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贞观情仇之冥冥中自有天定

2021/5/5 10:14:28 作者:韶芊 来源:晋江文学城
贞观情仇
贞观情仇
作者:韶芊来源:晋江文学城
从西元626年到如今,一千四百九十多年过去了,世人仍在为玄武门之变的谁是谁非争论不休。《唐宫情仇》系列小说第一部《贞观情仇》(原名《爱恨唐太宗》)从人性心理的角度出发,不偏不倚,希望能将玄武门之变的幕后真相以文学艺术的形式还原。李建成要谋害李世民的说法,据很多学者(包括陈寅恪)考证,都认为是世民所编造,目的是把玄武门之变正当化。然而,李世民正因为以邪恶手段夺得皇位,才更努力做个好皇帝,来证明他的确是比建成更合适的继承人。这种亦正亦邪之间的补偿心理与赎罪念头,非常有戏剧性,因此这部作品比一般小说、

“哼,狠心的女人,说让我走就让我走,这穿越有点没骗人,就是总会存在个神经病师父,你说有就有呗,是个怪老头也好过女人,哎,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啊。”何昭昭抛弃了之前T恤牛仔裤的穿法,如今一身男子长袍,束发为髻。女子之身的她这身打扮显得有些白净,柔弱背后隐藏的是锋利,因为当风拂过,扬起的外衣下,腰带中别有一把匕首。

不同于战场的混乱,更有别于郊外的静谧。喧华热闹,百姓安居乐业,京城一派盛世景象映入眼帘。倪恋儿在集市上置办完所需之物后便匆忙离开,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最是无奈于权与利,所以当付完胭脂的银子便发现有人一直在盯着她后就返回。怜香阁生意好,场地自然也是不小的,巷子的后门于楼阁正门有段距离,所以恋儿从后门出入还无楼阁之外的知晓。脚步俞渐加快,就在推门的一刹那,只听一声“倪恋儿,别来无恙。”恋儿听来人直呼自己名字且声音有种清脆的感觉便回头看去,这一看不要紧。

“你……”倪恋儿看着眼前的男子,瘦小的身材,双手环胸,斜靠于墙,一脸玩味的看着自己,重要的是那脸竟是自己照镜子般。倪恋儿的眸子从转身后一直处于惊讶的状态,“敢问公子是?为何我们……”倪恋儿边说边伸手摸上自己的脸。

“呐,就猜到,其实我看到你也有点不习惯。”来人不是何昭昭还是谁,何昭昭边说边向倪恋儿走近。“这件事我现在和你也解释不清楚,不过我现在倒有求于你。”何昭昭小嘴撅起妥妥的萌,不过一身男儿装的她这个表情有点搞笑。

“不知公子有何事?你且说。”倪恋儿看着眼前的人有些哭笑不得。

“我呢,在这无依无靠,所以你看能不能收留我呀?”何昭昭一副期待的眼神。

“公子,我……”

“停停停,你这公子公子叫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其实吧,我是个女生”还没说完话的倪恋儿被打断,听完这句话更是露出Excuseme的表情。何昭昭见到这样的表情随即拉起恋儿的手放在自己胸前,倪恋儿脸都要红透了得收回自己的手。这边何昭昭仍在语言涉交。

“你说咱两那么有缘是吧,我也不是什么坏人,我又无处可去,你难道忍心让和你脸那么相像的人流落于外,万一遇见坏人,你说可怎么好是不是?”何昭昭双手合十的放于胸前,眼巴巴地看着倪恋儿。倪恋儿虽然知道自己处境不好,但看眼前和自己般的人那眼睛里楚楚可怜的样子便想到自己,心触动了一下。

“姑娘,刚你唤我名字,也便可知我的处境,所以凡事委屈姑娘了,请跟我来。”说罢,倪恋儿推开门,何昭昭见状屁颠屁颠地跟了去。倪恋儿四处细看,小心翼翼带她进了自己的房间。

“快进来。”何昭昭进入房门之后倪恋儿又看看了房间四周后关上了房门。

典雅的装饰又不失华丽,只见红木的整套桌椅有序列地摆放着,桌凳曲线型的腿直直地支撑着头上看似沉重的圆木板,桌上放着一套青花瓷的茶具。转身向里处有一道屏风,屏风上的风景犹如世外桃源。绕过屏风,是一张由紫色绫绸和纱组合的床,床旁是一个衣柜,离衣柜的不远处是一张梳妆桌,桌上摆着一个圆圆的铜镜,镜旁是一把晶莹剔透的玉梳,镜前很多首饰盒依次摆放着。与床相对的方向将近角落处放着一个面盆架,上面放有一个木制的脸盆,上方横着的木棍上搭了一条布巾,旁边是一个木桶。何昭昭一眼看尽房间装饰,嘴一直没合拢。

