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重生兽族第八章在线阅读

2021/5/4 13:27:04 作者:沐小错 来源:纵横中文网
重生兽族
重生兽族
作者:沐小错来源:纵横中文网
江城是我国一座古老的小城,有-天夜里江城高中的上空雷电大作,有一道闪电劈中了电线,顿时火光滔天,所有人都醒了。哭声,喊声揉杂在--起..第二天清晨火势才控制住,有20人受伤住院,3个人.......而兽族大陆正好多出3个人。奇妙的是高一(7)班的学生全都昏迷不醒....最蛋疼的是这是个修仙和未来科技并存的世界,想想都觉得可怕,还是不看了洗洗睡吧!

看也看过了,总该把画还给他了吧?

然而并不,月长情表示要保存,多有童趣的画啊。

宇智波止水眯了一下眼睛,熟悉他的人清楚这是个动手的信号,他要趁其不备把画抢回来然后立刻装睡。

没想到……

月长情把画对折放入胸口与胸前布料中间,抬起头对他嫣然一笑:“要来抢吗?”

“……”

宇智波止水做了三个动作。

扭头,躺下,把被子盖过头顶。

惹不起惹不起,是在下输了。

她似乎轻轻笑了一声,没过多久就离开了,等她走了,宇智波止水掀开被子看到旁边重新被叠整齐的衣服,他躺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黑暗。

如果他不是以间谍的身份遇到她,那该有多好。

月长情没有回房间,她在院子里站了一会,月色冰凉,落在掌心如同抓不住的华缎。

如果他不是间谍……

晚风吹来,不凉,却足够让她清醒。

没有那么多如果。

翌日。

月长情早早就出门了,连早饭都没吃,宇智波止水趁她不在进入书房,轻而易举的找到了那张名单,因为它还夹在原来的那本书里,连页码都没变。

他不喜欢这种容易。

接下来宇智波止水用写轮眼把上面的东西复制下来,打算学会波斯语之后回去翻译。

做完后他心情沉重,只想咸鱼瘫着,然而快中午了,她快回来了,他还要去做饭。

对了,除了鱼,她好像还很喜欢吃茶碗羹,用虾、青菜、香菇、火腿做点缀,放点柴鱼汤汁,她能吃半锅。

想到这,他唇边逸开笑容。

然而他又能给她做多长时间的饭呢?

他果然不能太开心,这双眼睛仿佛能预示未来,未来阴霾笼罩,想想便让他心里发堵。

球球优雅的蹲在走廊尽头,听到动静猫耳朵抖了抖,安静的注视他。

噫,这只两脚兽怪怪的,一会笑一会阴沉的。

宇智波止水看到它的小模样,不由得想起长情把脸埋到它肚子上深吸的场景,现在球球见到他不炸成剑背龙了,靠近和摸摸头还是可以的。

事实上,他手法娴熟,很有耐心,舒服得球球眼睛都眯起来了,见状,他拍了拍球球的脑袋,站起身拐进了厨房。

球球有点不满,追了过去挡在他的脚前面,“喵。”

宇智波止水怕踢到它,好脾气的蹲下身抚摸它的头,“还要摸吗?”

“喵呜~”

“要啊?”

“喵!”

想到月长情也是这么一句一句的和球球“对话”的宇智波止水莞尔,温声说:“摸完让我抱抱好不好?”

“喵~”

宇智波止水的眼睛弯成月牙:“那就这么说定了。”

他手势温柔的给它顺毛,摸完头摸下巴还捏捏它的小肉垫,球球的喉咙里逸出舒服的呼噜声,他趁机把它抱了起来,毛茸茸瞬间征服了他,不由得有些蠢蠢欲动。

蠢蠢欲动的把脸埋进它的肚子上深吸一口,下一刻他就享受到了四爪蹬脸的待遇,他哭笑不得的看过去,只见球球一脸人性化的“总有刁民想吸朕”的嫌弃。

“喂喂,说好了的。”

“喵!喵!”刁民,谁让你碰朕的肚子的?

“好吧好吧……”

宇智波止水退而求其次的用侧脸蹭了蹭球球的脸,脸上的毛茸茸触感让他想起他那副画的灵感,整颗心都是柔软的。

“嗯……”

沉吟声响起,宇智波止水一扭头就看到月长情站在拐角的地方,托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真是属猫的,走路都没有声音,诚然这一次宇智波止水察觉她回来了,但没想到她第一句话竟然是……

“我是被双重绿了吗?”

