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弱邦强相之反败为胜

2021/5/5 3:29:59 作者:瀚海难干 来源:纵横中文网
弱邦强相
弱邦强相
作者:瀚海难干来源:纵横中文网
春秋时期,天下形势剧变,周王室统治力日趋薄弱,诸侯国逐次崛起,日渐脱离王室的控制,唯实力论地位,大国通过征伐和吞并日益强大,小国在大国之间的夹缝中小心翼翼求生存;周王室的衰落,周室的礼仪规矩逐渐被各国抛诸脑后,各国权臣开始私吞国君财产,王族力量也在日渐削弱,大的家族、氏族纷纷奉行“窃国者诸侯”的策略取代王室成为真正的一国之主;各方势力的相互争夺是春秋时代的主旋律,大国争霸、小国求存,王室求存、权臣窃国。而郑国在晋楚争霸的时代背景下如何求存,是郑国君臣一直难以决断的难题,好在多年的相互征伐,晋楚也

第二天一大早,武之魂的校门外早已挤满了人,和昨天不同,今天的人群中多出了很多有威望的神将与大臣,所有人都不想错过这两场精彩的半决赛。

昨晚倚天回宫后已把枷林参赛的事告诉了爱妻,莎罗听后自是心急如焚,如果不是倚天一力劝阻,只怕早已来到现场观战了。

由于此次胜出的四位选手身份和实力都非比寻常,维京担心比赛中会发生重伤事件,影响明天的决赛,所以于昨天比赛结束之后,亲自拜访了迦楼罗王,希望她能派两位实力强大的族人前来观战,其目的很明确,就是希望有人受伤之后能有如意珠为其疗伤,因为在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迦楼罗一族如意珠的疗伤功效了,十位高阶理疗师的能力也绝对比不上一位普通的迦楼罗战士如意珠的疗伤功效。

此时维京焦急的在门口走来走去,为的就是等待迦楼罗战士的到来,昨天他前去拜访的时候迦楼罗王并不在行馆中,所以并没有见她,但是回到学校之后迦楼罗王还是派人前来传了一句话,说是会认真考虑此事,由于迦楼罗王已十七年没有参与任何政事与活动,所以维京也不好强求,此时他只有寄希望于迦楼罗王能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派一两位族人前来援手。

陆续有神将大臣进入学校,但不管官阶多大,维京都恍若未见,大家也不以为意,这个怪老头的脾气他们早习以为常,整个天界除了迦楼罗王之外,能让他见面之后行礼的,怕就只有女神和倚天等少数几人了。

此时一位面目威猛,身材高大,健壮异常的男子来到维京面前,行礼说:“老师您好。”跟在他身旁的霸逸与阿布沙罗也弓身行礼。

维京点点头:“摩枷罗尼,没想到你也对今天的比武这么感兴趣。”

原来此人就是十余年来威名远扬的天界神将,摩枷罗尼。

摩枷罗尼笑道:“老师您说笑了,您也知道学生的家将霸逸进入了半决赛,学生在怎么忙也得赶来观战,为他打打气啊。”

维京眼望霸逸,点点头说:“霸逸,不错,这孩子前途无量,记得好好待他。”说罢便不在搭理三人,焦急的目光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校门外。

摩枷罗尼很清楚老师的性格,不在说话,行礼之后便自行离开。

“铛……铛……”校中的钟声响了起来,抽签马上就开始,看来枷楼罗王不会派人来了,维京摇摇头叹了口气,最后看了一眼已没有人影的校门,便转身向赛场走去,今天的抽签仪式可是得由他亲自主持。

突听身后传来一个声音:“维京校长,不等我们了吗?”

维京转身一看,一个小女孩正向自己跑来,紫眼金发,不正是莹吗?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希望:“你好啊莹,还有谁跟你一起来了?”

