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s女将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1/5/5 10:00:04 作者:surous 来源:17K小说网
s女将
s女将
作者:surous来源:17K小说网
东国——八神将北国——五灵将南国——然王西国——西幻将叛变者——十二魔将金木水火土,天王,海王,冥王,命中注定的你们是皇朝的护国女将,红橙黄绿蓝靛紫白,八色衣缎的你们用自己守卫着这片疆土。八女将为保卫皇朝,与叛国魔将展开了一场生死之战。轩辕再现、欧阳出山,生死弥留之际,在北国五将、南国然王、西国二将的相助下最终战胜魔将,保家卫国。在大陆谱写了一段傲骨佳话。。。

天下十分,大黎朝独据其九,五百载也。蜀、枳、綦三国守山川之固,偏安一隅,共得一分。黎庇荫子孙,分封诸侯,先六国,为中山、南水、胡塞、西乔、北原、东营。又三百年,得四百三十六国。沿袭至今,大黎式微,诸侯并起,数目不详矣,礼崩乐坏,国将不国。

三百年来,枳、綦两国少有与大黎接触,诸侯征伐,无暇顾及枳、綦,两国得以存于乱世。

江望舒火急燎燎地奔赴枳都,见了太傅日覃伯贤,这才知晓有重使来枳。

“太傅,我枳与黎素不侵扰,何故遣重使?”江望舒眉头紧蹙,与綦国的征伐早已累国累民,若是大黎横插一脚,国运渺茫。

“望舒,人后不叫太傅,”日覃伯贤佯怒道,“大黎式微,自顾不暇,来使另有其人。明日吾王设宴黍离行宫,到时你与我去。”

江望舒急了,忙道:“嗲嗲,是否不妥?” 日覃伯贤正色道:“我丧子丧女,得遇贤婿。既为嗲嗲,又有何不妥?”

江望舒苦笑着答应了,就算是当初大枳朝堂都反对他封侯,日覃伯贤依旧力排众议,毫不忌讳。他既拗不过日覃伯贤,也着实享受这一份关爱。

次日,黍离行宫。枳王高居首位,面南而坐,两侧是四族贵胄,左侧有太师卿伯、太保祁子、黍离行宫宫主樊荼、执圭相思等,右侧有太傅日覃伯贤、执圭巴闯、枳江侯江望舒、太卜巴梁等。重使有两人,一蒙纱女子,一温润公子,面北而坐。

“宋使巧玉(柳)参拜枳王。”巧玉行礼,公子柳亦行礼。

“王上,臣有言,”卿伯跪伏,又起身转问日覃伯贤,“大枳王族是四族还是五族?”

日覃伯贤眉头一皱,道:“四族。”

“如今有外人涉政,是四族还是五族?”卿伯厉声道。

日覃伯贤面不改色答道:“吾儿马革裹尸,太师族弟安然无恙,可有话说?吾婿入赘日覃氏,算不算我家眷?望舒戎马二十载,大小三十余役,每战必胜,扩地千倾,王念其功,封枳江侯,可算王族?”

两人针锋相对,日覃伯贤一席话语讥讽得卿伯哑口无言。太师族弟,正是执圭相思,眼神阴翳,一言不发。

枳王怒道:“够了,无需争辩,三位都是我大枳柱石。今日有使自宋来,当属乐事,奏歌舞。”

有丝竹管弦齐奏,有舞女齐舞,亦有剑侍舞剑,美轮美奂。歌舞毕,宋使击掌,赞叹不已。枳王追问:“此曲《曲水》,拟宋何如?”

巧玉微微笑,从袖口取了一只陶埙,有侍者面呈枳王。“枳王,此物为埙,陶土烧制,音节俱全。”巧玉道。

枳王对这陶埙起了兴致,宋使巧玉吹奏,声音清丽,曲子柔和,音节渺渺,有如仙音。

“妙,妙。”枳王赞赏不已。

“枳王,吾王意欲与枳交好,遣臣来使,有舞女三十,乐师十八,正在外侯着。”巧玉嫣然笑道。

巧玉蒙纱,体态轻盈,朦胧可见面容姣好,言语间尽是魅意。

“王,臣有言,”日覃伯贤先是跪伏枳王,又起身面朝宋使,道:“宋无人耶?焉遣女婢使?”

