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综]死生之镜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1/5/4 13:17:45 作者:地日草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死生之镜
[综]死生之镜
作者:地日草来源:晋江文学城
ps:目前每晚八点二十更新,其余时间皆是修文。【2.19留】我死的时候被喷了一脸血,好不容易没死成,出生的时候又被喷了一脸血。这一世的父亲觉得我这个儿子的出生真是多灾多难,摸着我的脸,他为我取了一个名字:宇智波镜。阅读提示:1.本文为男主向言情文2.第一人称。男主慢慢从一个正常人变成一个疯子3.男主是斑的哥哥,原著里死掉的四个兄弟里的一个,有私设4.这个镜不是后来的那个长老,他是长老的长辈新文已开,是治愈系甜文。女主角是宇智波家的小天使,本文男主也有出场,欢迎跳坑:

蔡氏派去人不久,就见内院客堂外面起了声响,有婆子喜形于声:“夫人来啦,夫人来啦,请夫人安,夫人好……”

站在蔡氏身后的张婆子当即“啐”了一口。

这个老咬虫,浮浪破落户,见主就摇尾巴的谄媚老狗,不是个东西,刚才怎么就没看到她把人赶走。

这厢苏苑娘抬脚进堂院,就听门口有人咋呼,不晌就见一身着灰色仆服的老婆子朝她这方跑来,路中就已双手打拱作揖不止,连声请安。

是客院中一个作洒洗的老妇,如若她没记错,此妇娘家姓文,人叫文三婆。

后来她被烂赌的儿子在冬日打死在街头,身上被刮洗一清,听说她死后的眼睛睁得奇大无比,合也合不上。

文三婆在常府不受人待见,她是墙头草,但凡见到一个有身份地位的皆谄媚讨好不止,腿上跟没膝盖似的,见人就跪。

这方文三婆来不及近当家夫人的身,就被先行一步的院中管事拦到了一边,管事怒瞪她,苏苑娘与她错身的时候,看到了文三婆那张把谄媚卑贱刻在了骨子里的脸。

她回首,朝身边的知春浅点了一下头。

知春停步,拿出一小串铜子给了文三婆,道:“好生做事。”

“谢夫人,谢夫人!”文三婆喜笑颜开,在后面连连拱作作揖:“夫人菩萨心肠,长命百岁,多子多孙!”

闻言,苏苑娘摇了下头。

前世她也让知春给了。

她没有菩萨心肠,亦没有长命百岁,更无多子多孙。

文三婆也没有,她低三下四一生,讨不到钱回去要挨赌鬼儿子的打,讨回去也安生不了两天,末了她在冬日衣不弊体,死在压榨了她一生的亲子手中。

无人救她。

假若前世父母皆亡后,没有兄嫂庇护,苏苑娘也不知自己将身消何处。

不能重新一世,还让父母操心、兄嫂牺牲,这世她绝不能像前世那般了。

她要自救,要让父母安心,让兄嫂放心,她要自己照顾好自己,把前世剥夺亲人的那些,皆还给他们。

苏苑娘进了客堂,朝坐在右侧首方桌左右两方的两个妇人看去。

坐在下侧首的是庶长嫂蔡氏,另一个是分枝的堂婶。

“嫂子,这位不知是哪家长辈?”苏苑娘走上前。

“弟妹,你总算来了,”苏苑娘目不斜视上前,蔡氏有些坐不住,就势站起笑道:“这是我们家的婶娘,家里叔父跟公爹是亲堂兄弟,是同一个亲祖爷爷,是再亲不过的亲戚了。”

