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综火影)今天的月色很美醒酒

2021/5/4 5:52:57 作者:嫁给我吧枕头君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火影)今天的月色很美
(综火影)今天的月色很美
作者:嫁给我吧枕头君来源:晋江文学城
千手扉间觉得自己之所以白头发都是注定的。上有不着调的大哥,下有不着调的弟弟,后来还看上个能惹事的宇智波。……“惹事”的宇智波冷笑着揪住想逃的火影回了办公室,按在办公桌前换下了原本打算替兄长加班的家伙,拉着他的胳膊大摇大摆走出了火影楼。

“是我,圆圆,你怎么不在屋里呢?”方晏应了声,又向杜凡介绍着,“那是白圆圆,是我的姐姐,也是白姨救回来的。”她加了最后一句,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希望杜凡知道,白姨是个很好的人。

杜凡点点头,准备把人送到门口就走,又听见白圆圆道:“晏晏你知不知道哪里能找到大夫啊,白妈刚才摔了一下,扭伤了脚。”

“那现在怎么样?严不严重?”方晏加快了脚步,走到自家门前,猛然想起身后的人,连忙站住脚,回头勉强向杜凡笑笑:“三爷,今天多谢您,那个,我家的妈妈受了伤……”

“唔,”杜凡仿佛没看出她的意思,“罗刚懂一些治伤的办法,不然先让他给看看吧。”

白圆圆大眼睛忽闪着,只以为罗刚是大夫,忙打开门,热情的招呼:“先生快请进,您给看看吧,都肿了。”

罗刚看了眼杜凡,把衣箱放在玄关就跟着白圆圆去了一层白妈住的房间。方晏只好招呼杜凡进了客厅。客厅的灯很明亮,方晏才发现杜凡的脸色很苍白,而且他坐下后手撑在胃部,似乎有些不适。

方晏知道,有些人越喝酒脸越白,看上去是酒量很好,但是非常伤身,想想现在的时间,杜凡很有可能只喝了酒,没有吃饭,空腹喝酒,胃不难受才怪。她想了想,从架子上找到蜂蜜,兑了温水送到杜凡面前。

杜凡垂下眼,看着白皙的手指握着的一只玻璃杯,杯子里淡黄色的蜜水散发着甜香的味道,忽然觉得,是有些渴了。他伸手托住杯子底,并没有碰到方晏,轻抿了一口,才温声道:“谢谢你,方小姐。”

看他接了水,方晏舒口气,她还真怕他一个大男人不喝甜的,“您太客气了,三爷以后叫我名字就好。您先稍坐,我去看看白妈。”

罗刚并不是大夫,只是用他的话说,兄弟们伤得多了,他也就会看伤了。白妈并没有做什么剧烈运动,只是普通的扭伤,没有伤到骨头,但是筋还是伤了的,这比骨头断了更难养好,又加上她岁数大了,恢复起来会更慢些,只能慢慢养着,能不走路就尽量不要走路了。

白妈精神倒还好,只是絮叨着说她要是不能动,家里的事情怎么办,又十分感激罗刚,翻来覆去的谢了许多遍,方晏看这里暂时没事,便叫白圆圆按罗刚教的给白妈做冷敷,说等两天后再换热敷,至于开药的事,要等明天去请个大夫来再说。她自己出了房间,看着杜凡坐在沙发上不知想些什么,只是慢慢的小口的喝着蜂蜜水,她心中一动,也不靠近,转身去了厨房。

杜凡今天心情很是糟糕,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不把那个人当作一回事了,也已经离开那个家那么久了,在这个上海滩,谁都知道杜三爷是陈氏大老板陈家明的义子,替他掌握着青帮的人,没想到他竟然也来了上海,还是那么一个避不开碰不得的身份。他有心回避,便叫孟离陪着义父去了欢迎宴,自己到底心气不顺,在梦巴黎喝了一通酒,没想到碰到这个女孩子,一天碰见两次,也是巧了。他无意挖人隐私,不过对她的境况也是心知肚明,别说她,就是她的姨妈,在这上海滩也不稀罕。还是那句话,这个世道,谁活着都不容易,不过像方晏这样心思重些的女孩子,可能会更心苦些吧。

