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杭州,你的柔情我不懂之告别

2021/5/5 10:18:59 作者:王晖 来源:晋江文学城
杭州,你的柔情我不懂
杭州,你的柔情我不懂
作者:王晖来源:晋江文学城
游明骏的四个朋友分别是“世态炎凉”,四个知己分别是“游戏人生”。故事从贫穷的游明骏被现实挡在校门之外,从事药企业务代表到行业黑幕揭秘。人生如戏,每一个粉墨登场者上台前都想把戏演好,把人做好,可是演着人飘了。人做着厌倦了,竟然不想做人。朋友从兄弟到和伙人,导致散伙的不是经营理念而是人心。钱的价值就如同一个人的良心,这个钱到底可以让一个人卑微到什么程度,在不同人眼里,钱比生命,比健康,比尊严都要重要。游明骏漫长的寻亲之路与职业生涯都写尽了人间冷暖,现实中的爱情与面包都是一样明码实价。但是钱到最后换不

最后,我们还是各自做出了选择啊!你和我的路上布满了荆棘,道路太过坎坷。你回到原来的位置追逐你光明的前途与理想,我也决定放弃你了……

深思熟虑后,我依然无法企及。有些人生来就输在了起点,本不想妄自菲薄,可终究赢不了事实。

明蒽站在宿舍楼下抬头望着天空。你看,天上的太阳那么耀眼,可是耀眼的东西怎么能用眼睛直视呢?

阳光刺得眼睛生疼,明蒽伸出右手挡住了阳光;她微微张开手掌心里默默道“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直视你吧!”

秦淮深站在女生宿舍楼下面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其实他就是专门来等明蒽的,明蒽平时总是忙忙碌碌根本见不到人影,再加上这几天总是有意无意的躲着他。秦淮深心底也有些不确定是否能等到顾明蒽,来这里多多少少有些看运气的成分;万幸的是他堵对了。

“你流泪了。”少年也学着顾明蒽的样子微微抬头凝视着太阳。

明蒽余光一撇,只见少年和她并排而立。从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他俊逸的侧脸,眉眼深邃,鼻梁高挺。日光打在他白皙的脸颊,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显然是阳光太过刺眼。

收回视线,顾明蒽若有所思的回答道“太阳太刺眼了。”

“傻瓜,这样直视会伤着眼睛。”秦淮深温声道。如沐春风,他从来都是一个如此温柔的人,只是再也不会属于她了。

“是呀,原来真的不能直视。”明蒽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秦淮深听了她莫名其妙的话沉默了,两人站在那里一时也没有了言语。何时他们之间变得如此陌生,连个话题都没有了。秦淮深心乱如麻,他有些摸不透顾明蒽,这样若即若离,患得患失的心情差不多让他失去了理智。

过了半晌,秦淮深按捺不住开口道:“我给院里写了申请,过不久保送名单就会下来了。”

“恭喜呀!”

“明蒽!”秦淮深有些无奈。一开始他是不想写的,但是家人逼得太紧。后来为了刺激顾明蒽,他才决定写这个申请。但是他发现顾明蒽好像根本不在乎。

明蒽转过头盯着他的眼睛说:“我是真心的。”

秦淮深心微微抽疼了一下,语气中透露着一丝落寞与决绝。他声音沙哑的问道:“我可能不会回来了,你就没什么话对我说吗?”

明蒽攥了攥衣角,低着头轻声道:“一路顺风!”

“好。”秦淮深轻轻应和着。雁过无痕,我费尽所有的心思却没有在你心里荡起一丝涟漪。或许是我把我们之间的感情想得太理所应当,却忽略了你根本就不在乎我这件事情。

明蒽没有看最后秦淮深的表情;其实,她是不敢看。她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毕竟夹缝中的花朵怎么能苟且偷生呢?希望这全世界的花朵都生活在太阳底下吧。明蒽默默的想着……

三里清风三里路,步步清风再无你。

“再见,秦淮深。”明蒽心底默念道。

在往后漫长的岁月里,希望你能够想有所成,岁岁平安。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你妈妈有一点说对,喜欢一个人不一定非要在一起。我确实没有任何理由阻止你前进。

如果非要在一起,我希望是有足够的能力和你并肩站一起,而不是现在这样连你身边的人都觉得我们不适合。或许对你来说“般配”没那么重要,可是,我觉得委屈呀。

顾明蒽放开了秦淮深,爱情与梦想不可兼得。她不知道爱情的保质期有多长,但她不能自私到去耽误他的未来。

我喜欢你,岁月都知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终极三国想苏麻辣藕了咋整(上)

