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王妃有令:邪王逆天宠在线阅读第三章

2021/5/4 7:10:10 作者:朽木雕成花 来源:掌阅小说网
王妃有令:邪王逆天宠
王妃有令:邪王逆天宠
作者:朽木雕成花来源:掌阅小说网
穿越后她以为会像电视剧里的女主角一样散发着耀眼光芒照瞎其他那些配角的狗眼,不成想壮烈惨死。具体有多惨,用她的一句话概括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她被强制性重生了,上一世的记忆全无。可怜了那个站在原地苦苦等了她十四年的人。幸好,茫茫人海中终有一日得以相见,再见他时,他的双目被挖成了瞎子,嗜酒如痴的他,却不知为何戒了酒,素爱穿白衣的他忽然转变了风格,腰间那条丑到没眼看的编绳,他却视若珍宝,决不离身……她却不知,一切改变皆是因为她。重活两世,那个从不与人接触的洁癖精,把她宠成了至尊之宝。

山路崎岖,他背着她走得闲庭信步,是方宽阔的肩背,让人抱着很有安全感。期间他一句话未说,她也一句话未问。后来到了山下,她说可以自己走,他却执意背她回家。

刘元安和他的同伴被他打发走了。他顺着练月指的路,一直把她背到家门口。都到这个份上了,练月自然要请他进去喝杯茶。他却不喝茶,说饿了。练月只好去灶房做饭。他就在灶下帮忙添柴。中间一句话没说。

吃完饭之后,碗筷也没让练月收拾,而是他收拾的。练月站在灶房门口,看着这个身高八尺的剑客在洗碗,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她有点摸不透,他到底想干吗。

原本以为吃完了,收拾完了,他就该说正题了,他就没说,而是问她有没有酒,练月顺着他,把自己珍藏的好酒取出来。她偶尔觉得寂寞时,也会自斟自饮两杯。

他倒是也没多喝,就喝了两杯。喝完之后,练月想,这下该谈正事了吧。喝完酒之后,他的确说话了,但没说练月期待中的话,他只是报了自己的名字,说他叫卫庄,又问她叫什么。

练月终于忍无可忍,索性挑明了:“折腾了这么久,阁下到底想干什么?”

卫庄继续问:“一个人住?”

练月再好的脾气都被磨没了,更何况她的脾气本来就不怎么好。她道:“阁下有话直说。”

卫庄继续道:“我就当你默认了。”

练月蹭地站起来:“你到底什么意思?”

卫庄抬眸瞧着她,眼睛如黑曜石一般乌黑透明,他问:“我什么意思,你没猜出来?”

练月倏然一惊,他这话似乎意有所指,而她似乎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她梗着头道:“阁下心思诡谲多变,我猜不出来。”

卫庄站起来向她走过来,那种压迫感,练月差点没被他压的连连后退,但她稳住了,不能示弱。她又不是弱女子,就算他武功高比她高了那么一些,他又能把她怎么着。

卫庄走到她跟前,练月别开头,跟他错开。

卫庄低声道:“你猜出来了。”

暮色四下,各家各院都冒起了炊烟,可他们已经吃过了。院子里的那棵紫桐正开得热烈,门窗洞开,站在这里也能闻到桐花的花粉味儿,院子的草丛中,有虫嘶鸣。以往都是她一个人,或坐灯下,或坐亭中,陪伴她的只有她的剑和她的书,寂寞在黑暗中如藤蔓滋长,将她紧紧的捆住。如今却突然来了一个人,陪她做了饭,陪她吃了饭,陪她喝了酒,然后现在正在灯下,问她有没有听懂他的话。

练月抬起眼皮仔细去瞧他。

这是一个略为有点傲慢和疏离的剑客,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嘴唇很薄,但却不显凉薄,颧骨上的那条疤在昏黄的烛灯下显出柔和的色彩,倒是不狰狞,而是显得更英挺了。

在她少女时期,她曾幻想过跟这样的剑客一起仗剑走天涯,而不是做一个困在地宫里的杀手。可她的少女时期,还是在杀戮中渡过了。她如今虽然逃了出来,却再也没有年轻时的心境了,她不想仗剑走天涯,她也不能,她只想安稳渡日。

平凡的日子虽然寂寞,可还好,还能忍受,如果还能有个不错的人来陪自己,那也不错。

练月盯着他看:“你不是来杀我的?”

