳,没关系,总之很美。正胡思乱想,小夏的迎面跑来两

  • 超英联盟第七章在线阅读

    战场上,所有的海军士兵都不可思议的看着黄猿身上溅出的鲜血,败了?,海军的顶尖战力居然败了。“这家伙...好强!!”四周的海贼纷纷瞪大了眼,震惊的看着浑身魔力爆发,疯狂大笑的神之塞勒涅,对阵海军大将居然还敢分神。不同于场上的海军海贼,黄猿并没有理会还在渗血的胸口,而是凝重的看着不远处的神之塞勒涅,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