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奇怪诡异的物品走,找他去

2021/5/4 9:05:04 作者:三更 来源:飞卢小说网
奇怪诡异的物品
奇怪诡异的物品
作者:三更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到一个‘人道势微,灵异大昌’的世界,而我有一个小宇宙可以将任何平凡的物品附加上奇怪诡异的属性。(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你!”

南玄月听到娘炮瞬间就炸毛了,要不是他曾经帮过阿爹,自己才懒得搭理呢!“你才娘炮呢!你全家都是娘炮!”

见秦昀拿着卷宗出去了,南玄月气的手握木笔狠狠的敲在桌上,眼珠子一转,抬脚就追了出去,拦住了秦昀的去路!

“还有事?”

俊脸上满满的嫌弃!

“秦将军,这卷宗,你可不能带走!”

面对男人的冰冷脸,南玄月就忍不住想要调戏他,装什么假正经,说直白点就死闷骚,越是绷的紧,骚气来无敌!

秦昀没有说话,扫了她一眼后便管自己继续走,可南玄月挪了挪,就是不放行!

“让开!”

秦昀在忍耐,咬着牙吐出两个字,可南玄月一脸痞痞的仰视他,长得高了不起啊,就不让,看他能把自己怎么样!

“卷宗!”

秦昀鄙夷的目光扫了他一眼,往后退其一步,一字一句清晰的响起。

“南大人是怕我查到什么吗?还是说,杨家灭门和你有关系?”

“杨家……”

南玄月听到杨家二字浑身不觉一怔,他是在查阿爹的案件吗?

“最好和大人没关系,否则……”

秦昀往后一甩,卷宗便散落一地,甩手就离开了,剩下南玄月站在原地陷入沉思。

秦昀查阅卷宗竟是为了阿爹为了杨家,他到底要做什么!

南玄月对这个秦昀是越来越好奇,只是这男人不易亲近,对自己还很敌对,得想想怎么拉拢一下关系……

见秦昀离开后暗卫月缺才敢现身,拾起散落一地的卷宗站在身后。

“大人,这卷宗……”

“放回去吧。”

“是!”

“等等!”

南玄月把玩着手里的木笔叫住了月缺,而后一脸严肃的盯着他,“我……娘炮吗?”

“不会。大人威武不屈,一点也不娘炮!”

月缺战战兢兢的回答,那语气要多真诚有多真诚,说的南玄月自己都要信了,甩甩手,自己便进入阁中了,得赶紧找到为阿爹洗脱冤屈的罪证,最好能扳倒太子那一拨势力!

见南玄月没有继续再追问自己,月缺才捂着胸口松了口气。大人这莫名的过度的自信心何时才能收敛些啊,整日昧着良心说谎,果真是百般煎熬!

卷宗阁阁中。

查阅了数卷卷宗后的南玄月伸了个懒腰,气馁的将卷宗丢出去好远,大字躺在地上,望着天花板放空。

没有丝毫进展,真是烦得很!

“大人!”

月缺此刻恭敬的候在门外,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要禀告,南玄月爬起来盘着腿坐着,“进来!”

“大人,太子回宫了!”

太子?那个渣男回来了?那她可得好好迎一迎。

一听到太子顾空离回来了,南玄月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瞬间就站起来了,眼底精光一片。

“走,找他去!”

城门外是站满了文武百官,想必都是来拍这位凯旋而归的太子马屁的。

大家规规矩矩的站成一排安静的等候着,放眼望去,大家穿的都是些青衣暗色调的衣裳,唯有南玄月不同。

一身大红,在人群中很是扎眼。

她无聊的转动着手中的木笔,极其不耐烦的望着远处。

“恭迎太子殿下凯旋而归!”

闻声看去,马背上一身铠甲的顾空离好不威风,那神气的模样看的南玄月很是牙痒,收起转动的木笔,迈着步子朝他走去。

这胜仗还不是她死守雁秋门换来的,顾空离可真是会演戏啊!

“太子殿下打了胜仗,不知道雁秋门的那位女将军是否跟着来了,我南玄月还等着一睹芳容呢!”

不高不低,这一句话惹得众人议论纷纷,什么女将军?怎么没有人说起过呀?

