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旷世战迹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5/4 9:57:45 作者:YIFI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旷世战迹
旷世战迹
作者:YIFI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要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我要颠覆命格,扭转乾坤!我要杀尽负我之人,屠尽虚伪之辈!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的眼!我要这地,再埋不住我的心!我要这天上诸神,烟消云散!……我要鲜花,评价票,因为我这本书人气太低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沈浪看了眼坐在一旁完全放不开的两位兄长,两人在乡下的时候就已娶妻。

大哥成婚的早,现在已经膝下已有一子。

两位婶婶都是地道的农家妇人,不管是在乡下还是到现在的状元府,这几个人都被沈秦氏拿捏的死死的,半点都不敢作妖。

甚至后来原主官越做越大,沈秦氏在背后没少磋磨这两个嫂嫂。

他想,直到后面原主宠妾灭妻事情败露,一大家子被流放的时候,这一家子人也才算是从沈秦氏手里逃脱吧。

“哥嫂在家不必拘束,没有哥哥嫂嫂的支持,三弟又怎么会有今日,云儿刚进门,对府中不甚熟悉,还劳烦嫂嫂们多多照拂。”

沈浪有礼有节的态度,着实让对面的两人惊讶了一把。

两人互相看了看,连忙摆手,“三弟哪里的话,这都是咱们做嫂嫂应当做的。”

沈浪笑了笑,伺候着薛云用完早餐,两人双双回了东院。

原主在翰林院的编修一职十分清闲,偶尔晚到早退更是家常便饭。

尤其是原主刚新婚一月,皇帝跟院首那边都对他宽容有加,几天不去都没有人敢说什么。

一路上,薛云几番欲言又止,但都没有问出口。

直到回到东院后,薛云特意支开了下人,才小声开口道:“夫君此番是何意?”

“嗯?”

“早上夫君在母亲面前,让我代为打理家中事务,是....”

沈浪没等面前的人说完,道:“你是我明媒正娶回来的妻子,府中事宜早晚要交于你,早交晚交有何区别?”

“妾身省的了。”

薛云的乖巧懂事,让沈浪很欣赏,但想到薛云最后的结局,沈浪皱了皱眉,“府中琐事繁杂,母亲教的时候恐怕做不到面面俱到,你自己还要多多留心。”

“夫君尽管放心,还未出嫁前,嬷嬷教导过妾身些许,妾身定不叫母亲过于劳心。”

沈浪点了点头,“你入府也有月余,往后清晨给母亲请安后,就在那边用膳,逐渐开始学习起来。”

“是。”

说完,还没等沈浪跟薛云多待片刻,沈秦氏身边的管事婆子径直推开薛云的丫鬟,进了内院。

沈浪微微皱眉,现在这沈府上下到处安插的都是沈秦氏的钉子,这让他极为不喜。

这些人不除,那沈氏后宅恐怕是永无宁日....

到时候别说是秦莲入门,就算说秦莲没入门,这后宅大权在沈秦氏手里一天,薛云就多一天磋磨。

婆子见沈浪面色不虞,马上堆起了笑脸儿,谄媚道:“状元爷,老夫人请您过去商量点事儿。”

“哦?”沈浪皮笑肉不笑的看了眼谄媚的婆子,对薛云道:“一起过去吧,正好今天跟母亲多亲近亲近,也开始学着点。”

薛云看了看婆子僵硬的脸色,顺从的点了点头,“全听夫君安排。”

沈浪像是没见到婆子那副吃了屎的表情,“怎么?还不走?”

“这....”婆子一脸的为难,“老夫人说了,只要状元爷前去就行,至于夫人...”

沈浪不耐的看了眼婆子,“时辰不早了,回去告诉母亲,若是没什么要紧的事儿,那就晚些再说。”

话音将将落下,门外就响起一道柔和婉转的女声,“表哥...”