    今天周日,天气阴,微风。树叶飞落进家门口4次,来往过路的村民男15人,女27人,小孩6人。秦大兴出去回来往返共3次,她独自一人观看蚂蚁搬家共计一个半小时。今天周一,天气多云,风略大。树叶飞落进家门口8次,来往过路的村民男6人,女10人,小孩3人。秦大兴上学去了,无法计算,她独自一人打扫卫生共2小时。

  • 大唐之义商系统之查克拉属性、大筒木、龙地洞(3)

    第二天早晨“喂,你听说没?那个家伙是宇智波家族的,和火影大人一样。”“就他还宇智波,那我缝个族徽还叫宇智波佐助呢。”“别瞎说,这家伙连族徽都没有。”......自从宇智波云脉自报家名之后他们就一直再议论他。“安静安静。”漩涡博人的声音和身影同时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今天我们来测查克拉属性。”此言一处

  • 循渊分手了

    挂断电话,肖奕芸越想越觉得奇怪,心里寻思着:晨曦昨天才去绿城,怎么今天就回来了?不可能呀,他们一个多月没见面了,她应该是跟陆明辰歪腻在一起才对呀!可是听陆明辰焦急的语气,一定是出什么大事了。不行,我得给这个小妮子打个电话才行!秦晨曦刚刚入住酒店房间,手机就响起,一看是肖奕芸,连忙接起电话:“奕芸啊!

  • 重归之路之回忆最初

    还记得那年,农历十月十二,还有两天就是道教的下元节,周末的宋佳音总是喜欢跑到市中心的图书馆去,因为那里的书比较齐全,她也会有时间便在那里坐上一整天,还有个原因是,这里的书可以免费看。她喜欢坐在静静的图书馆里看书,如同今日,佳音又是看了几个小时,未曾离开。佳音看的正入神,有人不小心碰掉了佳音手里的书。

  • 我有一座属性塔第二章在线阅读

    叶凡尘满怀激动的跑到了距离他所在的别墅不远的地方去,现在火影模拟游戏仓和游戏头盔都已经在各大商场上市,不过虽然有着庞大的货源供应,却也是供不应求,现在网上的一个最简朴的头盔都被炒到了二十万,而游戏头盔的上市价格不过才五万而已,而一个高级游戏仓二十万,游戏仓可以让人的身体得到最舒适的游戏体验,不会因为

  • 致陆太太陌景昔

    离笙:“要来就来呗!关我屁事啊!”陌凉:“不是...她...她.....她!”离笙无奈,翻了一个白眼:“她怎么了?”陌凉:“她说要住在这里。“离笙忽然炸毛:”什么?你答应她的?“陌凉:”她根本没给我不答应她的机会啊!”离笙:“她不是你妹妹吗?”陌凉:是啊!可我。。。。。,管不住她啊!”离笙:“你咋这

  • 尘缘路击杀(求鲜花)

    因普莱扎犹如鲤鱼打挺一般站了起来,肩膀上的炮台对准赛罗,直接发射了数发。面对气势汹汹的红色能量弹,赛罗不屑的哼了一声,挺胸,双臂张开,双手虚握,在自己的意念控制下,头顶上的两片冰斧瞬间飞了出来,在空中飞舞了一再后准确的飞在赛罗的手中。赛罗握紧冰斧,两把冰斧锵锵的摩擦敲打两下,散发出大量的火星,随后看

  • 赛尔号光之你回来吃饭吗(4)

    “这马上就要到饭点了,也不知道霍爷要不要回来吃饭。”“小棉,不然你帮方婶打个电话问问霍爷,我先忙别的。”看方婶一脸为难,叶棉只好接了这个烫手山芋,她可不想打电话给霍霆南,更不想和这个霸道男人讲话。叶棉慢悠悠地走到客厅,缓缓地播出了电话。“出什么事了?”电话那端被接通后,霍霆南的声音马上传来,如果仔细

  • 希*******言在线阅读第6章

    林旭东隔三差五就去跟踪,忽然有一天,发现小夏一个人。难道两个人分手了?为了证实猜测,第二天,旭东又去看看,果然是小夏一个人。她走得很平稳,背影姣好。像电影的结尾,经常出现的一个画面,主人公背对着镜头,迎着朝阳走向远方,预示着一段美好的开始。可现在是夕阳,没关系,总之很美。正胡思乱想,小夏的迎面跑来两

  • 超英联盟第七章在线阅读

    战场上,所有的海军士兵都不可思议的看着黄猿身上溅出的鲜血,败了?,海军的顶尖战力居然败了。“这家伙...好强!!”四周的海贼纷纷瞪大了眼,震惊的看着浑身魔力爆发,疯狂大笑的神之塞勒涅,对阵海军大将居然还敢分神。不同于场上的海军海贼,黄猿并没有理会还在渗血的胸口,而是凝重的看着不远处的神之塞勒涅,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