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政霸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1/5/4 22:19:36 作者:叫我黄恶棍 来源:纵横中文网
政霸
政霸
作者:叫我黄恶棍来源:纵横中文网
精神小伙伍枭在玩争霸游戏的时候,偶尔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被赶去边关成为了一个小皇子,逍遥王爷,还获得了一个无上霸业系统。看伍枭拼武力,论智慧,群雄逐鹿,你追我赶,平定内乱,征战四方,成就霸业。

“所以严景——就是和你结婚的雌虫?”

得到秦简之肯定回答的林业一脸不可思议:“我说,他是不是太……”

他想了想,像是在找合适的形容词:“太过于强悍了些?”

回忆课堂上严景和李观眠交手的场景,林业摇了摇头——他还是比较喜欢乖巧些的雌虫,这样的实在吃不消。

秦简之没理会林业的小心思,只是对着课程表叹了一口气。

莫西学院的选修课一次上半天,但一个月也只上两次。

在看不到严景的时间里,秦简之居然也忍住了没去找他。只是因为严景说还不想太过引人注目。

更令人在意的是李观眠。秦简之以前从来不曾关注过他,现在却发现原来这个怪胎和自己的交集是很多的。

仔细算算,一个星期倒是有四天在同一个教室里。

但是从前为什么没有发现过呢?

等到在下午的课上,他眯着眼盯了李观眠很久,对方只是懒散地靠坐在角落里,一脸无聊地盯着窗外,安静得没有丝毫存在感。

林业凑上来: “简之,我搞到了李观眠的详细资料,来来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啊。。”

“……你找百晓生要的?”

“没,他好歹是个雄虫,资料早被百晓生那家伙卖的差不多了,我找班上的雌虫要的资料。”林业挤眉弄眼地掏出一份资料,“不过作为一个雄虫,他也实在是太低调了。”

资料上有李观眠的照片,他穿着定制的仿古礼服,纽扣却开得乱七八糟,半眯着眼看镜头,懒散得像一头正在晒太阳的豹子。

“不修边幅,邋遢,不正经。”秦简之刻薄地评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虫。”

“……你说得太对了。”林业违心地说。

上面把李观眠的几乎所有情况都列出来了,甚至包括从小到大得过的所有奖项,小到小学班级活动积极分子,大到全国青少年格斗大赛冠军,事无巨细。

值得注意的是,李观眠曾在中学时期被十数个人围攻,在这之前他还是较为温和的性格,但经此变故后变得沉默寡言又爱好格斗了。

他甚至没有报警——尽管警方绝对会将这群雌虫抓起来,而是在三年后自己孤身将这群雌虫送进了医院。

“真是野蛮人。”秦简之从鼻子里发出了嘲笑。

“……”

秦简之已经开始睁着眼睛说瞎话了,林业想,他自己也是个骨子里的暴力分子。

“你脑子里是不是在想‘你不也一样’?”秦简之冷不丁地说。

“没没没——怎么会呢?”林业尴尬地笑,一脸被戳破的心虚。

“我怎么会跟他一样?”秦简之义正言辞,“我可是莫西的道德标杆,帝国的好青年,新世纪的有志人士,我是追求美好未来共建和谐社会的好虫你知道不?”

林业木着脸看他。

他想起中学时期的秦简之,浑身上下挂满了亮闪闪的链子,把头发染成奇怪的颜色,每天骑着个破摩托就出去搞事。

那时候的秦简之整一个社会不良少年,打架斗殴样样都干,不注意看还以为是个雌虫。但好在还记得自己是秦家继承人,没和雌虫鬼混过。

和眼前这个一脸正直浑身都散发着高冷气息的男神完全不像是同一个人。

林业只能感慨,岁月真是一把神奇的刀,硬是把一个不良但好歹诚实的少年雕成了不要脸的肮脏青年。

下课铃声及时响起,秦简之收拾东西站起来,在离开教室时回头看了一眼李观眠。

他还是靠坐在角落里,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

在煎熬又漫长的两个星期后,秦简之终于又等到了选修课。

严景踏入教室的时候他都感觉对方自带圣光。

“体质测试的成绩我已经贴在学校官网上了,你们自己下课以后可以去查。”

前几天结果就出来了,秦简之第一时间就去查自己和李观眠的成绩,却遗憾地发现两个人并列第一。

无论那一项都不分上下,长跑成绩甚至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这样都能完全一样。

“你们变态了好吗,变态。”

林业不可思议地看着成绩:“你是不是吃兴奋剂了?”

已经有不少雌虫发出惊呼,频频回头看秦简之。

雄虫体质不如雌虫这是常识,但这成绩单无论怎么看都超出了常识的范畴。

身体素质这样优秀的雄虫,生育能力肯定也很强吧!

不少雌虫已经开始认真地打算,眼里带上了迷离的光。

严景像是没发现学生的异样,他他说:“今天的内容是模拟野外生存,我作为教师没什么经验,而据我所知你们也大多接受过基础的理论学习——我更习惯实战,所以请戴上你们手边的头盔。”

这是一种全息式的头盔,戴上后就能模拟出场景来,甚至能和外部时间的流速产生差别。

在里面待上一天,外面也不过是过去了两小时而已。

秦简之感觉头一晕,等视线清晰后,他已经置身于一片戈壁滩中。

风沙卷起小石块,在沙地上留下细碎的痕迹,刺眼的日光晃得人睁不开眼,热气从地面蒸腾而起,透过这热气,一切都变了形状。

这是极其广阔的戈壁滩,一眼看不到尽头,白色的沙蔓延到天际,和白惨惨的天空相接,仿佛有种就这样被这白色吞没的错觉。

“这是苦漠的模拟场景,你们要尝试在这里找到求助信号发射器。”

