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玛丽苏失格在线阅读第1节

2021/5/5 0:39:27 作者:一枕 来源:晋江文学城
玛丽苏失格
玛丽苏失格
作者:一枕来源:晋江文学城
【古早崩文,千万别看。】安利一发专栏:专注忠犬、叔控、男配上位文,偶尔爆发灵异推理小脑洞~微博@晋江一枕连载文《每天都在变坏[快穿]》存稿文《在我的BGM里[快穿]》***大写加粗的求助!!!#女配忽然穿越了怎么办##女配有系统怎么办#原本应该被炮灰掉然后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的女配最近忽然变得超美超苏超有人气作为原女主的我应该怎么办?在线等,急急急!════谢绝扒榜════蛇精病作死玛丽苏VS万人迷系统玛丽苏。一个是先天自带光环,一个是后天自带特效。以及不按常理出牌的女主X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主渣浪:

chapter1

“喂,贤美,你到了机场吗?”

她丝毫没注意到她的身形在人群中很显眼,一七八的骨架子无论从前还是从后看十分干瘦,嵌在巴掌脸里清澈的一双大眼眸在四处张望寻找着已没血缘的亲妹妹。

在远处就一眼从人群里找出她,贤美笑着招手:“姐,我在这!”

她也想刚想挥手回应,突如其来的重量压制住她的双肩带动她的身体往后。

她一如既往保持镇定,对着后面的两个戴着黑墨镜高个穿着黑西装的外国男人用英语质问:“我没招惹谁,你们抓我做什么?”

其中一人用英语回答:“夫人,老板吩咐的。”

刚才满怀欣喜的贤美不知所措。

一晃,时间已过四年。

今日,贤美专门从中国赶来英国,莫名其妙,她最亲的人就这样在她面前被人带走了。

贤美不是一个冷静的人,脑海里他的脸浮现,他告诉她过,遇见危险情况报警。

没错,报警!

她被带到一辆黑色商务车前,后面车门打开,只可惜她的眼睛被那两个不明身份的男人蒙住了。

老板、夫人,这两个词汇,她听过后一直在寻找其关联的记忆,可惜找不到。

车后座的车门打开,又以奇怪的姿势落入一个男人的怀里。

男人!

没错,是一个她不知道是谁的男人。

车门关上。

双手摸索着,黑暗中鼻尖嗅到的味道很熟悉,是她想不起来的熟悉。

准确来说,她患有选择性失忆症。

她的手好像摸到结实而光滑的表层,向上攀沿,她的脸蒙上一层红雾,把手抽走。

她突然被一道外力给带回男人的怀里,这双手臂是一个经常锻炼的人所拥有的。

额心一阵温热,她用英语发声:“先生,我们认识?”

“亲爱的,你真不记得我了?”

这男人疑惑的声音中带着轻微疲惫的沙哑,但这声音很诱人,亘古的交响乐一般。

她很讶异。

抛开男人的嗓音,他说的是汉语!

压制情感,她镇定回答:“先生,我看不见,麻烦你解开黑布。”

取下黑布后,她慢慢睁眼,眼前的男人五官有着东方男人的韵味,但他更像欧洲人。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无法抑制思念,在俄罗斯治病好了之后,一年都在打探她的消息。

男人轻声说:“想我吗?”

“先生,我不认识你,我还有事情。”她准备离去,她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男人,“如果是商业的事情,我想,先生还是打电话到我们公司。”

她又被外力带回男人怀中,他在她耳边说,“你知道吗,我想你,是我错了,我当初不应该说出那样的话伤害你,”男人顿了顿,又道,“原来不是假的,你真的忘记了我。”

她推开男人的手臂,淡漠地说:“先生,你控制一下,我真的不认、识、你!还有,你是想勒死我吗?”