看到罗刚出来,杜凡便准备离开,只是这客厅里没有主人,他也不好不告而别,便站起来想打个招呼。站起身的时候他忽然发现,好像胃里舒服了许多。他的视线落在茶几上的空杯子上,他竟然在陌生的地方喝掉了别人给的东西,还喝得很干净……

“三爷,”罗刚也看到了,脸色也是一变,“这个……”不是甜的吧?他想,却没敢问。

杜凡摆摆手,提高了些声音:“方小姐,告辞了。”

“等等。”方晏急忙从厨房跑出来,两手都是白面,脸颊上也沾了一些,她却全然不知,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杜凡:“三爷等等,吃些东西再走吧,马上就得。”

杜凡本想推辞,可是看着那双亮亮的眼睛,推辞的话就没说出来,而是点头:“那真是麻烦了。”心中却叹息,总是不能抗拒这双眼睛,可真是亮啊,像那年那个孩子……

方晏急急的跑回去,罗刚的眼睛都要掉下来了:“三爷,您没开玩笑吧?”

杜凡却慢慢的坐回去,轻飘飘的问:“你不饿吗?”

罗刚本想说什么,却咽了回去,只是想着回去得跟小山说说,这也太不正常了。

“滋啦”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接着是葱花炝锅的香气,罗刚咽了咽口水,小声嘀咕:“还别说,真是饿了。”杜凡嘴角微微扬起,听着厨房的响声,觉得这个不大的小房子似乎也暖和起来。

很快方晏端了两大碗鸡丝面出来,鸡汤的香味瞬间在客厅弥散开来,她招呼两人来吃,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怕耽误三爷的时间,家里就鸡汤什么的现成,您别嫌弃。”

“这就很好。”杜凡既然答应了留下来,也没有客气,接了筷子就开始吃。罗刚默不作声,看着杜凡开吃了也就动了筷子。

方晏看他们真的吃上了,又转身回厨房端出两碗放在一旁,抿嘴道:“还有好多,千万不要客气。”说完就又去盛面给白妈送进房间,把客厅里的人简单跟白妈说了一声,白妈也说,是该谢谢人家的,不过一碗面实在是简单了些。方晏倒是想得开:“白妈,他们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什么没见过呢,咱们就表个心意好了。”白妈想想也是,又说方晏懂事,又说圆圆要学着些,总之,动不了腿,她这嘴就更不肯闲着了。方晏一笑,悄悄的把门关好,回到客厅。

杜凡的吃相算不上很斯文,但也绝对不粗俗,面条吃得不慢,可没有什么声响,很快就连汤都喝完了。罗刚就没那么多讲究了,尝了一口之后便放开了,吸溜吸溜的真把剩下两碗也给消灭了,足足三碗面下肚,额头上也见了汗了。

几乎是方晏一出现,杜凡就看到了,他站起来笑:“谢谢你,晏晏。”

“三爷千万不要客气啊,你们不嫌弃简单我就很高兴了。”方晏虽然诧异于他对自己的称呼,却并没有觉得讨厌,“白妈还说我弄得太不象样了呢。”

“手艺挺好的。”杜凡的笑容也很温暖,“今天真是叨扰了,告辞。”

方晏把人送到大门口,经过天井的时候,杜凡忽然说:“晏晏不要担心,白小姐不会有事。”

不知是光线的原因还是那碗面的作用,路灯下杜凡的脸色不再那么苍白,方晏觉得他说的一定是真的,便重重点头,“嗯”了一声,又轻声说“谢谢”。

杜凡忽然笑了:“晏晏不必那么客气,以后不用总是这样谢来谢去的。”

“三爷!”方晏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跟了两步,看到他疑惑转身,她抿抿唇,道:“如果您不喜欢甜的,喝些绿豆汤也可以解酒的,若是不方便,吃个香蕉也可以。”

杜凡的笑容又深了些:“好的,我记住了。”

