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慢穿之一花一世界找一只狗

2021/5/5 8:04:06 作者:home毒步天下 来源:晋江文学城
慢穿之一花一世界
慢穿之一花一世界
作者:home毒步天下来源:晋江文学城
黑历史,别看,谢谢。

下过一场雨后,B市连续两个多星期都艳阳高照,沈栩一直盼着下雨,可直到军训结束,也依旧阳光灿烂。

军训苦,军训累,这都不算什么,关键是,天气热,差点中暑,伙食还不好,直接影响食欲。为此,沈栩天天盼着下大暴雨,希望能尽快解脱。

伙食差吗?

要是问杨豆豆,她肯定说挺好的,有蔬菜有肉,还有汤,味道虽说不上顶好,但也不难吃。

可沈栩嘴刁,在吃这方面,她比较挑剔,只有泡面是个例外。

因此,一个多星期的军训下来,沈栩就瘦了五斤。

现在,军训回来第五天了,这几天,沈栩吃得好,睡得香,肉也差不多养回来了,不仅面色红润,连心情都格外的晴朗。

“豆豆,我知道一个不一定能赚到钱的消息,你要不要听一听?”

“听!洗耳恭听!你快说!”

向小青比杨豆豆反应快,一听到沈栩的话,立刻放下了手里的手机,一边满眼期待的看着沈栩,一边出声催促道。

“找一只狗。”

“找一只狗?”向小青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是的,找一只狗。”沈栩瞄了眼自己的手机,然后说,“刚刚在朋友圈看到的,别人转发的,我看了下,狗走丢的地方就在我们学校附近,如果能找到,失主会给五千块答谢。”

“这狗自己会走,就算在我们学校附近走丢,现在估计也跑远了吧?”向小青觉得,要是她们出去找,能找到的概率几乎是零。

“我去。”杨豆豆说。

五千块。

太诱惑了!

尽管她也觉得能找到这只狗的机会很渺茫,但是她缺钱,兼职至今也还没有着落,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出去找一找,多一次尝试,就多一次赚钱的机会。

“那我们走吧。”沈栩关了笔记本电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诶!你们真的去啊!”向小青叫住她们。

“要不你也一起去?”杨豆豆问。

“不去,去了也肯定找不到,我还是自己一个人在宿舍里呆着吧。”向小青躺在床上,打算继续追剧。

今晚的夜空挂着一轮圆月,中秋节快到了。

“时间过得真快。”

奶奶一个人在家肯定很孤单吧。

杨豆豆没把心里话说出口,她又想家了。

“嗯,我也想家了。”沈栩仰着头,看着银白的月亮说道。

一个“也”字,说的人漫不经心,可听的人却觉得很窝心。

沈栩懂她。

因为一句话,杨豆豆低落的情绪一扫而空,她看着沈栩说:“栩栩,谢谢你。”

沈栩只是笑了笑,说:“我们走快点。”

两人并肩走在校道上,路灯点亮了校园,校道旁的长椅上,零星的坐着几个人,时不时的有人骑着自行车经过。

“往左,还是往右?”走到校门口,杨豆豆停住了脚步。

“往左。狗是下午走丢的,饿了应该会去找吃的。”

往左拐,附近有不少餐馆和小吃店。

“嗯。”

杨豆豆点了点头,然后笑道:“找不到就当做出来散步了。”

其实,沈栩能陪着她出来,她就已经很感激了。

沿着人行道往前走,她们走走停停。

经过绿化带,两人会停下来看看,觉得狗有可能会藏在里面,走到垃圾桶旁边,她们也会在四周围转一转,并且脑补了各种狗狗会藏起来的可能性,以及迷路后的各种悲惨遭遇。

她们一边找,一边喊着“大王”,并不在意路人投来的异样目光。

“栩栩,你看!前面那只狗像不像?”杨豆豆突然叫住沈栩,嗓音不由自主地拔高了,手指着前方,激动的神色溢于言表。

这一瞬间,她看见的不仅仅是一只狗,还是一叠红艳艳的人民币!