“喂喂喂,你这房间简直了,我太喜欢这种感觉了,让我有种想搬到我家的冲动。”倪恋儿看着眼前的人高兴样不自觉嘴角弯起一个弧度,走到桌前倒了一杯水。

“姑娘,坐下喝杯水吧。”何昭昭听到后立即走到桌旁坐下笑着。接过倪恋儿手中的水杯。

“谢谢。”说完一口气喝完了杯子里的水,而后看着杯子说:“还是喝惯了我们那的矿泉。”放下杯子像是忽而想起了什么,“哦,对了,谢谢你,我还没做自我介绍呢,我叫何昭昭,何呢就是良辰美景奈何天的何,昭昭就是日召的昭。你叫我昭昭就好了,很高兴认识你。”说完笑着向倪恋儿伸出了手,而倪恋儿看着眼前的手便伸出手去,何昭昭拉着倪恋儿的手抖了几下。

“昭昭姑娘,你刚刚的说的矿泉是什么?泉水吗?还有刚刚的手是什么意思?”倪恋儿抬起手并看了下掌心看向何昭昭问道。

“额,矿泉也可以那样说吧,而刚刚握手呢是打招呼的意思。”说完后将掌心面向倪恋儿做了个摇晃的动作。“对了,青楼始终不是隐藏的好地方,而且我不能天天躲在屋子里不是?嗯…这该怎么办?”何昭昭一副托腮思考样。

“你会什么吗?”

“你是指哪方面?我会做饭,但如果琴棋书画舞蹈就算了,琴,我只会弹古筝。”何昭昭脖子一耷拉,沮丧至极。

“这样吧,你继续乔扮男装,我去和王妈妈说是我孪生兄弟,求个安身之地。”倪恋儿握住何昭昭的手说道。

“好好好,就这样决定了,谢谢你。”何昭昭双手握住倪恋儿的手放于胸前诚挚的说道。

“好了,今晚上你先住在我屋子里,茶点饭菜会有人送到屋子里,晚上我再让人帮忙送些热水沐浴。”

“恋儿,你还当真有姐姐的样子呢!哎,你多大了。”听着倪恋儿这番安排,何昭昭不由得产生依赖感。

“我今年十七。”

“哇塞,好小啊,不过也是,古时姑娘及茾就要张罗婚事了。我今年18了,已经是成年人了,比你大了一岁,按年龄你应该叫我声姐姐,不过看咱俩这状况,我叫你姐姐还差不多。”何昭昭耸了耸肩膀。

“既然你不愿我称呼你为姐姐,那日后我便直呼你名字好了。”倪恋儿一脸宠爱的说道。

“那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现在什么时辰了?”

“差不多已经酉时了,饿了吧,光顾着说话了,你稍坐片刻,我去弄些吃的来。”说完走出房门后立即关紧门。

待倪恋儿走出房门后,何昭昭站起重新打量起这座房间。房间不大,东西却都井然有序,床铺像是熨斗熨过一样,心想:“这是怎样的女子?举止谈吐优雅,妥妥的仙女级别,可是现在虽然待遇不错,但妓院这种地方毕竟不安全,到底怎么了,让她沦落到这种地步。只听师父说她也许是师父朋友的女儿,可毕竟她长那么大了,很多事都不清楚,师父也没说个有什么证明身份的东西,只说冥冥之中天注定,让我出来,搞笑呢嘛,我这武功练得也不怎么样,万一遇见个高手那不是被秒杀嘛。哎,真是无语,人家穿越有人疼有人爱的,我这穿越还来个撞脸,这个天是怎么注定的呀。”想着想着听见脚步声的何昭昭急忙躲在屏风后面。门关上后,只听一声“昭昭”,何昭昭从屏风后嬉皮笑脸地走了出来。

“快来用餐吧,我给你准备了银耳百合粥,不知你爱不爱喝?”倪恋儿把饭将案上置于桌子上。

“爱喝的爱喝的,谢谢。”何昭昭甜甜地朝着倪恋儿咧开嘴笑。

“好了,以后别总说谢谢了。”