“僻壤小邦,兵疲将乏,十年,只占十六国。”公子柳拱手笑道,尽是轻浮意味。

且不论虚实,枳都王族皆尽失色。

枳王面色从容,轻叩桌案,道:“何不奏宋地歌舞,以观高雅?”

巧玉颔首,击掌三次,舞女三十,乐师十八,依次入场。乐师或抱埙怀笙,或抚琴弄瑟,或持萧拿笛,舞女尽体态婀娜,模样俏丽。巧玉拱手,起身取了琴。

“慢着,乐师是十八还是十九之数?”日覃伯贤出声问询。

“十八。”巧玉嫣然笑答。

“老朽眼昏,不识奇偶。”日覃伯贤拱手退下。

这边巧玉开始奏歌舞,节奏急促,尽是攻伐之意。

“嗲嗲?”江望舒数了一遍,不连巧玉,正好十八,不知日覃伯贤意欲何为。

日覃伯贤指了指当中持笛一人,又指了指手。江望舒望过去,那人头戴冠冒,面容冷峻,不似乐师之相。再看其手,有老茧遍布,倒像习武之人。侍卫与王族不可带刀,行宫内并无一兵一卒,江望舒留了心眼,静观其变。

歌舞罢,巧玉起身施礼,道:“王,曲名《玉陵散》,为军中将士所作,粗鄙之音,还望担待。”

枳王点点头,默而不语,众王族亦默而不语,《玉陵散》的音节,比起《曲水》,八音俱全,不知高明多少。单是论乐器,《曲水》不过笙、笛、琴、瑟四种,也落了下乘。

“王上,臣今年取綦三城,新作一曲,本欲为王贺寿之礼,今有客来,王又添嗣,是为吉日,当作贺礼。”江望舒起身道。

枳王大喜,江望舒的诗文造诣独步枳国,自然知晓乐理。枳王忙说:“一干乐师凭江侯差遣。”

江望舒只取了一张琴,席地而坐,抚琴而歌。歌曰:

“巴山凄兮枳水凉,携吾袍泽战四方。操长戈兮衣旌旗,驭虎豹兮驾蛟辇。刀呜咽兮剑嘲哳,矢呼啸兮矛咻咻。左骐殆兮右骥伤,鼓长锤兮金哀嚎。进不入兮同砥砺,退无路兮道踯躅。餐西风兮宿寒露,披星河兮戴婵娟。阳晖晖兮白昼尽,日晓晓兮夜霾破。旌旗起兮佑吾邦,袍泽既死兮身不倒。”

歌罢,七弦尽数折断。江望舒回到坐席,默然不语。

“吾大枳一兵一卒,尽是袍泽,当赐酒。吾大枳江侯,国士无双,当赐酒。”枳王击掌,王族莫论相、樊、日覃、巴,尽数击掌。

宋使巧玉亦击掌,公子柳低声嘟囔道:“姐姐,单就一张琴而已,哪里出彩了。”

巧玉轻声道:“八音之中,惟弦为最。若轮弦德,琴当为首。江侯鼓琴,造诣无人出其右,你看外头,有众马交颈长嘶,亦有鸟雀绕树嘲哳。”

“臣代万千大枳男儿饮此杯。”江望舒举樽痛饮,豪迈笑道。

“臣代马革裹尸袍泽饮此杯。”江望舒自斟自饮,苦涩笑道。

“臣代孤儿寡母老兵饮此杯。”江望舒斟酒洒地,伏案长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武侠之至尊帝王在线阅读第八章

    吸收一个魔丹除了会增长修为之外还能给她带来饱腹感,这和吃饱了饭之后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让凤七有些上瘾。阮蓝她们那边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完,凤七将手上的内丹碎末拍掉,干脆再次化为了原形穿梭在山谷之内。仙府中的魔兽数量不多,而且都非常警惕会隐藏,凤七转悠了半天也没再找到一个,反倒是看到了好几个熟悉的地方,又

  • 万界弑神在线阅读第三章

    当姬绍的手落在他的头上时,魏煦先是一愣,然后浑身都僵硬的厉害。在魏煦的记忆里,除了母妃,再也没有人与他这般亲近过,可是母妃去得早,姬绍这动作,又自然得像是在哄小孩似的,魏煦脸上微微有些发烧,下意识就想退开,可姬绍分明又没做什么,魏煦也不是那么矫情的人,犹豫了一下,还是站在原地没动。姬绍见他不说话了,