“请婶娘安。”不等她多言,苏苑娘请了那位讪笑不已的婶娘一个安,同时朝首座走去。

常家但凡嫡长掌府就会分家,只有到了常伯樊这代,因他父亲临终之托,这家才末分成,但卫国国风嫡庶分明百年,嫡庶高低无需明言,世人皆知。

上世是她太弱,才让蔡氏顺竿子不断往上爬,最终祸害了父母家人以及自身。

“这几位是?”苏苑娘坐下,眼睛朝在座的人一一看去。

早有人坐不住站了起来,坐在蔡氏下首不远处的一个年轻妇人这厢得了蔡氏的眼色,尚还坐得稳稳的,只见苏苑娘一看到她,她当场娇笑,道:“奴乃自家人,娘家里跟孝鲲弟弟外亲家要沾一点亲,孝鲲弟弟要叫我一声表姐,前年我嫁进了常家,与妹妹同为常家人,我夫在家中排行第二,名为明二爷,家中兄长当家,受孝鲲弟弟器重,府里人敬称一声嶀大爷。”

嶀大爷,常孝嶀,常伯樊在常家的帮手之一。

这位堂兄是个能干人,媳妇更是精明,就是弟媳妇的家里时时短缺,常使名目让她送银子回去,亲嫂子那边她占不到便宜,便与同需经常补贴娘家父兄的蔡氏沆瀣一气,借常孝嶀是常伯樊心腹的地位,同蔡氏一起在常府借机生事。

“妹妹叫我巧儿姐姐就好,”巧儿堂嫂笑道:“不知妹妹刚才哪儿去了,叫我等好生一翻等,瞧,这太阳都升到正中午了。”

“你们是来看我的,还是……”苏苑娘神色淡漠,扫了眼她们和她们的身后,嘴间话稍顿,接道:“来请好的?”

“妹妹这话是何意?”在场的五人纷纷变脸,只有那巧儿堂嫂勉强笑了笑,说了话。

“要是来朝我问好的,来之前找人递个话,我好招呼你们,不问自来,扰我清眠,倒是让我烦恼了。”苏苑娘朝蔡氏看去,“不知庶嫂领众家人前来是为何意?”

客堂一顿静默。

新妇一张嘴就似霜刀冷剑,句句都刺人,蔡氏没想这新妇居然有胆初初嫁过来就敢与她作对,她不敢置信,瞠目结舌之余,开口说话都不顺溜:“你……你……”

她又气又怒,生生憋得脸孔一片通红,“你一个新妇,日上三竿还在睡,你还有脸,有脸……”

蔡氏气极,羞愧掩面,边掩边道:“你有脸讲,我却无脸说,羞死人也。”

“家主的吩咐,我按吩咐行事,他让我睡到几时,我便睡到几时,既然他的吩咐如此令你羞煞,我叫人去问问,知春……”

“在。”

“姑爷何处?”

“奴婢不知,不过姑爷走前吩咐过奴婢,有事知会柯管家一声即可,柯管家会给姑爷传话。”

“去跟管家说一声。”

“是。”

知春应声,往门边退。

常家妇面面相觑,不知为何几句话就到了请家主这一步,此时那分家堂婶已明显沉不住气了。

家主若是真来,她这老脸不知往哪儿搁才好。

他们家与本家说是同一个祖宗,但他们是庶支的庶支一脉,连庶支那脉的盈利都分不到,只能在常家的营生里做点事,领份月钱。

刚才新妇的那声婶娘那半个礼,实则是抬举了。

如若不是领了蔡氏的好处,她不会来,现在这好处反变成了烫手山芋,这佑婶娘当即站了起来,匆匆朝新妇道:“这日当正午,家里人还在等着我回去,既然侄媳妇已见到,老身就不作陪,先回去了。”

不等新妇与蔡氏说话,她领着身后的丫鬟匆步往外走,不多时就出了门去,剩下那四个内妇在面面相觑之后,皆不约而同朝蔡氏瞧去。

蔡氏已被惹怒,怒极反笑,无视那朝她来讨主意的几张脸,当下朝新妇讽笑道:“弟媳妇这是拿二弟压我们了?好!好!我倒要等着他来,听听他是什么说法!”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蔡氏哼笑,“居然有那叫新妇睡到日上三竿不醒的丈夫,真真滑稽至极,如真有其事,我倒要坐着,听听这奇事不可!”

