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负债卖身日常[综英美]第1章在线阅读

2021/5/5 0:34:22 作者:没信号 来源:晋江文学城
负债卖身日常[综英美]
负债卖身日常[综英美]
作者:没信号来源:晋江文学城
哈莉有一天捡到了一只人工智能,小白对她说:“你有病。”你才有病!她还真有病,想要治,需要超能力者的基因。哈莉.只有钱.普通人:这让我去那里拿到?直到有一天,蜘蛛侠出现了。一只野生的超能力者!哈莉眼前一亮,彼得背后一凉。哈莉:“咬你的那只蜘蛛是奥斯本集团砸了14亿研究出来的。”彼得:“哈?”哈莉:“现在蜘蛛咬你死了,你得了好处,奥斯本集团14亿打了水漂。”彼得:“哈??”哈莉:“所以你破坏了奥斯本私人财产不是应该赔偿?”彼得:“哈??啊??!!”从此彼得负债14亿,被迫卖身奥斯本。1.性转哈利,o

但凡与侯俊屹打过交道的人,不管男女也无论关系亲疏都喜欢叫他一声无赖。一开始他还会极力反驳,但是久而久之他也就习惯了,甚至有时竟也会自我忽略掉自己还只是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纯情少年的事实。对此侯俊屹一度表示颇为无奈,当所有人都把你当成无赖时,如果你不表现出自己无赖的一面,似乎是很对不起他人的厚爱的。于是乎,侯俊屹“无赖”之名便被进一步坐实了。

话又说回来,在这个人吃人的社会,特别是这个弱肉强食的修真界,对于一个徘徊在社会最底层的小青年来说,名声好坏真不是很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如何才能够让自己生存下去,尽一切努力让自己活下去,并且尽可能活得舒坦。

至于什么样的生活能算得上舒坦,估计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而对于侯俊屹来说就比较简单了——吃饱、喝足、交得起摊位费,偶有余钱能买些修行所需的物资,如此足矣。

在这座自上古遗留下来的跳蚤市场里谋生的人,这样的生活需求的确算得上是极低的生活需求了。而就是这样低下的生活需求,对于现在的侯俊屹来说也还只是一种奢求。

这一次侯俊屹已经连续两个月交不足摊位费了,“市场管理部”已经对他下发了最后通牒,如果到月底还不能上交足够的摊位费,那么侯俊屹只有一个下场——双腿打折驱离市场。对于这样的最后通牒侯俊屹表示已经习以为常了,从他记事起他已经在这个市场里混迹了十二年之久,被驱离也早已不是一次两次了。

自己是因何原因来到此处的,侯俊屹自己也说不清楚,负责市场管理的马脸道人曾经说过——“若不是死瘸子曾经对我等有恩,像你这样的小无赖,我一年不知道要打死几多!”马脸道人口中的瘸子,便是侯俊屹的师傅。师傅有个很牛叉的诨号“偷天道人”,据说在这方圆八百里之内也曾经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然而在侯俊屹的印象中其真实的修为也不过是凝晶中品罢了。

侯俊屹真有些闹不明白,在这个凝晶境修士满天飞的世界里,一个凝晶中品境界的瘸子是如何闯出来那么大名头来的。不同于侯俊屹他们这样的散修,一般稍有名头的修真门派,修为不到凝晶境中品以上的弟子是不会轻易放出山门历练的。即便是个别吊车尾的山门,凝晶境下品那也是最低要求了。毕竟像那样有根基的山门都要考虑传承的延续,而弟子的培养又颇为不易,若无自保能力便是拿来看家护院也是不会轻易派下山的。

侯俊屹的师傅对马脸一伙人究竟有过什么样的恩情侯俊屹不得而知,总之在过去的十几年中,每隔几年侯俊屹便会被从市场驱离一次,但是每次驱离也不过就是数月时间。即便是侯俊屹不厚着脸皮来求情,时间略长马脸道人也自然会差人到侯俊屹在蘑菇集内的住处来寻他叫他出摊。

每年被驱离市场的人也总有一些,但是如侯俊屹这般来来回回的滚刀肉还真没几个,在这座“跳蚤市场”侯俊屹算得上是名副其实的“老人”了。另外需要交代的是,蘑菇集虽然是个交易场所,但也是有住所的,不过能够长期住在蘑菇集的除了一些元老级人物,便是一些常驻蘑菇集的大商号了。

