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斩恶第六章

2021/5/4 13:21:39 作者:枫年 来源:3G小说网
斩恶
斩恶
作者:枫年来源:3G小说网
人族与妖族素来是死敌,而月落乌镇,自前朝起便已存在,镇中的猎妖师们理所当然地成为朝廷对抗妖族的一柄利剑。主角洛尽愁凭借一把快刀与四式刀技初到月落乌镇,将会发生一系列怎样跌宕起伏的故事而最终向龙族靠拢呢?

“林长官呢?有事先走了吗?”沈群端着煮好的麻辣烫放到席斌面前,这才发现座位上的林道不见了。

今天算是他自食其力的第一天,林道能来他别提有多高兴了,如果林道真的临时有事先走了,他虽然也能理解,到底还是觉得失落。

席斌吃了一块日本豆腐,这才对着门口随意的一努嘴道:“喏,在那跟人谈话呢!放心,一会就回来——你就别过去了!”

沈群往门口仔细看了看,这才看见门边露出了一片制服衣角,他有些不明所以,奇怪的问道:“他在跟谁谈话,还要站在门口谈?”

席斌也是个没架子的,拉着沈群在对面坐下,便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跟他说了。

原来这胖子名叫姜昊,手底下有一群专门敲诈勒索商户的混混,这群人根据商铺的大小专门制定了相应的保护费数额。

每次有新店开张的时候,姜昊都会上门把“规矩”跟店主宣讲一遍,遇到不肯掏钱的就会用各种手段骚扰,不整到对方关门不算完。

因为这些人敲诈的数额不多,每次也就是几百块,被稽查官抓了也最多关几天罚点钱,出来以后还是一样重操旧业,稽查人员也拿他们没办法。

而且这伙人报复心极强,放出来后会用泼粪、骚扰客人等手段恶心报案人,让他们无法正常营业。因为他们不伤人也不毁坏财物,做这些事的处罚非常轻,商户觉得举报了得不偿失,大多都选择交了保护费,遇到稽查官上门询问还会否认被敲诈。

民不举官不究,受害者自己都选择息事宁人了,稽查官自然更不能把他们怎么样。所以虽然知道这些人一直在作案,稽查所也只能听之任之,只有遇到有人报案时才会把人叫来敲打一下,让他们收敛一点。

至今为止,也就只有那些有背景、有实力,有关系的人,没有被他们勒索和骚扰。就在刚才,因为林道的原因,沈群也成了这些人里的一员。

沈群听了席斌的话,这才明白林道穿制服过来的用意。姜昊进门的时候自己也觉得他来者不善,只是后来林道带着同事进来了,他才没有再关注姜昊。

林道果然是说到做到,麻烦才刚刚上门,还不等自己求助,林道就主动替他解决了,要不是席斌告诉他,他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沈老板,林子对你可是真不错!我还是头一次看见他用稽查官的身份‘谋私利’呢!”席斌说完后忍不住又提点了沈群一句:“看的出来,他对你是寄予厚望的,你要是没把持住再走了以前的老路,他一定会很伤心的!”

沈群正在感动中,对席斌的话听得也无比顺耳,闻言立刻保证道:“席长官,您就放心吧!以前的事都已经翻篇了,我现在改邪归正重新做人了——林长官能这么对我,我要辜负了他,那还算个人吗?”

席斌闻言在沈群手臂上拍了一下,满意的笑道:“不错!你能有这个觉悟,也算林道没有看错你——好好干!争取做出点成绩来给他看看!”

见沈群连连点头应是,席斌心下暗爽无比:以前都是郝队和翟所对着自己这帮人训话,现在终于轮到他对别人说这番话了,当领导的感觉真是不要太爽!

