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本尊今天不开荤[重生]之协作

2021/5/4 6:36:55 作者:渊虚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尊今天不开荤[重生]
本尊今天不开荤[重生]
作者:渊虚来源:晋江文学城
江无云作为被末流小宗门抛弃的外门弟子,以人类之躯成为蛊王,一经出世,便引得天地色变。苍朔出身修真大族,在秘境中被曾经的好兄弟一剑斩碎灵根,正哀痛从此与大道无缘,不想竟巧遇江蛊王。江蛊王眼见他哭得好看,便上前问道:“你可想继续修真?”执念深重,几成心魔,苍朔在瑟瑟发抖中祈求道:“帮帮我。”江蛊王玩味一笑:“好啊。”于是,苍朔就被炼成了有器灵的法宝,并自己契约自己,成为自己的主人。一脸呆滞的苍朔:……还有这种操作?暴力凶残有想法人类蛊王受×瑟瑟发抖白切黑强行刀灵攻九徒弟已开,求道友们关注:九徒弟·《

梁昊闻言觉得此把声音有点耳熟,转念一想,此人应该就是昨晚跟他介绍楚家的梁正。

他也留意到,此人太沉稳,不像是普通百姓家的孩子,他当时虽然衣裳普通,但显然很新,衣裳只是用来迷惑普通人摆了。

梁昊当时就知道此人有点能耐,从开始到现在都没见到此人踪影,现在神态完全不焦急,肯定是有所依仗。

梁正见梁昊还在思考便轻声道:“不用怕,我不会害你,我知道你不简单,而我现在已有十块木牌,没必要和你这狠人拼”。

此时周围又传出动静,心中稍微思索,便钻进去,进去后不敢掉以轻心而是小心抵防,只怕会有后着。

见梁昊抵防着,梁正也不担心,他将木牌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道:“没骗你吧”。

他笑着道:“你应该也计算过需要多少木牌能进入前十吧”。

“对了你现在有多少?需要帮助吗?”

梁昊稍微扫视梁正一眼,此位脸带微笑的少年城府远比他肢体动作厉害得多。

嘴上虽说着人畜无害的话,但他身体还是出卖了他,不自觉地摆出防守的姿态,调整好位置,毕竟他们只有一夜交情,事实是互为敌手。

“十二个”梁昊轻声道。

梁正闻言一愣,没说话,他为这十块木牌付出不少代价,而此人与开始时毫无变化,连衣裳都毫发无损,他不禁重新算计着利害得失,数息之后道:“你觉得接下来事情会向何方发展?”。

梁昊清楚他想问什么,也不废话:“现在合作的团队分裂,成员之间陷入内斗”。

梁正点点头并不意外,他接着道:“我在遇到你之前遇到两位厉害对手,他们修为不错,出手狠辣,他们手上有不少木牌,你可曾遇到厉害的高手?”。

梁昊闻言点点头道:“现在人人自危,交情又不深。”

“高手,只有一位,是位少女。”

“少女,很厉害?”梁正惊奇地道。

“是的,虽然我们没有交手,但我知道她比在场的每一位都厉害”梁昊道。

梁正闻言一阵无语,他不明白梁昊为何如此笃定。

“要不我们合作一番,最后关头彼此有个照应,独自捡漏风险很大”梁正道。

“好”

梁昊其实有点厌烦,他觉得梁正话有点多,虽然独自一人他也有信心,但多一份保障并无损失。

聪明人想法总是惊人的一致,越是紧要关头出现风险的可能性越大,相信此时场中强者都在暗中结盟。

他们选择一个面向终点的必经之路作为潜伏点,当他们到达时察觉到丛林中早已有两波人潜伏在此,他们在相互对峙着。

梁昊与梁正对视一眼,明白此处必定是最后的战场,高手们早已在此占居有利位置,他们的出现引起两波人的注意,他们竟然蠢蠢欲动,梁昊见状不由嘴角弯出危险的弧度,唇边那抹冷笑充满着讥笑。

这些所谓高手,胆敢出来,定让他们有来无回,碾压此些人还是有点大材小用。

梁正也是一惊,他从梁昊身上突然感受到一种非常危险的气息,让他心中一阵惶恐,他不知是福是祸,显然他低估梁昊的实力。

草丛中一阵耸动,终归是没有人愿意做出头鸟,在可选情况下强者只会选择弱肉强食而不是两强相争。

不多时,一位少女大摇大摆地显现,她走得相当缓慢,闲延信步神色自若似乎并不是在比试,而是在散步,手上醒目地握着五块木牌,她正在左张右望。

梁昊拉住想冲出去的梁正,道:“别送死,这位我们都惹不起的主”。

“啥?”梁正不解道。

“这就是你说的那位碾压全场的高手?”他终是反应过来。

“没错,她是伪装的,如此招摇过市,自是有恃无恐,摆明就是在挖坑在等人跳进去”梁昊脸露忧色道。

“可是。。。”梁正还想说些什么。

梁昊打断他道:“准备看戏吧”。

一息之后,终是有人按奈不住,冲出两位朝着少女疾步而去,少女一愣,看样子似乎被吓呆了,动作稍慢被其中一人一掌击倒,伸手就要抢木牌。

此时另外一位也赶到,见状一脚踢出,直向要害,先到之人忙躲开,相互对怼一眼后二人便撕打起来,算来他们认为少女构不成威胁,威胁来自对方。

他们数息之间便交手十数招,看得出修为不错,身手非一般百姓能比拟,打得虎虎生威。

他们撕打一阵后,身上都受了伤,一时之间似乎没法分胜负,显然两方都不愿僵迟下去,他们想言和,突然小女孩毫无征兆地出手,瞬息之间便将二人击倒在地,二人毫无招架的能力。