直到关上门,方晏还有些恍惚,她觉得,大概晚上杜凡的笑容真切了些许,让他整个人都鲜活起来,也更加让人觉得温暖,这真的是那个传说中上海滩没人惹得起的人吗?可是,他说“以后”,难道他们以后还能再见?拍了拍脸,方晏回到厨房去包馄饨,她知道,这种应酬是没办法吃什么的,白玉兰回来还是要再吃些东西才行,自己自然也要陪她一起。

这个疑问很快就有了答案。白玉兰回来得并不晚,而且除了明显是喝了酒,并没有看出哪里不好,这让迎出来的方晏把提了一晚上的心暂时放了些许,只是看到送她回来的人并不是徐氏的人,而听到白玉兰说“代我谢谢陈先生”的时候,她又困惑了。

白玉兰换了衣服,看过白妈,吃着新做的鸡汤馄饨,才笑着夸奖方晏:“晏晏真是个宝贝,手艺又进步了。”

“白姨,”方晏也吃了一些,才小心翼翼的问:“您今天没事吧?”

白玉兰既不尴尬也不恼火,语气平淡得很,“没事,我看那个齐局长不是那种色鬼,估计人家心思都在升官发财上呢,我就是喝了几杯酒罢了。不过也奇怪,这新警察局长来了,杜凡倒是没有出现,也不知是个什么原因,谁不知道这上海滩除了陈明和就是他了。”

方晏眼皮一跳,放下筷子把今天的事情跟白玉兰说了。

“你是说,杜凡没去见齐局长,反而喝了酒送你回家,然后在这儿醒了酒又吃了一碗面?”白玉兰几乎要跳起来,美艳的脸上全是不可思议。

方晏这会儿也觉得这个事情有点怪异了,她一副“我说的都是真的信不信随你我也不知道他们会这样”的表情,嘟着嘴说:“真的真的,他身边那个叫罗刚的还给白妈看脚伤了呢,要不我怎么会请他们吃面的,没想到他们那么给面子,都吃光了。”

白玉兰呆滞了一会儿,“扑哧”乐出声来,放了碗筷揪着方晏的脸玩,“好久没见晏晏这个表情了,好怀念啊!”

方晏木着脸,让她随便玩,脑子转到别处,忽然惊慌起来:“白姨,会不会给您惹麻烦?他们那样的人……”

“傻孩子,不会的。”白玉兰笑得挺开心,“没事儿,跟他们交好总比交恶强得多,再说,也是避不开的,对了晏晏,你还记得,我在北平登台的时候,年年都有个姓陈的捧我场子,送花不落全名吗?”

方晏想了下,点点头:“记得,好象是个老戏迷?但是也不常去,去了两三年咱们才注意到他的那个,好象是个挺和善的老先生。”

“和善?咱们都看走眼啦,那个人可跟‘和善’是仇家。”白玉兰笑意微敛,“他就是陈氏商会的大老板,陈明和,也是青帮的老大,杜凡的义父。别看他这两年听戏爬山万事不管,可谁敢真把他当个和善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白月光回来后我和渣攻离婚了第五章在线阅读

    那狗狗听到箭的破空之声,躲了一下,但是我那箭歪歪扭扭飞了过去,居然中了!那狗狗痛了一下,腰上带了那箭就朝我冲了过来,速度飞快,我连忙站起来,拈弓搭箭,对着它的脑门就是一箭,这次非常近,“乱射”,一箭射到脑门,狗狗痛得大叫了一声,往后退了一步,我赶紧后退拉开距离,它已经发狂般地朝我飞扑过来,又是一箭,

  • 巫龙山传奇彷徨无措

    车窗外,风景快速得飞过,苏沐然觉得今天就像是吞了一只苍蝇那么难受。想到刚才廖溪月一脸的得意,她的胸口闷闷的,却又无处发泄。“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白子岩开着车,飞快得看她一眼。“不用,你先回去吧,我想下去透透气。”苏沐然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挤出了一句话。白子岩将车停在了路边,按了一下

