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千骑卷平岗在线阅读第5节

2021/5/4 7:27:09 作者:费尔牧 来源:纵横中文网
千骑卷平岗
千骑卷平岗
作者:费尔牧来源:纵横中文网
捻军纵横十八年,横扫十余省,败湘军,杀僧王;在满清末年的半个中国,千骑卷平岗,成就最后的铁骑。

时间过得很快,来到江都已经三个多月了。但是杨杲依然没有说服杨广让自己离开江都外出领兵,他也没有找到去找宇文述和裴世矩等人为自己说话的机会。杨杲无奈只好天天呆宫里,每天找折冲朗将沈光教自己拳脚功夫,勤加练习武术,争取早日能够离开江都。

其实他也想过不离开江都,希望杨广能听从自己的建议把宇文化及等隐患给杀了。可是宇文化及现在什么都不是,说他将来会造反鬼都不会相信,何况杨广对宇文家非常宠信。

一个内侍急急地跑了进来,躬身道:“启禀陛下,许国公府传来消息,国公今天开始呕吐不止,时不时昏阙”。自从来到江都,杨广最宠信的大臣许国公宇文述大将军就一病不起,这让杨广很是担心,便不断派人询问病情,并让许国公府里一有情况就奏报。传来的消息居然是开始呕吐昏迷了,这意味着宇文述命不久矣。

杨广有点伤感,这宇文述自从自己还是晋王的时候就追随自己,在自己成为太子的事件中出谋划策居功甚伟,自从自己登基以来也是自己得力的左右手,而今却卧病在床命不久矣。杨广心想自己应该去看看自己这位老去的臣子和朋友。

决定了的杨广马上从案几后的龙座上站了起来,口里说道:“去看看”。说完之后,杨广就先往大殿里出去,刚来找他的杨杲很是无语的赶紧跟上。

杨广刚刚走出大殿,前面台阶下就有两个身穿赤红官袍的人疾步走来,等他们走近杨杲才认出他们就是内史侍郎虞世基和黄门侍郎裴世矩。

虞世基、裴世矩、苏威、裴蕴、宇文述五人是杨广非常信任的大臣,虽然他们的官职不高,但是他们挂着“参预朝政“的宰相职衔处理朝政,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大隋宰相。如今宇文述病卧在床,而苏威在前阵子因事罢免在家,可以说朝廷大事就有剩下的三个处理了,而今三个当中两个急急地来找杨广,肯定是发生了重大事件。不会又是那个造反头子称王称帝了吧,杨杲心里默默的想道。

他们俩也看了到杨广,便加快脚步过来赶紧行了个礼说道:“陛下,洛阳消息,河南瓦岗军攻克金堤关,并四处攻打抢掠荥阳等县城镇,多数被攻克;情况危急”。

说实在的,各地烽火四起的情况下,起义的农民军攻城略地可以说很正常。但是大隋的京都洛阳就在河南,瓦岗军在河南攻城略地无论在军事和政治上对大隋来说就不是普通的丢失一城一地那么简单了,这也是裴世矩两人看到洛阳送来的消息后立刻一起来的原因。

杨广本来就因宇文述的事心情有点不好,一听这个更让人揪心的事后,便狠狠的甩了甩宽大的袖子说道:“此事稍后再议,朕先去看望一下宇文大将军”。杨广更喜欢称呼宇文述为大将军,而不是他的爵位许国公。

裴世矩立马拦住杨广的去处,奏道:“宇文大将军病重,陛下忧心,派御医前往以示皇恩即可,陛下无需劳师动众前往啊”。

虞世基附和道:“当前国事艰难,陛下当以国事为重”。

杨广铁青着脸正要发脾气的时候,杨杲从他的后面站了出来,躬身说道:“父皇,两位大人所说有理,若父皇忧心宇文大将军,儿臣愿前往探望”。杨杲说完,只见裴世矩两人对他投来赞许的目光。杨杲心里嘿嘿的笑道,不要以为我是帮你们劝说杨广的,我是去找宇文述帮忙的。

杨广想了想,拂袖转身走进了刚刚出来的大殿,没有留下一句话。裴世矩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后,向杨杲行了个礼也跟了进去。

杨杲终于找到机会出宫了,而且是去找这个他一直想找的宇文述。宇文述虽然病重,但是病了的他只要他肯发声,那他就还有作用,甚至比他活着的时候发声更有用。急着见到宇文述的杨杲,出了宫之后,在沈光的指引下骑着快马直奔宇文述府邸。