侯俊屹心里头明白,只要自己办事不是太过出格,马脸道人他们便不会过度为难自己。所谓交不足摊位费便驱离市场,也多半是做给别人看的,毕竟他们管理的是整个市场。对此侯俊屹表示高度理解,也表示将全力配合。

对于侯俊屹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马脸道人也是无言以对,“摊上这样一个小无赖,真TM倒了八辈子血霉。”

这座名为“蘑菇集”的跳蚤市场,是方圆千里之内除了大拍卖行以外最为有名的交易场所了。虽说这是一处自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古商场,但是论及“蘑菇集”的由来其实也就是最近几十年的事。

大约四十年以前,马脸道人一行八人自发组织了一个散修联盟,联盟成立的初衷便是共同进退,互通有无整合修行资源。历经三年时间的发展,联盟人数一度达到百人之多。而侯俊屹的师傅“偷天道人”也就是那个时候结识了马脸道人。但是由于联盟内成员没有明确的统属关系,成员之间利益关系错综复杂,所以联盟始终难以得到进一步发展。

又在大约三十五年前,“偷天道人”在现在的蘑菇集以西三百里的龙山郡尾随一队下山历练的宗门弟子,“借”到一张残图。这张残图上的一些字符颇为古朴,偷天道人吃不透残图内容,便将残图带回了散修联盟。联盟内成员虽然修为境界参差不齐,功法道术五花八门,但其中也不乏对上古字符略有研究的修士。通过对残图上信息的破解,又结合当地传闻和龙山郡县志等诸多信息,最终判断出在龙山郡以东蘑菇山附近有一处上古遗迹。

“上古遗迹”在现今的修真界就是“机缘”的代名词,一处完整的上古遗迹,能够发掘出的绝非以灵石就能够衡量的财富,也绝不是一两件上古灵宝而已。历史上凭借发掘上古遗迹获取功法传承而名声鹊起的修真门派比比皆是,就连当今号称修真界正道玄门四魁首的昆仑派、峨嵋派、离火神宗、宿土禅宗也会密切关注大陆上遗迹出世的相关情报。其中离火神宗更是数千年前依靠发掘一处上古遗迹,在获取了一套完备的阵法传承后才确立了其在修真界的地位。

在确定了这是一张“上古遗迹残图”后,原本就不甚团结的散修联盟众人便开始各自心怀鬼胎。在一次搜寻上古遗迹的过程中,联盟内一部分人勾结外人对联盟内众人发起偷袭,本就面和心离的散修联盟瞬间分崩离析,发展成一场混战。在那场混战中,马脸道人等八位原始发起人只存活下四人,而马脸道人还是因为得到“偷天道人”相助才逃得性命,而那张残图也在那一战中不知所踪。

死里逃生的五人在之后的日子里东躲西藏,相互扶持。就在五人准备继续搜寻上古遗迹之时,上古遗迹现世的消息横空出世。

原来在那场混战之后,不但马脸道人等五人没有放弃搜寻遗迹,从联盟中分裂出去的一小部分人同样没有放弃,甚至因为觉得势单力孤难以成事,便将那场混战中得到的部分残图卖给了一个叫做清虚派的山门。而这清虚派举全宗门之力搜寻遗迹,这才在短时间之内寻获了古迹。马脸众人听闻消息,不觉心灰意冷,眼看着一场造化就要便宜了他人。“偷天道人”竟冷不丁从怀中取出一物,狡黠一笑道,“诸位道友莫要灰心,有此物在手这场造化未必就与你我无缘。”

偷天道人手中正是那上古遗迹残图的一角,也可以说是最为关键的一部分,只见这一小片不到巴掌大的残图上竟密密麻麻写满了古朴的字符。关于这些字符的内容众人之前已经有所了解,这是关于这处古迹核心阵法操控之法的描述,而这古迹的核心阵法也是这处古迹的根本所在,只有掌握了这处阵法的操控之法才算是真正得到了这处遗迹。

清虚派寻获古迹后对古迹内进行了地毯式搜索,这处古迹内有一些很独特的禁制。一个是,所有金丹境以上修行者无法进入,而进入古迹的所有修行者任你在外界修为多高,修为也将直接被压制到筑基上品左右,而对于筑基上品以下修为的修士却是几乎没有什么压制的;再者,这处古迹的出入口共计八处,暗合阴阳八卦之数。其内之人若是离开古迹,会从八处出口中随机的一处脱离。再说这古迹的护山大阵,清虚派金丹境掌教会同数名胎息境长老曾在阵外合力一击,但却发现都不能使这大阵哪怕微微一阵晃动一下。只此一点,就能比得上一些中等宗门的护山大阵了。

