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日落之时在线阅读第1章

2021/5/5 3:57:23 作者:念放 来源:晋江文学城
日落之时
日落之时
作者:念放来源:晋江文学城
商家家大业大,有着显赫的家境和不简单的社会地位,可商昀楚不太喜欢过那种很高调也很拘束的日子,只想一个人独立生活,自由自在。奈何世事无常,谁让她姓商。故事要从哪里讲起呢,就从那个人说起吧。那个二十多年未曾谋面,爷爷的私生女。……司若祎:“你有男朋友?”商昀楚:“嗯,是啊。”司若祎:“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商昀楚:“没什么,就像你,你所有的事我都知道吗?呵呵,不见得。”……爷爷:“小楚,千万不能糊涂。你要明白,这个司若祎…我留不得活口……”商昀楚“扑通”一声,跪在了爷爷的面前。“爷爷……放她一条生路

大周正元十二年,西夷犬戎起兵反周,短短不过数月之间,战火连绵至中土三州七十二城,犬戎大军一路长驱直入势如破竹,所过之处流血漂橹寸草不生,历经五个月零三天,终于是兵临帝都城下,将之围的水泄不通。

自太祖皇帝金戈铁马,推翻前朝暴政,而后东荡龙宫,西扫草原,南平诸蛮,北震靈山,大周国祚已有五百多年,这大好基业,眼看就要朝不保夕,毁于一旦,没曾想在这曾经的煌煌帝都、如今的惶惶危城之中,竟是出了一个可谓惊神泣鬼的人物,孤身一人,力挽狂澜!

其时围城之战,犬戎部落聚兵三万,皆乃虎狼,战意高昂,更有北境靈山这等强援,三千修行者站在帝都上空,其中不乏有“观微”境的宗师级别高手,令人望而生畏!

而帝都之中,兵士合计虽有四万众,却尽是残兵败将,早已毫无斗志,修行者更是微乎其微,只有天师府一脉苦苦支撑,想要挡住城外那浩浩荡荡的三千修行者,不啻于痴人说梦。

如是按照常理,结果几乎毫无悬念,帝都被攻破,大周就此亡国,只在朝夕之间,可就在犬戎吹起号角准备攻城的那一刻,奇迹发生了。

“世人皆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帝都之中,走出了一位白衣秀士。

他冷眼看着那漫天的靈山修行者,道:“世人求生,可尔等却求死!”

大袖一挥,天空上的三千靈山修行者,在一息之间,化为飞灰!

下一刻,他看向三万犬戎。

“化外蛮夷,不识教化,茹毛饮血,视人命如草芥,此等行径,与野兽何异?看看!这个天下,被你们搅成了什么样子!”

话音刚落,一座大山自南方飞来。

三万犬戎,尽皆被压在地底,全军覆没!

后来据有心人考证,这座大山来自远在千里之外的沧州地界,当时有无数人亲眼目睹,大山从头顶飞过,直奔中土而去,无不骇然。

令人闻风丧胆的犬戎大军深埋山下,连靈山的三千修士也在顷刻之间灰飞烟灭,白衣秀士却没有停手的意思,随后祭出一剑,扔向北方。

当时无人知他是何用意,直到三日后,靈山之巅矗立的祖师石像,被一柄突如其来的飞剑从眉心贯穿!

此等奇耻大辱,实是靈山存在千年以来从未有过之事,然而自那之后,一向嚣张跋扈的靈山竟然绝口不提复仇,反而昭告天下,从此封闭山门,再不入世。

名不经传、却横空出世的白衣秀士,仅凭一己之力,弹指间尽诛强敌,守住帝都天泽城,事了之后,却是没有再回帝都,而是拂衣而去。

没有人知道白衣秀士是何身份,如果真要究其背景,有人见过他总在长安街摆摊以卖字为生,犹如寒门书生一般,常因几文铜钱和人争得面红耳赤,不过他虽锱铢必较,碰见赏识字画的同道中人,却又慨然相赠,不计得失。

谁又能想到,这个看似羸弱、手无缚鸡之力的卖字书生,会有如此通天彻地的手段,有朝一日竟然扶大厦之将倾,挽狂澜于即倒,拯救周国!

正所谓大隐隐于市,或许就是如此吧!

围城之役被传的神乎其神,世人皆感大周国运未竭,有神人庇佑,本来还蠢蠢欲动如南诏、鬼方等诸国,亦是偃息旗鼓,不敢轻易再动逐鹿天下的念头。

而后又打了半年,大周接连收服失地,甚至打过了淮水河畔,直逼西北草原,犬戎部落自主力尽丧于天泽城下,早已气势衰竭,不堪一击,主动乞和,毗邻的鬼方国审时度势,唯恐殃及池鱼,也陈书周皇帝,言及鬼方世为周臣,绝无二心云云,周国皇帝回书道:“既为周臣,好自为之。”大军在淮水驻扎数月,扬长而去。