莹笑道:“想知道是谁,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从莹狡洁的目光中,维京本能的感觉到来人绝非简单,不由得心头狂跳,往校门看去,只见两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人身披斗篷,无法看清楚面容,但看她步伐轻盈,体型苗条,定是女子无疑,另一人紫眼金发,肌肤雪白,胸前挂着一颗明亮的如意珠,后背长着一对雪白的翅膀,正是迦楼罗王手下第一大将,翼。

看到翼,维京又惊又喜,快步迎了上去,行礼说:“你好啊翼,别来无恙啊!”

翼也行礼说:“维京你好,神将她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还请恕我们迟来之罪。”

“神将!”维京大吃一惊,看向身披斗篷之人:“难道……难道……”

“维京,我们已有六年未见了吧?”斗篷人边说边掀开斗篷,露出一张绝美的脸庞,紫眼金发,正是迦楼罗王,音。

维京又惊又喜,他做梦也想不到迦楼罗王竟亲自前来,一时激动得浑身发抖,那张布满皱纹的老脸兴奋得通红,弓身行礼说:“参见神将!”

“不必如此。”音扶起他说:“一别多年,过得可好?”

维京说:“有劳神将挂怀,过得好着呢。”叹了口气继续说:“这么多年了过去了,您还是一点都没变啊,我还以为有生之年在也见不到您了,哈哈,老天对我真好,今日能见您一面,就算立即死了也值得了!”

音微微一笑,并不言语,对于迦楼罗这样一个不老不死的种族来说,这种让别人羡慕场面见得太多了,老实说,就算你说上千言万语,也不如沉默不语的好。

翼解围说:“好了,别在感慨了,刚才在门外都听到钟声了,你就快去主持抽签吧,不用管我们了。”

音点头说:“去吧,我们自会找坐处。”

维京明白以音的性格绝不会接受特殊安排,反正因为神将和大臣的参与,今天禁止了大部分平民入场,座位应该不会难找,所以行礼答应一声便转身离去。

抽签仪式开始,在全场观众的掌声中,四位闯入半决赛的选手进入赛场。

虽说枷林在以往的活动中也享受过数万人的掌声,但与往日不同的是,现在这区区一千多人的掌声有很大一部分是靠自己的努力赢得的,至少也有四分之一的掌声是自己的,所以心中分外的激动与自豪。

四位选手站定后,掌声渐息,维京抱着一个抽签用的小箱子走入场中,将箱子放定在桌上后大声说:“下面,抽签仪式开始。”接下来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便拿起一把木勺,准备抽签。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立即引起一阵笑声,但这并非是哄笑,而是笑维京的直率,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明白维京的性格,他能说这样一句话已是相当难得,其实要是换做其他人,必会多说几句鼓舞人心,激励士气的话出来,所以笑声仅仅持续了几秒便停止,所有人都屏息静气,静待即将抽出的第一位选手。

只见维京从箱子中尧出一粒腊丸交给旁边的武师,武师将腊丸捏开,取出一张纸片后便走到黑板处将其贴上,众人这才看清楚纸片上写着三个字:图罗斯。

观众们爆发出“哦”的一声,随即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显然谁都没料到第一个被抽到的会是赢面最大的选手。

由于得到了父亲的指点,枷林暗中观察了阿依娜的举动,发现在维京把木勺伸入箱子的那一瞬间,她明亮的眼睛突然变作一片灰白色,瞳孔也竖立起来,但这仅仅是眨眼之间的事情,如果不留心的话是绝对注意不到的。

维京继续把木勺伸入箱子,枷林也好奇的继续观察着阿依娜,突然站在阿依娜身旁的图罗斯转过头来,冰冷的目光注视着枷林。

枷林立即感觉心底冒起一股寒意,但得到父亲指点之后,他并不慌乱,而是对图罗斯微微一笑,然后神色自若的转头看向抽签的维京。

图罗斯收回目光,刚才虽然隔着面具,但他却感受到了枷林那满不在乎,轻松自如的笑意,不禁暗暗吃惊:“这小子的表现和昨天怎么完全不同?难道他是故意隐藏实力?”正惊疑不定之时,维京已抽出第二粒腊丸,只见武师贴在黑板上的纸片上写着三个字:阿依娜。

