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网王]不计成本第9章在线阅读

2021/5/4 14:31:06 作者:辣鸡上帝 来源:晋江文学城
[网王]不计成本
[网王]不计成本
作者:辣鸡上帝来源:晋江文学城
幸村遇到了个温柔的前辈。刚刚失恋的,很温柔的前辈。苏文,ooc,有bug,多担待。正文已完结,有彩蛋。——新凹凸世界同人文:[凹凸世界]算卦十元刀剑乱舞同人:[刀剑乱舞]作为时政的一员

“哥。”他皱了皱眉,“江家已经没了,还回去做什么?”难怪花林哭得那么伤心,江易寒有些不满。

“我不该带你来青邱的。”

“要回去你自己回去,我要跟花零在一起,我已经不是一个小孩子了。”江易寒实在搞不懂哥哥。

江如练看着他的双眼,有几分决绝,“你要还当我是你哥哥,就跟我回去。”

“哥。”他的语气中有几分哀求,“我不管,我只想跟花零在一起。”

“做梦。”

“我求你了。”

江如练低头看着手中的书本,“我也求过你,你……答应我了吗?江复,我拼死把你从那场瘟疫中救了出来,凭的只有一条信念,那就是……我喜欢你。”那个清冷的蓝衣公子闭上了眼,怎么也无法释怀。

江易寒攥了攥拳,心一狠,说道:“我跟花零睡过了。”

“嗯?”江如练猛地睁眼抬头,“你说什么?”

“我说我跟花零睡过了,就这样,哥你自己看着办。”江易寒把话说完,转身走了。

亭廊下,花作尘躺在栏杆上喝酒。“花零零。”江易寒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自己的哥哥,苦闷地从背后拥住了他。

“唔?”他回头。

“咦?!”江易寒吓了一大跳,“好大个巴掌印啊。”笑了笑,“疼不疼?”

“嘶,别碰。”花作尘叹了口气,“玩完了,我跟我叔叔说我喜欢男的,我还没说是谁,他就一巴掌上脸了,然后一脚把我踹了出来,罚我在太阳底下跪十个时辰。”

“这么狠啊?”江易寒疑惑,“可这才过了半个时辰吧?”

花作尘指了指太阳,“对啊,这大太阳的,顶不住,跪了半个时辰我就跑了。”

“噗——”江易寒忍俊不禁。

“行了,别笑我了,你那边怎么样?”

江易寒摊了摊手,“我哥也不同意。”

“啪嚓——”花作尘含怒摔了酒壶,“艹!老子娶你关他俩啥事?!”

“诶,法定监护人诶。”

“那现在怎么办?”

“零哥,师叔。”花林讪讪走来,两根手指相碰,“那个,能不能不要跟我抢师父……”

“送你了。我也想啊!”江易寒从桌上端了杯酒一饮而尽。

花作尘拉了拉他,“那是我漱口水……”

“没事不嫌弃。”

花林低头,“听说白一痕和七七私奔了,要不你们也私奔吧?”

“嗯?!”二人同时打了个激灵,“私奔?!诶,好主意,刺激诶!”

“花林我爱死你了!”

“爱我!!!走了,趁他们没反应过来我们快去收拾东西。”江易寒拉了花作尘,两个人匆匆而去。

“呃。”花林咬了咬唇,这样不好吧。

次日,“我要走了,有缘再见。”江如练蹲身揉了揉花林的头。

“师父。”花林拉着他的衣角。

去了正厅,同花满蹊作别,花满蹊叹气让人呈上了一纸书信。“这是什么?”江如练打开来看,差点儿没背过气去,“私奔?!”

“啊?他们居然还留了书信?”花林进来时诧异,随即又忙捂住了口。

两双眼睛的目光扫了过来:“你知道他们私奔之事?”

“我……”他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往后退了几步,怪我年少口无遮拦。

街上,白衣人蓝衣人背着剑并肩而行,两个吃货,一直吃个没完,反正身上带的钱很多,不差钱。

“喂,江复,我们现在去哪儿啊?”

“你说了算。”

“早知道师父师娘私奔的时候就应该带我们一起,游山玩水,多有诗意。”花作尘想了想,“去莆田。”

“不去,林追云是怎么羞辱我哥的,我可还没忘。”江易寒想想就气,“温家主病逝,怎么也轮不到她一个妇人当家啊?搞得温家快改姓林了。”

“那你还让我作主。其实,听说温大公子笑的时候,额上会开花,我想见识一下。”

他叹了口气,“只可惜,那么好的个人,偏偏是庶出,还是个哑巴。”

“唉……诶?!那我们去扶夷吧?”花作尘笑。

“扶夷?哎,你终于长脑子了。”

“叭!”花作尘夺过他手中的吃的,往前跑了。

“还我!”

“追上我就还。”

“等着。”江易寒断魂出鞘,平地划过。

“唔!!!”花作尘一惊,身体一惊悬空了。

天际,“嗯……”江易寒压了花作尘,轻笑,“今日可是你当小受,想不想在天上过一下瘾?”