他怔忪,松开手问:“你有带药吗?是不舒服了吗?需要去医院吗?汉斯,我们赶紧去医……”

她患有先天哮喘,她总是忽略,但她每次发病时,她包里总是有预备的。

她打断说:“先生,我没事。”

她推开男人的双手,夺回药罐塞回包中拉上拉链,神色严肃又道:“先生,你这个行为很不礼貌。”

“我还保留一丝希望——你能记得我,如今是痴人说梦话了。”男人叹了口气,伸出手掌,清了清嗓子,笑着又说,“你好,我叫郝亦飞,是你的以前的恋人。”

她整理好衣裳,抬头用一种严肃而带着疏离的目光看着亦飞,说:“抱歉,先生,即使我以前和你有关系,那只是过去。”

司机汉斯瞧见车的后视镜里有警察出现,用俄语说:“老板,追来了。”

郝亦飞用俄语回答:“先去机场,回俄罗斯。”

汉斯点了点头,启动了商务车。

亦飞抓住她的手把她往怀里带顺带把车门关上,他轻声细语:“亲爱的,你这样做太危险。”

“请叫我张知琳,我们不熟。”

亦飞从西服里拿出一张照片,知琳看后,心里很震惊,她激动问:“你知道——”

亦飞捂着她的嘴唇,笑着点了点头。她知道的。

知琳觉得自己很奇怪,见了自己很久以前的照片心里一片酸涩,还有微量的苦味慢慢在心里扩散。

到底怎么认识他的!

他是谁?

亦飞手里拿着湿漉漉的手绢,嘴角一直保持笑意,说:“我们的孩子应该长大了,我想应该把他们接来了。”

“孩子?”

知琳随口一念,她还有其他孩子?

那孩子长得和自己很像吗?

会和威尔或莉莉一样吗?还是和眼前这个男人一样?

她始终没有注意到,他和她的孩子很像。而他所指的孩子就是莉莉和威尔。

车疾速飞驰,知琳沉浸在思考的范围里,没有注意身旁的男人给她系上安全带的动作,她更是忽略他的眼神。

车行驶到一家私人机场,知琳还未有反应,她就被亦飞公主抱着抱到小型飞机上。

“汉斯,你先去转告刚才那个和她打招呼的人说她在我这,还有告诉她把孩子带回中国。”

汉斯回答:“老板,我会的。”

再当知琳回神,透过玻璃往下一望,云雾下的高楼大厦都变得渺小,她身体微微抖动,四肢都僵硬无比。

亦飞瞥见,低头凑近:“别怕,有我在。”

亦飞把她搂进怀里,让她靠着自己的胸膛,听着她的呼吸声。

许久不见,说她有变,性格上更沉稳安静了、外貌上更消瘦成熟了,要说她没变,她恐高、处事风格的干净利落。

亦飞依旧伏在她耳边,又轻声说:“你这几年在这里生活得好吗?故国发展很快,回去吗?回去,你就可以知道我们的故事了。”

知琳没说话。这个男人知道她的害怕什么,更不用说这个男人计划这件事多久了。

她出国,也许为了逃避。但实际上,都是家里人出谋划策的。

她闭口不言,不知她在想什么。亦飞又道:“你知道吗?我看了我们孩子的照片,他们长得和你很像,很漂亮。当初初次和你见面,你在哭,你就像一颗未正式雕琢的钻石一样天然而美丽,现在的你还是一样美丽,却比以前深沉了。”

知琳静静聆听身旁男人的话。

他说得有道理,她变了。

以前在国内,至少她对那里熟悉;现在在国外,这几年就只有劳希一人和她唠唠嗑、和孩子玩耍。生活实在很乏味、枯燥。

亦飞忽道:“到了。”

知琳脚刚落地,有些发软。

亦飞搀扶着她,走到一辆商务车上。

知琳坐到车上,推开亦飞的手,冷冷地说:“郝先生,我自己来。”

亦飞把安全带交到她手上,笑着点了点头,转头用俄语对司机说:“走吧,莱昂。”

车发动,不知道又要驶向何地。

她转头目视车窗外的流动的景物,时间过去整整四年,她还在逃避、害怕。

知琳转头看向亦飞,他一直注视这自己,从未把视线转移过,他的眼窝深邃,眼睛好看得像有魔力。

亦飞见知琳在看她,微笑对她颔首。倏忽,知琳张嘴问道:“请问先生是哪里人?”