场边在次响起热烈的掌声,如今对阵形势已然明确,图罗斯兄妹将不会在半决赛中碰面,而他们的对手将会是枷林与霸逸,而具体是谁,那就要看第三个抽出的是谁了。

场边的音因为答应了枷林的请求,所以也格外留意了其他三位选手,凭着多年的战斗经验,她能感觉到阿依娜的实力相对较弱,但也不是弱到能随便欺负的地步,更何况摩呼罗迦一族的女战士大多都拥有一双能摄人魂魄的眼睛,人们都称之为“魔瞳”,单就这一点而言,已使她的赢面增加了很多。而她的哥哥图罗斯那就不一般了,比妹妹强大了可不是一点半点,至于霸逸,说实话她也没看出来到底强大到什么地步,不由得暗暗心惊,因为你越是看不出深浅的对手,那就是最危险的对手。

维京继续抽出第三人,只见武师在图罗斯名字的右方贴上了纸片,上面写着两个字:霸逸。

场边掌声响起,两场对阵已经出炉,第一场将由图罗斯对战霸逸,第二场则是阿依娜对战枷林,整个对阵结果就如倚天预料一般,枷林,图罗斯兄妹心知肚明,谁也没有感觉意外,只有场边的音注意到在维京抽出第三个选手之前,霸逸的嘴角边露出了一丝既神秘又洒脱的笑意,看到这笑脸,音不由得大吃一惊,暗想:“好熟悉的笑脸,好象在哪见过,难道……是他!”转头向翼看去,只见翼也正好转头看向自己,眼中尽是惊惧之色,显然她也注意到了霸逸的笑脸。

虽然对阵形势已经明了,维京还是象征性的把第四个腊丸抽出,然后让武师在黑板上贴上枷林的名字,之后走到四位选手面前,分别向阿依娜,图罗斯,霸逸点了点头,示意加油,最后走到枷林面前,注视着他说:“如果你今天胜出,那么不管你是谁,明天在竞技场中的决赛是决不允许任何人戴着面具上场的,明白?”

枷林说:“谢谢校长,我明白。”

维京点点头,挥挥手示意武师比赛开始,然后背负双手,头也不回的走出场外。

枷林和阿依娜分别坐到赛场的两边休息,图罗斯和霸逸则直接走上了赛场,武师上前讯问两人是否使用武器,两人都摇了摇头,接下来武师按规定简短的诉说了一下比赛规则,然后便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比赛开始后,两人都静静的站立着,谁也没有出手,图罗斯面色冰冷,目光如电,死死的盯着霸逸,他那迫人的气势就连他面对的那一方的观众都能感觉到寒气直冒,却见霸逸面不改色,嘴角含笑,丝毫不为所动。

看到霸逸那镇静自若的表现,枷林也忍不住暗自赞叹:“看来父王所料不错,霸逸才是我们四人中最强大的选手,图罗斯兄妹的如意算盘怕是要落空了。”

图罗斯也心惊不已,今天霸逸所表现出来的强大气势与信心和昨天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虽说不至于让自己失了方寸,但和昨天对比所产生的巨大反差却让他感到极为难受,气势上也不自觉的受到了影响。

高手比武,最怕的就是气势上弱于对手,这样的话这场比武至少已输了三成,霸逸似乎感觉到了对手的迟疑,微笑道:“小心了!”话声刚落,已一掌拍出。

图罗斯感觉对方来势凶猛,此时最为理智的做法就是避其锋芒,闪身躲开,在寻找机会反击,可是淘汰赛中一路势如破竹的他怎肯被人第一招就逼得躲开,寻念间,已旋身扫出一脚。

霸逸于各方面的因素都计算得极为准确,出手的时机与掌力也拿捏得分毫不差,本打算第一掌就将其逼退,让其气势在弱一分,那么这场比赛至少就有了七层的把握胜出,所以这一掌已使出了九成的力量,哪知还是小看了图罗斯的速度,他的这一脚后发先至,如果自己不撤掌,那么在击中对手之前自己的手肘就会被踢中,可是自己一但撤掌,那么图罗斯的攻击必会源源而来,那么先前苦心创造出来的优势必会荡然无存,说不定就此败北,心念电转间,右掌下沉,同时变爪向上,左手同时抓出,欲双手抓住他脚腕在顺势将其甩出场外,这一下变招既快且准,在场的所有高手,如迦楼罗王,摩枷罗尼和翼等人都看出图罗斯决无幸免之理,赞叹霸逸反应神速的同时也觉得可惜,原以为一场精彩的比武结果只是两招之间就要结束了。