“欺负人!”

“就欺负你了怎么着?”他顺手扒衣服,挂在了剑柄上。

“你等着!过了夜半我……啊……救命啊……非礼……”

“我睡我自家娘子也算非礼?”

莆田之地,正是温家落处。温家以医传家,家主温书羽早亡,其后温家由其大夫人林追云掌权,林追云的哥哥林逐月于是就做了温家的大总管,兄妹二哥在温家权倾一时。

一日昧爽,正室之中,妇人披上了华丽的丝绸衣裳,描了眉,又点绛唇。

青衣公子温润如玉,极为雅静,腰上别着一支青翠的笛子。此刻年轻公子端了热茶匆匆而来,进屋后低头跪了。

梳妆台前,妇人修长白皙的手指揉着脂粉往脸上打腮红,冷厌地说道:“今日请安怎么迟了一刻钟?呵,到底是个贱妾所生,不知道温家的规矩。”

青衣公子跪着,一句话也不说,说多了反是错。

妇人慵懒地起身,左照又照,确定毫无瑕疵之后才庄重地走近了那个公子。

公子举案齐眉,面上并未有半点不悦之色。

茶水还冒着几丝热气,妇人不屑低头看一眼,两指轻轻端起来茶杯。举止高贵优雅,可称礼之典范。

樱桃小口饮过半口,又走了小半步,终于低下眉来看了那人一眼。丹唇轻启,妇人将口中的茶水吐回杯中,信手泼在了青衣公子的玉面上,茶杯也被她随手扔在地上。

“温不笑,茶怎么又是凉的?嗯?我不教训教训你,你便在这温家目中无人了?”

淡绿色的茶水从青衣公子面上滴落,那公子缄默不言。

妇人的手很是好看,尤其是在手里拿着东西的时候,姿仪很美。她轻轻拔下了头上那支大凤凰簪子,“把手伸出来。”一语音落,见那公子不动,她又重复了一遍。

托盘缓缓被放置在地上,青衣公子伸展了双手。

妇人的簪子如挥毫般划过,甚至簪子划开皮肉的声音都回响在空气之中。

公子额上布满了汗珠,他的手上落下一滴滴鲜血,滴在地上的托盘上,“嘀嗒”声音很是清脆。

“庶子!”妇人不屑地瞟过他一眼,转身去换簪子了,“滚!”

“……”原本白嫩的一双手,如今刻上了那“庶子”二字,那公子双手打颤,忍痛拜了一下,随后才端了托盘退下了。

宽敞明亮的屋室里,那个红衣少年细心地帮他拭去面上的茶水,又小心翼翼地帮他上药。红衣少年是林追云的亲儿子,也是唯一一个儿子,他这一辈轮到温家“不”字,所以少年名字取了“不疑”二字。他的哥哥,则叫“不笑”。

温不疑与温不笑年幼时,父亲温书羽恐他们嫡庶有别,以致兄弟不和,便极力培养他们兄弟之间和睦的关系。

兄弟二人一同起居,一同出行,以至于温书羽病逝后,不疑不笑兄弟二人对对方的依赖性特别强。

尤其是温不疑,年纪小小,便极护哥哥,对母亲欺负哥哥的行为极为不满。

“告诉过你了,不用再向她请安,她会伤害你的。”不疑心疼得要命。

温不笑名字叫做不笑,为人却很乐观爱笑。轻轻摇了摇头,眉眼里都是笑意,于是额间白皙处,渐渐盛开了一朵小小的红花。明艳,夺目,光彩照人。

温不疑嗔道:“还笑!”

温不笑丹唇未启,宫室里却响起了一道温和又好听的声音,“她是嫡母,我是庶子,岂有不去请安之理?”

“那……你应该叫醒我一起去的,她不敢在我面前伤害你的。”

他微笑,仍未启唇,“我见你睡得熟,没忍心叫你。”

“哥哥。”不疑扑入他怀中,“你要再不听话,我就不理你了。”

“别。”不笑额上的花收住了,合成一道细小的红线,渐渐隐去了。

“那明早记得叫醒我。”

“一定。”温不笑温笑,一笑生花。

扶夷之地,零复夫妻手拉手,在大街上溜达,似乎没有看到行人们投来带有鄙夷意味的目光。“好重的茶香味儿啊。”

江易寒说道:“扶夷盛产茶,估计又是在搞什么茶会吧?”

“媳妇,跟着本夫君,找个客栈安身再说。”花作尘嘚瑟。

“切。”江易寒扭头亲了一口,“这边。”

“哼。”

青邱中,“师父,我知道错了,我帮你去找师叔回来,你别生气了。”江如练告辞要走,花林死活拦着,隐隐欲哭,“师父,我爹同意我跟你一起走,你带我一个好不好?”