杨杲快到了宇文述府门前时,发现府门前站着一大帮子的人在哪里等着,好像知道自己要来一样。不过看到他们的旁边有一个穿着宫里内侍衣服的人,杨杲瞬间明白了,原来宫里早在他到达前派了人来先行通报啊。不过从他们脸上淡淡的失望可以看出,内侍通知宇文府的人说要来的应该是皇帝杨广吧。

宇文述的二儿子宇文士及向前一步弯腰行礼道“恭迎殿下”,后面他大哥宇文化及和三弟宇文智及及其他家眷皆跟着行礼。

杨杲从马上跳下来,赶紧过去扶了一下宇文士及并说道:“自家人,不用行此大礼”。然后转过身子对宇文士及旁边的南阳公主行礼道:“皇姐”。南阳公主是杨广的大女儿,杨广宠信宇文述,就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的二儿子宇文士及。

打完招呼后,杨杲才与宇文士及解释道:“听闻大将军病情加重,父皇忧心,本想亲自前来,怎奈国事缠身无分身乏术,故特派本王前来探望”。

宇文士及双手朝天抱拳,一脸感动地说道:“陛下隆恩,….”。

杨杲打断他的话问道:“大将军现在如何”。

宇文士及转了个身做了个请的手势道:“殿下请”。杨杲在宇文士及的带领下,来到了宇文述的卧室里,这时正有两个年长一点的下人在伺候榻上的宇文述用药。

宇文士及加快脚步来到宇文述的床边,低着头在宇文述耳边嘀咕一通,只见宇文述挣扎着要起来。

杨杲赶紧小跑过去,说道:“大将军,你就不要起来了”。见宇文述还能挣扎着起来,说明宇文述的病情并没有杨杲想想中的那么严重。

事实上宇文述也没有内侍禀告给杨广那么严重,他是已经病得差不多了,但是还没有出现昏阙的情况,而且呕吐也是今天早上开始的。至于为什么内侍回那样回禀杨广,那当然是因为宇文述给了那内侍好处了。

宇文述这么做都是为了让他一直追随的主子杨广能来看看他。他知道自己的身体,知道自己这次是逃不过了,所以他希望趁自己还能说话头脑还清醒的时候见上杨广一面。他想,如果杨广听到自己的病危的消息能来看看他的话,他就以病危之躯求杨广赦免自己的长子宇文化及。这是病重中宇文述一直在想的后事,为自己不争气的儿子谋一份富贵。

虽说后来的宇文化及很牛叉地发动兵变把杨广给干掉了,但是这个时候的宇文化及只是一个奴隶身份。

宇文化及是宇文述的长子,这个人胸无点墨,且为人凶残阴险,一个十足的纨绔***。自从杨广登基为帝后,早年就追随他的宇文述一家就鸡犬升天了,长子宇文化及被任命太仆少卿。

宇文化及依仗父亲的权势,胡作非为,不遵法度。他经常带领家丁,骑高头大马,挟弓持弹,狂奔急驰于长安道上,狂妄自大,目中无人。因此,长安城中百姓称为之“轻薄公子”。

宇文化及还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就是贪钱,他曾多次收受贿赂而多次被罢官,但由于父亲的原因,是以每次罢官后不久,很快便又恢复了官职。本来宇文化及的就这些个胡作非为,凭借他父亲的权势和杨广对他们家的信任,都不是事,都不至于没官做。

然而宇文化及实在太贪钱了。在大业三年杨广北巡,驾临边境榆林时。跟随出巡的宇文化及与弟弟宇文智及在边境居然做起生意来,他们把朝廷管制的战略物资生铁与盐巴走私给突厥以换取高额利润。宇文化及的这种行为无疑是资敌叛国,被人告发后,杨广大怒,把他们囚禁了几个月。驾返京城后,依律下令斩杀宇文化及。

后来宇文述拼死求情,再加上已经嫁给他弟弟宇文士及的南阳公主求情,杨广便赦免了宇文化及兄弟的死罪,但把他们贬为奴赐给宇文述。所以这个时候的宇文化及在法理上并不是宇文述的儿子,只是他的一个奴隶而已。是以宇文述临死前希望见上杨广一面,为自己这个儿子谋求一份富贵。

(记得收藏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许你余生可期在线阅读第七章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每次写作文分数都不高了,作文是面向大众的,来自于生活正面的例子,你说它现实吧,它存在于现实中,却很难让人写出点现实的东西,因为每篇作文基本都会要大家写正能量的东西,现实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含于负能量范畴了。今天,有人问我真的没有为学习努力过么,我想了想,高一确实是凭借高别人一点点的记忆力