清虚派在一通搜索后,寻获极品灵石数百枚,上品灵石万余,中下品灵石数百万。三件完整的上古玄器,一件残破的上古灵器,八把六阶以下品质的飞剑,一小堆品阶不详的灵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总体来说,这是一次失败的发掘,举全宗门之力前后历时数月才得到这么点收获,若不是得到那三件上古玄器和两株万年年份的龙涎草,那就算亏到姥姥家去了。

清虚派离开之后,又有无数散修前来此地探寻了一番,来过的人无不对清虚派雁过拔毛的行事作风颇为诟病——你见过发掘遗迹连洞顶用于采光的萤石都不放过的吗?你见过连蛤蟆叶都不剩一片的灵田吗?你见过连地砖都被撬走的丹房吗?……总之清虚派所过之处可以说是寸草不生,耗子来一趟都得流着眼泪走。

然后又过了几年时间,外界传闻蘑菇山出现了一处名为蘑菇集的交易市场,其内秩序井然,交易自由。更有知情人透露,蘑菇集所在就是前些年清虚派发现的那处古迹。清虚派听闻此事大为光火,这还了得?我清虚派发现的上古遗迹,未经我清虚派首肯便敢在内开设交易市场,是当我清虚派不存在么?

于是乎清虚派三名胎息境长老率领两百多名凝晶境弟子浩浩荡荡的来到蘑菇集“收租”,岂料此去众人除了十数名凝晶境弟子重伤逃回以外,三位胎息境长老竟然无一生还。清虚派在蘑菇集之所以惨败,倒不是因为马脸道人等人修为有多么高绝,只因马脸道人等人在蘑菇集内可以免于修为压制的限制。

四名胎息境强者,外加几个凝晶境打手,面对一两百筑基上品实力的清虚派弟子,跨越一两个大境界的悬殊,那简直就是一场屠杀。而且马脸道人等人在已经占有绝对优势的前提下,竟然还会厚颜无耻的利用蘑菇集内的上古阵法不断地对清虚派众人进行打压。可以豪不夸张的说,在蘑菇集上古大阵的笼罩下,马脸道人等人就是神。清虚派掌门玉清真人盛怒之下举全宗门之力前往讨伐,奈何蘑菇集众人避之不出,相持数日后清虚派无功而返。从此蘑菇集名声躁起,成为方圆千里之内除几个大拍卖场外最大的交易市场。

而侯俊屹便是在蘑菇集存在二十多年之后,一次“偷天道人”外出历练归来时带回来的孤儿,从此侯俊屹便跟随偷天道人修行。侯俊屹虽不曾行拜师之礼,但偷天道人却对侯俊屹有传道受业之实,所以一直以来侯俊屹都视偷天道人为师。

一次偷天道人为了帮侯俊屹获取可以改善根骨的灵药,决定外出游历,临行前将侯俊屹托付给了马脸道人等人,然而偷天道人这一去便再也没有回来。所幸偷天道人在离开之前留了许多东西在住所,而且因其身份特殊,在蘑菇集坐拥一处永久性的商铺。依靠偷天道人的遗产,侯俊屹倒是在蘑菇集内生存了下来。

在最初的几年里,侯俊屹的生活那叫一个安逸,每天胡吃海喝,偶尔还会去赌上两把。只是这样的生活没能持续多久,当败光了师傅留下的遗产还不见师傅回来,侯俊屹的生活就变得拮据起来。不得已,侯俊屹只得开始出摊。

常在蘑菇集混迹的一众散修都熟悉这老瘸子的摊位,经常能在这里买到一些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物件和各类修行资源,关键是价格公道。但凡散修,多是没有根基和传承的人,对于一些生僻的知识或是不常见的事物则多半是要靠经验累积的。然而偷天道人却是个热心肠,碰到买家对所买之物心存疑惑时通常都会将自己的认知告知买家。时间一长,此处摊位已然成为了这蘑菇集为数不多的良心商家之一。

这一日,老瘸子关闭了数年的摊位终于又重新开张了,许多蘑菇集的老客尽皆跑来捧场,当然其中也不乏许多生面孔。这些生面孔都是初来蘑菇集的散修,许多人都曾听“老人们”提起过这家商铺“那可是个不多见的良心商铺,简直就是萌新福音”、“别的不说,关键是实在”。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此处如今已经换了老板,即便不知道侯俊屹与偷天道人关系的老客,也只当是老瘸子新雇的伙计。