晚餐用过后两人坐在桌子旁看着彼此,“你一直看着我干吗?”何昭昭挑了下下巴对着倪恋儿说道。

“你不也是?哎,昭昭,其实我们还是有区别的。”倪恋儿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

“那可不?我是21世纪何昭昭,你是不知什么年代的古代女子倪恋儿。这是很大的差别好吗?”何昭昭蔫巴巴地说。

“不是,昭昭,虽然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可是我刚刚想说的是我们的区别是脸上,你的右脸庞的上方有一颗小小的痣,虽然不是特别明显。”

“哦,对,我脸上有个小黑点,那咱俩也不是完全一样嘛。”

“嗯。”一阵敲门声响起,何昭昭眼神突然变的犀利起来,疑惑地看下倪恋儿。倪恋儿拍了拍她的手,微微一笑,并指向屏风后面,何昭昭三两步到屏风后并竖起耳朵听动静。

“姑娘,我们把姑娘要的温水带来了。”

“辛苦了,你们帮我把水倒进去,剩下的水放那就可以了。”何昭昭看着几个身影提着水走到木桶方向,只听的哗哗的倒水的声音。这时的倪恋儿走向梳妆台,不一会水声停止。

“姑娘,水弄好了我们就先忙去了。”几个粗布衣衫的小伙子打算退出房门。

“等一下,这儿是些碎银子,不多,够几个下酒菜的,辛苦了。”说罢,倪恋儿将银子给了眼前领头的伙计。

“这…行,那谢姑娘了,那我们忙去了。”几个伙计走后顺手带了下门,门关上瞬间,昭昭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倪恋儿,这么大方啊,是不是土豪?”何昭昭;露着精明的眼光看向倪恋儿,接下来回应的是一丝苦笑。

“什么呀,我只是不习惯麻烦别人,在这样的世道上,即使不想看人脸色,但也不得不如此,这人啊,总会被分个三六九等,人在屋檐下,谁又比谁好呢?他们也不容易,对了,你刚刚说的土豪是什么意思?”

“嗯…就是很有钱的意思。”

“哎,恋儿,你身上有没有胎记什么的。”这时的两人赤裸着身子在同一个木桶里沐浴。

“没有,你别看了。”倪恋儿双手交叉挡住乍泄的春光头微微低下。

“呼,好吧,瞧你还害羞。”说完像没事人一样自顾自洗起来。“人跟人果真是无法比的,今天是见到了肤如凝脂,我这,哎,粗糙的女人,不过刚刚看了一下,恋儿身上确实没有什么胎记之类的。那我该怎样去找呢?”何昭昭边撩水边碎碎念。

“昭昭,你要嘀咕道什么时候啊,快出来把衣服穿上,晚上先穿我的衣服吧。”倪恋儿已经穿好贴身的亵衣,墨般的长发垂到臀部。

“知道了。”刚说完胳膊支在木桶边缘身子就从木桶里跳了出来顺手扯过倪恋儿手中的衣服套在身上。再转过身时,只见那白净的脸上扬起一抹笑。倪恋儿看着眼前相像的人,昭昭的头发只到腰部,白净的右脸上方猛然看有一小点黑,看起来有些俏皮。“别看了,睡觉。”何昭昭推着眼前的人儿走向屏风后的床。

“昭昭,你说你来自的那个世界是哪里?你们那的人是不是都和你一样说些听不懂的词汇。”床里侧的何昭昭抱枕而躺,倪恋儿在外侧半倚着。

“你想听也可以,不过得交换一样东西。”

“什么?”

“你得给我讲你的经历,从你有记忆起,怎么样?”何昭昭侧了一下身子看向倪恋儿。只见倪恋儿想了一下望向昭昭说:“好。”听倪恋儿答应后,何昭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我是生活在21世纪的人,我们有先进的技术,我们那没有男尊女卑,崇尚的是生而平等,没有马车,我们那是汽车,哦,对,21世纪最普遍的甚至是不分年龄大小的是手机,可以上网聊天,刷动态,朋友圈,买东西,那叫一个方便……”

“听你这样说,你们那确实要比这要好,要方便,还有呢?”倪恋儿听了一番倒也觉得稀奇,不由想了解更多,了解这个女子是过着怎样的生活,可是问着问着便没声了,扭头一看,丫头睡着了,屋子里没有烛光,不过趁着月色倒还能看清面容,虽然本就相似,可看起来感觉还是不同,长而密的睫毛遮住了下眼睑,微挺的鼻梁,脸上的痣似乎也因为沉睡而显得安静,只不过皮肤稍微有点粗糙。倪恋儿把这个女子打量了一番,此时的她哪还有骨精灵劲,像个安静的小兔子,是那么乖巧,扬手向上扯了下被子,自己也躺下休息。“昭昭,虽然不知道我们有着什么样的牵连,希望你一切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因为这不是你口中的21世纪。”

月色柔和,四周静谧,似乎在宣示着美好,两副相同的容颜真的会那么美好的相遇吗?