正元十三年,天下归心,周皇帝在“鹿台”封赏群臣,得闻当初那位解帝都之危的神人,曾在三万犬戎的埋骨之山出现过,当即率领文武百官,仪仗随行,前去寻找神人踪迹。

大山乃凭空飞来,山脉雄浑,地势峻险,尽是深渊飞涧,悬崖峭壁,而且山中丛林茂密,野兽出没,毒虫遍地,瘴气弥漫,可谓步步凶险,莫说寻人,就算是想安然无恙的走上山去,怕也是举步维艰,恐有性命之忧。

可不论是达官显贵,还是贩夫走卒,哪个不想一睹神人风采,面对如此恶劣条件,仍然是趋之若鹜,争相上山,单单朝廷指派的就有军士一千余人,民间百姓更是不计其数,而且每天还有慕名而来的人络绎不绝,寻找神人越发如火如荼,声势浩大。

如此过了半个多月,上山之人越来越多,几乎是刮地三尺,可却始终不见神人踪影,周皇帝渐感不耐,几次大发雷霆,言道:“此国之砥柱,若是不见,朕心何安?”

底下大臣诚惶诚恐,但有些话如鲠在喉,属实不吐不快,终于在皇帝又一次发火时,有一个大臣壮着胆子道:“陛下,臣闻修行者餐风饮露,朝于东海,暮栖梧桐,而那位神人只怕更远甚于我们所认知的修行者,臣等凡夫俗子,如何能寻得神人踪迹,怕是只有陛下您,兴许才能令神人现身一见啊!”

皇帝恍然大悟,怒气顿消,喜道:“爱卿言之有理。”遂准备亲自上山。

是日午时刚过,山下挤满了人,皇帝沐浴更衣后,率文武百官,欲要登山,忽听山上传下声音道:“止步吧!”

众人大喜过望,这声音的主人必是神人无疑。

皇帝亦是惊喜,沉思半晌,大声道:“朕以往无知,耽于喜乐,疏于政务,致使北夷坐大,祸乱天下,陷黎民于水深火热之中,我大周五百年基业险些不保,幸而尊驾施以援手,方才有今日之太平景象,朕不胜感激。此番前来,只为答谢,倘若尊驾愿意下山,朕必当虚位以待,许君国师之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世世代代!”

山上那人哈哈大笑道:“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登台,千羡万羡唯道果,古来悠悠能几人?”声音悠扬回荡,渐行渐远。

皇帝听得云里雾里,问向一旁的天师道:“这是何意?”

天师道:“修行至他那般境地,惟求天道而已,功名利禄,皆是过眼云烟,所以陛下想要让他入朝为官,恕老臣直言,那是绝无可能之事。”

皇帝若有所思,有些意兴阑珊,到了傍晚,吩咐左右摆驾回宫,寻找神人之行,到此落下帷幕。

之后的近两百年间,大周世代明君,国运蒸蒸日上,四夷臣服,百姓安居乐业,歌舞升平,而白衣秀士的功绩经朝廷渲染,民间神话,一直都为人所知,这个曾独自一人守在天泽城下,埋葬三万犬戎、只手灭三千修士的奇人,令世间无数人崇拜,几近疯狂。

这漫长的两百年之中,不知有多少人踏上那座皇帝御口所封的“圣山”寻找白衣秀士,可真正能寻到的却是屈指可数,而这有缘得见的几个人,后来都成了天下间的风云人物。

如正元三十六年,东海龙宫新王继位,被长老会挑唆,意欲兴兵上岸,图谋天下,檄文刚刚发布半日,只见有人泛舟海上,笛声传遍三万里东海海域,龙宫上下尽皆胆寒,上岸之事只能作罢,后来那人自称名为水流真,来自大周圣山“道门”门下;

宣德年间,一代名相杨文昭,内革政务,外拒强敌,兢兢业业,在位期间大周国力达到几百年来之顶峰,被世人称为“千古一相”,其晚年患病在床,言称自己是道门弟子,死后亦当落叶归根,葬于圣山,此事后来传遍天下,世人方才知道这位当朝丞相竟是出自那位神人门下;

还有天启十五年,靈山山门大开,意图入世,大周国师李道一朝于帝都,得知之后夕上靈山,一剑斩碎靈山山门牌匾,先败十三位“观微”境界的修行高手,而后将其时已臻“道一”境界的靈山上尊打的口呕鲜血,重伤垂死,说道:“我道门尚在一日,便容不得尔等野心之辈荼毒天下!”说罢转身而去。当日夜晚,靈山上尊心中积郁,伤势发作,不甘大吼:“道门一日不灭,我靈山便永无出头之时!”而后便鲜血狂喷,撒手人寰。

到了如今,天下人都已知道,大周帝都前有一座山,山上有一个道门,那里随便出来一个人,都可以冠绝一个时代。

而近二十年,道门弟子销声匿迹,至今未有一人出世,人们不禁开始想象,这个时代的道门弟子,究竟会是何等人物?