哪知图罗斯的脚在即将被抓到的那一刻竟如同蛇一般弯曲了一下,正好躲过对手的手掌,接着小腿发力,直蹬向霸逸胸口。

这一下变招诡异之极,场边的观众都不由自主的爆发出啊的一声,只有得到父亲指点的枷林没有感到意外,他知道图罗斯刚才所使的正是摩呼罗迦一族最厉害的招式之一,柔技。

摩呼罗迦一族的祖先本是人身蛇头的魔神,身体如蛇一般柔软异常,所以后人的身体也有先祖的特性,柔软程度远超常人,而在加以训练之后,就可以如蛇一般可随意弯曲身体的任何一跟骨头,做出常人意想不到的动作,人们根据这种特殊的攻击方式给取了个名字,那就是柔技。

霸逸做梦也想不到对手的脚竟能不可思议的弯曲,吃惊之余却不慌乱,向后退出一步,变掌为拳,直击向他脚掌。

一声大响,拳脚相碰,两人均被震退出五步之远,而站定之后,两位少年互视着对手,心中都惊于对手的反应与力量,所以谁也不敢在冒然进攻。

这时场边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不少人连声叫好,场面热烈之极,在场的每一位观众都在为两位少年鼓掌打气。

其实刚才两人这一次相拼,虽说仅仅只有三招,可是场中所有稍有实力的神将和大臣都看得清清楚楚,由于这三招在眨眼之间便已完成,所以不但考验了两人的应变之力,更是集中了两人的智,勇,力于一体,可说是非同小可,稍有差迟,必定早已败下阵来,如果换作他人,只怕早被击出场外。

阿依娜也是心惊不已,他很明白哥哥的实力,自成名以来,除了父亲之外,还没有谁能逼得他使出本族最厉害的柔技,特别是仅仅只用三招就逼得使了出来。

此时的霸逸已有些后悔,其实他早已知道图罗斯最为擅长的就是近身格斗,但通过淘汰赛的观察,还是满有信心能徒手战胜他,所以开场时并没有选择使用武器,心中暗想:“大意了,没想到他年纪轻轻,却已练到了柔技的最高境界,能随意改变身体的骨头,看来想要获胜的话必须尽全力才行,可能……还得用上那一招,不行,这里场地太小,会伤到场边观众的,怎么办?难道这时候选用兵器?”

图罗斯似乎看穿了霸逸的心思,冷哼一声:“后悔没使用兵器了吧?嘿嘿,徒手和我战斗的话你连百分之一的胜算也没有,要不要给你个机会使用兵器啊?”

此言一出,霸逸,枷林,摩枷罗尼等人都暗呼一声:“厉害!”其实图罗斯的柔技最厉害之处就是近身的缠斗,而其弱点就是惧怕锋利的兵器,初时霸逸没有选择兵器正中下怀,此时看到对手有选用兵器的心意,所以先出一言封住他的退路,此时如果霸逸选用兵器的话,那就等于对手的施舍一般,这种事对于心高气傲的霸逸来说是绝对不会做的。

霸逸果然中计,冷哼一声说:“大话可别说早了,百分之一?哼,留到你求饶的时候在说吧。”

