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综]江湖公敌之旧事(10)

2021/5/5 8:58:29 作者:王辰予弈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江湖公敌
[综]江湖公敌
作者:王辰予弈来源:晋江文学城
别人是朋友遍天下,我是仇家满江湖凌楚思:整天被那群仙子秃子妖女邪王追杀怪我咯?(‵o′)凸万花凌楚思一朝穿越回百年前的隋唐时期,震惊的发现,自己竟然缩水了!!!相较之下,因为内功名字和魔门一样而被追杀什么的,似乎并不怎么需要放在心上了……#全江湖都是我仇家##论一只善良的花萝是如何沦落为江湖公敌的##论一只凶残的花萝是怎样在正邪两道的追杀下健康成长的##反正魔门正道全都看我不顺眼=_=#壮哉我大万花谷!相关设定①女主缩水花萝,隋末唐初+武侠,架得很空,请勿考据②万花技能设定各个年代混!③男主是小

当日宋修远被一道圣旨遣去了雁门,只留下穆清一人守着镇威侯府。如今宋修远回来了,先前耽搁的仪礼自当悉数补上。

镇威侯府内的正经主子虽只有他们两个,但到底是一方侯府,一应仪节均不可随意了去。

时至今日,穆清才真正庙见,入了宋氏族谱。

嫁入宋氏已有半年,穆清今日方才踏入宋氏私庙,得以跟着宋修远一一认了宋氏祖宗。穆清从前以为宋氏当真只剩一个宋修远了,今早却发觉私庙中并无裕阳大长公主之位,待礼毕后问及宋修远,宋修远却道他那位生性巾帼须眉的祖母自丈夫宋靳去后便归隐山林,除四年前宋懋夫妻去世,回镇威侯府住了一年,余下的便再不问世事。

“祖母虽不问世事,但幼时祖母教益我良多,长幼之礼不可废。开年后祖母诞辰,有劳夫人随我一同上归兰山拜访祖母。”

对于这位裕阳长公主,穆清尚在华蓥之时便常听先生提及,此番听闻宋修远所言,心中除了从前的好奇,竟又升起一股向往之情。

宋修远见穆清神情肃穆地应了,笑道:“祖母年轻时虽雷厉风行了些,只这些年远离朝堂,和蔼得很,夫人莫要紧张。”

***************

除却寻常婚仪的三书六礼与庙见,和亲夫妻入宫觐见帝后亦算是一个礼俗。午后穆清便跟着宋修远一齐进了宫。

这是穆清第一次见到明安帝。

明安帝十三岁时在姑母裕阳大长公主的辅佐下便承了帝位,及至弱冠大长公主还政于朝,再至今日,这位帝王文武并用,垂拱而治已有三十七年。

穆清从前在蜀国曾听得宗亲称道这位夏帝虽不及其先祖那般气吞山河、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怀柔之中自带一股王者气度,也不失为一代良君。

这位良君此时着常服,赤黄袍衫,配以九环带、六合靴,端坐于兴庆殿主位,看着面前的人,眸色平静,气韵深沉,不怒自威。

穆清跪于下首,心底有些许慌张,便用眼角余风瞥着宋修远,跟着他在帝后面前行了一番行云流水的大礼。

薛后跪坐于夏帝身侧,待宋修远偕穆清行完大礼后,只噙笑看着他们。

“蜀地果真人杰地灵,朕听闻蜀国月前新立的太子诵,很是个人物。今日见了穆清公主,便觉你也是有灵气的。” 明安帝沉声道:“公主既已入夏,便算是夏人了。前次朕下旨命镇威侯星夜出征,委实无奈之举。想必个中缘由,公主亦能想明白。”

穆清低头称谢,唯恐明安帝问及更多与太子诵相关之事,所幸明安帝并未多关照穆清,堪堪将话题揭过,便同宋修远谈论起雁门战事来。

薛后早先就得了明安帝的意思,见状,便起身让穆清同自己一并向明安帝行了礼,又牵过穆清的手,携着她往殿外而去。

薛后笑道:“镇威侯昨日回京,陛下同他尚有诸多雁门之事需布置处理,你便同吾到日头底下走走。”