  • 十万伏特电死你之第一章 怪孩子(1)

    “看,那个小子还在拨弄着豆子,摆在石桌上玩,推来推去。说吃都不吃,糟蹋粮食。”“对啊,正常的小伙子这个岁数都开始拿着木剑整天打来打去,他倒好,白天整豆子,晚上跑去山洞里,真邪乎?”“我叔问过他数豆子厉害不?竟然一个都数不全,枉他整日拨弄,先人洞有什么好钻的,全是拼凑起来的怪物刻画。咱们族早不住洞里了

  • 想嫁你[台剧想见你番外]在线阅读第四节

    “哈哈哈……少爷,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想当年吴伯我……”接下来,吴伯一边开车,一边又开始说起他的少年韵事。又来了,又来了!贺兰英扶额。吴伯,贺兰家的司机,在贺兰家一干就是干了二十多年,是从小看着贺兰英长大的,两人感情很好,吴伯有一个特点,那便是一谈起当年的事就根本停不下来,而且谈到当年的事仿佛一下子

  • 云澜纪元之真男人二松(6)

    闲着无聊,我趴着闭目养神。同桌摇了摇我,又一张纸条传来,心想:“我的瑶小妞,你该不会是按耐不住,又给大爷我写纸条了吧。”打开一看,我靠,二松这2B写的:小乐,这战有没有把握,你表哥他们罩不罩得住,如果你确定没问题,我今天非和三儿单挑不可,昨天耳光之仇我必报。我回了句:放心吧,我表哥他们可是砍过人的,

  • Kazireno在线阅读笑傲江湖

    英雄楼门前有两头按夕落画纸雕刻的门兽,众人听夕落说这是上古神兽叫“貔貅”,据说能驱邪震恶。众人看着也像,貔貅模样他们没见过,面目狰狞的看着就吓人。开业这天围观人群很多,毕竟能见到传闻中的无双帝子。他们大多只是远观,而没靠近,并非完全是消费不起,而是来了很多大人物。最早来的肯定是城主李照人和李尹,礼单

  • 幸运娇妻:丫头乖乖让我宠在线阅读第六章

    交了志愿的日子到了,交完表格之后,班上大多数同学都一起赶去参加聚会。班长在饭店定了个包厢,这四张桌子是为所有参加晚宴的学生安排的。今天,姑娘们很大度,仿佛都闻不到烟味。白小川看着身边的每个男孩。不管他长什么样,此刻脸都是是红的,眼睛也是红的,不知道是因为临走前的悲伤还是房间里的烟。这时候突然有人躺在

  • 修行天下区

    张书均和小玉一路上偷偷的跟着布莱克警长的车,紧接着来到了一个看起来乱糟糟的地方,旁边也没有什么起眼的东西,可能唯一能引起别人注意的地方也就只有一个老旧的电话亭了。张书均和小玉在拐角处偷偷的望着成龙激动的和布莱克交谈这什么,因为距离的有点远,张书均两人也没有听清楚他们说的话。就算没听到他们谈的话,张书

  • 西游:一拳唐僧在线阅读第五章

    在坚持身体锻炼的同时,他更加注重不与社会脱节。坚持阅读每天的报纸刊物,密切的关注时事动态。甚至还大量翻阅原文书,虽然脑子里知道应该怎么读,但是这张嘴巴的发音就是不利索。于是,不停的反复练习口语也是他日常的安排之一。不仅仅如此,他要在韩朝林身上找回吴云洲的一切,又谈何容易。因为有很多习惯动作,在他下意

  • 鬼神君,要恋爱吗之以始皇为诱饵(8)

    一众文臣在后方叫嚣,武将则是直接朝李牧冲了上来。“哎!”蒙毅叹息一声,也是面有戚戚,毕竟李牧乃是功臣,只有他知道李牧在击退匈奴时,做出了多大贡献。也只有他知道,这防御塔到底有多生猛!不过现在,他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也没人愿意听他说话。果然,下一刻,在李牧的控制下,防御塔直接开射了!biu~biu~bi

  • (霹雳)天下谁人不识君第五章在线阅读

    “娘?”陈瑛回到未雨轩,一进门就看见赵氏在榻上坐着,赶紧过去给她行礼。“回来了?”赵氏放下茶盏,笑吟吟地望着他。“国公爷让我来看看你的伤,他还说要给你赔不是呢。”“儿子不敢,陈烨犯了错是儿子这个当大哥的没有教育好他,不敢让爹赔不是。”陈瑛跪在赵氏面前,叩首道。“起来吧,好孩子,让娘看看。”赵氏把陈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