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大明:啊!我太监了!在线阅读秦王的容貌

2021/5/4 14:43:50 作者:棒那个棒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明:啊!我太监了!
大明:啊!我太监了!
作者:棒那个棒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成了假太监。“什么?让我打仗?不行不行,我是太监!”“我信你个鬼,谁都知道你是假太监!”“朕封你为大将军,你别当太监了!”“不行!我要帮你管理后宫!”(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陆锦鸢纠结地扑腾了两下,毛茸茸的小脑袋才从比她大了两倍的手巾里探了出来,但两只小爪依旧与勾出的线丝缠绕不清。

她愤愤地在手巾里一阵蠕动,耳边却传来了一声轻笑,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正在某个煞星的怀里大胆地滚来滚去。

她不再挣扎,僵硬着身子乖乖地任他抱着,但这怀抱的主人,凤眸里都是笑意。他修长如羊脂美玉般的手指轻轻一挑,就轻松地将纠缠在她爪间上的线丝一一断开。

清香的气息自他的身上淡淡地漫来,他修长白皙的手指骨节分明,在湿哒哒的短毛中很是漂亮,而眼前明晃晃惹眼的笑意,让陆锦鸢觉得自己再度产生了错觉。

但……

他的嘴角真的融着浅浅的笑意,阳光下勾勒出的身形竟是透着淡淡的柔光。

那本该是深邃冷漠的眸子此刻微含着浅笑凝望着她,如墨的眸色轻柔而认真,看得陆锦鸢只觉得自己快要融化在他这一双明亮如墨的眸子中。

她的心猛得跳快了几分,哪怕如此凶神恶煞的面具都阻挡不了她看得心尖儿乱颤,竟是完全不反感他的动作。

相反,卫景珩的动作很温柔,隔着干净的手巾都能感受到他指尖传来的温度,宛如一股温暖的溪水,潺潺流入了心田,一扫她全身的疲惫。

陆锦鸢被揉来揉去竟觉得浑身通体舒畅,刚才湿哒哒的短毛瞬间在他手中蓬松散乱了起来,肚皮上白花花的毛也被梳理得整整齐齐。

她奶声奶气地哼哼了两声,僵硬的身子竟是不知不觉放松了下来,半干半湿的小脑袋隔着手巾蹭了蹭他的胸口后,脸皮特厚地拱进了这个带着淡淡清香和温暖的怀抱,汲取着他胸口的温度。

很暖,很舒服,竟是让她忘了最初的害怕,十分配合地仰起着小脖子让他左摸摸右挠挠。

直到被抱到了一个更加温暖的火炉旁,暖洋洋的陆锦鸢才猛然惊觉,自己不仅傻傻地望着卫景珩恐怖的面具一眨不眨,还像只真正的猫儿般,主动地窝进他的怀里蹭来蹭去!

一定是猫的天性才让她如此不知羞!一定是!

陆锦鸢红着小脸,心虚地垂下眼睑,迅速裹紧着四周的手巾团成一团,但目光却时不时偷偷瞄着将自己轻轻放下却还忍不住小摸了两下的卫景珩,心里忍不住地生疑,眼前之人究竟是不是那个嗜血无情、杀人不眨眼的秦王殿下……

似乎很满足阿然对自己的依赖,卫景珩眯着眼睛摸了两下它毛茸茸圆滚滚的小脑袋。

洗干净后,软软的果然很舒服。

但当瞥见自己满满脏脏水渍的长袍时,他立刻头疼地抚了抚额,朝着门外走去。

养了阿然后,自己每日沐浴的次数越来越多……看来回京前,还必须给它立立规矩,切不可再这么胡闹下去了……

见卫景珩终于离开了房间离开了自己,陆锦鸢再也忍不住地拿起手巾,垫着两个爪子,在火炉擦着自己半湿的身子。

她恨卫景珩害自己湿光完全无法出门,心里满腹怨气,自然默默地将这位秦王殿下腹诽了一遍。

但兴许还未适应这猫身,这般一折腾,陆锦鸢累得气喘吁吁,擦完一遍自己的短毛后,就敌不过困意和疲惫的来袭,扑到软软的手巾里,软趴趴地窝在火炉旁烘毛。

养足精神后,一定要尽快离开!