穆清闻言,微微颔首应了。及至出殿前,又微微转身,回头去瞧宋修远。正巧宋修远此时也看着她,双眸澄明。

薛后将两人的神情往来悉数看在眼里,眸中含笑,对着宋修远道:“殿内被地龙熏着,颇有些闷。吾领着莫夫人去外头散散心,镇威侯同陛下议完事,来太液池寻人便可。”

太液池离兴庆殿并不远,出了兴庆宫,薛后命人撤了辇,只带了七八宫人,同穆清沿着宫道往太液池走着:“镇威侯的父母去得早,吾少年时同郑夫人情同姐妹,方才于兴庆殿内便算替姊姊领了儿妇的这一拜。”

当今这天下,除了太子妃,何人敢对帝后行谒舅姑之礼?穆清听薛后所言,心下隐隐不安:“多谢娘娘抬爱,妾不敢。”

薛后闻言轻笑:“你不必多想,宋懋将军虽已身死,但他从前为陛下,为这大夏江山所做的,陛下不会忘。吾自然也不会忘。”

“宋氏一族于夏氏王朝有恩,于姜家有恩。”

“且吾方才所言,无关陛下,亦无关吾这中宫之位。不过方才见着你二人,忽而便想起年轻时的光景。姊姊如今若还在,看到镇威侯成家,亦会欣慰。”

“吾替姊姊高兴罢了。”

见穆清又是微微颔首,薛后浅笑回身,随手拈了片掉落于衣袍上的杏叶,道:“你这孩子的心性倒是娴静,怎么戳都不出几句话来,同太子妇竟是两个极端。哪日得空了,吾可要让你二人见上一见,也好让她学着静些。”

“殿下忘了,那日在清宁宫,妾是见过太子妃殿下的。”

薛后闻言,侧过头打量着穆清的神色,良久不语。

身后的宫人脚步轻盈,四下只能听到太液池中微微的水声,穆清依旧神情淡然,见薛后久不言语,便续道:“月前的中秋宴上,妾也见过太子妃殿下。”

薛后闻言,将手中的杏叶洒入湖中,缓缓道:“中秋宴上的事吾都晓得。夏人重文,蜀女善舞,这没有什么不好的。”

穆清闻言心惊,薛后此言暗指当日太子妃有意为难之事,虽带了些许宽慰之意,只是言语中却仍难以辨别薛后的态度。

太子妃终究是她的儿妇,薛后不会无端地为一个异国公主斥责太子妃,是以中秋宴的种种,即便穆清受了再大的委屈,只因对方是太子妃,她便只能默默吞了。

“吾少时得幸瞧过蜀国舒窈长公主之舞,真真美极。”不知怎么,薛后又顾自念起了从前的往事。

穆清不想薛后的往事中亦有她的姑母,一时惊诧,抬首问道:“殿下见过姑母?”

薛后笑:“是了。舒窈长公主彼时的《江海凝光曲》可谓真真的风流无双,时人都道她跳出了公孙大娘的风姿。你可曾见过?”

蜀国的舒窈长公主是如今蜀帝的长姐,穆清的父王又是先帝的幺子,若论年岁,穆清的这位姑母舒窈长公主与宋修远祖母裕阳大长公主倒是相差无几。穆清回到郡王府时,舒窈长公主已逝去多年,是以穆清未曾有幸得见舒窈长公主的风姿。但是舒窈长公主依照《江海凝光曲》琴曲所编的舞谱,却因缘际会传到了穆清手中。

穆清微微摇头,因要隐瞒她从前在华蓥的经历,便无奈笑道:“妾出生时姑母年岁已长,不曾得见。”

薛后一手拂过太液池边的低矮围栏,喟叹道:“是啊,都已过去这般多时日了。”

静默无言。

穆清站得离薛后近,便默默打量着薛后精致的妆容,竟似透过薛后保养得体的姣好面容,看到了一丝丝憔悴与无奈。

未几,似想到了什么,薛后又问道:“吾听闻吏部尚书之女擅抚琴,未到及笄之年便学成了《江海凝光曲》,那日中秋宴,你瞧着这位小娘子如何?”