声音轻不可闻,仿佛梦中呓语,宇智波止水却听到了而且凭借这些日子的相处很快和她神奇的脑回路接上频道,当即把球球放下,急不可待的解释。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哈哈哈,别紧张,我随便说说的。”

宇智波止水松了一口气,那种玩笑话当然很容易看穿,可说出来的人是她,他就不得不当真了。

“已经和城主谈完了吗?城主怎么说?”

月长情正蹲着逗猫,听了这话漫不经心的说:“少城主发病了,整个城主府都一团乱,城主没心思见我的。”

没见到啊。

他不知道心底酝酿的情绪到底是什么,他读过教义,字里行间写着悲悯众生,他看到她作为宗教领袖身体力行,她会有她的方式让城主同意传教,那一天就是分别的时候。

什么时候得偿所愿和离别不再矛盾,那就好了。

月长情见他久久不说话,把球球抱起来,对他说:“不用担心,最迟明天,不可能再拖下去了。”

“你这么有自信吗?”

“原本就不是什么大事。”月长情说完把球球举到自己面前,球球用和她如出一辙的异瞳回望,月长情好心情把它抱在怀里往外走。

“我给你带了礼物,我们去……诶!”

还没说完,球球就从她的怀抱里挣脱出来,月长情把它捞起来,语气不容置疑,声音越来越远:“宝贝过来,别害羞嘛。”

礼物吗?

他也有点想要。

羡慕球球。

宇智波止水想完觉得好笑,转进厨房做午餐,他用灶台有一段日子了,也算驾轻就熟,很快的做好了午餐,也准备好了给球球的鱼肉,却没有看到球球来吃。

“它啊,对着镜子臭美呢,没事,饿了就会出来的。”

月长情表情神秘,说完后说夹起一筷子鱼吃进去,脸上空白了一瞬,很快恢复正常。

尽管如此,她的情绪变化还是映入他的眼底,他猜测道:“鱼不好吃吗?”说完也夹了一筷子鱼往嘴里送,月长情都来不及叫住他。

吃完宇智波止水表情就扭曲了,这是什么黑暗料理?

不行,他丢不起这个人,在月长情目瞪口呆中,飞快的把桌上的饭菜汤尝了一遍,得出最后结论。

“我再做一顿。”

“不急,”月长情按住他的手,看过去的眼神探究夹杂着关心,“有心事的话,再做多少次都会走神的吧?”

“我没……”

“不用急着否认,”月长情大手一挥把他想说的话怼了回去,“吃饭的事待会再说,我有个礼物想送给你,不想等下去了。”

他眨眨眼睛,流露出连自己也没注意到的满足笑意。

“我也有吗?”

“当然,”月长情风风火火的走到门口,回头一看宇智波止水还跪坐在原地,出声招呼他,“过来啊,情缘缘。”

长情不怎么叫人名字,比如球球就叫宝贝,叫他就是情缘缘,说起球球,回想起她一叫宝贝,球球就夺路狂奔的场景,宇智波止水有种不祥的预感。

走在通往前院的石子路上,看来她把礼物放在那里了,他们停在一间房前面,月长情拉开门让他进去,然后她才进去。

宇智波止水稍微打量了一下,四四方方的,和一般的和室没什么区别,正中央摆放着一个宽大的屏风还有一方檀木案,案上笔墨俱全。

“礼物在屏风后面。”

屏风后面?

不知为何,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浓,宇智波止水绕到屏风后面看到了一个人体模型,就是成衣店里那种展示衣服的模型,上面挂了一套衣服。

看配色倒是和长情平时穿的很相近,但是看上去应该是男款的,呵,这种连胸都遮不住的衣服他是绝对不会允许长情穿出去的!

等等!

给他的礼物……也就是说是给他穿的?

宇智波止水一脸震惊的看着月长情,月长情没注意,而是兴奋的说:“我画了图纸请人紧赶慢赶赶制出来的,你快来试试!”

她说完扭头去找宇智波止水,这时他已经走到门口了,一脸在下告辞,月长情没有追过去,而是压低嗓音:“情缘缘,你真的要走出这个房间吗?”

