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世中逢尔漓归君之如若不死

2021/5/5 3:49:01 作者:九喵啾 来源:17K小说网
世中逢尔漓归君
世中逢尔漓归君
作者:九喵啾来源:17K小说网
当她醒来的那一刻改变的,不仅仅是他的人生“漓儿,我必给你一个大好河山!”

“阿豪……”

项卓豪的二哥,三哥陡然回头,当见到那道熟悉的身影时,眼中忍不住流下了泪水。他们虽然害怕死亡,但天下有几人不怕死,在他们心中,可是不愿意见到四弟出来送死的。

“哎,为什么要出来!”

项卓宇深深叹了一口气,可眸子深处,却是悄然划过一丝暖意。

“我在这里,不要为难我的兄长!”

项卓豪强行压抑住内心的恐慌,高声说道。

“本少爷做事,可还轮不到你来吩咐!”

林景冷笑一声,骑着那匹乌黑的大马,来到项卓豪的身边。

“不要怪本少爷没有提醒你,再用这种吩咐的语气和我说话,你会……”林景手臂猛然一挥,一巴掌打了过去,啪的一声打在前者的脸上,顿时浮现五根血红的手指印,“死无葬身之地!来人,带走!”淡淡的声音,自林景嘴中响起,旋即挥了挥手臂,吩咐道。

“你……”

望着那道身影,感受着火辣辣的脸庞,项卓豪眸子中怒火燃烧,总之都是死路一条,我为什么要怕你!

“去死吧!”

捡起先前那口锋利的宝剑,项卓豪直接冲向了林景,朝着他劈砍而去。

“哼!”

瞧着冲过来的项卓豪,林景翻身下马,手掌一动,一道淡淡的金色光芒,覆盖其上,不停闪烁。

“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修剑者的厉害!”

林景身形一扭,探手而出,劲风呼啸,直接是抓住了那口劈来的宝剑。

“怎么可能!”

项卓豪望着那只抓住宝剑的手掌,满目惊疑。这还是人么?居然徒手抓住了宝剑。难道,修剑者都是这般厉害么。滚了滚艰涩的喉咙,项卓豪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目光。

这片大陆上,有着一群能力超强的存在,他们主掌着这个世界,是这个世界的顶层人物,被称之为修剑者。传闻,每一位修剑者,都拥有自己的本命之剑,能够发出令常人不敢想象的攻击。项卓豪去参加林家的测试,也是为了进入其中,希望通过修炼成为一名修剑者,从而改变自己的命运。

“桀桀……”

林景很满意项卓豪的惊诧眼神,脸上都是露出了一抹笑容,但他的手下,却是丝毫不留情。

“卑贱的东西,给本少爷趴下!”

一手抓住劈斩而来的宝剑,一手紧握成拳,旋即猛然轰击而出,向着项卓豪胸膛,轰然砸去。

“松开!”

瞧着在眸子中不断放大的拳头,项卓豪脸色煞白,旋即用力握着宝剑,想将之拔出来。奈何林景那只抓住宝剑的手掌,宛如铁钳一般,任凭他如何努力,就是不能动分毫。

碰!

拳头猛地落在项卓豪的胸膛上,一股蛮横的劲力也是骤然爆发开来,冲击得他都有种吐血的冲动。

“贱种,叫你趴下,你就给我趴下!”

林景冷眼看着前者,反身甩出一腿,劲风鼓动,猛然踢在了项卓豪的脖颈之上。

碰!

项卓豪如遭雷击,脖子上传来一股巨大力量,将他的身体都是直接压迫到了地上。

“咳咳……噗!”

身体碰的一声落地,煞白的小脸上突然涌出一阵红潮,一口猩红的鲜血,便是自项卓豪口中喷了出来。顽强的抬起头,望着林景,在太阳的照耀下,后者的身形映射出一大片阴影,将他整个身子都是包裹在里面。

“我用鲜血发誓,如若不死,必将重新改写命运!”

