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逃离你心底第9章在线阅读

2021/5/5 4:32:58 作者:安落心 来源:17K小说网
逃离你心底
逃离你心底
作者:安落心来源:17K小说网
“你知道希望被黑暗慢慢吞噬,而坠入没有边际的深渊中,是多么痛苦与绝望吗?”*叶晚是第一个伸出手,把努力朝向光明的他,推向万劫不复的黑暗。却也是在那让人窒息的深渊中,他唯一的光亮,唯一的救赎。在那无尽的黑暗中,只有把你禁锢在身边,我才能确切的感受到自己是活着的。“所以,叶晚,别逃,别离开我。”*妖艳贱货X禁欲闷骚女主大佬级别,作死浪渣(这个划重点,介意者慎入!)。男主不是变态,他只是占有欲很强。本文有不符合现实,有三观不正,慎入!文中会有bug,请大家温柔指出!但是一切都按作者思路来写,看个高兴就

阿灿拿出手机打开图片递给老狗“这是我昨晚在白头房间拍到的,用得上吧?”

老狗点点头“用的上。”

两人在附近公交站上了开往市中心的85路公交车,车上人很多两人找不到位置就拉着扶手站在了车后门附近。

阿灿“现在去那里?”

老头“西花坛,蓝月咖啡馆。”

阿灿这么大还没去过咖啡馆,只觉得那是个高大上的地方,听说那是个约会谈心的好地方,不过消费也不便宜,一杯咖啡就要好几十块钱。啥时候带徐静一起去畅谈下人生该多好,嗯。

公交车左拐右转终于到了花坛站,两人下车直奔蓝月咖啡馆。

进了咖啡馆前台问道“您好二位,请问需要点什么?”

老狗“我们和8号蔚蓝包间客人有约,请带我们过去。”

前台找招来一个服务员小妹“好的,请带着两位先生去蔚蓝包间”

服务员小妹“两位请跟我来。”

蔚蓝包间门口服务员小妹轻轻敲门“你好先生,你约的人到了。”

秃头校长的声音在里面传来“好的请进吧。”

服务员小妹推开门,老狗阿灿分别入座。

服务员小妹“两位需要点什么?”

老狗“两杯拿铁,谢谢。”

服务员小妹“好的请稍等。”

老狗看着面前才刚中年已经地中海的校长“袁校长,今天既然来了就开门见山了,你先看看这几张照片。”老狗打开手机点开图像递了过去。

袁校长接过手机面色大变,一种明显的焦急不安变现在脸上“你们怎么会有这些东西?”

老狗双手往下按了按“袁校长别激动,这些东西都是从白头那里弄过来的,他那边的我已经彻底删掉了,现在你手上的几张就是仅剩的来,之所以告诉你这些就是要好好和你谈一谈。”

秃头校长擦了擦额头的汗“谈什么你说吧,前提是你确定白头手上确实没有东西了。”

老狗微微一笑“那是自然,我听说白头就是因为这些东西才让您对他再三忍让,你瞧瞧现在的十七中都成什么样来?混子校霸横着走?打架欺凌天天有,你看看我身边这位,新来的转校生,现在被他们压迫的学校都不能去了,您作为一校之长觉得合适吗?”

秃头校长关掉手机屏幕随手放在桌上并没有归还给老狗的意思“这些事情我也有耳闻,没想到都发展成这个样子了,身为校长是我的失职,你放心从现在开始我一定会用雷霆手段肃清这群害群之马的。”

咚咚,敲门声起,“您好,两位的咖啡好了我可以进来吗?”服务员小妹的声音。

老狗“可以。”

门打开服务员校门把托盘上的咖啡放到老狗阿灿面前的桌上。“两位的咖啡。”

老狗“好的谢谢。”

服务员走后,老狗“校长您也是聪明人,要明白这些照片在我们手里和白头手里是有本质区别的,他可以用这些东西来要挟你,在学校作威作福,但是我们不会,我们只是希望你能够让学校的校风正常起来而已,但是白头这个人我不希望以后再在学校见到他了,你再看看这些。”

老狗让阿灿拿出手机找到在白头房间的照片递了过去。

老狗端起咖啡轻抿一口“好好看看,这些都是我们在白头的房间里拍到的,这样的人还适合待在十七中吗?”

秃头校长看完点点头“你们放心吧,明天过后你不会在十七中再见到白头了,也希望你们能信守承诺不要让这些事再节外生枝。”

老狗“当然,这点还请校长放心,不过我还是有些好奇,白头是怎么拍到这些照片的呢?”

阿灿听到这里心里也痒痒的,只听老狗说校长是中了套,但到底事情是怎样的自己还是十分好奇。

秃头校长深叹一口气“哎,这件事情也确实是中了那小子设的套,他刚来学校的时候就调皮捣蛋,被教导主任收拾的不要不要的,最后学校决定要开除这个祸害,他就害怕了让他姐姐到我这求情,你知道我这个人耳根子软他那个姐姐又十分的漂亮,她说白头知道错了,还非要请我吃饭,让我一定要去,饭局上我多喝了两杯,她说已经安排好了房间让我去休息下,到了宾馆房间对我百般勾引,你想想那个正常男人能受得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这般挑逗,我就安耐不住来,谁知道白头那小子不学好居然躲在暗地里偷拍,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还讹了我两万块钱。”

阿灿心中想,还不是你哥老不正经的想老牛吃嫩草,不然何至于此。

老狗站起身来“好了,袁校长,那就这样,看你行动来,手机给我们吧。”

秃头校长恋恋不舍的递过手机“一定要信守承诺啊。”

老狗笑了笑也不回答,和阿灿一起走了出去。

咖啡馆外,阿灿“老狗,你简直太厉害了,这就搞定了。”

老狗笑了笑“是啊,你的事情差不多已经解决完了,不过有些事情才刚刚开始。”

阿灿莫名其妙“还有什么事情?你也说来听听,别一个人神神叨叨的。”

老狗“阿灿,你相信命运吗?”