亦飞答:“我和你一样。”

“一样?”知琳疑惑一小会儿,又道,“国籍也许一样,但经历不一样。”

亦飞在心里从未否认他伤害过她,她离开后,在他看来,她在国外的生活不是很好。

他心里也在反复思考,自己的过错。

亦飞道:“经历不一样,但我的心是一直思念着你的。”

思念着她。

是真的,四年来,他没有接触任何对他怀有爱慕之心的人。

知琳打开车门,眼前高林密布,她沿着一条小道走,她深吸一口气对着他说:“我不反抗你,是想知道、了解。”

亦飞笑吟吟回应她:“无论你记不记得我们的过去,我希望我们的现在乃至将来——你会保持着愉悦的心情……我会一直在你身旁的。”

“这里有点似曾相识。”

亦飞点头,当然似曾相识。

他按着他们以前生活的地方布局,每一寸一方他都认真检查。

走进别墅里。

怎么说,知琳看得出他的用心,她喜欢简约,房子里的摆设着文雅的瓷器、布局相当简单。

她没再细细深入。

亦飞在她来之前还吩咐人把这里打扫得一尘不染,保证在这个季节交替的时间段,她能安心住下。

亦飞低头,目光紧锁着她的眼神的变化,他道:“先在这里住几天,我在这里的分公司处理完事后,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知琳神色有些担忧:“英国那边。”

亦飞扶着她走上楼梯,解释:“贤美会将孩子回去中国的,而且他们会知道你在我这里。”

知琳若有所思皱眉抿唇,他又道:“你住这间,我就在隔壁,如果有事,这把手机给你。”

知琳接过手机,这才抬头仔细看着他的脸——他是混血?

“午餐时间,”亦飞停下脚步,把她散落的发丝拨弄整齐,又道,“走吗,还是先休息?”

知琳移开视线,将卧室扫视一遍,道:“我先去休息。”

他站在门口转身,又依依不舍盯着她说:“待会我把食物送上来,你好好休息。”

“谢谢你,郝先生。”

郝先生——这格外的生疏。她的话语从今天最初见面到现在都保持一定的疏离、排挤。

亦飞微笑点头,转身下楼。

知琳走进卧室,床头柜上有一张照片。知琳走过去蹲下看,这是她和他的照片,她当时笑得很开心。

她打开衣柜——

竟摆放这许多的女人衣服,扑入鼻尖的味道,是她身上的味道。

这些细节提醒她,她在这里生活过!

知琳越来越觉得很熟悉,记忆中男人的脸模糊看不起,但是那男人温柔的笑颜、轻缓的动作……如潮水,她的脑袋很疼,她不愿发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琼瑶之我是乾隆的私生子?第4章在线阅读

    上官明雪有才有貌,虽然是庶出但在上官府的地位却超过她,是大家捧在手心的宝贝。就是在整个京城也是一颗璀璨的明珠,人走到哪众人的目光就随到哪。“姐姐,看你说的,今天你可是最美丽的新娘。”上官明雪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摸上官明云身上的嫁衣,柔软舒适的触觉让她心动不已。想着这么好的嫁衣竟然穿在上官明云的身上,上

  • 吾日三省吾身第十章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那个男人,哪怕那些对剑没有兴趣,早已下定决心修其他的人此时的目光也难以离开这个男人。剑尊从不在意外人的眼光,在众人炽热的眼光中也没有任何异样。连个眼神都懒得施舍。其他摆着各种姿势,盛装打扮的长老们,“······”掌门“咳——”众人:✧-✧柳怀竹:❤-❤众长老:·····剑尊:

