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林中小鱼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1/5/4 14:42:45 作者:雪脂蜂蜜 来源:晋江文学城
林中小鱼
林中小鱼
作者:雪脂蜂蜜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杀手和豪门公子的爱情。沈圆月儿子的故事,含沈圆月最后的故事。

山坡之上,某个家伙正无聊的等着这漫山遍野的黄花草跟沙耶花刷新。在这已经蹲了大半个小时的我也只弄到了两种药材需要的三分之一而已,目测还要一到两个小时才能解决掉。

我躺在山上,嘴里叼着一根青草,静静的看着万里无云的湛蓝天空,“现实里的天空怎么就没那么好看。”我没头没脑的抱怨着。

忽然,一群人闯进了我的视线之中,而其中的一个男子流里流气的指着我,跟身旁的一个男子说了些什么。只可惜距离太远了,所以我并没有听到他们在说些什么。

“老大!看到了吗,这小子身上的装备可都是好家伙啊。那把剑,那靴子,还有那徽章!啧啧啧...”在他们走近我之后,流里流气的男子毫无顾忌的站在我身前,大声的对身旁男子评论起了我身上的装备。

“嘿!”我冷笑一声,本来这一身连光芒什么的都不会散发出来的装备是不会吸引到任何人的注意力的,只可惜整个灵水村大部分的人都穿着新手衣服,新手裤,而我这身自然就显得突兀了。

“小子,我们老大看上你的装备了,识相的就脱下来双手奉上,不然我们就杀到你爆成白板为止!”流里流气的男子显然是对察言观色颇有研究的,看见身旁男子眼中闪过了不一样的神色后立刻站了出来狐假虎威的对我说。

哦,对了。上次死亡时系统并没有告诉我原来死亡后是会掉落身上或行囊里的物品的,好在我那时一穷二白,只是把螳螂靴掉落了,而且我身上的铜币也掉落了一些,好在我跑回去有捡了回来。

眼前这一群人身上穿的杂牌跟我差不多,不过我看不见他们的等级所以也不敢确定自己是否能够以一敌十几个人。“好啊,想要我的装备啊,把我暴光呗!”

-13,“靠,小子你找死!”男子恼羞成怒的拿起了新手剑刺了我一下,不过我那勉强还可以的防御值却让他们傻了。

系统:“玩家:妖龙攻击了您,您有三十分钟的时间反击并且击杀同时与他组队的玩家。”

-130!“等的就是这个,喵的居然敢打老子!”一直以来都是鸡肋的直刺立刻出现了立竿见影的功效,对方等级不超过4级!

不过被我秒杀了妖虎之后,他们那群人似乎都有些愣神了。不过他们领头的还算镇定,“MD,连我们飞龙帮都不放在眼里了!兄弟们,上!谁能杀死他的我记头功,赏100软妹币!”

一群游兵散勇瞬间被软妹币的魅力给成功的吸引了,他们实力说高不高,但是人一多起来就不好对付了。就算我一剑一个最终还是落在了下风,幽族的脆皮,尼玛是永远的痛啊!

“加把劲儿!”那名领头人站在战斗群外面看着里面的好戏,时不时的吼上两句后立刻就遭到我的仇恨了。这些人根本挡不住我的冲杀,过几秒我就来到了他们领头人,黑龙的身前。

-244!-16!-8!“龙这个字就是被你们这些货色给玷污的!”在我用竖斩秒杀了黑龙后,我的背后立刻就挨了几下。

+10!+10!我趁着他们惯性的收回武器后灌了一瓶恢复药剂,“喵了个咪的,还真是难搞,先撤为妙!”这么多人,既然打不赢,自然是闪为上策了。不过这片地区估计得有一会儿不能来了,他们肯定会派人把守的,到时候给人包了饺子就难看了。

“臭小子,我们飞龙帮不会放过你的!就算你脱离了灵水村,我们也会天涯海角追杀你到死的!”黑龙不像妖龙,直接选择了原地复活。

“落狠话谁不会啊?老子管你去死!”说完我还比起了国际手势—中指。刚才趁乱之际我还抢走了几件他们掉落的装备,现在装备掉率那么低,他们等会肯定后悔死!

无比得意的我此时也不管那么多了,反正问题不大。不过飞龙帮这个名字我听起来倒是有些耳熟,只是已经记不起来是那里听过的了。

我在离开之后并没有回去灵水村,现在回去肯定也是找死。所以我选择了往更外围走去,这附近的怪物都有各自的领地,螳螂过后我就看到了一群群的牛,但是他们的等级只有4级,完全不符合我的练级标准。

再往里面深入一些后就看不到牛了,反而是一群8级的猴子们,“嗯,就是这了!都是普通货色,没有精英。”看着四周围飞窜的猴子么,我在心里暗自点头选定了练级地点。不过这里的猴子们可就要倒霉了,嘿嘿。

“哥们儿你在傻笑些什么呢?”一个跟张虎有的一拼的大嗓门忽然在我耳边响起,把我从YY中抽了出来。

“你才在傻笑,你全家都在傻笑!”习惯性的回嘴之后我立刻后悔了,嘴贱呐!