看到对手中计,图罗斯哈哈一笑:“好,小心了!”揉身直上,双脚连环踢出。

霸逸知道图罗斯腿功的厉害,只要你让过第一招,后面招式便源源不绝而来,到时可就得处于下风了,唯一的方法只有与他硬碰硬,寻念间,迎着对手来势,一掌击出。

嘭的一声大响,脚掌相碰,一股强大的气流猛烈四下冲出,两人似是都打定了主意,要用强大的力量震慑对手,是以都硬顶住冲击力,不停出招。

只听嘭嘭之声不绝,两人硬拼不断,每一次硬拼,都震得场边观众心头一跳,强大的气浪吹得力量稍弱之人眼睛都睁不开。

其实如此硬拼也是霸逸所希望看到的,图罗斯的柔技在自已不使用兵器的情况下,虽不至于如他所说连百分之一的胜率也没有,但至少胜算是极少的,如此硬拼,却是让对手舍却了自己的长处,对于比拼力量来说,霸逸还是满有信心能胜过对手的。

而图罗斯心中却是另一种打算,如果使出柔技的话,的确可以轻松战胜对手,可是如果胜得太轻松的话,反倒让满场的观众认为霸逸也不过如此,而自己也厉害不到哪去,但如果在精彩的力量比拼中战胜他,那就可以为自己在众神将大臣的心目中赢得极高的人气。

可是比拼良久,渐渐发现霸逸的力量不但比自己稍强,而且他身体素质极好,潜力和耐力也都超出自己一大截,如果在硬拼下去的话,最先支持不住的一定是自己。

“看来不能在这样比拼下去了。”想着,图罗斯脚法一变,不在硬拼,而是绕过霸逸拍来的一掌,直踢向他胸口。

霸逸心中暗喜:“你绕过我的攻击,速度上就慢了一些,在踢中我之前我早把你击倒!”因此不但不收掌,反而加力往前拍出,但心中突然觉得不对劲,因此本能的抬起了左掌以防不测。

啵的一声,霸逸右掌正中图罗斯胸口,却感到如同拍在湿滑的长满青苔的岩壁上一般,掌力全部滑向一旁。

便在这时,图罗斯的攻击已然接近胸口,霸逸右掌已无法撤回,而且前冲之势也不可能说停就停,百忙之中左掌猛抬,挡在了胸前。

嘭的一声大响,霸逸胸前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脚,强大的冲击力将他推得连连后退,一直退到场边才稳住身形,一时间只觉胸口气血翻涌,说不出的难受,口鼻之间也闻到了浓浓血腥味,想来受伤不轻,而最要命的是左掌承受大部分冲击力,此时整只手掌除了疼痛之外在没有其他感觉,想来掌骨已断。

场边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两位少年从刚交手时的斗智斗勇,到后来的力量比拼,在到最后的图罗斯使出柔技出奇至胜,观众们看得如痴如醉,直呼过隐,因此掌声也格外热烈。

枷林看到霸逸受伤,心中不禁替他难过,说实话他对霸逸还是挺有好感的,心中一直希望能在决赛中与他相遇,痛痛快快的打一场,却不想此时已然受伤,而对手又强大异常,看来是很难胜出了。

观众席上的摩枷罗尼一如既往的平静,很难从他的面色看出内心有什么波动,而坐在他身旁的阿布沙罗却紧张得捏紧了拳头,大声呼叫着为霸逸打气。

另一边的翼也叹道:“图罗斯太强大了,霸逸完全没有获胜的可能。”

音点点头,却说道:“我相信他。”

翼奇道:“难道您还相信霸逸能反败为胜?”

音说:“如果霸逸真是他的后人,那么我相信他一定能够反败为胜。”

提到那个人,翼心中也不由自主的生出一丝希望,不在说话,静静的观看比赛。

图罗斯击伤霸逸,本想趁胜追击,一举将他击败,却感到胸中气血翻腾,说不出的难受,连呼吸也觉困难,不得不放弃趁胜追击的打算,心下暗暗吃惊,本来已使出了柔技的最高境界,满以为能把霸逸的掌力全部卸掉,不想他的力量竟如此强大,在大部分掌力被卸掉之后依然震到了自己的心脉,虽不至于受伤,却让自己无法继续进攻。