蔡氏是最不怕事的人,无理尚能搅三分,有理她更能搅得常府大乱,苏苑娘以前忍让,是为大局考虑,想让府中安静,府中男丁有心情有时间做事。

现在则截然相反。

常府男人有没有心情与时间做事她不在意,她在常府能否好好呆上一段时日,让蔡氏难过无法得偿所愿才是正途。

闹就闹罢,常府从来不是她的常府。

“那庶嫂且等上一等,通秋,给各位夫人奉上热茶。”

“是。”

“了冬,你去门边看着姑爷是否来了。”

“诶。”

了冬欢欢喜喜地去了。

她有条不紊,蔡氏脸已铁青,她本想斥这新妇几句,但这时候实在不是她发威的好时候,她生生忍下,朝苏苑娘冷笑不止,咬牙切齿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弟妹好生威风,我着实领教了。”

“你莫要颠倒黑白,一早领人生闯我与夫君住处的人是你,扰人清静的是你,叫我来见人的也是你,”苏苑娘神色清清冷冷,口气平平淡淡:“谁威风都不及庶嫂威风,庶嫂何必自谦,如若不是我早知你为庶嫂,还当是母亲在世,故意训教苑娘。”

蔡氏被气了个倒仰,顾不上那常伯樊要来,头脑一热当即咬着牙怒道:“都道娶了个傻子回来,没想你是这等尖牙利嘴之人,当真是我小瞧了你!看看你这嘴,哪有名门闺秀的气派,你爹娘若是知道你在婆家没两天就苛刻辱骂长嫂,不知道会不会羞得那张老脸都不想要了!”

“何来长嫂!”这厢,苏苑娘怒了,脸色神情皆冷冽,如看恨之入骨的仇人一般盯向蔡氏:“你一介庶嫂,敢自称长嫂?何时你夫是常府嫡长子了!蔡氏,你这是要夺家不成!”

此话一出,蔡氏当即一个眼睛翻白,昏了过去。

**

常伯樊来时,客堂只见苑娘。

她坐在上首,手托着腮,垂眼看着一个杯子,不知在想什么。

常伯樊走过去,发现那是一杯未喝的茶,被泡开的茶叶飘在茶水上,盖住了杯口。

“冷了?”常伯樊碰了碰杯沿,探身轻声问。

苏苑娘抬首,依旧是清冷的脸,清冷的眼,只听她轻声道:“来了。”

她声音很轻,轻得就像风吟。

常伯樊听出了那阵风吟当中的飘渺,当下不知为何突觉她即将要消失而去,他慌忙弯腰,捉住了她的手腕,眼睛看进了她的眼中,“我来了,苑娘,我来了,我知道出什么事了,不是你的错。”

“那是谁的?你的吗?”苏苑娘不解,轻轻问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紫云战神在线阅读离开

    此时这白衣男子的魂血已被李铭收入识海,并作下烙印。这一掌正是李铭打出,说是迟那是快,电光火石之间,这黑山上人,猛地收回术法,向旁边一闪,因其修为高深,勉强躲过,却也受到波及,内脏受损,喷出一口黑血。此时李铭早已经借助悬崖上的小石阶,凌空而下。与白衣男子站在一起,目视黑山上人。黑山上人见状,连忙开口说

  • 武侠之至尊帝王在线阅读第八章

    吸收一个魔丹除了会增长修为之外还能给她带来饱腹感,这和吃饱了饭之后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让凤七有些上瘾。阮蓝她们那边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完,凤七将手上的内丹碎末拍掉,干脆再次化为了原形穿梭在山谷之内。仙府中的魔兽数量不多,而且都非常警惕会隐藏,凤七转悠了半天也没再找到一个,反倒是看到了好几个熟悉的地方,又