穆清这几月过得混沌,略微思索,方才想起那位在中秋宴上奏了《春江花月夜》的小娘子,依着记忆斟酌道:“中秋宴时郑娘子并未演奏此曲,只是妾从前在蜀国曾听乐师演奏《江海凝光曲》,私以为非个中翘楚,难以学成此曲。郑娘子天赋异禀,幼时便学成了,想来日后亦是名满郢城的才人。”

当今世上所传《江海凝光曲》琴谱大抵只有上阕,坊间效仿舒窈长公主所编之舞亦只有上阕。久而久之,世人大多只知激昂慷慨的上阕琴曲,却不知还有沉郁蹉跎的下阕琴曲,更不知除了名动四方的剑舞,《江海凝光曲》还有半阕未谱成的长绸舞。

只有穆清知晓,下阕琴曲太过悲凉,且姑母拿到下阕琴曲时年岁已大,受不得其中的盛景哀情,为了编舞呕心沥血乃至心力交瘁,最终仍是只谱成了一半。

穆清从前听阿兄弹过下阕琴曲,个中情感,以常人心魄与控琴之能,难以表达把控。只是不知这位郑小娘子是否真正如那些女眷所言,生而擅琴,又得了名师所传,将整首琴曲学成。

说着,穆清瞧见远处有一人行来,那人颀长的身姿衬着太液池上浮起的薄雾,端的是清新俊逸,风流无俦。昨日还蹲在西市深处数着酒坛子的人,今日便缓带轻裘地行走于宫中。

“儿臣见过母后。夫人日安。”

清润的声音自穆清耳畔飘过,穆清朝着姜怀瑾回礼,无言。

又听得薛后问道:“这般形色匆匆作甚?”

“父皇宣了儿臣同太子殿下一并入兴庆殿。”

薛后闻言,微微蹙眉:“镇威侯亦在兴庆殿,陛下宣你二人,恐与雁门之事脱不了干系。记得莫要再冲撞了你皇长兄。”

“多谢母后提点。”姜怀瑾神色平静,似早已料到薛后所言,说完便往兴庆殿行去。

***************

未及一炷香的时间,宋修远便在宫人的引路下寻至太液池。

穆清同薛后站在太液池畔良久,脚底有些泛酸;远远地瞧见宋修远着了雪青公服的挺拔身影,心底霎时松了口气。

薛后发觉穆清的目光不再胶着于自己身上,便循着穆清飘远的目光望去,心下了然。待宋修远走近,笑道:“镇威侯可是同陛下议完事了?也好,莫夫人陪着吾呆站了这般多时辰,想来也是乏了,这便回吧。”

言罢,瞧着穆清,神色和缓道:“前次吾让你得空了便来清宁宫陪吾说说话,你却一次未来。你且记着,日后吾还在清宁宫等着你。”

穆清闻言惊诧,未及细想,薛后又对宋修远道:“吾听闻镇威侯每每凯旋,便要至阳陵祭拜父母,此番班师回京,将莫夫人也带上吧。”

对于薛后所言,二人心中俱是犹疑,欠身谢过,各怀心思,这才跟着卷耳出了宫。

又是一路无言。

出了宫墙,坐上马车,向东行了半盏茶时间,宋修远命人停了马车。

坐于马车内的穆清察觉到异样,向前倾身掀起轿帘,抬头正对上宋修远的脸。

宋修远不知何时已褪了身上的公服外袍,丢给了海棠。穆清只见驾车的马匹换成了宋修远的坐骑青骓,而宋修远则纵身翻跃上马车,一派潇洒利落的姿态。先前驾车的脚夫站于车下,此时正牵着从马车前换下马匹,同海棠等一干随人朝着宋修远行完礼,便向南回府而去。

宋修远轻轻挥鞭,马车便继续向东而行。

并不是回镇威侯府的方向,穆清心中讶异:“这是要去哪儿?”