席斌这边说完话,林道没多久也和姜昊一起进来了。那胖子一回到座位便规规矩矩的坐着,没出任何幺蛾子,不一会儿一个瘦猴似的人走了进来,姜昊从他手里接过钱包,客客气气的付了餐费便走了。

姜昊的态度和刚进门时比可是大相径庭,沈群觉得这俩人看自己的眼神都透着那么点敬而远之的意味,他知道是林道的话起了作用,不由得心里一暖。

“林长官,他是你朋友?你们在门口聊什么呢?”沈群看那胖子走了,故作好奇的转头问林道,表现得对这事一无所知的模样,席斌见了暗暗翻个白眼,对沈老板的演技表示佩服。

“没什么,这人以前被拘留过,今天正好碰上了,我就顺便问了下他的近况…”林道倒也没瞒他,略略提了提胖子的身份,只是俩人具体聊了什么却是只字未提。沈群知道林道是做好事不留名的性子,便顺着他的意思没有说破。

林道和席斌两人吃过饭后便告辞离开了,临走时沈群提出要给他们免单,自然被林道严词拒绝,硬是足额付了餐费。

从那以后,沈群跑稽查所跑的越发勤快了,三天两头的一有空就找林长官作思想汇报。

别的服刑完的犯人除了规定的时间,那是能不去稽查所就不去,每次结束的时候,那也是一秒钟都不耽搁的抬脚就走。沈群可倒好,回回都要林道赶他才肯走,简直成了稽查所的老赖。

“我说,你没正事干了是不是?你那店还要不要开了!”林道看着趴在自己办公桌上的沈群,感觉心塞的不行,旁边的稽查官都看笑话似得看着他们这对奇葩。

“林长官,向您作思想汇报,接受教育那也是正事啊!”沈群好似被抛弃的深闺怨妇,委屈的控诉道:“我现在正处在人生转折和思想转变的关键时候,您作为我的监督员和人生导师,可不能在这时候弃我于不顾啊…”

“噗…”一旁的席斌终于憋不住笑出声来,“你俩这是在演话剧呢?我说沈老板,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有才?”

“不敢当,都是林长官和各位长官教育的好!”沈群毫不谦虚的接受了席斌的夸奖,大言不惭的说道。

席斌听了这话更是乐不可支,林道瞪了他一眼,不客气的怼他道:“有你什么事?忙你的去——前天那报告还没写吧?一会郝队来检查看你怎么办!”

席斌对着他鄙视的竖了个中指,转头忙自己的去了。林道也站起身,收拾了几份文件,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先回去吧!”

沈群连忙跟上,关心的问道:“林长官,您要去哪啊?”意识到自己的话有窥探警务之嫌,忙转移话题道:“现在都快到饭点了,您晚饭上哪吃?不然我给您送过来吧?”

林道听了这话停下脚步,眼神奇异的看了沈群一眼。沈群这才意识到这话似乎太过亲近,简直像是妻子对丈夫说的,不由得一阵尴尬,不过想到林道晚饭可能没有着落,他还是硬挺着没有收回前言。

林道见沈群大大方方的看着自己,顿时忽略了心头闪过的那丝古怪,笑了笑婉拒道:“不用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所里呢,你送过来也是浪费。好意心领了!”

说着,拍了拍沈群的肩膀便往外走,沈群呆愣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伸手摸了摸被林道拍过的肩膀,略有些惆怅的叹了口气。

沈群这半个下午都过的心不在焉的,总是想着林道的那个背影,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晚上打烊关门后,沈群鬼使神差的又跑去了稽查所,门口的岗哨已经认识他了,盘问了几句就放了他进去。值班室里亮着柔和的灯光,他往门里一看,正看见林道独自一人坐在电脑前,桌上放着个吃了一半的鸡蛋灌饼。

沈群觉得很心疼,不用说这个饼就是他的晚饭了,即使是这样简单的晚饭他甚至都没吃完。刚刚出完外勤回来又这样没命的工作,身体怎么吃的消?

想到这,他当即就跑回了店里,用路上买的面条和第二天的食材做了碗牛肉面,拿饭盒盛着送去了稽查所。林道正在聚精会神的写着报告,突然鼻子闻到一阵食物的香味,抬头一看,便见沈群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桌边。

见林道看过来,他连忙将一个打开的饭盒推了过去,殷勤道:“林长官,您还没吃饭吧?我给您做了碗面,快趁热吃!”