顾空离顿时脸上就挂不住了,南玄月是怎么知道杨攸苒的,他难道派了东厂的眼线跟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那些年,我们住过的冷宫在线阅读第二节

    录事街,城中著名的花街柳巷,一过未时便开始热闹起来,穿着各式长衫、头戴裹巾的男子,摇着纸扇进入那些披红挂彩的楼阁里。一栋最大最豪华的楼阁前更是热闹非凡,阁楼上“芳香馆”三个金漆大字甚为抢眼,不断有恩客进入芳香馆,大厅里有相熟的姐儿,一看来了熟客,便上去挽住了客人,“官人,您可是有些日子没来了,想死奴

  • 古穿今之影后驾到之怎一个惨字了得

    “啊.......怎么会这么痛?。”低沉的呜咽之音,自一具如山丘般庞大的身体中传来。撕心裂肺般的剧痛,愣是将沉睡的元辰刺激醒。他大口的chuan息着,每一次呼吸都会带动身上的伤势,令他痛不欲生,生不如死。下一刻,似磨盘般大小的眼眸陡然睁开。然而,仅是一眼,直接就让他愣住。因为,视线所及之处,陌生无比

  • 致我们最初的十年第3章在线阅读

    “守尘!你没事吧?”这时,玄凌子跳到了被莫尘羽打伤的年轻道士身边并扶起。叫了几声没反应后眼睛立马盯向面无表情的莫尘羽咬牙道:“竟然对你师叔下如此狠手!看我今天不灭了你这个孽障!”“哼,老子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他现在还能有一口气在?”莫尘羽听后冷笑一声,不过就算那守尘师叔没死恐怕以后也是个废人了!毕竟

  • 玄幻:末龙血脉索赔

    4692年4月12日、退役者空间站、酒吧“……呃,整个事情的过程就是这样。”罗伊•福克不安的来回挠着鼻梁老实交代着。第二天下午白羽才醒过来,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洗了三四遍的头发的还是像打了发胶般,硬邦邦的杵着,由于还不能适应空间站的19度恒温和标准人造重力,依然裹着一条保温毯坐在轮椅上,笨拙而费力的拿

  • 有山有水有点田第三章

    昨天夜里下了入秋以来的第一场细雨,雨过天晴之后整个世界仿佛是换了一身新装,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城市的秋天依旧的初秋依旧如此的温暖,湛蓝的天空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微风调和了温暖的阳光,毫不吝惜的将淡淡的金光均匀的涂抹在大地的各个角落,把世人的眼睛都塞得满满当当。伴随着广场上清脆的声响,唱诗班的孩子们结束了祷

  • 网游大皇帝系统之第四章(4)

    原本赵萱倩非常的自信,可是在见到韶凝之后,她无比清楚的认识到方荣涛和自己在一起,就是为了她的家世和工作,不然是男人的话,怎么可能放弃韶凝这样的尤物……赵萱倩作为顶级娱乐公司的经纪人,见过的美女不知凡几,早有些审美麻木,可即使这样,也不得不承认韶凝是个美女,这让她愈发的介意。这样的的认知让她不爽到了极

  • 芙蓉帐暖:王爷请留步在线阅读第八节

    刀疤还真住手了!回过头,眼神轻蔑的看着陈亮,用下巴指了指地上。陈亮的丈母娘也松了一口气,两边脸颊火辣辣的疼,看向陈亮的眼神充满了怨恨。如果他肯早点答应,自己又怎么会遭这种罪?见陈亮没有动作,刀疤皱眉,冷声道:“快点!老子没什么耐心!”“你想清楚,我跪下你就一分钱也别想得到!”陈亮眯眼沉声道。陈亮表面

  • 等下一次花开旧事

    随着洛城进去的两个老人在看到不远处一间房间的桌子上供奉的照片有些失神,曾经一起征战疆场的兄弟,怎么就明明在自己身边他们却不知道呢?洛城盯着两位老者暗淡的眼神有些不解,同父亲常年在一起的他阅人也算是不少,他分明能看出这两名老者在看到父亲那一刻传出来的忧伤,是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那样的感觉做不了假。再三

  • 千年墓冢小岛

    倒数第150天杨晓是在凌晨一点被突然从床上拉起然后又扔到车上的。刚开始差点吓尿,这个确实也怨不了杨晓胆小,任谁在半夜睡的正香的时候被一群五大三粗、荷枪实弹的家伙拎起来也得吓尿。第一时间以为遇上了绑架,下意识的挣扎了几下也没取得什么实质性的效果。待杨晓用并不算清醒的大脑里面急速盘算了一圈自己的各种资产

  • 赛尔号之战联穿越时空之白浅失踪(6)

    当白婠赶到若水河畔的时候正好看见东皇钟恢复平静的一幕。“浅浅……”东皇钟恢复平静表示白浅的封印成功了,可是她的人到哪里去了?“土地,土地……”白婠用脚跺着地面叫到。“上仙?召唤小仙不知有何事?”白胡子的土地出站在了白婠的面前。“刚刚可有人来此过?”白婠问道。“刚刚却有一位上仙来过此地。”土地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