她对着梁昊藏匿的方向莫名地微笑,阳光照在她那被妆容掩饰得不清不楚的脸庞上,显得异常的古怪,她朗声呐喊起来:“好多木牌,我太走运了”。

此声音萦绕在耳经久不散,梁昊当下惊骇之极,此人内功极其宏厚,远比他想像中厉害得多。

后方传来一阵骚乱的脚步声,声音越来越嘈杂,似乎所有人都在朝这个方向赶来,潜伏的众人内心一阵不安,一切似乎在按照别人的剧本来进行,他们就如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无力抵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许你余生可期在线阅读第七章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每次写作文分数都不高了,作文是面向大众的,来自于生活正面的例子,你说它现实吧,它存在于现实中,却很难让人写出点现实的东西,因为每篇作文基本都会要大家写正能量的东西,现实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含于负能量范畴了。今天,有人问我真的没有为学习努力过么,我想了想,高一确实是凭借高别人一点点的记忆力

  • 十万伏特电死你之第一章 怪孩子(1)

    “看,那个小子还在拨弄着豆子,摆在石桌上玩,推来推去。说吃都不吃,糟蹋粮食。”“对啊,正常的小伙子这个岁数都开始拿着木剑整天打来打去,他倒好,白天整豆子,晚上跑去山洞里,真邪乎?”“我叔问过他数豆子厉害不?竟然一个都数不全,枉他整日拨弄,先人洞有什么好钻的,全是拼凑起来的怪物刻画。咱们族早不住洞里了

  • 想嫁你[台剧想见你番外]在线阅读第四节

    “哈哈哈……少爷,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想当年吴伯我……”接下来,吴伯一边开车,一边又开始说起他的少年韵事。又来了,又来了!贺兰英扶额。吴伯,贺兰家的司机,在贺兰家一干就是干了二十多年,是从小看着贺兰英长大的,两人感情很好,吴伯有一个特点,那便是一谈起当年的事就根本停不下来,而且谈到当年的事仿佛一下子

  • 云澜纪元之真男人二松(6)

    闲着无聊,我趴着闭目养神。同桌摇了摇我,又一张纸条传来,心想:“我的瑶小妞,你该不会是按耐不住,又给大爷我写纸条了吧。”打开一看,我靠,二松这2B写的:小乐,这战有没有把握,你表哥他们罩不罩得住,如果你确定没问题,我今天非和三儿单挑不可,昨天耳光之仇我必报。我回了句:放心吧,我表哥他们可是砍过人的,

  • Kazireno在线阅读笑傲江湖

    英雄楼门前有两头按夕落画纸雕刻的门兽,众人听夕落说这是上古神兽叫“貔貅”,据说能驱邪震恶。众人看着也像,貔貅模样他们没见过,面目狰狞的看着就吓人。开业这天围观人群很多,毕竟能见到传闻中的无双帝子。他们大多只是远观,而没靠近,并非完全是消费不起,而是来了很多大人物。最早来的肯定是城主李照人和李尹,礼单

  • 幸运娇妻:丫头乖乖让我宠在线阅读第六章

    交了志愿的日子到了,交完表格之后,班上大多数同学都一起赶去参加聚会。班长在饭店定了个包厢,这四张桌子是为所有参加晚宴的学生安排的。今天,姑娘们很大度,仿佛都闻不到烟味。白小川看着身边的每个男孩。不管他长什么样,此刻脸都是是红的,眼睛也是红的,不知道是因为临走前的悲伤还是房间里的烟。这时候突然有人躺在

  • 修行天下区

    张书均和小玉一路上偷偷的跟着布莱克警长的车,紧接着来到了一个看起来乱糟糟的地方,旁边也没有什么起眼的东西,可能唯一能引起别人注意的地方也就只有一个老旧的电话亭了。张书均和小玉在拐角处偷偷的望着成龙激动的和布莱克交谈这什么,因为距离的有点远,张书均两人也没有听清楚他们说的话。就算没听到他们谈的话,张书

  • 西游:一拳唐僧在线阅读第五章

    在坚持身体锻炼的同时,他更加注重不与社会脱节。坚持阅读每天的报纸刊物,密切的关注时事动态。甚至还大量翻阅原文书,虽然脑子里知道应该怎么读,但是这张嘴巴的发音就是不利索。于是,不停的反复练习口语也是他日常的安排之一。不仅仅如此,他要在韩朝林身上找回吴云洲的一切,又谈何容易。因为有很多习惯动作,在他下意

  • 鬼神君,要恋爱吗之以始皇为诱饵(8)

    一众文臣在后方叫嚣,武将则是直接朝李牧冲了上来。“哎!”蒙毅叹息一声,也是面有戚戚,毕竟李牧乃是功臣,只有他知道李牧在击退匈奴时,做出了多大贡献。也只有他知道,这防御塔到底有多生猛!不过现在,他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也没人愿意听他说话。果然,下一刻,在李牧的控制下,防御塔直接开射了!biu~biu~bi

  • (霹雳)天下谁人不识君第五章在线阅读

    “娘?”陈瑛回到未雨轩,一进门就看见赵氏在榻上坐着,赶紧过去给她行礼。“回来了?”赵氏放下茶盏,笑吟吟地望着他。“国公爷让我来看看你的伤,他还说要给你赔不是呢。”“儿子不敢,陈烨犯了错是儿子这个当大哥的没有教育好他,不敢让爹赔不是。”陈瑛跪在赵氏面前,叩首道。“起来吧,好孩子,让娘看看。”赵氏把陈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