林道被食物的香气一勾引,胃里立刻感到了饥饿,他也不客气,接过他递来的筷子便吃了起来,边吃边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

沈群满足的看着他吸溜着面条,嘴里随口应道:“我店里刚打烊,路过稽查所的时候看见林长官了,就顺便进来看看。”

这话明显是托辞,且不说沈群的住处跟稽查所根本不是一个方向,就算是真的顺便过来看看,也不可能正好带着食物,沈群这明显是特地过来送饭的。

林道也不拆穿他,一分钟吃完了面,又把冷透的鸡蛋灌饼在面汤里泡了,将饼和剩下的汤一扫而光,这才摸着肚子满足的喟叹一声。

牛肉面味道不错,配菜也相当丰富,林道吃完后立刻感觉全身都暖和起来,不由得略带感激的看了看沈群:“谢谢!面很好吃,多少钱?”说着就要摸口袋付钱。

沈群随意的一摆手道:“我是做麻辣烫的,不卖面条!这碗面算我请的,您就别跟我瞎客气了!”说完,怕林道坚持付钱,又故作不悦道:“咱俩认识这么久,也算是朋友了吧?您非要跟我算这么清楚,那就是看不起我,不把我当朋友!”

沈群说完这话,有些紧张的看着林道,虽然俩人关系越来越好,但是沈群并不知道林道心里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今天他说这话也是在试探。

好在林道并没有说“我们不算朋友”之类伤感情的话,莞尔一笑,默认了沈群说他们是朋友的话。

沈群心里顿时一热,看着林道眼里的血丝,壮着胆子试探的问道:“林长官,今晚你值班吗?”

林道闭着眼揉了揉太阳穴,略有些疲惫的说道:“今晚小赵值班,我正好要加班,就顺便帮他值了。”说完,又关心了沈群一句:“很晚了,早点回去吧?明天还要早起做生意呢!”

沈群见林道对自己的问题毫不避讳,心里更是激动,忍不住毛遂自荐道:“林长官,你工作累了吧?我以前学过一点按摩,不然我帮您按按?”

林道听了这话意外的挑了挑眉,开玩笑道:“哟,沈老板亲自送餐上门,没想到还有额外服务哪?服务态度这么好,难怪店里生意这么红火!”

沈群听他语气是答应了,便嬉皮笑脸的凑过去,两手搭上他的肩膀,边按摩边语气轻快的接话道:“那不能!也就林稽查能有这种待遇,要换了别人我可不伺候——咱大小也是个老板了,不能那么掉价不是?”

林道被他搭上肩膀也不在意,顺势闭上眼靠在椅背上,轻轻笑了起来:“那我还真是荣幸,能得到沈老板的另眼相看…”

沈群一边按着,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林道说话,心思却已经开始浮动起来。和林道相处的时间长了,沈群渐渐发现自己对他的感情开始变了味。

这段时间,沈群总是会回想起和林道初次见面的情景,林道浑身浴血虚弱的趴在他背上,人的体温和温热的血顺着相贴的衣服,一直渗进他的心里。那时候,他并不明白那种感觉是什么,现在他觉得自己似乎有些明白了。

沈群的按摩技术确实专业,林道原本还只是有些困意,被他按的挺舒服,居然慢慢睡了过去。沈群见林道睡了,在他耳边轻轻唤了两声,见他没醒,便壮着胆子小心翼翼的从身后环抱住他。

你总是这么信任我……沈群看着林道安详的睡颜,想到两人相处的一幕幕,心里暖意融融。

林道在沈群面前睡着,等于把整个值班室都毫无防备的暴露给他,但凡沈群有什么坏心,在办公室里暗中动点手脚,窥探、盗窃机密,甚至对值班稽查官——林道本人下手都是易如反掌。

不过林道的信任并没有托付错人,此时的沈群并没有任何的犯罪企图,甚至…如果现在有歹徒闯进稽查所行凶,沈群绝对会不要命的冲上去阻止,因为这里有他想要保护的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境传说音乐烤吧(求收藏,求评论)

    在吉永修拐走鸣人没多过久后,伊鲁卡就拿着一沓教学资料,兴冲冲的来到了学校后山这边找鸣人。可是在环顾了一大圈后,却根本没有发现那个黄毛的影子。“鸣人哪儿去了?”伊鲁卡挠了挠头,有点不知所措。按理说,在拉面的诱惑面前,鸣人是不可能跑的啊。可是今天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忘了今晚我要给他补课?不对啊,就算是补

  • 苍穹仙尊藤蔓大厦

    果然,咱们这个民族的国民性格,已经到了棺材里伸手--死要钱的地步了,这些纸币对蜈蚣尸兄而言,已经成了一文不名的废纸,可依然引发了他身上不同组成部分的贪婪之性,一时间居然扔下了白小飞这块鲜肉,互相厮打成一团。白小飞毫不迟疑,一拐弯,就近向旁边的一座大楼跑去,只有借助钢筋水泥的大楼,才能保护自己,而且,

  • 劫仙道妈妈想我了?

