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一路荆棘第一章

2021/5/4 8:46:47 作者:了无忧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路荆棘
一路荆棘
作者:了无忧来源:晋江文学城
已开新文:《执念》——守护者此篇新文已经转到纵横发表,更名为《黑白界限》,晋江不太适合我这样的清水文作者,所以真的很遗憾,喜欢我写的文章的各位小主,可以移步纵横继续阅读!酷帅护短刑警队长秦飞VS软糯奶茶店小老板周易江城发生的凶案,受害者被阉割,牵扯出十几年前的陈年旧案,引出一连串的连环杀人案!情杀?仇杀?几年前的贩毒集团被摧毁,头子逃脱,几年后回来复仇,不仅杀了当年的卧底,还要杀掉当年参与过的警察!抓获贩毒头子一伙后,不想,里面一个人竟然是南边最大毒枭的私生子,他会善罢甘休吗?不断的案件里,总会

“见到你的第一眼,心就像跌进了深深的湖底,如今,我将心留给了你,躯体沉入这百丈冰湖中,此生不复相见……”

“你的心,在我的胸口跳动不停,我似乎,爱上你了。你我本是情敌,可笑得是我却无法控制对你渐生的爱意。令狐冲回了恒山,我却莫名的只想里留在这冰湖,日日对湖抚琴……而你,东方不败,你到底去了哪里?”

千年后。

“哗哗哗”随着一阵水声,一个身着破碎红衣的女子露出水面,未绾未系的墨色及腰长发披散在身后。几滴水挂在女子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女子冰冷的眼眸,淡淡地扫视了一圈,最后,停落在湖岸边那个着装怪异的女子身上。不过片刻,收回目光,双臂张开躺下,仰面浮于水上,毫不在意此时的自己衣衫褴褛躯体/裸/露,而湖岸边的那个女子,视线依旧落在她的身上。

那着装怪异的女子,看到有人突然从水中冒出来,愣怔在原地,惊慌无措,就那么呆愣愣地隔着水凝望着水中的女子,待看清了那女子的容貌,脑海中只剩下一个词在回荡——出水芙蓉。待那湖中的女子仰面闭眼浮于水面之上,那岸上的女子似乎才回过神来,快速地脱下外衣,只身着一黑色小背心便跳入了冰冷的湖水中,往那湖水中央的女子游去。

水中的女子,任由她抱住自己,任由她将自己带上了岸。

程斐然将湖中女子带上岸后,累得直接躺倒在了地上,“呼呼呼”,侧头看了眼身侧的女子,见她没有说话的意思,便先开了口,“我叫程斐然,你叫什么?”

“我?我叫东方不败。”东方不败闭上双眼,静静享受着太阳照射在身上的温暖,已然忘记有多久没有感受到太阳的温暖了。

程斐然一听,忙坐起身,看着眼前面容冷峻双眼紧闭的东方不败,“你,你是东方不败?你怎么会是东方不败!”语气中满是怀疑,明显是不相信眼前的女子说的话。这距离笑傲江湖发生的那个年代,已经过去了一千年。东方不败纵然武功高强也没有逆天的本事,怎么可能会活到现在。

“嗯”东方不败对程斐然那满是怀疑的语气没有多大反应,只轻声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一下。

程斐然从二十岁起,就会做一个梦,梦里,她看到自己一袭淡绿衣衫,对着冰湖悠悠抚琴,一片深情地凝视着湖水,似乎这湖水,就是自己心爱之人所化。无始无终的一个梦,只是日复一日地对湖抚琴,琴声舒缓,如山间溪水缓缓流淌,诉说着心中情意。

五年后,程斐然二十五岁,她终于找到了梦里的那座冰湖。发现这冰湖后,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这冰湖待上半天,什么都不做,只是安静地站在湖岸边,看着眼前深不见底的湖水。凝望着湖水,总觉得那湖里有什么东西在呼唤她,让她的心砰砰乱跳。而这,是她第三次来冰湖。

见东方不败不想和自己说话,程斐然便安静地守候在一边。目光从脸庞往下移,精致的锁骨,起伏的胸脯,‘胸脯!女的!东方不败真是女的!’程斐然咽了咽口水,忙收回复杂的目光,将视线投往别处。

贴身的背心已经湿透,还有水在滴,程斐然却觉得燥热不已,怎么都不对劲。一个人在一旁犹豫纠结半晌,才对东方不败说道:“那个,不败,这衣服给你。”将自己的衬衫和风衣递给了东方不败。

“我和你不熟。”清冷的声音,没有任何温度,“不要叫我不败”睁开眼,转头看向程斐然,见她将之前还穿在她身上的奇怪衣服递给自己,“这奇怪的衣服,你自己留着。”说完,转回头,又闭上了眼。

“可,可你的衣服,都破了。”程斐然看了眼东方不败身上那已经碎成红布条的衣服,忙低下头,“你…你走光了。”而且走光得很严重,若她是男子,某个部位早就硬了,就算她是女子,心里也不可遏制地生出了几许燥热和冲动,‘真是妖孽!’