“昭昭,醒醒。昭昭。”床上的人左滚滚右滚滚,睁开惺忪的双眼,映入眼帘的是“自己”的脸,条件反射般‘啊’了一声退向角落。

“你怎么了?”倪恋儿看向角落的昭昭,只见丫头打量了下自己,摸了摸床和棉被,又瞅瞅房间,最后看向自己。

“没事,只不过还没习惯一睁眼就看到‘自己’的脸。”说这句话的时候戳了戳自己的脸,随之食指换了个方向指向倪恋儿。

“好了,卯时了,快洗漱洗漱,还要去见王妈妈,再晚会大家都起来就人多眼杂了。”

“嗯嗯,马上。”快速洗漱过后的何昭昭开始捣拾男装,穿完里衣之后用布条束胸,束完之后呼了口气,继续穿外边的外衣长袍。“哎,不知道得束到什么时候,勒死了,时间长了我胸都变形了。”

“好了吗?”

“好了好了。”何昭昭抖了下衣袖,从屏风后走了出来,除了身高,估计也能算得上白净美男子了。看到这身装扮,倪恋儿不自觉扬起嘴角,是一种自豪的笑。而后瞟了眼门又看向何昭昭说:“走吧。”

此时虽然不是很早但对于青楼来说也不是很晚,毕竟在这里的人都是偷闲享乐的,怎会起那么早。来到正厅,何昭昭打量着这座阁楼,虽不是奢华极致,但是也够华美的。阁楼中央是个很大的舞台,四周都是些桌凳,舞台上方紧挨着阁楼阑珊,仅靠着的也是些桌椅,估计是VIP吧。

“王妈妈,这是我兄长,今日才寻得我,还望兄长在这里求得口饭吃。”这时的王妈妈已经在正厅准备开门营业了,倪恋儿说完这话眼睛便瞅向身旁的男子,虽不是属于刚强强壮的男子,但还属白净,这脸还真是和怜儿长得相像,不过这总归是男子,姑娘的话说不定生意会更红火点,脑子里盘点着心思,“这……怜儿,咱们这吃饭的嘴那么多,你说,我这压力也是……”见王妈妈这样说,恋儿想急着去说服她,但这时一只胳膊挡于面前,对着倪恋儿笑了笑并点了下头。

“王妈妈,哦,不,姐姐,我看您呐是一副福相,是不会有您担心的这种情况的,这我也吃不了多少,你看我这妹妹都在这,你也知道这姑娘死心眼,在这我说不定真还能帮姐姐忙呢不是?”何昭昭一脸谄媚地看着对面已打着精明小算盘的半老徐娘。只见王妈妈看了看谄媚的何昭昭,又转向看了看一旁的倪恋儿。

“好,那你到时就端个茶点,顺便去厨房帮帮忙,你看行吗?”说这话时看了看倪恋儿,可见也是卖倪恋儿一个人情。

“多谢。”倪恋儿屈膝,何昭昭作揖齐声说道。

“好了,一会去找林祥就可以了。”说完转身去招客了。

“昭昭…”这时的何昭昭脸上哪还有笑,瞬间冷了下来。

“恋儿,青楼不是个长久之计,这大娘还会从你身上榨取利益,社会不都是大同小异,来到这,冥冥中天定?既然没办法,那我就自己走吧。放心,我会护你的。”何昭昭看了看这身处的地方,眼神更加坚定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面具人的降妖伏魔录第十章在线阅读

    状元及第,荣归故里;喜庆婚宴,欢天喜地。文竹背着娘凄凉地回到文家庄,毫无喜气,也放几个炮仗,去去晦气。三妹看文家庄的眼光没变,刨去三个多月的时光,文家庄一切照常。文家庄看三妹的眼光变了样,闻讯来看望的人私下窃语:“三妹瘦得像猴,风都能吹走。”边说边摇头惋惜。自从娘出院后,文辉便改为一周回来一次,文竹

  • 神仙打架我摸尸在线阅读很遗憾,现在变土豪女了(新书首发,跪求收藏!)