项卓豪的心底在怒吼,在咆哮,从来没有这么一刻,他想要得到力量,得到足以捍卫尊严的力量。

“你这是什么眼神!恩!”

林景抬起脚掌,骤然踏下,踩在项卓豪的头颅之上,冷声喝道。

“唔……”

脸庞贴着地面,泥土都是塞进了嘴中,但他的眼神却是越来越坚定。

“带回去!”

林景踩踏了片刻,吩咐道。毕竟是不能真个将之杀死,因为留着还有用处。

“是,少爷!”

两名军士走了出来,将项卓豪从地面提起,丢到一匹马上。

林景翻身上马,刚准备走的时候,似乎想起了什么,旋即又骑着那匹乌黑的大马,来到项卓宇的身边,“记住,下一次,不要再碰本少爷的东西!”林景手臂一伸,手掌突然掠出,用力抓着项卓宇的下颚,冷笑道。

“今天本少爷高兴,就暂且饶了你们,滚吧!”

松开了项卓宇的下颚,旋即猛地飞出一脚,劲风鼓动,将其踢倒在地上。

“大哥!”

项卓豪神色一紧,喊道。

“放心,不用担心他,我向你保证,你的下场,会比他惨百倍!”林景策马而来,经过项卓豪旁边时,语气森然的说道。旋即一夹马腹,带领着一大队人马,疾驰而去。

“大哥,你没事吧!”

项卓豪的二哥,三哥将项卓宇扶起。

“没事,我们走吧。”

项卓宇擦掉嘴角的鲜血,整个人平静的可怕。

“去哪里?”

两人疑惑的问道。

“去能取回力量的地方……我们的力量!”

项卓宇一抬眼,望向驰目的天边,目光的尽头,却是一个瘦小少年的影子。

“阿豪,要活下去呀!大哥对天发誓,我们重新见面的时刻,这所谓的林家,将会彻底覆灭!”手掌紧紧握成拳头,项卓宇带着两人,朝着宗师城外快步走去。

……

林家刑房,是众多得罪了林家的人的噩梦。林家刑房共分三个区域,其中大刑区域为其中之最,一般是用来处理那些有实力,而又得罪了林家的人。刑房中显得异样的阴冷,四周都弥漫着一股潮湿阴冷的气息,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如果让一个常人在这里呆上十年,就算是不死,出去后肯定也是疯疯癫癫,神志不清。大刑区域。里面挂着数不清的行刑工具,上仿佛若隐若现的发出一股血腥的味道,可见这里的刑具,不知是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才会出现这般现象。

“进去吧!”

一个军士抓着项卓豪,来到大刑区域,将他一把推进了一间漆黑的牢房。旋即便是退了出去,将厚重的铁门给锁上。

“我不能死在这里!绝对不能!”看着这间黑暗的牢狱,项卓豪牙龈紧咬,旋即盘腿坐在地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特等无赖之温灵之死

    刈州城外•链月山身穿黑斗篷的男人望了望尚是漆黑一片的东方天际。不过再有半个时辰,最多一个时辰,太阳就会从那地平线缓缓爬起。新的一日,新的黎明……也许这是一个对他十分重要的日子,一个他已经等了许久的日子。他似乎有些躁动的狂热,就连周身的空气都蒸腾出了滚滚热浪。丝毫没有理会到距离他丈许远的身穿缁青色罩纱

  • 佐菲奥特新传说第十章

    宁宇入学已经有两个月,上午的课程对他来说还是很轻松的。到了下午就显示出了他年龄小的短板来,只能到县试普通班里学习。他虽然是山长弟子但是对人却不高傲,为人还算爽直从不以势欺人,所以在书院里还算是如鱼得水。对宁宇来说要是不是山长的弟子他还是会高调一点的,毕竟那样能更好的打响名气。但是现在么还是低调的好,