“阳陵。”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执掌魔道在线阅读第二节

    越来越密集的闪电破碎了天空,雷声轰鸣。天就像破了个口子,雨如倾盆般的落下。栗子色碎发的少年下了船,跨上身形巨大的狼王一路狂奔。狼王雪白的长毛被豆大的雨点打湿,如一道白影划过世界。“唐晓晓!你要是敢伤害亚瑟,我绝对会和你断绝血亲!”亚瑟的房间里,唐晓晓看着自己手里装满了一试管的殷红液体,嘴角上扬,漂亮

  • 护花医圣在线阅读第8节

    接下来的近半月的时间,李生从十几只到上百只的收,财产从三千一百三十元暴涨至五万多。半个月赚到五万多,李生觉得这几天的起早贪黑,所有的辛苦都没有白费。可惜大安乡那片能收的草羊都已经收的差不多,甚至后面几天开始收羊娘和古羊,就算这样,每天能收到的羊也在逐渐减少。“哥,总算弄清楚了,李老板在县城根本没有什

  • 傲娇太子追妻路在线阅读第7节

    -虽然说的是次日早晨,但一直到黄昏,李芸才骑着小白,迟迟地赶了回来。一见她,大家都有些发愣。平日里专注于打仗和训练,只觉得李营长非常厉害,遇事沉着冷静,从未真正地注视过她。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他们才发现,那个在战场上英勇杀敌的李营长,长得非常漂亮。大家窃窃私语,刘娜娜有些无奈,但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还

  • 都市之英雄联盟提取系统在线阅读第四节

    三个月,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云浅墨已经穿越过来三个月了,这时,云浅墨忧郁的托着下巴。不是为了装逼,而是因为,就在昨天,云浅墨掐指一算,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他!要!去!历!练!了!云浅墨思索着,是什么历练任务来着,他好像……忘记了……呃……云浅墨表示:不是我不靠谱,而是这次任务虽然是原

  • 网游之天下无敌之秘杀森林1(1)

    1秘杀森林秘杀森林和夜域同时爆炸,地动山摇中火色烈焰舔舐天际,沸腾的气浪喷涌横扫,撞击轰鸣。夹在中间的都城被蹂躏得风雨飘摇。秘杀森林的爆炸很快无声无息,夜域上空爆炸过后的烟云却经久不散,像是天使垂下六翼,悲悯得徒留一声叹息。方豁然是被一声蝉鸣扎醒的。他睁开眼,发现那只蝉在他自己的脑子里。剧烈头痛引起

  • 我的手机开始变异了在线阅读第7章

    第二天,我准备去微服出巡。当然我潜出宫也是很难的,幸亏我现在会飞檐走壁。以我的身份出宫必须要穿好一点点的衣服,带足够的钱,现在虽是用金银的,但是现在已经有银行卡了,是石质的,上面的防伪有10多种,一般人仿不出来的。这样的,我带了3000两,就一张。为了安全,我还带了一把剑。我从没想到,宫外会是这样,

  • 九尾狐喂养手册之师傅的实力

    师傅看了一下我,笑着说,你不用担心,兵来将挡,过度高估对手反而会对自己不利,先休息一会儿,养足精神晚上我们蹲守在有小孩儿的人家周围,等那东西再来的时候我们就趁其不备将其制服。我听完后,点了点头,然后师傅说:“我有一老友,一直住在这个小区,我们就去他家里休息一会儿吧。”于是我跟着师傅来到了我师傅这个老

  • 哇!我成了一只蛙在线阅读第4章

    “景笙,你不会真的在和顾央交往吧?”江景笙的经纪人是一个刚过四十的中年妇女,保养得宜,有一个八岁的儿子。她是从江景笙出道就陪着他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在江景笙成名后也没有被换掉,两人有不错的交情。江景笙刚拍完一场戏,闻言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顾央。她也穿着戏服,水红色束腰的广袖纱衣仿佛是为她而生,在现代化的场

  • 平凡真难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二天早上,莫道睁开了有些发胀的眼睛,他感觉头还有些疼,我是谁?我在哪?莫道突然冒出了这样的疑问,因为他发现四周都是淡粉色的气息,而且旁边还有一个女孩。女孩背对着他,看样子还在熟睡,他突然感觉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和一个陌生的女孩睡在一起,想了想,他还是打算等女孩醒了,问一问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莫

  • 西游:我能连线盘古在线阅读第八章

    已然猜到了今夜承宠,甄婷儿还是有些紧张,在家中她机关算尽也不过是讨好自己的父亲,如今她面对的是帝王,是夫婿,是陌生人。坐在浴桶中,一个嬷嬷为她擦身,老嬷嬷慈眉善目,不住地夸奖:“小主的皮肤真好,皇上一会来了,小主别害怕,只要全心全意侍候就行了。”甄婷儿拨弄着水花儿,重复道:“全心全意?”“是啊,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