“哟呵~脾气还不小,老婆,咱们欺负欺负他?”我抬头一看,原来站在我身前的那家伙瘦瘦高高的,但是手里拿着的却是不符合身形的大刀,站在他身后的是个身穿白袍的女孩子,样子看上去就颇有古风典雅之美。

“好了,欺负人家做什么?”女子轻笑,“我叫墨纸焚烟,这是我的老公德玛西亚,呵呵。”说起她老公的名字,墨纸焚烟就忍不住的发出了笑声,不过神色中却还带有一丝丝的嗔怒,显然对这个名字有点不满意。

“好吧...我错了媳妇儿,喂,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组队打怪?”德玛西亚的口气缓了不少,看样子他还是个气管炎。

“我不叫喂,我叫不是流氓,你们可以叫我安子。”我晒笑一声,欣然的接受了德玛西亚的组队请求。

“哈哈,老婆你看!这家伙的名字比我还给力呢。”德玛西亚指着有些尴尬的我大笑,好在墨纸焚烟及时的给了德玛西亚后脑勺一下才制止了他猖狂的大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影离[娱乐圈]在线阅读一扫魏国(第四更,求收藏!)

    古道之上。三万人马浩浩荡荡,一往无前。扶苏骑着骏马,背着98K,行至队伍最前方。而在他的两侧,分别是将军王翦和内史魏武。王翦熟读兵书,有着极其丰富的战争经验。而魏武作为魏国的叛徒,对于魏国自是非常熟悉。因此,秦王才派遣二人协助扶苏,以求一个月之内,成功攻下魏国都城。“公子,臣有一事相问。”王翦皱着眉

  • 抗战之流淌的血液第6章在线阅读

    虽然林逍拥有着‘疾风步’这个隐身神技,让林逍在大多数人类的恐慌之中,保持着为数不多的情绪安定,但他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的隐身,只能保证别人难以发现他罢了,可并不是无敌的。而最近林逍在点心店工作时,也曾听到了一些来往的顾客谈论过龙族,听说龙族是一个巨大而又强壮的种族,它们的身高均百米有余,张开双翅,就能

  • 重生后师尊成了白月光进入古墓

    夜晚,明月当空,本就寂静的山脉,此时夜的衬托更加寂静,就在这不应该出现人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只装备精良的队伍,队伍大约有七人,有三人在最前方带路,后边几人紧随其后,身上带有众多装备,甚至都有装备的机枪等火器。这时只听队伍中的一人说道:“姜少爷,你看我们应当在哪里打盗洞呢,我们当中没有走位定穴之人,来

  • 世界青年说之时光之旅第八章在线阅读

    一场生辰宴,以一个笑话告终,曦王躺在了皇后的凤来宫中,据说这个名字取的是有凤来仪的含义可见皇帝有多爱皇后。太医可算乱了阵脚,用了许多药,可曦王一点都不见苏醒,血流了很多,皇帝和太子着急,那是一种身为亲人的担心,朝臣们也十分焦急,因为他们怕曦王去了就没人可以抵御外敌了。呵!多么可悲,一个连死都不能自己

  • 票房1000亿在线阅读第七节

    呵,我这暴脾气,云天悬表示一群杂鱼也敢威胁自己,今天非得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云天悬决定大开杀戒,启魂圣宗在别处怎么捣乱自己不管,不过寿阳便不行。再怎么说也是自己母亲的故乡,要是被她看到这些恐怕要难受好一阵子吧。“正武盟再此,谁敢出手伤人!”云天悬正待出手,却不料一个威严的声音在自己身后响起。

  • 一世红颜为倾君在线阅读第十章

    周老师家里,周强不消停了。“妈,那个雪儿姑娘真的很好,你儿子可是真心喜欢这个雪儿。你叫人给我提媒去,这个雪儿要是说不成,你儿子就要出家当和尚了。”这个周强还真扭,还母亲较上劲了。慈母多败儿,知子莫若母。周强的母亲只能先答应了儿子。“你这简直就是胡闹。狗娃妈能把雪儿姑娘让给周强?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雪儿

  • 红楼之林家媳妇第9章在线阅读

    扉间将药水瓶递给玄:“我还要去看看大哥哪里,就先走了。”“安心吧,我又不是走不了路。”扉间的身影消失在远方,玄也收回了目光。“真是敏锐的观察力啊。”玄不由的赞叹一声,以千手佛间的实力也应该察觉到了,不过为了保持严父的形象,他只能装作没察觉到。毕竟这也不算太大的伤势,修养两天即可。千手和宇智波全面开战

  • 极品全能邪少在线阅读艾露莎的送行(求鲜花,求收藏!!)

    “那么,下面念到名字的就是今年参加s级魔导士考核的人,另外,本次考核没有助手,一切靠自己!”马卡洛夫站在吧台上念到。“卡娜·阿鲁佩洛娜、诺亚·艾萨克以上!本次s级考核只有两人,希望你们多加努力通过考核!”“是!”两人在下面应到。“那么,本次s级考核的任务是——s级任务!”“也就是说,独立完成一个s级

  • 良春绵绵云隐世家名门(求鲜花求收藏)

    第五章云隐世家名门(求鲜花求收藏)“嘭~”青飒轻而易举地握住了由木人挥来的直拳,一脸无奈地道:“拜托,麻烦请认真一点,由木人。这轻飘飘的拳头,是在跟我挠痒痒么?”“抱歉……”由木人脸色有些不自然。对于好不容易有人主动来跟她一组对练的青飒,由木人生怕自己一不小心用力过猛,将他揍趴下了!不是吹,作为人柱

  • 帝少男神总催婚第五章在线阅读

    大家心思各异,只有妮妮手舞足蹈,异常兴奋。本来清风是和老师很有话说,结果恰巧赶了中秋节请客,自己家人在,很多话已经是没法再说。何况还有个安之晨。她也想向老师请教一下这万年难解的婆媳关系怎么处理。至于和李乘的问题,她觉得李乘是始终还是不够对她好,她已经由原来事事为他着想到后来不愿再想,原来还会因为他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