  • 都市之神选杀伐师大附中的国安

    又是一个周五的晚上,窗外的月色那么的美,繁星满布。张小银触景生情,不知不觉想起了小时候和爸爸坐在阳台的沙发上聊天的场面。“爸爸,你为什么这么忙,我一周最多都只能见到你两次。每次别人问我你爸爸是做什么的,我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你从来没有固定的工作,就像我们从来没有一个固定的家。”张小银第一次说出了自己内

  • 有风吹过的梦之生死危机(9)

    “哼!”林轩站在原地冷哼表示(只有我可以欺负他!)林轩单手点向蛇尾,蛇的肚子下莫名出现了一团火。……蛇:哪来的烤肉味?轩-.-:指了指他肚子蛇:嗷嗷!菓蛇把林泽一扔,从被烧的黑乎乎的肚子里,吐出一口透明的液体,喷向还没喘过气的林泽。林泽抬起头,看见了近在咫尺的液体,突然有一种轻松感。承受了别人的讨厌

  • 偏执占有[重生]在线阅读第七节

    杀人的陈淮安身上干干净净,锦堂倒是因为搬尸体,身上沾了很多血。灶上的酒糟咕嘟嘟的响着,盖着穹形锅盖的大锅里,酒糟里的酒凝结成了珠子,一滴又一滴的,通过竹管,往旁边的酒瓮里滴着。葛牙妹已经到前面照料酒肆去了。酒窖里就只剩锦棠和陈淮安。“陈至美,我娘是叫孙乾干那厮强迫的。”锦棠身上沾了血,躲在只大酒瓮后

  • 诛仙同人/万苍 生死不悔在线阅读第10节

    突然有人问起自己的秘密,多少会有些犹疑,并猜测对方的目的。这绝不是简单的闲聊,恶鬼赵武心里清楚,但他不知该作何回答,说真话,还是编一个假话出来。他的心里略作思索,还是觉得,说实话要好些,看少年人的做派和手段,把那老羊妖治的丝毫不敢乱动,如今自己还在塔中,万一惹怒了对方,那被火剑烧杀的滋味,可是不好受

  • 武炼大佬从战五渣开始在线阅读第九章

    chapter009:情敌?!听了这话,顾月梨低头释然一笑,原是这么回事,好事多磨,傅虞儿也不算是一厢情愿。还没等他们往里去,马车上又下来一个姑娘,姑娘不同于旁的姑娘家,身穿了件绛紫色的衣裳,衣着干练,身材容貌,都让人眼前一亮。“姐姐。”南宫少莲轻声唤了她一声。姐姐?“星胤,这就是你选的娘子?”被南

  • 重生纯真年代之战

    星罗跟杀生丸第二天看到千华的时候,她依旧是那么的高贵优雅,美丽傲然,似乎丝毫没有因为犬大将的背叛而受到伤害。纵然心里担心着千华,星罗跟杀生丸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比起往常多了一些时间陪伴着千华。犬大将不在西国的消息渐渐散播了出去,那些觊觎着西国的富饶的妖怪们蠢蠢欲动,暗处暗潮涌动。西国皇宫中,得知

  • 问雪听剑录在线阅读第五节

    第二天,尽管昨晚被吓得不轻,凌雪照样起的很早。一出门就遇见昨晚的对手,实在该感叹运气不好呢?还是该说老天不厚道呢?果然早起的虫儿被鸟吃……等等,是这个形容吗?凌雪勉强扯出一丝笑容,打着招呼:“队长大人,早上好啊。”伊兰迪撇了她一眼:“早――上――好――”一字一顿的语气表现出对凌雪的极度不满,特别是最

  • 踏天至尊第8章在线阅读

    “我要给你们好好的补一补,这个你和姐妹们都可以注射了,排毒的效果真的很厉害,你看,我身体里的毒素”说着伸出一个白嫩的手指,然后一个黑色的球从软玉的手指上慢慢的出来了,软玉把这个黑球扔到浴室里,然后再次逼毒,直到身体里的没有毒素了才停下来。软玉和sana聊了很多的药剂的事情,然后晚上休息了,软玉才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