阿灿想了想“我也不知道啊,你信吗?”

老狗拍了拍阿灿的胳膊“好了,这些事情回头再详细跟你说,时间还早要不要去我家玩玩,小静也在的。”

阿灿“那还用说,必须去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白色郁金香第1章在线阅读

    一人从虚空中踏步而来。男人身着青色长衫,黑色的长发散散的束在脑后,随清风微微摆动。几缕散发落在脸侧,斜飞入鬓的眉角,乌黑温润的眼眸,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小巧挺直的鼻梁下,是淡粉色的唇。通身带着一股温纯气息,像是春日化雪为水的小溪流过的潺潺清爽。修真无岁月,易樊出关之时世上已过千年。感到体内真气涌动有

  • 一叶障天下第1章在线阅读

    永安二年。今年的冬日,比往年来的更早。大殿内男女的欢愉声狭着刺骨的风往外吹。“娘娘,咱们回去吧,陛下说了今日不见人。”宫女看着殿外已经跪了一个多时辰的女子,想着她年幼娇弱的身体,不忍心的低声劝道。文锦心绝艳的小脸惨白,身子却是分毫不移,挺直着腰板眼睛死死的盯着殿门。“臣妾求见陛下。”边说边用力的磕头

  • 三国:开局杀董贼在线阅读第九章

    “陈玄奘?僧人?”李世民有些疑惑。隋末唐处时期,西方教还尚未传教到这里,信仰并不兴盛。这僧人虽然李世民也听说过,但是并无什么大的印象。比起方士,修炼得道之人来说,在李世民心中差了不止一个档次。“他揭了皇榜,说能解决陛下困扰!”侍卫解释道。李世民迟疑了下,并未直接召其进来,而是将目光看向了李承乾。“承

  • 综漫 玖兰枢的忧郁之顺其自然(10)

    李明月正在给病人看病,温莞气喘吁吁跑到门口,看见里面有人,又连忙退了出来,坐在门口的凳子上平复气息。五分钟后,里面的病人出来,温莞才进去找李明月。温莞把手里给李明月留的甜点给李明月。水墨警告的声音还在耳边回响,现在给李明月两个胆也不敢再在这里吃东西了,她摇摇头说:“这里不能吃东西。”温莞放下东西后也

  • 微表情之轩辕无道

    看书的兄弟,点亮封面下的收藏和鲜花,咱们一起创造辉煌可好??华夏帝国、北方腾燕州的州城燕京。清晨的阳光洋洋洒洒的落在了一队骑兵的身上,这些骑兵一身精美皮甲,甲胄之上,勾画着炫彩的龙纹,显然,对于这群禁卫军来说,华丽的服饰远比精良的铠甲重要。骑兵中间卫护着一架马车,马车装饰算不上豪华,只能算是一般,突

  • 月下尘在线阅读第5章

    谢阳其实是被迫闭关了一个月的。没有办法,谢阳也完全没有料到,那位留下那些秘籍的谢寒池的确是天才中的天才,《冰神诀》的第一部分引气入体之后紧接着就是利用谢寒池留下的七块玉饰中的一块,直接从引气入体修炼到筑基期——按照谢寒池写在《冰神诀》中的话来说,这也是对修炼者的考验之一。谢阳心知这是谢寒池在设下那么

  • [魔道祖师bg]温若寒的夫人又搞破坏了?第八章在线阅读

    “你小子跑过来凑什么热闹!”金莲低声呵斥道,然而亢奋中的何飞完全接收不到他娘亲眼中传达的信号,不过这一切却被缥缈尽收眼底,她似是猜到了金氏的用意,微不可查地轻笑了一声。何子安是距离缥缈最近的,便开口询问道:“怎么了,阿妹?”“没什么,兄长你想去试试吗?”缥缈即刻岔开话题。“北川尹氏那自是人人都想去的

  • 风起九州录在线阅读第一章

    第一章林叶明放学回到家里,发觉家中气氛非常紧张。父亲一个人在关在书房里,母亲独自坐在阳台上。林叶明很惊讶,这个时候是母亲十年如一日打牌的时间,而父亲应该在陈小姐樱花路的香闺里。从他记事起就是这样了,母亲的牌搭子换过好几次,父亲的晚上时间也换过好几个地点,不过倒是从来没有带到家里来过。但是,家里喧哗一

  • 几回闻第10章在线阅读

    Chapter10她有点害怕地刷了刷大家的反应。竟然……没崩。大部分人都觉得陆仲廷这样反而大大方方很坦荡,证明他的确跟沈晴一没什么,不怕来人黑。还有人在搞笑:谁能想到有生之年竟能看到陆仲廷开微博,关注的第一个人居然是沈晴一。看着微博上各种调侃的消息,沈晴一不觉松了口气,陆仲廷在她心里的形象又高大了几

  • 重生之风云惊变之第四章

    “阿嚏。”幼清坐在石阶上,捂住嘴巴打了一个喷嚏,又接着来闹赵氏。赵氏望着他那身轻薄的夏衫,稍微把人推开,顺势摸了摸幼清白生生的手,而后蹙着眉心问道:“手怎么这么冷?是不是受凉了?”幼老爷立即如临大敌地问:“要不要让人请个郎中上山来?”幼清瞄了他一眼,狐疑地说:“爹爹,真的不是你在悄悄说我坏话?”幼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