见不远处的小黄猫似往日般在手巾里不安分地滚来滚去,亦或者习惯性地舔舔爪子舔舔毛,它坐在火炉前,用手巾擦干着自己的身体。

这般天然况似人类的举动,让返回的卫景珩脚步微微一顿,他身侧的秦离眼角一抽,忍不住怀疑这只叫阿然的猫是不是成精了!

但他们刚一走近,就见阿然一头栽进了手巾里,仿若刚才的举动全是他们的幻觉。

“王爷,水备好了。”

秦离恭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唤回了卫景珩飘远的思绪。

“下去吧。”

水?难不成还要再洗?

陆锦鸢抖了抖毛茸茸的耳朵,警惕地瞥了一眼卫景珩,谁知这么一望,她脑子里恍恍惚惚地停止了转动。

秦王殿下竟然在她面前脱一衣服!!!他他他想干什么!果然不安好心!

想到刚才被卫景珩各种蹂一躏洗澡,陆锦鸢惊悚地瞪大了眼,有些崩溃地望着卫景珩给她带来的视觉冲击,显然是被惊吓得忘了自己已经变为小奶猫的事实。

直到一件外袍飘飘然落下,陆锦鸢惊慌地捂着眼,四肢不安地往后移动,却见卫景珩旁若无人地伸手,缓缓摘下了在旁人眼里青面獠牙的厉鬼面具。

他的动作自然恣意,暗金色的面具被他随意地放在桌上,时光却仿若在这一刻静止了下来。

秦王征战多年,从未在外人面前摘下过一次面具,他自第一次凯旋回京之日,就有传言多方证实,陛下丰神玉朗,玉树临风,但他的三子秦王却容貌粗丑,凶神狰狞,所以在陆锦鸢的印象里,这位从未见过面的秦王身躯魁梧,凶残弑杀,长年戴着面具必是遮挡他冷血无情、青面獠牙的面容,以免吓坏了自己的下属和路边的花花草草。

但此刻,她眼中三分像人,七分似鬼,面容一定阴森恐怖的秦王,白皙如玉的容颜却在阳光的沐浴下,清俊无双,宛如山水墨画中走出的谪仙,一瞬间让四周都黯淡了下来。

陆锦鸢只觉自己的心跳猛得快了几分,不由将把头扭了过去……心中默念:不要上当,他是恶魔!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她怎么能被他的美色忽悠了呢!

但目光仍是忍不住地粘了回去,心里还反复解释,自己绝不是色迷心窍,自己只是好奇秦王的长相。

所谓好奇害死猫,大概就是指陆锦鸢此刻的行为吧。

卫景珩见暖炉旁的小黄猫突然捂着眼睛,羞哒哒地抬头望着自己,动作微微一滞,却仍是顺手解下了束发的紫金玉冠。

乌黑的长发一泻而下,衬得原本白皙的五官犹如刀刻,轮廓分明而深邃。

他眉宇英挺,明眸薄唇,静谧的表情,看上去清冷而寡淡,却微微透着病态的苍白。但陆锦鸢觉得,像秦王这样的高手是不可能重病还如此悠闲地给猫洗澡,所以猜测他苍白的面色是因为长久不见光才如此明显。

而她,若非亲眼看见秦王殿下摘下面具,怎么都不会想到,秦王殿下竟会长得这么的好看……

眉眼清冷,俊秀清雅,晃得她移不开眼睛。

但多瞅了几眼……陆锦鸢却越来越觉得,若不是看他冷清疏离的容貌和让人望而退步的凌厉目光,秦王似乎长得有点像吃软饭的小白脸?

她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从爪缝间偷偷看着,默默地点了点头。

若是卫景珩知道,偷看他的小奶猫早已在心里绕着弯子将他腹诽了一遍,绝对立马把面具戴回脸上!然后用事实告诉这只小猫自己是玉树临风、文武双全的真男人!