深吸一口气,平稳气息之后,图罗斯双手负于背后,得意的说道:“我说过了,徒手与我战斗,你连百分之一的机会也没有。”

霸逸从小便经历过无数战斗,其心智已被淬炼得坚定不移,往往越危险的情况越能使他保持冷静,因此并不与他斗嘴,心念电转:“他身体柔软异常,就算拳掌击打上去也很容易卸掉大部分冲击力,伤他不得,唉,真是低估了他,如果开场时使用武器的话,那就不至于如此被动,而且至少有七成的把握战胜他,现在该怎么办呢?对了,为何不试试这招。”念毕,右掌横于胸前,只见光芒一闪,手掌已形成一柄半米多长的能量剑。

场边的观众看到霸逸聚起了能量剑,不由得爆发出哦的一声,接着响起了一片掌声,连音也赞许的点了点头:“小小年纪就能聚能量成剑,不容易呀,只是这样一来能量消耗极快,需得速战速决才行,不知他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图罗斯看到对手居然能聚能量成兵器,不由得暗赞霸逸的机智与能力,同时心中却感到欣喜,因为他也知道聚能量成兵器的做法相当耗费体力,霸逸的力量就算在强大,只要自己只守不攻,短时间内他也奈何不了自己,更何况如今已受了伤,只需与他游斗,时间一长,他必败无疑,当下便不在说话,展开灵活的身法与之游斗起来。

一时间场中剑影纷飞,人影闪动,两人越打越快,力量稍弱一些的观众已无法看清楚两人的招式,面对这精彩的对决,场边在次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过了一会,迦楼罗等高手已看到霸逸显露出了疲态,而图罗斯依旧背负双手,神态轻松悠闲。

翼忍不住叹道:“霸逸完了,看来图罗斯赢定了。”

音眉头紧锁,喃喃说道:“不应该啊,霸逸就算不是图罗斯的对手,也不应该败得这么糊涂呀。”一时间想不通霸逸久攻不下,却为何一直不放弃这种自耗体力的打法。

又过了一会,图罗斯感觉时机已到,不在一味躲闪,强劲的腿功不绝发出,攻守之势瞬时间调转。

只见霸逸额头上满是汉水,手中的能量剑已消失,单手拼命的抵挡着对手的强大攻势,图罗斯得势不饶人,攻击连绵不绝,绝不给霸逸有喘息的机会。

在对手的强大攻势下,霸逸一退在退,此时已退到了赛场边缘,只要在退一步就会掉出场外。

眼看霸逸就要败于图罗斯手下,观众们都不由自主的爆发出“啊”的一声,但霸逸毕竟不凡,眼看就要掉出场外,却利用强大的力量在对手密如雨点的强攻之下打开了一个绝佳的机会,身形一闪,已躲开图罗斯的强压,往场中飞扑而去。

然而就在这时,图罗斯如影随形般跟上,一脚踢中了霸逸后背。

霸逸惨哼一声,身体向前直飞出去,重重的扑倒在赛场边缘,离跌出场外仅一步之遥。

场边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观众们都明白图罗斯的能力,虽说只击中了对手一脚,但在其强大的力量之下,这一脚足以分出胜负,所以此时在观众们的心里,胜者必是图罗斯无疑,因此都毫无保留的把掌声献给他。

霸逸双手撑地,想站起身来,却感觉到胸口一阵剧痛,一股血腥直涌上来,忍不住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当此情景,在没人相信会有奇迹发生,在观众的心目中,图罗斯显然已成为第一个进入决赛的选手。

图罗斯背负双手,冰冷的脸庞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意,一步步走向霸逸,说道:“霸逸,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暗藏实力想引我上当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做我的对手吗?嘿嘿,你太小看我了。”

霸逸心中一惊,挣扎着站起身来:“你知道我是谁?”

图罗斯冷笑一声:“从听到你的名字起,我就开始怀疑你了,在后来发现你苦心隐藏实力,想尽办法与我交手,我就更确定了你的身份,只可惜啊,人算不如天算,你没想到其实我也是隐藏了实力引你上勾吧?”