沈浪闻声望去,只见院子里那个穿着青衫素裙的女子,鹅蛋脸上一双水眸含情带忧,一眼看上去确实是个美人坯子。

但坏就坏在,明明是个唇红齿白,面色又红润的正常人,却偏偏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站在那样,沈浪很快在脑海里找到了一个跟她类型的人物。

曹雪芹大大笔下的林妹妹,这样的女人确实容易激起男人心中的怜爱,但沈浪可不喜欢这一款柔弱忧愁款的美人儿。

秦莲见沈浪不搭话,一副想要上前却又不敢迈出步子的模样,每往前走一步就往薛云那边看一眼。

不知道的人见秦莲这幅模样还以为,薛云暗地里苛待过她一般。

沈浪冷眼看着秦莲的表演,难怪沈秦氏跟原主到死才看清秦莲,谁能想到眼前这个还是个初中生一般大的女孩子,从头到脚全身上下都是戏。

薛云见沈浪脸色不好,心知是沈浪对这位表妹不喜,挺身上前截住了秦莲的路,笑道:“原来是表妹过来了,院中下人不懂事,表小姐来了都未通传,让表妹见笑了。”

秦莲面色不改,忧心的望了眼沈浪,轻柔道:“姑母早膳未用,刚才回房后身子多又不适,莲儿想请表哥去看看姑母...”

“身子不适就请大夫,以后有什么事请下人来说一声就是,府中近日里来往都是男子,你还未出阁....”

接下去的话沈浪没有说出来,他一个现代人自然不会认为女子四处走动有什么不对。

但古人封建保守,女子未出阁不宜见外男,尤其还是秦莲这种直接闯入自己已婚表哥内院的。

若说原主跟秦莲这对表兄妹有多少兄妹情意,让她如此不顾礼节倒也说的过去。

可原主在功名加身之前从未见过秦莲,就连前些年沈秦氏去秦家走动,都从未得过秦家的好脸,更别提原主这个穷酸书生。

如果说秦莲是担心姑母,情急之下才做出的举动,可看她那不急不缓的模样,怕是连三岁小儿都不会信。

“我.....”秦莲闻言瞬间红了眼,‘我’了个半天也未‘我’出个所以然。

最后羞愤的捂着脸跑开了。

沈浪:“............”

而一旁的薛云经过沈浪这么一提,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眼前跑来的那位表妹行为不妥的地方。

“夫君,表妹这.....”

尽管看出沈浪对秦莲并无情意,可薛云还是有点不放心。

沈浪自是知晓薛云的担心,轻声道:“夫人大可放心,我与表妹除今日之外并未见过,更是别无他意,得夫人贤妻,为夫足矣。”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薛云红着脸说完,转身小跑回了房。

见薛云跑开,院里并无他人,沈浪这才对148道:“盯着点秦莲,这可不是什么单纯的小白花。”

就凭秦莲今天的这番举动,就能看出来她不是个善罢甘休的人。

现在这小小年纪,心机就有这么深,难怪后头能把在官家庶女出身的薛云压的那么死,不留一丝活络。

想必在原主那一世,看不清秦莲真面目的也就只有被猪油蒙了心的沈秦氏跟原主两人。

148顿了顿:【宿主,我现在还是初级系统,无法为你提供帮助。】

沈浪:“..........”

——那你是要我时时刻刻守在薛云身边?你觉得这可能吗?

【唔...那我可以提供两次危险检测服务...算是新手礼包吧!】

沈浪:“........”算了,凑合用吧!

薛云是沈家倒台的关键,按理来说只要薛云在沈家过的顺心,他在官途上不出岔子,前世原主的悲剧就不会出现。

薛云在房里不知外面沈浪的心思,坐在梳妆镜前,铜镜里的她眉眼含情,两颊的红意还未散去。

“小姐,咱们总算是苦尽甘来了!”翠儿见着自家小姐这般模样,欢心的出言调侃道,“现在看来姑爷是对小姐上了心,小姐终于可以不用再过苦日子了!”