严景的声音就在耳边,却看不到人。

秦简之环顾四周,没有任何的标记物,除了沙还是沙,天空中甚至没有一丝的云。

沙漠里的热气也真切地存在,只是一会儿,他的脚底就感受到了沙子的温度。

所有人都听到严景意味深长的声音,他说——

“没有时间限制,坚持不下的可以退出场景模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篮球的逆流在线阅读第四章

    “妈,你做好饭了吗”郑文浩叫道:“我买了牛肉,给你放厨房里啦!”说完就去切牛肉了。“什么情况”爸爸问道。“不知道”妈妈摇了摇头。“酱牛肉,炖牛肉,拌牛肉,葱爆牛肉,水煮牛肉,土豆烧牛肉,还有……红烧牛肉面,嘻嘻,慢用”郑文浩嘻笑道。“天哪”妈妈惊讶道:“文浩,这些都是你自己做的?”“没错,我点的外卖

  • 本末道志在线阅读第九章

    ‘最近渴血好像越来越严重了。’刚刚帮零压抑住嗜血因子后,我很是担忧的说道。“·····剩下的时间不多了。”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看着镜子中的我喃喃自语了起来。‘要快点找到为你初拥的人,否则你真的会变成LevelE。’对于现在的零而言,就算是转入了夜间部有了玖兰枢这个纯血种的镇压,虽说在血族的气息的调

  • 紫云战神在线阅读离开

    此时这白衣男子的魂血已被李铭收入识海,并作下烙印。这一掌正是李铭打出,说是迟那是快,电光火石之间,这黑山上人,猛地收回术法,向旁边一闪,因其修为高深,勉强躲过,却也受到波及,内脏受损,喷出一口黑血。此时李铭早已经借助悬崖上的小石阶,凌空而下。与白衣男子站在一起,目视黑山上人。黑山上人见状,连忙开口说

  • 武侠之至尊帝王在线阅读第八章

    吸收一个魔丹除了会增长修为之外还能给她带来饱腹感,这和吃饱了饭之后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让凤七有些上瘾。阮蓝她们那边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完,凤七将手上的内丹碎末拍掉,干脆再次化为了原形穿梭在山谷之内。仙府中的魔兽数量不多,而且都非常警惕会隐藏,凤七转悠了半天也没再找到一个,反倒是看到了好几个熟悉的地方,又

  • 万界弑神在线阅读第三章

    当姬绍的手落在他的头上时,魏煦先是一愣,然后浑身都僵硬的厉害。在魏煦的记忆里,除了母妃,再也没有人与他这般亲近过,可是母妃去得早,姬绍这动作,又自然得像是在哄小孩似的,魏煦脸上微微有些发烧,下意识就想退开,可姬绍分明又没做什么,魏煦也不是那么矫情的人,犹豫了一下,还是站在原地没动。姬绍见他不说话了,

  • 都市之神选杀伐师大附中的国安

    又是一个周五的晚上,窗外的月色那么的美,繁星满布。张小银触景生情,不知不觉想起了小时候和爸爸坐在阳台的沙发上聊天的场面。“爸爸,你为什么这么忙,我一周最多都只能见到你两次。每次别人问我你爸爸是做什么的,我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你从来没有固定的工作,就像我们从来没有一个固定的家。”张小银第一次说出了自己内

  • 有风吹过的梦之生死危机(9)

    “哼!”林轩站在原地冷哼表示(只有我可以欺负他!)林轩单手点向蛇尾,蛇的肚子下莫名出现了一团火。……蛇:哪来的烤肉味?轩-.-:指了指他肚子蛇:嗷嗷!菓蛇把林泽一扔,从被烧的黑乎乎的肚子里,吐出一口透明的液体,喷向还没喘过气的林泽。林泽抬起头,看见了近在咫尺的液体,突然有一种轻松感。承受了别人的讨厌

  • 偏执占有[重生]在线阅读第七节

    杀人的陈淮安身上干干净净,锦堂倒是因为搬尸体,身上沾了很多血。灶上的酒糟咕嘟嘟的响着,盖着穹形锅盖的大锅里,酒糟里的酒凝结成了珠子,一滴又一滴的,通过竹管,往旁边的酒瓮里滴着。葛牙妹已经到前面照料酒肆去了。酒窖里就只剩锦棠和陈淮安。“陈至美,我娘是叫孙乾干那厮强迫的。”锦棠身上沾了血,躲在只大酒瓮后

  • 诛仙同人/万苍 生死不悔在线阅读第10节

    突然有人问起自己的秘密,多少会有些犹疑,并猜测对方的目的。这绝不是简单的闲聊,恶鬼赵武心里清楚,但他不知该作何回答,说真话,还是编一个假话出来。他的心里略作思索,还是觉得,说实话要好些,看少年人的做派和手段,把那老羊妖治的丝毫不敢乱动,如今自己还在塔中,万一惹怒了对方,那被火剑烧杀的滋味,可是不好受

  • 武炼大佬从战五渣开始在线阅读第九章

    chapter009:情敌?!听了这话,顾月梨低头释然一笑,原是这么回事,好事多磨,傅虞儿也不算是一厢情愿。还没等他们往里去,马车上又下来一个姑娘,姑娘不同于旁的姑娘家,身穿了件绛紫色的衣裳,衣着干练,身材容貌,都让人眼前一亮。“姐姐。”南宫少莲轻声唤了她一声。姐姐?“星胤,这就是你选的娘子?”被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