霸逸深吸一口气,面色平静,自言自语般说道:“人算不如天算,这话说的好,呵呵,很好,既然你知道了我的身份,那就不必费话,我们就直接来看结果吧!”话声刚落,眼中突然精光暴射,抬起右掌对准了图罗斯。

看到他眼中闪动的光芒,图罗斯哈哈大笑:“结果?哼哼,你已身受重伤,我只需动个手指头就能要了你的小命,还跟我谈结果?”

霸逸咳嗽几声,嘴角边在次流出血来,明显受伤不轻,只听他说道:“我受伤是不假,可是你呢?看看你自己吧。”

图罗斯突然感觉到足底升起一股寒气,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双脚已被坚硬的冰给牢牢困住,一时间惊得面无人色,大声叫道:“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

便在这时,场边的观众突然爆发出了“啊”的一声,显然都被这突来的变故吓了一跳,只见一个几乎覆盖了整个赛场的圆形符咒正在慢慢显现,而图罗斯正处于符咒的中心。

符咒越来越明显,已有人开始叫道:“五灵阵!是五灵阵!”

“太厉害了,小小年纪就已经学会了五灵阵。”

“这孩子真是天才……”

音与翼对望一眼,两人心中都无比的惊异,既惊于霸逸小小年纪就练会了五灵阵,又惊于他画出五灵阵的方式。

五灵阵,集风,火,雷,电,冰于一体的咒印,分为风字诀,火字诀,雷字诀,电字诀,冰字诀,霸逸所使用的正是冰字诀,传说五灵阵修炼至最高境界时,可于阵中任意变化五灵的力量发动攻击,就算你力量在强,也决抵挡不住五种力量的轮番攻击,真的是威力无穷的咒印,只不过这个咒印需要事先画下符咒,然后在引对手进入阵中才能发挥威力,所以说此阵威力虽强,却不实用,因此几乎没有人去修炼此阵法。

音和翼也是直到这时才想明白为何霸逸一直不肯放弃那种极耗体力的攻击方法,原来就是为了在攻击的同时,利用能量剑在地上画下符咒。

此时五灵阵冰字诀已完全显现,整个赛场寒气直冒,坚硬的冰已渐渐升至图罗斯腰间。

此时图罗斯在笨也都想明白了为何会中了霸逸的道,只见他双眼圆瞪,显已怒极,眼看着冰一点一点的覆盖上来,心中十万个不甘心,却偏偏毫无办法,盛怒之下,便欲聚起力量变身为“蟒神之身”,突听一个声音传来:“哥哥,不可!”

图罗斯顺声望去,说话的正是妹妹阿依娜,只见她正向自己摇头,示意不可变身,他心中渐渐冷静下来,的确,在这种情况下变身的话,不知会伤害到多少人,到时事情可就闹大了,在说变身之后就算破了五灵阵,于自身的损害也是极大,也不一定就是霸逸的对手,但想到自己占尽优势,本可轻松获胜,到头来却象个白痴一样中了这么一个无聊的阵法,一时间急怒攻心,血势上涌,哇的吐出一口鲜血,仰天长叹一声:“我输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仙打架我摸尸在线阅读很遗憾,现在变土豪女了(新书首发,跪求收藏!)

    正如系统之前所说,整个漫威宇宙虽然被系统娘化,但是剧情走向却并没有多少改变。性感迷人的托妮·史塔克这边刚一发表了关闭史塔克武器制造部的言论,紧跟着,就被一旁的奥巴代亚·斯坦尼还有军方人员以精神状况异常需要休息为由终止了这场新闻发布会。眼看着托妮·史塔克一脸憔悴在小辣椒和大胖子保镖的搀扶下离开发布会现

  • 沉鹤在线阅读欧阳慕卿

    上官景云看着欧阳慕卿急匆匆的离开,玩味的笑了。欧阳这个人啊,太过重情重义,被情感所累,活的也甚是窝囊,看似清风如月,翩翩公子,若他下得了狠心杀了他的那个弟弟,现在也不会如此小心翼翼的布局。仰人鼻息,不过不急,这样才有趣嘛。上官景云一身军装,帅气逼人,却带着浓浓的煞气,这是在血海里拼杀出来的气势,非一