“这可是好东西,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法宝残片!重点不在于残片本身,而是上面铭刻的法阵,把这道法阵弄明白了可是不得了。一口价五十中品灵石。”侯俊屹将一块上古法宝残片推销给了一个蘑菇集的老客,关于这片法宝残片偷天道人曾经研究过许久,最终偷天道人的结论是“可惜阵法的关键部位缺失了”;

“这位道友真有眼力,这乃是一块天外飞陨,若是能找个厉害的炼器大师将内里的陨铁熔炼出来,绝对是炼制飞剑法宝的不二之选啊!”偷天道人曾说过这倒是一块真正的天陨,只可惜体积太小了,真要将它融了估计也就能得到指甲盖大小的陨铁,“反正我也融不了,低价处理给你吧,200中品灵石不还价!”若是真能够熔炼出哪怕鸡蛋大小的陨铁,别说是200中品灵石,就是2000中品灵石也是划算的,于是这位萌新果断付了200中品灵石,捡到宝一样屁颠屁颠的跑开了;

“一看您就是个行家,这可是本店的镇店之宝,上古玄宝离火兜天杵,一经激发可化作一道周身离火的降魔杵,别看这灵宝略有破损,一击之下可也抵得上胎息境中品修士全力一击呢。”侯俊屹卖力的像一个富家公子推销着摊位上一件压仓多年的老货,“但是若想激发这件玄宝,自身修为至少要达到凝晶下品才行。若不是我根骨有限,难以在短期内修炼至凝晶境,这件玄宝我是断然不会轻易出手的。这位公子,你我有缘,若是你真想要不妨由你说个价。”经过一番商讨,最终这个富家子弟用一个空间法器“乾坤袋”换走了这件上古玄宝。只是不知道,若是被这富家公子知道这只是个“一次性”用品之后会作何感想。

“这位大哥,这话可不能乱说啊,小店的招牌立在这里可不是谁想砸就能砸的。”方才侯俊屹将一株三百年生的火元茎块当“千年火元茎块”推销给一个看似萌新的客人,被人识破了,“此物乃是火元茎块不错吧?至于具体年份,我也只是根据我的经验来判断的,我总不可能蹲在它一旁看着它长吧?即便是我判断有误你又怎么能说我是在此行骗呢?况且这块火元茎块我只要价150上品灵石,即便它真只是三百年份的你买了去我又能赚你多少钱呢?最最关键的是——您这不还没买吗?买卖不成仁义在,你这样血口喷人这是要砸我师傅招牌呀!”

这一番话说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虽然原本理亏在先,可一番诡辩下来,旁观众人竟然直接便将矛头转向了买客,“物件买卖本就考验的是个人眼力,若你能以低价买到极品,岂不是说你也是个骗子了?”“就是,就是!”“哪怕是不想要,也犯不着如此说话吧,有道是看破不说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啊!年轻人不懂得谦虚!”……

行商之道在于长远,侯俊屹又哪里懂得这些道理?日子一长,在他这里上当受骗的人多了,生意便一落千丈了。如今混迹蘑菇集的散修,除了一些初来乍到的萌新会偶尔光顾侯俊屹的商铺,老客们却是极少来了,来也顶多是看看有没有上架什么新鲜物件,而且一般看得多买的少。

也曾有感觉自己上当受骗的买客回来找场子,但是侯俊屹一句“货离柜面,概不负责”买客便也只能是打碎牙往肚里吞了。动手?那可是蘑菇集内最为忌讳的,敢在蘑菇集闹事的人就没听说过有几个能活着离开蘑菇集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系统坏了我能自己发任务在线阅读第五节

    “苏瑞,你听说了么,袁姗姗竟然会跳极乐净土!”侯东方神神秘秘的说道侯东方,外号东方不败,不是因为他名字有个东方,就给他起了这个外号。完全是因为这大佬就爱跟女生当闺蜜,纯粹的知心朋友。不仅长的又高又帅,还特别会哄女孩子开心,跟哪个妹子都能聊得来。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让他们这帮兄弟开了眼界。因此没事就