话语里的危险之意不难捕捉,于是宇智波怂怂,不是,宇智波从心转过身来,扬起尴尬不失礼貌的笑容,“没有的事,我很高兴,就是午饭……”

月长情不以为意:“我们可以出去吃嘛,不着急,试试衣服,不合适我找人改。”

宇智波止水垂死挣扎:“我觉得尺寸不太对,哪天我量一下尺寸再做一套吧。”

“尺寸不对吗?”月长情盯着人体模型,再看看他,“不会啊,我目测出来的,不可能有错啊。”

“目测?”宇智波止水挑了挑眉,想起一个人。

“就是看一眼就可以说出一个人的三维。”月长情解释。

“……”

宇智波止水扶额。

这不是自来也大人吗?上次他这么说的时候当场就被纲手大人打断了腿,据说有人请教自来也大人怎么一看一个准,自来也大人一本正经的回答,女温泉给了他练习的机会。

所以说长情……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不不不,长情绝不会去偷看男温泉的,绝不。

连宇智波止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表情狰狞成什么样子了。

他研究着衣服的穿法,顺便把换下来的衣服挂在屏风上,换好了衣服,他的表情更可怕了。

这衣服……神特么的合适。

不是正说明长情的目测很准吗?

“换好了吗?出来我看看啊。”

她的声音从屏风外传来,宇智波止水深吸一口气,拽了拽衣服,试图努力地遮住未果,她又催促起来,他才动作僵硬的走出去。

“哇哦,”月长情围着他转了一圈,站在他面前,从脸打量到八块腹肌,“锻炼的很好嘛,奶凶奶凶的。”

宇智波止水木然脸:“……”

奶凶奶凶的宇智波止水断然拒绝她在他胸膛上画圣火纹的要求,月长情不勉强,只是拿着笔有点遗憾,宇智波止水看着她脸上的那点遗憾,终于明白球球的心情。

总有刁民想占朕的便宜。

“不画就不画吧,你站在那里摆个造型,我画你。”

“你画我?”

这总比让他解开衣服在他身上画圣火纹好些,宇智波止水站在原地,眼睛也不知道看哪里好,不知何时,目光落在了低头作画的她身上。

心中有些期待,又有点好笑。

不会长情也把他画成了猫吧?

也不是不可以,一窝猫就是要整整齐齐,他为这个隐秘的心思而感到窃喜。

月长情从没学过画画,她有特殊的代画技巧,就是剑三系统,不就是个美人图嘛,小意思啦,她读个条就画完了,大大方方的给宇智波止水看。

宇智波止水惊讶的发现画的还不错,月长情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收你一幅画,你也收我一幅,好好保存啊。”

“我会的。”

说完他低下头看着画卷,有些可惜没有用真面目站在她面前。

*

午饭他们随便吃了点,晚上宇智波止水原本想做一顿大餐补偿她的五脏庙,也谢谢她的两件大礼,没想到她神神秘秘的说今天吃烤肉。

烤肉?

“可是你不是说……”

过去几天,他也曾提出要不要吃些别的改善伙食,但是月长情解释贵族认为吃牲畜的肉是下等人的行为,她虽然不以为然,但是要结交他们自然少做让人讨厌的事,不要买肉回来。

“今天是你穿校服的第一天,就当庆祝了。”

宇智波止水就当没听到前半句,思索了一下,牛对于平民还是贵族来说都是重要的工具,市面上的牛肉价格不菲,猪肉还可以,但是一般人都是冬天杀猪吃肉,那时养得最肥了。

想来想去,其实兔子肉最划算。

他提了出来,谁知月长情一听就吃惊的捂住嘴,一副“你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的表情,“兔兔那么可爱,你好坏,怎么可以吃兔兔?”

宇智波止水:“……”

求正常,真的。

月长情消失在他面前,宇智波止水注视着走廊尽头,她过来一定会从那里出现,谁知道最先出现的竟然是白白的、毛茸茸的、长长的……羊腿?

白绵羊慢吞吞的走在木板上,旁边跟着一只迈着优雅步子的波斯猫,身后月长情用柳条赶着它,白绵羊嗓子里细弱的发出咩咩的声音。

她把羊赶到宇智波止水面前,抬起头,扬起阳光般明媚的笑容。

“羊羊这么可爱,我们就吃羊羊吧。”

宇智波止水:“……”

你开心就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紫云战神在线阅读离开

    此时这白衣男子的魂血已被李铭收入识海,并作下烙印。这一掌正是李铭打出,说是迟那是快,电光火石之间,这黑山上人,猛地收回术法,向旁边一闪,因其修为高深,勉强躲过,却也受到波及,内脏受损,喷出一口黑血。此时李铭早已经借助悬崖上的小石阶,凌空而下。与白衣男子站在一起,目视黑山上人。黑山上人见状,连忙开口说

