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回到洪荒做三霄的妹妹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5/4 9:48:55 作者:在黑暗中寻找光明 来源:纵横中文网
回到洪荒做三霄的妹妹
回到洪荒做三霄的妹妹
作者:在黑暗中寻找光明来源:纵横中文网
简介:紫霄是一位新时代公民,却穿越到混沌,白云被打散一分为五的一朵紫黑色的云身上。后来才知道自己的母亲紫云道母就连大道见到也要行礼。且看紫霄如何在洪荒之中闯下名头,与公明、云霄、碧霄、琼霄四人在洪荒大陆中生存下去。(注:本书属于自创,全部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幸村饶有兴趣的笑了一下,和相子道了别,就回去了。

“精市,你对芝伽的关注,好像比以前多了不少。”真田不知道要说什么,停顿了一下,“难道你不知道她的本性吗?今年的全国大赛立海大不能因为她受影响。我希望你离他远点。”

面对多年的好友以及对手一成不变的有些僵硬的声音,幸村微眯了眼睛,偏了一下头,蓝紫色的发丝随风而动:“弦一郎,凭你的洞察力,不可能看不出来,现在相子的笑容,纯洁美好的让人无法不去靠近,她周身的气场都是那么干净,而且。”幸村停顿了一下,想到相子对切原那种戏谑的笑:“你没发现吗?她对赤也的笑,要比对我们真诚。如果她是耍什么花样,你觉得我能看不出来吗?你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自己的洞察力?”

真田习惯性的压了一下帽子,皱了一下眉,是的,当初芝伽相子的恶行让他下意识的认为她又在耍花样,因此忽略了他自己看到的。

的确,他们再次看到的芝伽,用四个字形容——纤尘不染。

但是,赤也……吗?

“而且,她,似乎很怕弦一郎你呢?”

“恩……”

随着拥有女神之称的幸村和拥有皇帝之称的真田的离去,二年四组炸成了锅。

“天哪天哪,竟然见到了女神大人和皇帝大人!”

“太幸福了,美人真是太美了!。哦~我快要晕倒了!”

“幸村SAMA好美,没想到见到真人了!”

“人家这三天都见到了幸村SAMA和真田SAMA的说。”

然后,相子走了过来,所有的喧闹顿时停止,没有人敢看她,因为他们都知道她的手段,颤抖中…

相子冲她们笑了一下,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喂,你这个女人,”痞痞的,不耐烦的声音。

“呃…海带君再叫我?”

再次听到海带君某海带怒了,一双眼睛似乎马上就会进入红眼状态,“啪”的一声,拍案而起。“我叫切原赤也,切原赤也听到没有!不准叫我海带!”

相子有些怕怕的看了看他,慢慢点了一下头,“Ha,hayi海带君!海带君有什么事儿吗?”

切原赤也抽搐着脸,最后决定还是不计较了,再计较下去,他一定会在全国大赛全被这家伙气死!还是说正经事儿吧!

“喂,女人!不要惹副部长不成,反来惹我们部长,我们部长你更惹不起!”

部长……副部长……?相子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切原,切原皱眉:“就是真田副部长和幸村部长。”

“是吗?可是我觉得他们都是不错的人呢。”

“你!”看相子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切原怒了。

“老师来了。”不知谁说了一声,切原冲相子冷笑,做了下来。

班主任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娇小但倔强的身影。

“从今天起,我们班上转来了一个新同学,她叫市木殇。来,市木殇同学,介绍一下自己。”

长长的墨色头发垂在脑后,过长的刘海垂到眼睫上,但仍掩饰不住眼角,嘴角上的淤青,清冷淡漠的眼神低垂,仿佛世间没有什么事能收入她的视线。少女将背包拿在右手上,用力向后一甩,跨在肩上,冰冷入骨的眼神抬也不抬一下,举步走下讲台。

“啊!她是神奈川的大姐头!”不知是谁叫了一句。所有人倒抽一口凉气。全都趔的远远地,仿佛瘟疫一样。

“哼!”市木殇斜了一下嘴角,讽刺般的扫了一眼周围的人。似乎在打量他们。又似乎——只是无意识的在寻找座位。

啊,找到了。但是……那个空位前面坐着的女生,是……

一步两步三步……十一步。

“OHAYAO,市木,我是相子,很高兴能成为你的后桌。这个海带君是切原赤也。”1

“喂!你这女人!”什么嘛!明明就记得他的名字嘛!切原气呼呼的撇撇嘴。

市木发现嘴角眼角的伤不那么疼了,原本冷漠的面孔更是柔和了不少,她怕别人发现似的躲闪着眼神,“请多多指教,相子,还有,海带君。”

“什么!”怕案而起的切原完全忘记现在是在上课。

“切!原!赤!也!给我站出去!”

神奈川很美,这点毋庸置疑,作为神奈川的名校,立海大附属中学也是十分美丽的,先不要说那一排排哥特式的教学楼和设计独特的人工喷泉,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成片成片的樱花,每当花开的季节,这里的繁荣与热闹就可以直接与富士山相比。

不得不说,这样的环境,是特别适合用来学习的不然,就不会有“王者立海大”这样的称号了。

但是,如此,这场考试中,为什么会有……和周公下棋的人呢?啊!还是两个!