    美国“阳光轻轻的照在暖暖房间里又是一个好天气舍不得叫醒你呼吸你的呼吸猜想你梦到哪里我就轻轻的赖在你的臂弯里一个亲吻的距离等你自然睡醒我再假装闭上眼睛小小甜蜜就让它继续不是秘密的秘密我要说爱你像蜜蜂黏着糖蜜我的眼里只有你其似清泉,潺潺而来不是秘密的秘密和你在一起每个眼神微笑都安静却是幸福默契阳光轻轻的

  • 机关兵神之军训生涯2

    米多多不只是花痴,还是个吃货。吃什么都不胖,这身材总是让我羡慕不已,该长的地方都长了,该瘦的地方,连一点多余的赘肉也没用。哪像我,吃啥都胖肉肉的。虽然我现在跟小时候比是清瘦了很多,可是跟老弟老妹他们比就差远了。我会瘦下来,这得说会幼稚园那时候的故事了。我清晰的记得那是我五岁那年,爸妈送我去幼稚园的路

  • 小小万人迷第二章在线阅读

    第二章:这系统怎么这么容易崩溃?白胡子:“哈哈哈,别人的给的称号,看起来你也是个强者,什么时候我们来较量一番。”史莱姆:“听起来好像是个大佬?”我妻由乃:“就没有人和我一样是个普通人吗?”赤瞳:“……”慎重勇者:“这个人的个人资料是怎么回事?”慎重勇者的一句话,让其他四人,全部停止了聊天,不约而同的

  • 宠物小精灵之我是大高手在线阅读第8节

    “嘛,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站在阳台上,用望远镜眺望远方~而妹妹此时在卧室中,想着一些事情。“那个猫耳少女,和我一样,并没有人类的气味,她也是幻想体吗?”“太奇怪了吧。为什么幻想体附近还能再出现幻想体,这不符合规定啊。”等等……说道不符合规定……妹妹突然想起了,似乎有这样的规定,宿主在召唤幻想体后

  • 绝地求生之天谴狙神第7章在线阅读

    将他们处理好后,李琦便将唐婉君送回了家,途中谁也没有说话。收拾了程杰,李琦心里很高兴,至于唐婉君,李琦心里已经释然了,每个人都有喜欢别人的权利,他可以喜欢唐婉君,那唐婉君也可以喜欢程杰。“妈,我回来了。”推开房门,家里的情况却和他的心情完全相反,很是糟糕。黄梅坐在板凳上哭,父亲李高远则是一身酒气,瘫

  • 养个狼崽子当权臣第六章在线阅读

    看着面前站成一排的女孩子,我心里突然有点感动。“怎么感觉特别有仪式感呢……”我摸了摸鼻子,总觉得这个阵仗有点庞大啊。“嘿嘿嘿,舰长,我想买新衣服了,安排一下好不好?”果然是这样吗?!刚才的那一点点感动之意瞬间烟消云散,感情我这个舰长……是负责掏腰包的!还是没有工资的那种!但是刚刚上任,总不能没点表示

  • 仙降神临在线阅读轮回2

    轮回2男子听见后,转头笑了一声,然后便离开了常熏宫。看了少主还是没有忘记千寻姐姐啊,千寻姐姐。我们马上又可以见面了,真是让人期待呢。午时某女正被一只闹钟吵醒,“叮铃铃…叮铃铃…”,然后某闹钟就已经挂了。哎,起床气太厉害了,菇凉你真的惹不起啊。千寻虽然听见了闹钟声,都是还是倒头就睡。某管家看不下去了。

  • 火影之神级重生末优,小末优.....

    刚进入高中部教室,一阵吵闹声就传来了。“我们班**有一个姐姐,对她好好!”“切!**的哥哥当她是宝贝!”“那算什么,**有三个姐姐,视她为明珠!”她们在干嘛啊?看的末优一头雾水,这好像是.......要发生地震的状况啊!“末优,你来的正好,你说是哥哥多好,还是姐姐多好!”米若星把问题抛给了末优。“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