“可不是!就刚才表小姐那般姿态,生怕人看不出她起什么心思一般,还不是被姑爷给训了回去。”

萍儿拿着针线,本想绣荷包,想起早上沈浪的那番话,迟疑道:“翠儿姐姐,平日里你最会拿主意,你说咱们这针线活儿还要做吗?”

翠儿伸出手指,狠狠地点了点萍儿额头,“你个傻丫头!没听刚才爷怎么说的,要小姐学着掌管府中事宜,以后啊咱们哪还有空绣花儿!”

“如今老夫人不喜我,往后你与萍儿行事谨慎些。”

薛云想起早上在饭桌上,沈父的那一番话,原本激动难平的心情不由得低了下去,“日后行事切不可张扬引夫君不喜,你们可知晓?”

“小姐尽管放心,奴婢都省的。”

沈浪最后还是去看了沈秦氏一眼,说到底沈秦氏现在还是沈家的一家之主,不想秦莲进门还是要从她下手。

沈浪到的时候,秦莲正端着汤药碗坐在榻前尽心伺候着沈秦氏。

自沈浪进门,沈秦氏都未正眼看过沈浪一眼,沈浪也不急,三人就这么无声对峙着。

最后还是沈秦氏先熬不住开了口,“老身真当咱们状元郎娶了媳妇忘了娘!原来状元郎也知道自己是有母亲的人!”

“母亲多虑了,孩儿只是想为母亲分忧解难。”

“哼!分忧?我看你是要支持那狐媚子从老娘手里夺权!”

沈秦氏虽然之前的出身不错,可到后面家境不如以前,甚至在嫁给沈父以后在乡下受尽磋磨,属于农村妇人的习性早已刻进了骨子里。

尽管她现在学着捡起做贵女时候的言行举止,可这么多年来的磋磨下来,尽管现在华服在身,又有各类金银首饰傍身,却还是遮盖不住她身上那骨子刻薄。

区区一个庶女,竟然能让皇帝指婚嫁给她仕途不可限量的儿子。

还妄想在她活着的时候从她手里夺权!做梦!

“母亲看起来身体并无大碍,儿子公事繁忙,就不打扰母亲歇息。”沈浪见状起身要走。

沈秦氏连忙喊住沈浪,“莲儿就要及笄,她心悦与你,我与你大舅商量好了,等下月她及笄就抬她入府。”

“母亲若是嫌弃儿子官职太低,儿子大可辞官还乡,就不劳母亲费尽心思毁我前程。”

沈浪冷笑一声,从未见过就心悦与他,怕是心悦状元府的泼天富贵吧。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为娘还能害你不成?”见沈浪动不动拿辞官威胁,沈秦氏心口怄着一股郁气不散,有再大的气也撒不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时空贸易时代第九章

    【从不知,会对你,信任轻付。】曹平的侥幸之心在看到一身华服的林满娘款步而来的一刹被捻灭,而当他找了一圈也没在她身后看见自家婆娘后,他整个脸上都露出了灰败之色。说来也是他倒霉,小丫头去寻林满娘时,恰好王妈妈被林满娘派去别处了,这桩事就直接被捅到了林满娘跟前。对于府中有人擅自利用职权贪扣钱财,林满娘早有

  • 许你余生可期在线阅读第七章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每次写作文分数都不高了,作文是面向大众的,来自于生活正面的例子,你说它现实吧,它存在于现实中,却很难让人写出点现实的东西,因为每篇作文基本都会要大家写正能量的东西,现实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含于负能量范畴了。今天,有人问我真的没有为学习努力过么,我想了想,高一确实是凭借高别人一点点的记忆力

  • 十万伏特电死你之第一章 怪孩子(1)