“那你就跟着吧。”蓝衣公子冷淡淡地说道,拔剑御起,先行一步。

“呃,师父,等等我。”花林跟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白月光回来后我和渣攻离婚了第五章在线阅读

    那狗狗听到箭的破空之声,躲了一下,但是我那箭歪歪扭扭飞了过去,居然中了!那狗狗痛了一下,腰上带了那箭就朝我冲了过来,速度飞快,我连忙站起来,拈弓搭箭,对着它的脑门就是一箭,这次非常近,“乱射”,一箭射到脑门,狗狗痛得大叫了一声,往后退了一步,我赶紧后退拉开距离,它已经发狂般地朝我飞扑过来,又是一箭,

  • 巫龙山传奇彷徨无措

    车窗外,风景快速得飞过,苏沐然觉得今天就像是吞了一只苍蝇那么难受。想到刚才廖溪月一脸的得意,她的胸口闷闷的,却又无处发泄。“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白子岩开着车,飞快得看她一眼。“不用,你先回去吧,我想下去透透气。”苏沐然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挤出了一句话。白子岩将车停在了路边,按了一下

  • 被标记后A竟成了O!之第九章

    第九章这一层薄薄的□□揭下后,露出了一张美丽绝伦的芙蓉面。而这张美丽面容的主人此刻正满目怨毒的盯着上官丹凤,声音里带着仿佛淬了毒的憎恨,“为什么?你为什么还要出现?你为什么不死在大沙漠、死在石观音手上?!”上官丹凤一巴掌甩在她脸上,脸上的憎恨并不比她少,“因为我要回来向你报仇啊!即使我当真死在了大沙

  • 追夫日常在线阅读第9节

    两人面对面坐着。华天奇看着北山思斯文败类的样子很窝火,但是面上不好表露。“很抱歉,第一次见面闹得有些不愉快”华天奇文质彬彬的笑着,北山思看着他也不回答,抿嘴点点头很恭敬。搞什么鬼,笑面虎啊。“这不是过家家,区别于你过往的生活,这是一份艰苦的工作,工时长、压力大,需要诚实且心智成熟的人。”华天奇一本正

  • 孙悟空大闹异界在线阅读穿越异界

    咳咳!袁科用力的咳嗽了起来。“这里是哪里?该死我怎么会在这里?”袁科仿佛被人抽取了全身的力气,现在的他浑身无力。轰!一直巨大的脚爪突然映入他的眼帘。什么鬼东西!顿时袁科浑身的寒毛都炸了。一只仿佛是蜈蚣一样的巨大怪物映入他的眼帘中。它的身躯至少有几百米,脚爪就仿佛恐龙的脚一样。几千只的爪子走过路面之后

  • 特种兵:我绑定了未来芯片之狩3(7)

    我到最后也没再纠结要不要吃掉那只亚丘卡斯的问题。倒不如说,我完全忘了这回事,瓦史托德转身刚要走,我想也不想就跟了上去。到了现在,见到一只虚因为领地被侵犯在边上虚张声势,我才想起来自己的饥饿来。刚才那个地方早就已经远得没影了。说起来,虽然我也曾经轻视过瓦史托德的战斗力,以为他会被其他虚伤到,不过“他比

  • [综英美]死宅拯救世界之第一章(1)

    第一章今天开始要成为彭格列星球的守护者了呢一切都要从最初的那天开始讲起。沢田纲吉,一个算是大龄而且碌碌无为的上班族,本该在这个时间段随着人流穿过人行道然后停驻在自己家门前,可是当他忽然感受到一阵恍惚后,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常行为就成了幻梦。他动不了了。准确来说是在绿灯闪烁红灯即将亮起的刹那间,他

  • 都市:我有个养猪场第九章

    这句话如同隆冬三月里最尖锐的一支冰棱,准确万分的插入白慧的心脏。从外面看起来没有流血,实际内里却是疼的马上就要死掉。“你……再说一遍……”白慧颤抖着声音说。怀上这个孩子是意外不假,她可以考虑到她舞蹈事业的发展,以及林赫那边还没跟韩熙分手打掉。但这并不意味着林赫可以毫不迟疑上来就让她打掉。“孩子又不是

  • 从生化危机开始的万界游行波澜和决定(求花求收藏)

    经纪人惊讶的看着眼前好似什么事儿都没有的两口子,啪的抬手拍在了额头上面,而后拉着童莉雅:“我说你真的想清楚了?一旦公布这就不是你自己的事情了,而且公司那边很可能直接会雪藏你,这些后果你都清楚吗?”童莉雅眨眨眼:“清楚,不过我已经决定了,既然结婚了,那就要正大光明的,况且,我现在就是个三线小演员,粉丝

  • 乔英子是我未婚妻固执的女人

    “江一鸣,你要干嘛?快放开我!”沈歌遥慌了。啪地一声。一个巴掌狠狠落下。江一鸣猛地抓住她的头发甩向沙发上,挺着大肚子的身体重重压下去,冷笑起来:“小贱人,让你脱是看得起你,别给脸不要脸,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我今天就是把你弄了,也没人敢插手。”江一鸣勾着她的下巴,眼中露出野兽般的本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