  • 万界弑神在线阅读第三章

    当姬绍的手落在他的头上时,魏煦先是一愣,然后浑身都僵硬的厉害。在魏煦的记忆里,除了母妃,再也没有人与他这般亲近过,可是母妃去得早,姬绍这动作,又自然得像是在哄小孩似的,魏煦脸上微微有些发烧,下意识就想退开,可姬绍分明又没做什么,魏煦也不是那么矫情的人,犹豫了一下,还是站在原地没动。姬绍见他不说话了,

  • 都市之神选杀伐师大附中的国安

    又是一个周五的晚上,窗外的月色那么的美,繁星满布。张小银触景生情,不知不觉想起了小时候和爸爸坐在阳台的沙发上聊天的场面。“爸爸,你为什么这么忙,我一周最多都只能见到你两次。每次别人问我你爸爸是做什么的,我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你从来没有固定的工作,就像我们从来没有一个固定的家。”张小银第一次说出了自己内

  • 有风吹过的梦之生死危机(9)

    “哼!”林轩站在原地冷哼表示(只有我可以欺负他!)林轩单手点向蛇尾,蛇的肚子下莫名出现了一团火。……蛇:哪来的烤肉味?轩-.-:指了指他肚子蛇:嗷嗷!菓蛇把林泽一扔,从被烧的黑乎乎的肚子里,吐出一口透明的液体,喷向还没喘过气的林泽。林泽抬起头,看见了近在咫尺的液体,突然有一种轻松感。承受了别人的讨厌

  • 偏执占有[重生]在线阅读第七节

    杀人的陈淮安身上干干净净,锦堂倒是因为搬尸体,身上沾了很多血。灶上的酒糟咕嘟嘟的响着,盖着穹形锅盖的大锅里,酒糟里的酒凝结成了珠子,一滴又一滴的,通过竹管,往旁边的酒瓮里滴着。葛牙妹已经到前面照料酒肆去了。酒窖里就只剩锦棠和陈淮安。“陈至美,我娘是叫孙乾干那厮强迫的。”锦棠身上沾了血,躲在只大酒瓮后

  • 诛仙同人/万苍 生死不悔在线阅读第10节

    突然有人问起自己的秘密,多少会有些犹疑,并猜测对方的目的。这绝不是简单的闲聊,恶鬼赵武心里清楚,但他不知该作何回答,说真话,还是编一个假话出来。他的心里略作思索,还是觉得,说实话要好些,看少年人的做派和手段,把那老羊妖治的丝毫不敢乱动,如今自己还在塔中,万一惹怒了对方,那被火剑烧杀的滋味,可是不好受

  • 武炼大佬从战五渣开始在线阅读第九章

    chapter009:情敌?!听了这话,顾月梨低头释然一笑,原是这么回事,好事多磨,傅虞儿也不算是一厢情愿。还没等他们往里去,马车上又下来一个姑娘,姑娘不同于旁的姑娘家,身穿了件绛紫色的衣裳,衣着干练,身材容貌,都让人眼前一亮。“姐姐。”南宫少莲轻声唤了她一声。姐姐?“星胤,这就是你选的娘子?”被南

  • 重生纯真年代之战

    星罗跟杀生丸第二天看到千华的时候,她依旧是那么的高贵优雅,美丽傲然,似乎丝毫没有因为犬大将的背叛而受到伤害。纵然心里担心着千华,星罗跟杀生丸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比起往常多了一些时间陪伴着千华。犬大将不在西国的消息渐渐散播了出去,那些觊觎着西国的富饶的妖怪们蠢蠢欲动,暗处暗潮涌动。西国皇宫中,得知

  • 问雪听剑录在线阅读第五节

    第二天,尽管昨晚被吓得不轻,凌雪照样起的很早。一出门就遇见昨晚的对手,实在该感叹运气不好呢?还是该说老天不厚道呢?果然早起的虫儿被鸟吃……等等,是这个形容吗?凌雪勉强扯出一丝笑容,打着招呼:“队长大人,早上好啊。”伊兰迪撇了她一眼:“早――上――好――”一字一顿的语气表现出对凌雪的极度不满,特别是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