“那又如何?谁若敢看一眼,我便杀了他。”一句话说得不带有任何温度。在东方不败的眼里,人命不值钱,杀人就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程斐然吓得不敢再多言半句,收回手,将衣服摆在了身旁,心里却开始盘算起来,如何确定眼前女子的身份,还有,要不要将她带回家。小背心很快就晒干了,程斐然看着身旁的衣服,略一犹豫,拿起了衬衫,穿上,看着卡其色风衣,心想着把风衣留给东方不败。

晒够了太阳,东方不败站起身,看着湖水,手抚上自己的胸膛,却未感受到任何心跳声,“没有心,原来也是可以活的。”眼底的痛楚一闪而过,随即化为虚无。

“你说什么?”东方不败说得太轻,明明只一米之远,程斐然却什么都没有听清,只能再问了一遍。

“我不是跟你说的。”东方不败远眺了一眼冰湖,转身。

“你要上哪儿?”程斐然手里抱着衣服,看到东方不败转身离开,忙跟了上去。

“去找一个人。”说完,突然停住脚步,程斐然措手不及,不小心撞了上去,“对,对不起。”说完连忙后退了两步。

“你不怕我吗?”东方不败转身,看着低头羞红脸的程斐然,“我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大魔头,你不怕我杀了你吗?还是说,你跟着我有别的目的?”

“现……现代社会,杀…杀人是犯法的……”程斐然底气不足地小声答道。

“现代社会?现在是什么朝代了?”东方不败轻皱了下眉,似乎在冰湖底待了很久很久,心里猜测着,没有个十年大约也该有个五六年了吧。

“现在这个朝代,就叫现代,距离你那个朝代,过去一千年了,如今是公元两千五百年,你……你曾经生活在公元一千五百年。”程斐然低眉回想了下笑傲江湖发生的年代,才缓缓答道。说完抬起头问道:“所以,你真的是东方不败吗?一千年,你怎么可能活一千年呢?”

“我没必要骗你。”东方不败转身,冷冷说道:“我不知道我在湖底待了多久。我现在要去恒山,找令狐冲。”说着往山下走去,心里却不相信程斐然说的什么过了一千年了。

程斐然忙追上东方不败,将风衣披在了她的肩膀上,“你去了恒山,也见不到令狐冲的。”东方不败低头看了眼肩膀上的衣服以及那还放在衣服上的手,抬眸冷冷地看向程斐然,“把你的手和衣服拿开。”

程斐然听话地缩回了手,衣服却依旧留在东方不败的肩膀上,“衣…衣服给你,现在是秋天,天冷……”话音未落,只见东方不败扬手将衣服抛开了,双眸对上程斐然那略受伤的眼,冷冷说道:“不需要。”想到程斐然说去了恒山也见不到令狐冲,冷然问道:“你知道令狐冲在哪儿吗?带我去找他。”

程斐然见东方不败丝毫没有意识到她刚刚的行为有多伤人,心隐隐作痛,低头看向那件被东方不败扔在地上的风衣,心真的好受伤,‘明明就是好意,为什么要这样?就算拒绝,也没必要扔衣服啊……’走过去,弯下腰,将风衣捡起,站直身子,拍了拍灰尘,低头愣在了原地,一阵秋风吹过,不禁抖了下身子。

见程斐然没有回答,东方不败又重复了一遍:“带我去找他。”丝毫不在意抱着衣服在秋风中瑟瑟发抖的程斐然此时脸上的表情有多受伤。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佐菲奥特新传说第十章

    宁宇入学已经有两个月,上午的课程对他来说还是很轻松的。到了下午就显示出了他年龄小的短板来,只能到县试普通班里学习。他虽然是山长弟子但是对人却不高傲,为人还算爽直从不以势欺人,所以在书院里还算是如鱼得水。对宁宇来说要是不是山长的弟子他还是会高调一点的,毕竟那样能更好的打响名气。但是现在么还是低调的好,