事实上,相子是利用星相的“解语之术”才能听懂并会说日语的,又用“解语之术”勉强了解了这里的基本知识。但是,别的,一无所知。所以,除了睡觉。她还能干什么?

另一个,又是谁呢?——市木殇!

她的眼神,一刻也没有离开过相子,相子干什么,她就干什么,相子睡觉,她就也理所当然的睡觉,只不过,她自始至终都没有睡着而已。

你,是我的天使啊!爱我人生十四年来,唯一给过我阳光般温暖的人呢——相子,我一定会认真的守护你。

放学后,二年四组教室。

相子正纠结于要不要听真田弦一郎的话,打扫全校呢?真是好纠结啊好纠结。同桌切原也因为部活的原因不得不晚些回家,斜眼看了看身边这个原本很讨厌的女生,她最近变了,变得想让他讨厌都不行了,难道,真是她失忆的原因?

“喂!你这个女人!”

相子用手撑着下巴,微扬着嘴角:“海带君有事吗?”

切原止不住的抽搐……还是随她吧,再计较下去自己会崩溃也说不定!切原扶了下额,抽动着如玉的墨色眼睛,用一贯的略带火气的语气开口:“你说我不会是最后一名,是真的吗?为什么你会这么说?”还是这个比较重要啊。他可不想被迫退部,虽然问出来是件很丢脸的事!

“这个啊。”相子神态有些得意的一笑:“因为海带君今日的命相是第一和第十五,十五为凶,但今天你的吉星在前,十五在后,而就在刚刚过去的时候,”相子轻轻掐算,“正是吉星漫天的时候。再加上文曲星的光芒正好有一部分照在你的吉星上,所以说,海带君这次考试绝对不是最后一名。”

“切!”听相子越扯月邪乎,切原不由得嗤之以鼻,“说的像神棍是的,真以为自己是神棍?”

相子没有理会切原的抱怨,“啊。凶光出现了,海带君小心,有不好的事要发生了。”

“你说什么……啊……”

“相子,赤也~”

天,为什么忽然黑了?切原全身莫名其妙的一抖。好像感觉到自家黑面冰山副部长真田身上的寒气。啊嘞?为什么刚才好像听到自家美人部长无比“温柔”的声音了?

为什么每次看到真田,自己都会莫名其妙的恐惧呢?

“两位学长好。”相子站了过去,但却不着痕迹的离真田远了些,虽然她自认为做的不着痕迹,但还是被真田和幸村看到,但他们只是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相子真的有留下来倒是让我很吃惊呢。”幸村无比“温柔”的说。“是不是弦一郎。”

“恩。”真田冷冷的说:“真是太松懈了!”

“呵呵。”幸村微眯紫色狐眼,敏锐的洞察力似乎想从相子身上看出点什么,又不无比温柔,无比美丽的笑容转向切原:“赤也很闲很没礼貌啊,难道我在赤也心目中已经没有作为部长的尊严了吗?”

“部,部长,副部长好,我这就去训练!请不要罚我!”难道相子说对了!这真是大凶之兆啊。

网球部三大恐怖,三:军师柳莲二的数据。二:皇帝副部长真田弦一郎的铁拳,一:女神部长幸村精市的微笑。

现在切原正在接受终极恐怖……

“等一下,”幸村依旧温柔如风一般的笑容,走向切原:“赤也,我很可怕吗?为什么你看到我就跑呢?很伤部长我的心呢。”

“没有没有(才怪),部长这么和蔼可亲(误)这么爱护学弟(大误)我怎么会可怕(是很可怕)我怎么会怕(是非常怕)!”

“哦?”幸村的狐眼越眯越深,:“那赤也你在发什么抖?真的很难过那,怎么办,弦一郎?”

真田铁青着脸,眼神如利剑一般扫过一边正在发抖的切原。“真是太松懈了,赤也,过来,我们对打一场!”说罢,用力拉住切原向外走去,听说没多久,立海大传来空前绝后,前所未有的惨叫声,那声音真是绕梁三日不绝啊!

“呵呵,相子能陪我去网球部吗?”

“阿列?我吗?可是我听说,网球部的人不是都讨厌我吗?”

“没关系。”幸村说:“有我在啊。”

“那……”相子说了一个字,立刻感觉到有人拉住了她。回头一看,正是市木殇:“市木,有什么事?”

“殇儿。”市木殇说。看到相子不明所以以及有些发怔的眼神,“叫我殇儿。”

“殇儿……吗?”这个市木殇真是……和她很像啊。高傲清冷的面孔下,是那样一颗受伤的,悲凉的心,她,也叫觞儿呢。

相子不知道,她的周围又一次被一种难言的悲伤笼罩,让幸村以及殇儿的感官都紧绷了起来。

“不……喜欢吗?那也,没关系……”

“殇儿,”相子轻快柔和的叫住了她,“有什么事儿吗?”

市木冷淡的双眼暗自一喜,拉住了她:“让我和你一起好吗?”我一定不会让那个人伤到你,那个……叫真田弦一郎的老男人!