卫庄沉沉的看着他:“不是。”

练月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

风从院子里吹到屋里,烛火忽明忽灭,卫庄忽然从桌上把自己的剑从剑鞘中抽了出来。

那是一把好剑,剑鞘古朴,缠满山川藤蔓,剑柄镶着一颗蓝宝石,剑身刻着一些古老的意义不明的暗纹,剑刃在烛光下泛着幽蓝的冷光。

练月站着没动。

卫庄把剑柄递到她手中。她不明白他的意思。卫庄捏着剑刃,把剑尖对准了自己的胸膛。

练月静静的瞧着他。

他缓慢的往前顶,一点一点的顶,练月甚至能听到剑入身中,和肉摩擦出来的那种令人难以忍受的声音。血从他胸前流出来,融进他的黑衣里,像是谁打翻了一杯茶水。

练月不知他是因为太自信,断定她不敢真拿他怎么样,还是怎么着,但总之他用这种方法最快的说服她。

练月握剑的右手往后收了一下,剑从他身体里拔|出来。练月又用手绢细细的把他的剑擦拭干净,收进剑鞘,然后去里间拿药箱。

卫庄麦色皮肤在烛光下显出温和的色泽,肌理分明,孔武用力,也没有她想象中横七竖八的伤痕,只有胸前和后背有两道,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如果不仔细瞧,也不太能看得出来。

练月替他清理了一下伤口,又从药箱中拿出一瓶药膏,一个很精巧的黑玉瓶子,道:“这叫金蝎膏,是之前一个教我剑术的兄长配制的,专治外伤,你忍一下。”

练月把膏药抹在绷带上,摁在他伤口上,他猛地皱紧了眉头,汗从额头上冒出来。

练月看他皱成一团的眉眼,放轻了声音:“忍一下,忍一下,马上就过去了。

药劲很快就过去了,他的眉头渐渐舒展开,练月开始替他包扎。

绷带从他的右肩斜缠过左肋下,练月站在他背后,替他缠绷带,她的脸颊偶尔擦过他的侧脸,他便回头瞧她,她也会瞧他一下。

绷带如此缠了几圈后,他的手忽然覆在了她手上:“故意的吧,你是。”

练月抬眸瞧了他一眼,却没接他的话,而是道:“最后一圈了。”

卫庄拿开自己的手,让她缠完这最后一圈。

包扎完之后,练月去收药箱,卫庄转过身来瞧她,练月恍若未闻,只自顾自的收拾自己的东西。整个过程中,她没看卫庄一眼。

收拾好之后,练月抱着药箱,回里屋去。经过他身边时,却忽然被他扯了一下,直接摔在他腿上和怀里。药箱滚落在地,里边的各种东西都摔了出来。

她斜倒在他臂弯里,他的黑眼睛定定的瞧着她,她忽然问:“你刚才说你叫什么来着?”

他仍是那么瞧着她,仿佛她脸上有一朵花似的:“卫庄,卫国的卫,庄严的庄。”

“卫庄……”她看了他一眼,真个眼波如水,“倒像是个厉害剑客的……”

剩下的话,练月没说出来。

像寂寞太久的两柄剑,相交时碰出一点火星子,都能立刻燃起泼天大火。

两人亲得迫不及待,又难解难分,中场休息时,她抵着他,低声提醒:“你身上有伤。”

他们明明都没有情意,明明只是寂寞,可这时候,这样的话,却莫名像有了情意似的。

“那就等会再包一遍,这又不费什么功夫。”他一把将她抱起,往里间去。

剑客是任何事情都要分出胜负,杀手也是,可练月觉得自己在情|事上从来没赢过。

以前做别人的杀手,也做别人的玩物,被人随意对待,她曾经一次又一次的反抗,可能怎么着呢,那人是她的主子,她的反抗,在他眼里就是笑话。她哭过闹过,他不要她,可又不放她,她都快要溺死了,只能拼尽全力逃出来。她唯一赢得一次,就是逃到了这太平城,过一种不做他的杀手,也不做他玩物的日子。

剑客情到深处,似乎还叫了一个名字,那应当是一个女人的名字。

练月想,这是剑客求而不得的新欢,还是已经失去的旧爱?

练月早上醒来时,剑客已经走了,什么都没留下,好像昨晚只是她在春夜里做的一场春梦。梦中的旖旎缠绵,摧毁了她的寂寞。醒来她发现是一场梦,那就更寂寞了。

她昨晚应该抑制住自己的,不应该冲动。她想,应该是剑客的血让她失去了理智。以前,总是她用自己的血去换取别人的信任,现在冷不丁有人用他的血换取自己的信任,她在那一瞬间感同身受。一个剑客,把自己的剑和命都搁在她手里,她觉得那是巨大的深情,哪怕只是一时的深情,她也要了。更何他是那么恰到好处,而她又是那么的寂寞。

想了想,又算了,反正做都做了。

她翻身下床,打开门,发现外面湿漉漉的,原来昨天晚上下了雨呢,她竟然都不知道。

她走到紫桐树下,正是桐花的季节,只可惜昨晚的雨把桐花都打落了。她回灶房,拿了小竹篮,捡了一些。桐花带露,练月想,还是做植物好,怎么都是清洁。她看着小竹篮里的这些桐花,觉得今天可以做桐花饼吃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掌阅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白色郁金香第1章在线阅读