  • 高冷总裁来来来第二章在线阅读

    我是谁?我在哪?我没死??楼无忧突然感觉自己“醒”了过来。浑身疼痛得厉害,他却无暇顾及这些痛楚,心底只有无尽的迷惘!“怎么回事?我不是炼药时候炼药鼎炸裂了吗?我不是被剧烈的冲击能量炸的粉身碎骨了吗?我不是死了么?……”他睁开眼,触目所及,却是一间古朴华丽的房屋,可以感觉出来,自己这会儿躺的绝对不是自

  • 乱世红颜梦在线阅读第四节

    待得金蝉子录经工作告一段落,将念珠从南海紫竹林接回,时日已是过了不少,幸好南海紫竹林多的是奇珍异宝、瑞兽灵禽,加之龙女灵童都与念珠少年心性,玩得甚是开心,念珠倒不觉与金蝉子分离已久。金蝉子谢过观音,将念珠引回灵山,观音等人倒颇为不舍,送了大批宝物给念珠不提。回转灵山,藏经阁又飘扬起念珠那清脆动听的笑

  • 网王之女王殿下么么哒在线阅读有姓黑的吗?

    三十五分钟后,胡一飞到了。他的车是一辆奥迪,单位配的。夏国的两大官车,红旗和奥迪。胡一飞是蜀都市人,父亲是体制里的,母亲是银行的……所以他就算大学是农业院校,专业不对口,但毕业后还是顺利进了机关单位。干满一年,胡一飞就调到了领导身边当秘书。别小看秘书,《蜗居》里的宋思明也是一个秘书。哎,真是货比货得

  • 在酒厂当HR那些年有个师姐

    尹晚儿气得跳脚,指着小姑娘,双眼看向老祖宗,委屈喊道:“师父,她,她,她,欺负人。”“梧桐,你就不要和她开玩笑了。”老祖挥了挥拂尘笑着说。小姑娘悠然坐在老祖对面,肃穆道;“我没有逗她啊,我说的是实话,我今年三十又九,在我们那里十五岁可以嫁人生孩子,她可不就跟我女儿一样大吗?”尹晚儿哀嚎:“你是哪里来

  • 心刺大灾难日

    在邢钥的记忆里,后世的吟咏诗人是这样形容今天的:万里狂风肆掠,蔽日阴云欲沉。天地神魔共弃,人间刍狗纷争。尸山血海难渡,亲情道义残存。清平往昔不复,血染末日涂城。今天,注定要有数不清的生命将消逝。同时,也有数不清的魔鬼降临…………9点20分B市市长办公室静谧的室内,一位西装革履的国字脸中年人正皱眉思索

  • 我当测字先生的那几年在线阅读第8章

    其实房子的事叶时寻根本不愁,她现在也算是有钱一族的人。即使比不了那些上流社会的世家子弟,但也算是名副其实的暴发户。就算立刻买别墅豪车圈养顾苏安也不是问题。所以房子的事,在得知顾苏安对房子没有其他要求的时候,她便已经发短信让助理去办了。相比之下,叶时寻更加在意晚礼服。在叶时寻将饭菜端上餐桌时,顾苏安不

  • 荒辰之石在线阅读第10章

    餐桌上,三人围着一桌美食大快朵颐,连一向自恃矜持的大蜜蜜也破天荒的连吃了好几道菜,对叶城的厨艺赞不绝口。特别是叶城做的那到糖醋排骨,入口即化,肥而不腻,那软烂的猪肉,富含胶原蛋白,一吮入空中,口齿生香,简直就是一种享受。“扑哧扑哧!”热芭腮帮子圆鼓鼓的,烫的直呼气,不停的挥舞着小手,给嘴边扇风。“叶

  • 玄幻:开局签到千年修为一起来训练吧

    萨拉查通过我的大脑与我进行沟通,说让我7点准时到院子里来练习魔法,问他为什么不练法术,他说会有家族的人教,现在好好睡一会,不然一会儿会没有精力练习的。早上6:40,我便迷迷糊糊地起床,穿衣,刷牙漱口,走到餐桌上吃一片吐司喝一杯牛奶,随后便自己穿好鞋走到院子去了。(莉莉丝:为什么没人记得我才一岁零一天

  • 男主有病在线阅读第6节

    好不容易入睡,她却陷入了深深的梦境。这次白芍终于看清了那个倒在血泊里的男人的模样,可她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他。“不要!”白芍惊坐起来,衣衫已被汗水浸湿,可她心里依旧后怕着。为什么会是他?婆婆说过,巫女不常做梦,但梦到的不是过去便是未来,是真切的发生过的或将要面临的现实。我还未继任,应该不会成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