  • 高冷总裁来来来第二章在线阅读

    我是谁?我在哪?我没死??楼无忧突然感觉自己“醒”了过来。浑身疼痛得厉害,他却无暇顾及这些痛楚,心底只有无尽的迷惘!“怎么回事?我不是炼药时候炼药鼎炸裂了吗?我不是被剧烈的冲击能量炸的粉身碎骨了吗?我不是死了么?……”他睁开眼,触目所及,却是一间古朴华丽的房屋,可以感觉出来,自己这会儿躺的绝对不是自

  • 乱世红颜梦在线阅读第四节

    待得金蝉子录经工作告一段落,将念珠从南海紫竹林接回,时日已是过了不少,幸好南海紫竹林多的是奇珍异宝、瑞兽灵禽,加之龙女灵童都与念珠少年心性,玩得甚是开心,念珠倒不觉与金蝉子分离已久。金蝉子谢过观音,将念珠引回灵山,观音等人倒颇为不舍,送了大批宝物给念珠不提。回转灵山,藏经阁又飘扬起念珠那清脆动听的笑

  • 网王之女王殿下么么哒在线阅读有姓黑的吗?

    三十五分钟后,胡一飞到了。他的车是一辆奥迪,单位配的。夏国的两大官车,红旗和奥迪。胡一飞是蜀都市人,父亲是体制里的,母亲是银行的……所以他就算大学是农业院校,专业不对口,但毕业后还是顺利进了机关单位。干满一年,胡一飞就调到了领导身边当秘书。别小看秘书,《蜗居》里的宋思明也是一个秘书。哎,真是货比货得

  • 在酒厂当HR那些年有个师姐

    尹晚儿气得跳脚,指着小姑娘,双眼看向老祖宗,委屈喊道:“师父,她,她,她,欺负人。”“梧桐,你就不要和她开玩笑了。”老祖挥了挥拂尘笑着说。小姑娘悠然坐在老祖对面,肃穆道;“我没有逗她啊,我说的是实话,我今年三十又九,在我们那里十五岁可以嫁人生孩子,她可不就跟我女儿一样大吗?”尹晚儿哀嚎:“你是哪里来

  • 心刺大灾难日

    在邢钥的记忆里,后世的吟咏诗人是这样形容今天的:万里狂风肆掠,蔽日阴云欲沉。天地神魔共弃,人间刍狗纷争。尸山血海难渡,亲情道义残存。清平往昔不复,血染末日涂城。今天,注定要有数不清的生命将消逝。同时,也有数不清的魔鬼降临…………9点20分B市市长办公室静谧的室内,一位西装革履的国字脸中年人正皱眉思索

  • 我当测字先生的那几年在线阅读第8章

    其实房子的事叶时寻根本不愁,她现在也算是有钱一族的人。即使比不了那些上流社会的世家子弟,但也算是名副其实的暴发户。就算立刻买别墅豪车圈养顾苏安也不是问题。所以房子的事,在得知顾苏安对房子没有其他要求的时候,她便已经发短信让助理去办了。相比之下,叶时寻更加在意晚礼服。在叶时寻将饭菜端上餐桌时,顾苏安不

  • 荒辰之石在线阅读第10章

    餐桌上,三人围着一桌美食大快朵颐,连一向自恃矜持的大蜜蜜也破天荒的连吃了好几道菜,对叶城的厨艺赞不绝口。特别是叶城做的那到糖醋排骨,入口即化,肥而不腻,那软烂的猪肉,富含胶原蛋白,一吮入空中,口齿生香,简直就是一种享受。“扑哧扑哧!”热芭腮帮子圆鼓鼓的,烫的直呼气,不停的挥舞着小手,给嘴边扇风。“叶

  • 玄幻:开局签到千年修为一起来训练吧

    萨拉查通过我的大脑与我进行沟通,说让我7点准时到院子里来练习魔法,问他为什么不练法术,他说会有家族的人教,现在好好睡一会,不然一会儿会没有精力练习的。早上6:40,我便迷迷糊糊地起床,穿衣,刷牙漱口,走到餐桌上吃一片吐司喝一杯牛奶,随后便自己穿好鞋走到院子去了。(莉莉丝:为什么没人记得我才一岁零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