    “看,那个小子还在拨弄着豆子,摆在石桌上玩,推来推去。说吃都不吃,糟蹋粮食。”“对啊,正常的小伙子这个岁数都开始拿着木剑整天打来打去,他倒好,白天整豆子,晚上跑去山洞里,真邪乎?”“我叔问过他数豆子厉害不?竟然一个都数不全,枉他整日拨弄,先人洞有什么好钻的,全是拼凑起来的怪物刻画。咱们族早不住洞里了

  • 想嫁你[台剧想见你番外]在线阅读第四节

    “哈哈哈……少爷,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想当年吴伯我……”接下来,吴伯一边开车,一边又开始说起他的少年韵事。又来了,又来了!贺兰英扶额。吴伯,贺兰家的司机,在贺兰家一干就是干了二十多年,是从小看着贺兰英长大的,两人感情很好,吴伯有一个特点,那便是一谈起当年的事就根本停不下来,而且谈到当年的事仿佛一下子

  • 云澜纪元之真男人二松(6)

    闲着无聊,我趴着闭目养神。同桌摇了摇我,又一张纸条传来,心想:“我的瑶小妞,你该不会是按耐不住,又给大爷我写纸条了吧。”打开一看,我靠,二松这2B写的:小乐,这战有没有把握,你表哥他们罩不罩得住,如果你确定没问题,我今天非和三儿单挑不可,昨天耳光之仇我必报。我回了句:放心吧,我表哥他们可是砍过人的,

  • Kazireno在线阅读笑傲江湖

    英雄楼门前有两头按夕落画纸雕刻的门兽,众人听夕落说这是上古神兽叫“貔貅”,据说能驱邪震恶。众人看着也像,貔貅模样他们没见过,面目狰狞的看着就吓人。开业这天围观人群很多,毕竟能见到传闻中的无双帝子。他们大多只是远观,而没靠近,并非完全是消费不起,而是来了很多大人物。最早来的肯定是城主李照人和李尹,礼单

  • 幸运娇妻:丫头乖乖让我宠在线阅读第六章

    交了志愿的日子到了,交完表格之后,班上大多数同学都一起赶去参加聚会。班长在饭店定了个包厢,这四张桌子是为所有参加晚宴的学生安排的。今天,姑娘们很大度,仿佛都闻不到烟味。白小川看着身边的每个男孩。不管他长什么样,此刻脸都是是红的,眼睛也是红的,不知道是因为临走前的悲伤还是房间里的烟。这时候突然有人躺在

  • 修行天下区

    张书均和小玉一路上偷偷的跟着布莱克警长的车,紧接着来到了一个看起来乱糟糟的地方,旁边也没有什么起眼的东西,可能唯一能引起别人注意的地方也就只有一个老旧的电话亭了。张书均和小玉在拐角处偷偷的望着成龙激动的和布莱克交谈这什么,因为距离的有点远,张书均两人也没有听清楚他们说的话。就算没听到他们谈的话,张书

  • 西游:一拳唐僧在线阅读第五章

    在坚持身体锻炼的同时,他更加注重不与社会脱节。坚持阅读每天的报纸刊物,密切的关注时事动态。甚至还大量翻阅原文书,虽然脑子里知道应该怎么读,但是这张嘴巴的发音就是不利索。于是,不停的反复练习口语也是他日常的安排之一。不仅仅如此,他要在韩朝林身上找回吴云洲的一切,又谈何容易。因为有很多习惯动作,在他下意

  • 鬼神君,要恋爱吗之以始皇为诱饵(8)

    一众文臣在后方叫嚣,武将则是直接朝李牧冲了上来。“哎!”蒙毅叹息一声,也是面有戚戚,毕竟李牧乃是功臣,只有他知道李牧在击退匈奴时,做出了多大贡献。也只有他知道,这防御塔到底有多生猛!不过现在,他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也没人愿意听他说话。果然,下一刻,在李牧的控制下,防御塔直接开射了!biu~biu~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