  • 暖婚之妻然天成第2章在线阅读

    正在这时,一个戴着墨镜的男生拎着行李从另一个方向走了过来。“哇,帅哥啊!”花痴A说。“我要是他女朋友就好了”。花痴B说。“都是一群花痴,毛病”。我嘟囔着。“什么!!!!”一道道杀死人的眼光射了过来。妈啊!我和张嫂冒了一头冷汗。如果眼光可以杀人,我想我早已经去向上帝报道了。“小姐,我们快走吧,老爷夫人

  • 破镜重圆之花绿芜之第八章(8)

    竺阮修回来的时候,还带了一位郡主。她是深受皇上宠爱的凝才郡主,她是竺阮修的表妹,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嚣张跋扈。她是野心勃勃的第三者,可怜她复新恋深受其累。一见竺阮修进门,复新恋急急忙忙跑过去。“夫君,出事了!”竺阮修瞧了一眼身旁的凝才郡主,微微一笑,走到复新恋身旁,低声问“怎么了?出什么事?”“师父

  • 魔欲苍天之与他相遇

    “懒虫懒虫快起床…”“吵死了,再睡会儿。。”许久…。“呼呼,舒服啊~几点啦?”天哪,7点了,要迟到了。我二话不说,以最快速度穿好衣服冲出家门。对了,我的书包。。这个死闹钟怎么不响,害我迟到!(闹钟:冤枉。。谁说要多睡会儿的…)不过我赵齐雪最拿手的就是跑步,以我冲刺的速度,应该迟到不了。我冲!我冲!我

  • 秃头的英雄之道第七章在线阅读

    后来是许文开车将祁泽送回学校的。回到宿舍后,祁泽洗漱完毕后躺在床铺上望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隔了会儿,他闭上眼开始尝试入睡,然而辗转反侧,无法入眠。半晌,祁泽坐起来,挠了挠头。贺远钧给他那颗孕子丹该不会是真的吧?祁泽一脸纠结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腹,随后又甩了甩头,躺下重新睡了。没过一会儿,祁泽又偷偷摸摸地

  • 别动我在线阅读第9章

    陆昀沂优雅地拿起筷子将一块胡萝卜片儿放入口中,细嚼慢咽,看样子还挺满意。简思淼刚搅拌完鸡蛋回过神来,皱眉道:“你在干嘛?一会儿去桌上吃。”陆昀沂放下筷子,不疾不徐说:“尝尝而已。”简思淼切了一声,转身去做菜。等再回过头来时,那一盘炒胡萝卜片儿就只剩几片了...反观陆昀沂还严肃板正地坐在那里,跟个没事

  • 旧时波在线阅读第1章

    明珠小区。夜里,漆黑的天空好似要塌陷,让人说不出的压抑。空荡荡的客厅中像是有着无数的厉鬼在张牙舞爪,靠着床头的墙壁不知为何发出瘆人的抓挠声,床头上的布偶熊两只眼里也闪烁着微光,四周争吵不断,凌乱的脚步声自天花板上传来,书房又传来小孩若有若无的嬉笑声。陆离独自一人躺在自己房间里的床上,不禁有些心烦意乱

  • 纵一苇之所如之序言(1)

    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有她在的地方,即使是愤青的“敌国他乡”,也是让他心念神往的地方平凡如他,人潮来往。他就如时间一粒小小的沙子,在这漫天黄沙中颠沛流离。抬头,天上那九颗闪耀的星星是他一辈子的仰望,而其中最璀璨的那颗,就是他一生的美好。但那颗光芒万丈的星距离地球上的沙粒有着十亿光年的距离。渺小如他

  • 向往的生活之最强村长在线阅读第七章

    青玄宗后山,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莫洋低着头缓缓的向着青玄山腰处的人烟稀少的山谷走去。这个山谷是一次莫洋被临时安排做巡山弟子的时候无意间发现的,那里风景不错,关键是地方比较偏僻,去的人确实很少。“咻”此时莫洋已经来到了山谷入口处,山谷被一片漆黑的夜色笼罩着,林间还若有若无的传出阵阵的蝉鸣声。莫洋深深

  • 偷夏在线阅读第一章

    六月的上海已经热气逼人,上海大剧院的门口铺了长长的红毯,上千名粉丝围聚在隔开的栅栏外,数百家媒体都架好了自家设备翘首以盼,再过半个小时第二十届沪都国际电影节红地毯就要开始,身着黑衣带着墨镜耳麦的保安们全都严阵以待,以确保明星红毯的顺利进行。红毯开始一个小时后,电影《他的影后》剧组作为压轴登场,由国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