  • 僵尸大战植物在线阅读第二章

    转眼间小南已经飞到了晓组织的另一个基地,小南看了眼怀中熟睡的云浮(从今以后就叫云浮了。)便把他放下,飞出去了。“还有一些婴儿必备品。”小南嘀咕道唔~好疼,我怎么在地下,小南呢?……我好像又被抛弃了,果然高冷美女咱惹不起。不过想想现在的经历也是很神奇,从对人生的迷茫到被暴走大卡车撞,又被系统救了一命,

  • 公主有鬼第1章在线阅读

    木叶忍者村,世界上最强大的五个忍者村之一,处于火之国境内!木叶村的首领,被尊称为火影的猿飞日斩,叼着烟斗,背着个手来回在火影室里踱步,烟圈从猿飞日斩嘴里吐出,猿飞日斩眼神深处有着一丝忧郁,心里也是焦躁无比!火影室里,被召集过来的上忍,中忍们都有些疑惑的看向猿飞日斩,他们很少见到火影大人这幅焦急模样,

  • 骗子从良系统之老规矩,抢》(3)

    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我们无敌大形相亲节目----非money你不嫁!下面要出场的是3号男嘉宾--又是西装男!我叫白月初,这里的每一个女孩我都不喜欢,但是我一定要找个女孩结婚现在马上立刻now!白月初抢过主持人的话筒道:各位女人大家好,请和我结婚这样我才能破坏一群很坏的坏人的很坏的计划。一个人轻蔑

  • 网游之唯一NPC意外(中)

    几个月的平静,几个月的思考后,他若有所思:生活的意义不在于眼前的点滴,往日的沉浮,而在于诗和远方。不管曾经经历了什么,我都要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理想是丰满的,可现实是如此的残酷:市面上提供给文科生的岗位是少之又少,几乎都是自己打心里不愿意干的,从事之前的吧,经验又不足。面临着这样的两难,他失望透顶,

  • 乱界证道刘一菲来了【第五更求收藏】

    整个直播间被萧尘几句话弄得热血沸腾。所有观众开始死守直播间了,当然聪明人也知道,他们其实就想要看看,萧尘到底能‘躺赢’多少局,只要输了一把,估计就会让很多人离开。因为他们也不相信萧尘能打上国服第一。很快萧尘开始定位赛的第一局了,萧尘如之前一般,十分随意,本来上一局萧尘还有一些不放心,觉得自己幸运能力

  • LOL之电竞巅峰在线阅读第十节

    刻意的划去了老艾在我心里的位置,通讯录上又把艾老师改成了老艾,希望借此回到我们各自当初的位置,事实上,他也真的逐渐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我们之间公事公办,他太忙了,也不是我的菜。一连好几天,我没有收到过老艾主动给我发的信息,我也不会刻意给他信息,各自为营,互不相干,这很好!前天和袁平安吵了一架,我们分手

  • 血灵王座在线阅读第7节

    端木冰颜赶到了绿地广场的时候,那里已经换了另外一批保安。所以无论她怎么解释白天的事情,保安们都一头雾水。“求求你们了,让我进去吧,我……我的手机真的丢在里面了,你们让我进去找找吧!”端木冰颜哭唧唧地央求道。“小姐,不是我们不答应,可是现在是下班时间,您又没有门禁卡,我们不能放您进去啊!”保安无奈地拒

  • 一世煊赫第4章在线阅读

    就在御坂美琴和一方通行斗zui的时候,一旁的麦野沈利也慢慢的站了起来。“哦呀!这就是第一位啊,不过在听说那个实验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开玩笑呢,不看看样子是事实呢,杀2万个废物就能变成Level6,没想到还真有人会相信呢。”见到如此的状况,在里面的Level5们都一一走了出来,垣根帝督,削板军霸,以及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