  • 武侠之至尊帝王在线阅读第八章

    吸收一个魔丹除了会增长修为之外还能给她带来饱腹感,这和吃饱了饭之后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让凤七有些上瘾。阮蓝她们那边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完,凤七将手上的内丹碎末拍掉,干脆再次化为了原形穿梭在山谷之内。仙府中的魔兽数量不多,而且都非常警惕会隐藏,凤七转悠了半天也没再找到一个,反倒是看到了好几个熟悉的地方,又

  • 万界弑神在线阅读第三章

    当姬绍的手落在他的头上时,魏煦先是一愣,然后浑身都僵硬的厉害。在魏煦的记忆里,除了母妃,再也没有人与他这般亲近过,可是母妃去得早,姬绍这动作,又自然得像是在哄小孩似的,魏煦脸上微微有些发烧,下意识就想退开,可姬绍分明又没做什么,魏煦也不是那么矫情的人,犹豫了一下,还是站在原地没动。姬绍见他不说话了,

  • 都市之神选杀伐师大附中的国安

    又是一个周五的晚上,窗外的月色那么的美,繁星满布。张小银触景生情,不知不觉想起了小时候和爸爸坐在阳台的沙发上聊天的场面。“爸爸,你为什么这么忙,我一周最多都只能见到你两次。每次别人问我你爸爸是做什么的,我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你从来没有固定的工作,就像我们从来没有一个固定的家。”张小银第一次说出了自己内

  • 有风吹过的梦之生死危机(9)

    “哼!”林轩站在原地冷哼表示(只有我可以欺负他!)林轩单手点向蛇尾,蛇的肚子下莫名出现了一团火。……蛇:哪来的烤肉味?轩-.-:指了指他肚子蛇:嗷嗷!菓蛇把林泽一扔,从被烧的黑乎乎的肚子里,吐出一口透明的液体,喷向还没喘过气的林泽。林泽抬起头,看见了近在咫尺的液体,突然有一种轻松感。承受了别人的讨厌

  • 偏执占有[重生]在线阅读第七节

    杀人的陈淮安身上干干净净,锦堂倒是因为搬尸体,身上沾了很多血。灶上的酒糟咕嘟嘟的响着,盖着穹形锅盖的大锅里,酒糟里的酒凝结成了珠子,一滴又一滴的,通过竹管,往旁边的酒瓮里滴着。葛牙妹已经到前面照料酒肆去了。酒窖里就只剩锦棠和陈淮安。“陈至美,我娘是叫孙乾干那厮强迫的。”锦棠身上沾了血,躲在只大酒瓮后

  • 诛仙同人/万苍 生死不悔在线阅读第10节

    突然有人问起自己的秘密,多少会有些犹疑,并猜测对方的目的。这绝不是简单的闲聊,恶鬼赵武心里清楚,但他不知该作何回答,说真话,还是编一个假话出来。他的心里略作思索,还是觉得,说实话要好些,看少年人的做派和手段,把那老羊妖治的丝毫不敢乱动,如今自己还在塔中,万一惹怒了对方,那被火剑烧杀的滋味,可是不好受

  • 武炼大佬从战五渣开始在线阅读第九章

    chapter009:情敌?!听了这话,顾月梨低头释然一笑,原是这么回事,好事多磨,傅虞儿也不算是一厢情愿。还没等他们往里去,马车上又下来一个姑娘,姑娘不同于旁的姑娘家,身穿了件绛紫色的衣裳,衣着干练,身材容貌,都让人眼前一亮。“姐姐。”南宫少莲轻声唤了她一声。姐姐?“星胤,这就是你选的娘子?”被南

  • 重生纯真年代之战

    星罗跟杀生丸第二天看到千华的时候,她依旧是那么的高贵优雅,美丽傲然,似乎丝毫没有因为犬大将的背叛而受到伤害。纵然心里担心着千华,星罗跟杀生丸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比起往常多了一些时间陪伴着千华。犬大将不在西国的消息渐渐散播了出去,那些觊觎着西国的富饶的妖怪们蠢蠢欲动,暗处暗潮涌动。西国皇宫中,得知

  • 问雪听剑录在线阅读第五节

    第二天,尽管昨晚被吓得不轻,凌雪照样起的很早。一出门就遇见昨晚的对手,实在该感叹运气不好呢?还是该说老天不厚道呢?果然早起的虫儿被鸟吃……等等,是这个形容吗?凌雪勉强扯出一丝笑容,打着招呼:“队长大人,早上好啊。”伊兰迪撇了她一眼:“早――上――好――”一字一顿的语气表现出对凌雪的极度不满,特别是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