“那相子,我们一起吧。”幸村替相子做了决定。“人多热闹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白月光回来后我和渣攻离婚了第五章在线阅读

    那狗狗听到箭的破空之声,躲了一下,但是我那箭歪歪扭扭飞了过去,居然中了!那狗狗痛了一下,腰上带了那箭就朝我冲了过来,速度飞快,我连忙站起来,拈弓搭箭,对着它的脑门就是一箭,这次非常近,“乱射”,一箭射到脑门,狗狗痛得大叫了一声,往后退了一步,我赶紧后退拉开距离,它已经发狂般地朝我飞扑过来,又是一箭,

  • 巫龙山传奇彷徨无措

    车窗外,风景快速得飞过,苏沐然觉得今天就像是吞了一只苍蝇那么难受。想到刚才廖溪月一脸的得意,她的胸口闷闷的,却又无处发泄。“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白子岩开着车,飞快得看她一眼。“不用,你先回去吧,我想下去透透气。”苏沐然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挤出了一句话。白子岩将车停在了路边,按了一下

  • 被标记后A竟成了O!之第九章

    第九章这一层薄薄的□□揭下后,露出了一张美丽绝伦的芙蓉面。而这张美丽面容的主人此刻正满目怨毒的盯着上官丹凤,声音里带着仿佛淬了毒的憎恨,“为什么?你为什么还要出现?你为什么不死在大沙漠、死在石观音手上?!”上官丹凤一巴掌甩在她脸上,脸上的憎恨并不比她少,“因为我要回来向你报仇啊!即使我当真死在了大沙

  • 追夫日常在线阅读第9节

    两人面对面坐着。华天奇看着北山思斯文败类的样子很窝火,但是面上不好表露。“很抱歉,第一次见面闹得有些不愉快”华天奇文质彬彬的笑着,北山思看着他也不回答,抿嘴点点头很恭敬。搞什么鬼,笑面虎啊。“这不是过家家,区别于你过往的生活,这是一份艰苦的工作,工时长、压力大,需要诚实且心智成熟的人。”华天奇一本正

  • 孙悟空大闹异界在线阅读穿越异界

    咳咳!袁科用力的咳嗽了起来。“这里是哪里?该死我怎么会在这里?”袁科仿佛被人抽取了全身的力气,现在的他浑身无力。轰!一直巨大的脚爪突然映入他的眼帘。什么鬼东西!顿时袁科浑身的寒毛都炸了。一只仿佛是蜈蚣一样的巨大怪物映入他的眼帘中。它的身躯至少有几百米,脚爪就仿佛恐龙的脚一样。几千只的爪子走过路面之后

  • 特种兵:我绑定了未来芯片之狩3(7)

    我到最后也没再纠结要不要吃掉那只亚丘卡斯的问题。倒不如说,我完全忘了这回事,瓦史托德转身刚要走,我想也不想就跟了上去。到了现在,见到一只虚因为领地被侵犯在边上虚张声势,我才想起来自己的饥饿来。刚才那个地方早就已经远得没影了。说起来,虽然我也曾经轻视过瓦史托德的战斗力,以为他会被其他虚伤到,不过“他比

  • [综英美]死宅拯救世界之第一章(1)

    第一章今天开始要成为彭格列星球的守护者了呢一切都要从最初的那天开始讲起。沢田纲吉,一个算是大龄而且碌碌无为的上班族,本该在这个时间段随着人流穿过人行道然后停驻在自己家门前,可是当他忽然感受到一阵恍惚后,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常行为就成了幻梦。他动不了了。准确来说是在绿灯闪烁红灯即将亮起的刹那间,他

  • 都市:我有个养猪场第九章

    这句话如同隆冬三月里最尖锐的一支冰棱,准确万分的插入白慧的心脏。从外面看起来没有流血,实际内里却是疼的马上就要死掉。“你……再说一遍……”白慧颤抖着声音说。怀上这个孩子是意外不假,她可以考虑到她舞蹈事业的发展,以及林赫那边还没跟韩熙分手打掉。但这并不意味着林赫可以毫不迟疑上来就让她打掉。“孩子又不是

  • 从生化危机开始的万界游行波澜和决定(求花求收藏)

    经纪人惊讶的看着眼前好似什么事儿都没有的两口子,啪的抬手拍在了额头上面,而后拉着童莉雅:“我说你真的想清楚了?一旦公布这就不是你自己的事情了,而且公司那边很可能直接会雪藏你,这些后果你都清楚吗?”童莉雅眨眨眼:“清楚,不过我已经决定了,既然结婚了,那就要正大光明的,况且,我现在就是个三线小演员,粉丝

  • 乔英子是我未婚妻固执的女人

    “江一鸣,你要干嘛?快放开我!”沈歌遥慌了。啪地一声。一个巴掌狠狠落下。江一鸣猛地抓住她的头发甩向沙发上,挺着大肚子的身体重重压下去,冷笑起来:“小贱人,让你脱是看得起你,别给脸不要脸,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我今天就是把你弄了,也没人敢插手。”江一鸣勾着她的下巴,眼中露出野兽般的本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