直到有一天,圣山上传出声音,回荡在帝都上空:

“中秋寅时,道门入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国公夫人作死日常第二章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四日,霜降。天气渐冷,宣城深秋景色明显,昼夜温差有些大,干燥的秋风刮起来,大家都披上了风衣。云绮梦坐在咖啡店里,一副气得不轻的模样,眼睛都有些发红了。不过她的眼睛不是哭红的,而是被气到了。对此,她的闺蜜宋臻儿表示:气吧气吧,反正第二天你们还不是照样好。然而云绮梦一脸认真地看着

  • 白色郁金香第1章在线阅读

    一人从虚空中踏步而来。男人身着青色长衫,黑色的长发散散的束在脑后,随清风微微摆动。几缕散发落在脸侧,斜飞入鬓的眉角,乌黑温润的眼眸,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小巧挺直的鼻梁下,是淡粉色的唇。通身带着一股温纯气息,像是春日化雪为水的小溪流过的潺潺清爽。修真无岁月,易樊出关之时世上已过千年。感到体内真气涌动有

  • 一叶障天下第1章在线阅读

    永安二年。今年的冬日,比往年来的更早。大殿内男女的欢愉声狭着刺骨的风往外吹。“娘娘,咱们回去吧,陛下说了今日不见人。”宫女看着殿外已经跪了一个多时辰的女子,想着她年幼娇弱的身体,不忍心的低声劝道。文锦心绝艳的小脸惨白,身子却是分毫不移,挺直着腰板眼睛死死的盯着殿门。“臣妾求见陛下。”边说边用力的磕头

  • 三国:开局杀董贼在线阅读第九章

    “陈玄奘?僧人?”李世民有些疑惑。隋末唐处时期,西方教还尚未传教到这里,信仰并不兴盛。这僧人虽然李世民也听说过,但是并无什么大的印象。比起方士,修炼得道之人来说,在李世民心中差了不止一个档次。“他揭了皇榜,说能解决陛下困扰!”侍卫解释道。李世民迟疑了下,并未直接召其进来,而是将目光看向了李承乾。“承

  • 综漫 玖兰枢的忧郁之顺其自然(10)

    李明月正在给病人看病,温莞气喘吁吁跑到门口,看见里面有人,又连忙退了出来,坐在门口的凳子上平复气息。五分钟后,里面的病人出来,温莞才进去找李明月。温莞把手里给李明月留的甜点给李明月。水墨警告的声音还在耳边回响,现在给李明月两个胆也不敢再在这里吃东西了,她摇摇头说:“这里不能吃东西。”温莞放下东西后也

  • 微表情之轩辕无道

    看书的兄弟,点亮封面下的收藏和鲜花,咱们一起创造辉煌可好??华夏帝国、北方腾燕州的州城燕京。清晨的阳光洋洋洒洒的落在了一队骑兵的身上,这些骑兵一身精美皮甲,甲胄之上,勾画着炫彩的龙纹,显然,对于这群禁卫军来说,华丽的服饰远比精良的铠甲重要。骑兵中间卫护着一架马车,马车装饰算不上豪华,只能算是一般,突

  • 月下尘在线阅读第5章

    谢阳其实是被迫闭关了一个月的。没有办法,谢阳也完全没有料到,那位留下那些秘籍的谢寒池的确是天才中的天才,《冰神诀》的第一部分引气入体之后紧接着就是利用谢寒池留下的七块玉饰中的一块,直接从引气入体修炼到筑基期——按照谢寒池写在《冰神诀》中的话来说,这也是对修炼者的考验之一。谢阳心知这是谢寒池在设下那么

  • [魔道祖师bg]温若寒的夫人又搞破坏了?第八章在线阅读

    “你小子跑过来凑什么热闹!”金莲低声呵斥道,然而亢奋中的何飞完全接收不到他娘亲眼中传达的信号,不过这一切却被缥缈尽收眼底,她似是猜到了金氏的用意,微不可查地轻笑了一声。何子安是距离缥缈最近的,便开口询问道:“怎么了,阿妹?”“没什么,兄长你想去试试吗?”缥缈即刻岔开话题。“北川尹氏那自是人人都想去的

  • 风起九州录在线阅读第一章

    第一章林叶明放学回到家里,发觉家中气氛非常紧张。父亲一个人在关在书房里,母亲独自坐在阳台上。林叶明很惊讶,这个时候是母亲十年如一日打牌的时间,而父亲应该在陈小姐樱花路的香闺里。从他记事起就是这样了,母亲的牌搭子换过好几次,父亲的晚上时间也换过好几个地点,不过倒是从来没有带到家里来过。但是,家里喧哗一

  • 几回闻第10章在线阅读

    Chapter10她有点害怕地刷了刷大家的反应。竟然……没崩。大部分人都觉得陆仲廷这样反而大大方方很坦荡,证明他的确跟沈晴一没什么,不怕来人黑。还有人在搞笑:谁能想到有生之年竟能看到陆仲廷开微博,关注的第一个人居然是沈晴一。看着微博上各种调侃的消息,沈晴一不觉松了口气,陆仲廷在她心里的形象又高大了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