    一人从虚空中踏步而来。男人身着青色长衫,黑色的长发散散的束在脑后,随清风微微摆动。几缕散发落在脸侧,斜飞入鬓的眉角,乌黑温润的眼眸,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小巧挺直的鼻梁下,是淡粉色的唇。通身带着一股温纯气息,像是春日化雪为水的小溪流过的潺潺清爽。修真无岁月,易樊出关之时世上已过千年。感到体内真气涌动有

  • 一叶障天下第1章在线阅读

    永安二年。今年的冬日,比往年来的更早。大殿内男女的欢愉声狭着刺骨的风往外吹。“娘娘,咱们回去吧,陛下说了今日不见人。”宫女看着殿外已经跪了一个多时辰的女子,想着她年幼娇弱的身体,不忍心的低声劝道。文锦心绝艳的小脸惨白,身子却是分毫不移,挺直着腰板眼睛死死的盯着殿门。“臣妾求见陛下。”边说边用力的磕头

  • 三国:开局杀董贼在线阅读第九章

    “陈玄奘?僧人?”李世民有些疑惑。隋末唐处时期,西方教还尚未传教到这里,信仰并不兴盛。这僧人虽然李世民也听说过,但是并无什么大的印象。比起方士,修炼得道之人来说,在李世民心中差了不止一个档次。“他揭了皇榜,说能解决陛下困扰!”侍卫解释道。李世民迟疑了下,并未直接召其进来,而是将目光看向了李承乾。“承

  • 综漫 玖兰枢的忧郁之顺其自然(10)

    李明月正在给病人看病,温莞气喘吁吁跑到门口,看见里面有人,又连忙退了出来,坐在门口的凳子上平复气息。五分钟后,里面的病人出来,温莞才进去找李明月。温莞把手里给李明月留的甜点给李明月。水墨警告的声音还在耳边回响,现在给李明月两个胆也不敢再在这里吃东西了,她摇摇头说:“这里不能吃东西。”温莞放下东西后也

  • 微表情之轩辕无道

    看书的兄弟,点亮封面下的收藏和鲜花,咱们一起创造辉煌可好??华夏帝国、北方腾燕州的州城燕京。清晨的阳光洋洋洒洒的落在了一队骑兵的身上,这些骑兵一身精美皮甲,甲胄之上,勾画着炫彩的龙纹,显然,对于这群禁卫军来说,华丽的服饰远比精良的铠甲重要。骑兵中间卫护着一架马车,马车装饰算不上豪华,只能算是一般,突

  • 月下尘在线阅读第5章

    谢阳其实是被迫闭关了一个月的。没有办法,谢阳也完全没有料到,那位留下那些秘籍的谢寒池的确是天才中的天才,《冰神诀》的第一部分引气入体之后紧接着就是利用谢寒池留下的七块玉饰中的一块,直接从引气入体修炼到筑基期——按照谢寒池写在《冰神诀》中的话来说,这也是对修炼者的考验之一。谢阳心知这是谢寒池在设下那么

  • [魔道祖师bg]温若寒的夫人又搞破坏了?第八章在线阅读

    “你小子跑过来凑什么热闹!”金莲低声呵斥道,然而亢奋中的何飞完全接收不到他娘亲眼中传达的信号,不过这一切却被缥缈尽收眼底,她似是猜到了金氏的用意,微不可查地轻笑了一声。何子安是距离缥缈最近的,便开口询问道:“怎么了,阿妹?”“没什么,兄长你想去试试吗?”缥缈即刻岔开话题。“北川尹氏那自是人人都想去的

  • 风起九州录在线阅读第一章

    第一章林叶明放学回到家里,发觉家中气氛非常紧张。父亲一个人在关在书房里,母亲独自坐在阳台上。林叶明很惊讶,这个时候是母亲十年如一日打牌的时间,而父亲应该在陈小姐樱花路的香闺里。从他记事起就是这样了,母亲的牌搭子换过好几次,父亲的晚上时间也换过好几个地点,不过倒是从来没有带到家里来过。但是,家里喧哗一

  • 几回闻第10章在线阅读

    Chapter10她有点害怕地刷了刷大家的反应。竟然……没崩。大部分人都觉得陆仲廷这样反而大大方方很坦荡,证明他的确跟沈晴一没什么,不怕来人黑。还有人在搞笑:谁能想到有生之年竟能看到陆仲廷开微博,关注的第一个人居然是沈晴一。看着微博上各种调侃的消息,沈晴一不觉松了口气,陆仲廷在她心里的形象又高大了几

  • 重生之风云惊变之第四章

    “阿嚏。”幼清坐在石阶上,捂住嘴巴打了一个喷嚏,又接着来闹赵氏。赵氏望着他那身轻薄的夏衫,稍微把人推开,顺势摸了摸幼清白生生的手,而后蹙着眉心问道:“手怎么这么冷?是不是受凉了?”幼老爷立即如临大敌地问:“要不要让人请个郎中上山来?”幼清瞄了他一眼,狐疑地说:“爹爹,真的不是你在悄悄说我坏话?”幼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