但卫景珩没有读心术,所以并不知道,正准备沐浴的自己,已经从头到尾被一只伪猫给偷看光了……

卫景珩并非体型魁伟之辈,但常年练武,身子是十分有料的。

所以脱去外袍后,某偷看的小奶猫在目光往下移动时,轻而易举地看到了他修长的身材、若隐若现的锁骨和线条颇好的大长腿。

这完美的比例简直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瞬间秒杀了陆锦鸢这颗无处安放的小心脏。

于是,在看着卫景珩脱去外袍将它搭在屏风上,修长的双手又继续解着半敞的纯白中衣,旁若无人地脱掉所有的衣物露出白花花的肌肤时,这只小黄猫瞬间炸毛了!

呜呜!她在干什么!她竟然偷看男人脱一衣服!

这位秦王该不会要在这里沐浴吧!变态!大变态!

惊慌失措的陆锦鸢猛然惊醒,立刻躲进了手巾里,抱着脑袋卷着手巾朝着门口飞快地移动着,似乎想立刻逃离这个窒息满是水汽的房间。

但仓惶间,她踩在了手巾上,脚下立即一绊,圆滚滚的小身板,瞬间以圆润的姿态摔个狗啃泥。而那遮着眼睛的手巾徐徐滑落,那些该看的不该看的全部入了眼。

嗯……腿好白……

陆锦鸢慌忙站直身子,也不顾地上的手巾,撒开腿子朝着门口跑去。

但……

她绝望地望着禁闭的房门,使劲跳了几下都碰不到门闩,只好“嗷呜”一声,气恹恹地窝在看不见卫景珩的墙角里。

卫景珩不知道躲在墙角的小猫正挣扎着自己长针眼的问题,他脱掉衣物后,随意地靠在浴桶的边缘,一张比往日苍白的面容,在热水的蕴育下,渐渐染了些颜色。

除了沐浴外,卫景珩很少摘下自己的面具。他从不觉得自己长得有多好看,而若是有人夸赞他美或者漂亮等形容女子的词,绝对会死得超级难看。

因为这张脸曾给他在战场上带来诸多不变,他需要的是威震敌军的气势,而不是一张被世人嘲笑的容颜。

而此刻,若是陆锦鸢没有躲到墙角,绝对会惊愕地发现,她眼中白花花的一片,其实近看布满了大小不一的伤口。

离京十年,卫景珩十次死里逃生,八次重伤,大大小小的伤痕不计其数,其中最严重的,就是心口这一剑,差点贯穿了他整个胸口。

也亏他当年肉多,才活了下来。

想到当年血腥追杀的场面,卫景珩脸上寒霜笼罩,一双凌厉的剑眉之下,幽深的双瞳如利鹰般,泛着令人胆颤心惊的杀气。

眼前的屏风,完全遮挡住了这位长得清朗俊美的秦王殿下,但稀里哗啦的水声却清晰入耳,余音不断,声声乱心。

似乎还未从刚才的场景中回过神来,又似乎脑补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场面,陆锦鸢的脑袋乱糟糟得糊成了一片,脸不知不觉跟着烫了起来,瞬间红到了耳根。

她整个身子不自主地卷成了一团,把发烫的脑袋窝了进去,只露出两只泛着粉色的小耳朵,一颤一颤的。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陆锦鸢耷拉着耳朵,嘴里叨念着大悲咒,目不斜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捡到一本史书搞怪的惩罚

    紧接着,她明显感觉到超级手机跟自己绑定在一起,并且那些功能她也明白了。“又寻我玩笑,讨打。”嫦娥地声音带着一丝嗔怒,传到吴云跟唐小雨的超级手机里。吴云嘿嘿一笑。“那你下凡来打我呀。”电话那边的嫦娥明显沉默了一会,然后才开口:“我也想下凡来看看,但是不可能。”听着嫦娥言语中的遗憾之意。吴云立马信誓旦旦

  • 我,每天十个宝箱!病痛

    长安仔细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林长宁,真要认真说起来的话——其实,林长宁的相貌,即便算不上一等一的美,却也看一眼便知是个美人胚子,她们姐妹俩差别最大的地方是在眼睛上面,林长宁是杏目,而长安的是桃花眼,或许,也就是这一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林长安在前年宫宴上被赞誉为齐国第一美人。林长宁接触到长安的目光便看向长

  • [龙门]安静可爱的社畜在线认大哥意料之外,换一个条件!