    正如系统之前所说,整个漫威宇宙虽然被系统娘化,但是剧情走向却并没有多少改变。性感迷人的托妮·史塔克这边刚一发表了关闭史塔克武器制造部的言论,紧跟着,就被一旁的奥巴代亚·斯坦尼还有军方人员以精神状况异常需要休息为由终止了这场新闻发布会。眼看着托妮·史塔克一脸憔悴在小辣椒和大胖子保镖的搀扶下离开发布会现

  • 沉鹤在线阅读欧阳慕卿

    上官景云看着欧阳慕卿急匆匆的离开,玩味的笑了。欧阳这个人啊,太过重情重义,被情感所累,活的也甚是窝囊,看似清风如月,翩翩公子,若他下得了狠心杀了他的那个弟弟,现在也不会如此小心翼翼的布局。仰人鼻息,不过不急,这样才有趣嘛。上官景云一身军装,帅气逼人,却带着浓浓的煞气,这是在血海里拼杀出来的气势,非一

  • 僵尸大战植物在线阅读第二章

    转眼间小南已经飞到了晓组织的另一个基地,小南看了眼怀中熟睡的云浮(从今以后就叫云浮了。)便把他放下,飞出去了。“还有一些婴儿必备品。”小南嘀咕道唔~好疼,我怎么在地下,小南呢?……我好像又被抛弃了,果然高冷美女咱惹不起。不过想想现在的经历也是很神奇,从对人生的迷茫到被暴走大卡车撞,又被系统救了一命,

  • 公主有鬼第1章在线阅读

    木叶忍者村,世界上最强大的五个忍者村之一,处于火之国境内!木叶村的首领,被尊称为火影的猿飞日斩,叼着烟斗,背着个手来回在火影室里踱步,烟圈从猿飞日斩嘴里吐出,猿飞日斩眼神深处有着一丝忧郁,心里也是焦躁无比!火影室里,被召集过来的上忍,中忍们都有些疑惑的看向猿飞日斩,他们很少见到火影大人这幅焦急模样,

  • 骗子从良系统之老规矩,抢》(3)

    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我们无敌大形相亲节目----非money你不嫁!下面要出场的是3号男嘉宾--又是西装男!我叫白月初,这里的每一个女孩我都不喜欢,但是我一定要找个女孩结婚现在马上立刻now!白月初抢过主持人的话筒道:各位女人大家好,请和我结婚这样我才能破坏一群很坏的坏人的很坏的计划。一个人轻蔑

  • 网游之唯一NPC意外(中)

    几个月的平静,几个月的思考后,他若有所思:生活的意义不在于眼前的点滴,往日的沉浮,而在于诗和远方。不管曾经经历了什么,我都要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理想是丰满的,可现实是如此的残酷:市面上提供给文科生的岗位是少之又少,几乎都是自己打心里不愿意干的,从事之前的吧,经验又不足。面临着这样的两难,他失望透顶,

  • 乱界证道刘一菲来了【第五更求收藏】

    整个直播间被萧尘几句话弄得热血沸腾。所有观众开始死守直播间了,当然聪明人也知道,他们其实就想要看看,萧尘到底能‘躺赢’多少局,只要输了一把,估计就会让很多人离开。因为他们也不相信萧尘能打上国服第一。很快萧尘开始定位赛的第一局了,萧尘如之前一般,十分随意,本来上一局萧尘还有一些不放心,觉得自己幸运能力

  • LOL之电竞巅峰在线阅读第十节

    刻意的划去了老艾在我心里的位置,通讯录上又把艾老师改成了老艾,希望借此回到我们各自当初的位置,事实上,他也真的逐渐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我们之间公事公办,他太忙了,也不是我的菜。一连好几天,我没有收到过老艾主动给我发的信息,我也不会刻意给他信息,各自为营,互不相干,这很好!前天和袁平安吵了一架,我们分手

  • 血灵王座在线阅读第7节

    端木冰颜赶到了绿地广场的时候,那里已经换了另外一批保安。所以无论她怎么解释白天的事情,保安们都一头雾水。“求求你们了,让我进去吧,我……我的手机真的丢在里面了,你们让我进去找找吧!”端木冰颜哭唧唧地央求道。“小姐,不是我们不答应,可是现在是下班时间,您又没有门禁卡,我们不能放您进去啊!”保安无奈地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