  • 陌陌谦行在线阅读第八节

    帝乙驾崩,将幼子托孤于闻太师,太子继位,名曰帝辛。三子皆亡的黄滚老将军亲自把自己唯一的女儿黄氏送入宫中,后宫内有中宫原配姜氏,西宫妃黄氏二人,皆德才兼备,柔和贤淑。可谓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我儿,后宫已有二人,为何迟迟不见我孙儿诞生?”自打当上了太后,帝辛的母亲是越发的悠闲和……无聊了。帝辛登基一

  • 天鬼第1章在线阅读

    适当地在乎,可以让爱变成余生的期待,过分的在乎,最后只能感动自己。有的人把心都掏给你了,你却假装没看见因为你不喜欢,有的人把你的心都掏了你还假装不疼。因为我爱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伤人,人有生老三千疾,唯有相思不可医!本是青灯不归客,却因浊酒恋红尘,星空不问赶路人,岁月不负有心人!.......

  • [综]在下零号,砍鬼养家之住所

    四月末的天气,温和中也带着一丝俏皮与变化无常,似花季的少女一般。本是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空,却在这炎炎烈日中下起了蒙蒙细雨;在烈日曝晒下精神萎靡的田野.荷池,也在这蒙蒙细雨中重新焕发了生气。在丝丝细雨的滋润下,奄奄一息的嫩黄桑叶.柳枝,唉声叹气的草地.荷叶,视野所及一切红的.黄的.绿的花草树木,都在细雨

  • 鬼眼道士在线阅读第4节

    “嗯,对,离开隔离室后就去收集营养液然后找急救药品和防护服,最后去停车场找飞船然后离开这里,完美!”“我果然是个天才啊!”捋清了思路的白静柔开心的称赞着自己。“今天我们有迎来了一位幸存者,这位幸存者达尔先生今年已经860岁了,居然能从彩云星逃出来,简直就是老当益壮啊,下面让我们来连线一下达尔先生……

  • 新纪元之里程碑在线阅读第3节

    江剑心离开这醉风楼,站在街道,无奈的吸了口气。眼中瞥到几个孩童在玩井字棋,他来到旁边微笑着说“你们在玩什么啊?”几个孩童,抬起头来。看到江剑心的模样,都有些害怕,下意识的停下游戏,后退了几步。因为他在凌风城并没有什么好名声,看到孩童们都畏惧他,心中也多了些滋味。“我想请你们其中一位帮我个忙!”………

  • 莲花瞳第8章在线阅读

    琉璃塔小区。“鹿医生,我妹妹的病会有好转吗?”“难说,但是对比之前情况还是有一点好转的,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请那个人过来,有些具体问题我想当面了解一下。”“这个交给我,我尽量让他过来一趟。”“好。”鹿晴摘下眼镜,眼睛周围已经开始长出纹路,她抬起头看着她,“天色不早了,留在这吃饭吧!”“不用麻烦了,你

  • 我和禁欲系哥哥的日常第九章在线阅读

    到了展会,吴铭和林怜溜溜达达,很快看到一个非常奢华的展台。汤臣尚品,均价200000……开发商非常实在地将价格放在海报上。五个零,二十万只能买一个平方。大多数人,看到这张海报,都会艳羡地远远望上几眼,然后绕开这里,去其他地方。太特么的贵了啊!辛辛苦苦工作一年,攒下来的钱连块站的地方都买不到!不过,吴

  • 妹妹是宇宙女王与剑结缘(三)

    两位老人从屋子里出来,看见两个孩子靠在一起,正观摩着什么,他们起初以为是在一起看黄昏的落日,难免是对眼一笑,“这么小就不学好,是不是你教的啊”老艺人说完就哈哈笑,说的老村长老脸一红,“呸,都还是孩子”。俩人凑近了看,原来是小木剑做好啦,一把不长的小木剑,通体全是木黄色,表面很光滑,剑柄上还刻着一个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