    两个小时后。林白的房门又一次被敲响。“请开门,我们是警察。”门外的男子声音说道。房间里,林白听到了外面的两个脚步声。对方自称警察,这让林白都有些狐疑。这时候,为什么会有警察上门?又或者说,是赵海军那家伙重新找了人过来准备教训自己?外面的两个是“高手”?这么快的动作吗?心中带着猜测,林白打开门。门口处

  • 知否齐衡同人我不是吃可爱多长大的之一滩浑水

    午休放学的时候,一个初二的男生突然闯进教室,面色不善的环视一周后大声问道:“谁是朱峰?”“我是!”朱峰站了起来,毫不畏惧的迎上了那个男生的目光。一上午的时间,陈浩北被朱峰打的事情就传遍校园了。朱峰突然越级干了陈浩北,这对于初一其他几个班的扛把子来说,无疑是一个危险信号。他们都知道六班现在的情况不明朗

  • 落难贵女上位记在线阅读第2节

    “检测!”杨安看着眼前碗里面的水,心中暗道。【自来水:普通的自来水,烧开后喝更有益健康】【检测】是杨安的新手能力,可以用于检测物品的信息。看到这碗里面的水真的就是自来水,杨安也没有犹豫,将水一饮而尽,毕竟他为了寻找这个黑石村,已经走了两天了,带的水也的确是喝完了。“老人家,可以再帮我用这瓶子打点水吗

  • 我的亲亲偶像大人之洪荒天道系统,六耳兄弟(2)

    凌晨十二点整左右,城东区雅园国际1号别墅主卧处,孙晨昂躺在名贵大床上闭目冥思。“小智?”“在的主人,请问您有什么吩咐?”“帮我连接一下Q萌,准备进入战甲竞技平台!”“好的主人,已为您成功连接Q萌,欢迎您的进入!”“对了小智,六耳今天有没有Q过我?”“有的主人,今天下午一点钟六耳少爷Q过您。他给您留了

  • [娱乐圈]手残党男票你值得拥有蕊玥的诞生

    “明天,我们要去见一个人,但是!小樱必须要去地狱岛了!”幻毅老头不舍的看着小樱,小樱点了点头说:“明天早晨我会去的!阿夜,我不在的时间里,照顾好蕊哦!不然饶不了你哦!”“嗯!”——————华丽丽的分割线——————晚上皇樱背对着雪蕊,边整理着衣服边对雪蕊说:“雪蕊,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雪蕊默默地看

  • 重生水浒之暗中打探

    肖钢本是受沈世雄的派遣查看沈春雁的坟墓有没有被暴雨冲毁,没想到竟意外发现棺木被扒,尸首被盗……为此他耿耿于怀。这几日,他在苍山脚下不停地转悠,向墓地周围的几个村庄打听近期谁家的未婚青年死去。据他的猜测,偷尸人不过是为了给死去的儿子找阴间的配偶,也是俗称的“阴婚”。结果呢,他无功而返,原因是周围的几个

  • 有你在此,有何所思在线阅读第3章

    “叮~!恭喜二位初次见面就十分愉快,亲爱的诸葛大力小姐,楚奇迹少爷,你们好!我是万界穿越系统红娘版!”就在二人还在握手的时候,一道带有机械感的磁性声音传入了二人的脑海里。两人一听到声音后吓了一跳,便松开了握住的手,并向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却没有发现任何物体。楚奇迹耐不住自己心里的疑惑,便问道:“什么

  • 风流道鸿之回国(2)

    法国某别墅,传来了女主的河东狮吼功,“神经病呀,丫的,本姑奶奶睡觉呢,吵什么吵!”羽樱“羽樱,是我啦,我是妈咪啦!”对方“奥,妈咪啊,有什么事吗?”羽樱“羽樱啊,明天你回国,妈咪对你说点事!”妈咪“神马,回国?”羽樱“好了,羽樱就这样啊,拜拜,明天见!”“唉,等等,嘟嘟嘟嘟嘟······”“唉,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