  • 被标记后A竟成了O!之第九章

    第九章这一层薄薄的□□揭下后,露出了一张美丽绝伦的芙蓉面。而这张美丽面容的主人此刻正满目怨毒的盯着上官丹凤,声音里带着仿佛淬了毒的憎恨,“为什么?你为什么还要出现?你为什么不死在大沙漠、死在石观音手上?!”上官丹凤一巴掌甩在她脸上,脸上的憎恨并不比她少,“因为我要回来向你报仇啊!即使我当真死在了大沙

  • 追夫日常在线阅读第9节

    两人面对面坐着。华天奇看着北山思斯文败类的样子很窝火,但是面上不好表露。“很抱歉,第一次见面闹得有些不愉快”华天奇文质彬彬的笑着,北山思看着他也不回答,抿嘴点点头很恭敬。搞什么鬼,笑面虎啊。“这不是过家家,区别于你过往的生活,这是一份艰苦的工作,工时长、压力大,需要诚实且心智成熟的人。”华天奇一本正

  • 孙悟空大闹异界在线阅读穿越异界

    咳咳!袁科用力的咳嗽了起来。“这里是哪里?该死我怎么会在这里?”袁科仿佛被人抽取了全身的力气,现在的他浑身无力。轰!一直巨大的脚爪突然映入他的眼帘。什么鬼东西!顿时袁科浑身的寒毛都炸了。一只仿佛是蜈蚣一样的巨大怪物映入他的眼帘中。它的身躯至少有几百米,脚爪就仿佛恐龙的脚一样。几千只的爪子走过路面之后

  • 特种兵:我绑定了未来芯片之狩3(7)

    我到最后也没再纠结要不要吃掉那只亚丘卡斯的问题。倒不如说,我完全忘了这回事,瓦史托德转身刚要走,我想也不想就跟了上去。到了现在,见到一只虚因为领地被侵犯在边上虚张声势,我才想起来自己的饥饿来。刚才那个地方早就已经远得没影了。说起来,虽然我也曾经轻视过瓦史托德的战斗力,以为他会被其他虚伤到,不过“他比

  • [综英美]死宅拯救世界之第一章(1)

    第一章今天开始要成为彭格列星球的守护者了呢一切都要从最初的那天开始讲起。沢田纲吉,一个算是大龄而且碌碌无为的上班族,本该在这个时间段随着人流穿过人行道然后停驻在自己家门前,可是当他忽然感受到一阵恍惚后,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常行为就成了幻梦。他动不了了。准确来说是在绿灯闪烁红灯即将亮起的刹那间,他

  • 都市:我有个养猪场第九章

    这句话如同隆冬三月里最尖锐的一支冰棱,准确万分的插入白慧的心脏。从外面看起来没有流血,实际内里却是疼的马上就要死掉。“你……再说一遍……”白慧颤抖着声音说。怀上这个孩子是意外不假,她可以考虑到她舞蹈事业的发展,以及林赫那边还没跟韩熙分手打掉。但这并不意味着林赫可以毫不迟疑上来就让她打掉。“孩子又不是

  • 从生化危机开始的万界游行波澜和决定(求花求收藏)

    经纪人惊讶的看着眼前好似什么事儿都没有的两口子,啪的抬手拍在了额头上面,而后拉着童莉雅:“我说你真的想清楚了?一旦公布这就不是你自己的事情了,而且公司那边很可能直接会雪藏你,这些后果你都清楚吗?”童莉雅眨眨眼:“清楚,不过我已经决定了,既然结婚了,那就要正大光明的,况且,我现在就是个三线小演员,粉丝

  • 乔英子是我未婚妻固执的女人

    “江一鸣,你要干嘛?快放开我!”沈歌遥慌了。啪地一声。一个巴掌狠狠落下。江一鸣猛地抓住她的头发甩向沙发上,挺着大肚子的身体重重压下去,冷笑起来:“小贱人,让你脱是看得起你,别给脸不要脸,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我今天就是把你弄了,也没人敢插手。”江一鸣勾着她的下巴,眼中露出野兽般的本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