“是哈士奇没错。”沈栩也很开心,拉着杨豆豆快步往前走。

“大王。”

“汪。”

隔着两米左右的距离,沈栩对着正低头吃东西的哈士奇喊了一声,接着,哈士奇扭过头,也对着她叫了一声。

“是它!是它!”

杨豆豆抱住沈栩的胳膊,高兴的差点要跳起来。

失主在寻狗启事上有提到,叫狗狗的名字它会应的。

品种,名字,且脖子上挂着黑色的项圈,这三样描述全都符合。

“咳,冷静点,估计有人比我们先找到了。”沈栩用手碰了碰杨豆豆,小声提醒她,狗的正前方,隔着两三米的距离,还站了个人。

刚刚她们满心满眼的只有这一只哈士奇,完全忽略了其他的一切。

杨豆豆闻言抬眸瞄了一眼,看到的是一张不算陌生的脸。

是他。

那个年轻且帅的有点过分的川菜馆老板。

而她们现在站着的地方,正好是人家的店门外面。

“你认识这只狗吗?”沈栩比较冷静,目光对上对方的眼睛,客气地询问。

“……”

欧阳驰看着她没说话。

“不……认识?”他的眼神深邃而又平静,在他的注视下,沈栩莫名的有点小害羞,一时间有些招架不住,目光闪躲了下,故作镇定道,“我们知道这只狗的主人的联系方式,你要是……”

“你们联系失主吧。”欧阳驰神色淡然地说。

话落,他转身就走,一旁的哈士奇有所察觉,想跟上去,可却被他的一个眼神给制止了。而沈栩和杨豆豆都没发现这一人一狗之间有眼神交流。

“嗷。”

哈士奇低声叫了一下,好像是受了委屈似的,神色委顿地趴在了地上。

“大王,别不开心,我们会联系你的主人,你很快就可以回家了。”

沈栩在哈士奇的身边蹲下,也不怕它会攻击人,伸手轻轻的一下接着一下地抚摸它的头,神色温柔,语气温和,眼睛里涌动着些许怀念。

她家也养过一只哈士奇,前年去世了。

所以看到寻狗启事上的照片,她就决定要出来找一找。

不只是为了杨豆豆,也不是为了钱,她有自己的私心。

大概是爱屋及乌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寻辰纪在线阅读第三章

    翌日。夜清歌躺卧在白色的床单上。房间里洋溢着浓浓的药水味,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花香。苦苦熬了一夜未睡的顾昭昭疲惫地磕上了双眼。昨夜,夜清歌高烧不止,浑身滚烫,嘴里念叨着的仍是李俊驰的名字。她满身大汗,表情痛苦,却还是握着顾昭昭的手,一遍又一遍地说着:“俊驰,不要离开我。”每每听到她带着祈求的话语,顾

  • 从美食的俘虏开始第8章在线阅读

    莫子褚病房中。。。“来,小心点。”哥轻轻地帮我放在莫子褚身边的椅子上,随后走出了病房。“褚。。你醒醒好不好?”我趴在他的病床上,手紧紧握着他的手。渐渐地。。。我趴着趴着睡着了。。。这时,床上的莫子褚的手指动了一下。睫毛扑腾扑腾地眨了几下,随后睁开了双眼。深褐色的双眸打量着病房,随后眼神落在了趴在他手

  • 在男多女少的书中世界艰难求生之自由进入1(10)

    向逸冰shen了一个懒腰,晚上睡得很好!他揉了揉眼睛,看见垠遇正趴在桌上睡着了,向逸冰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没错啊,这是自己的房间,可,她怎么在?向逸冰穿好鞋子,缓步走向垠遇,看见她熟睡的样子,恍惚看见了传说中的神仙,不是说她有多么的国色天香。那种很安逸的感觉,睡着的样子还不错!向逸冰在不知不觉中渐渐靠

  • 异境传说音乐烤吧(求收藏,求评论)

    在吉永修拐走鸣人没多过久后,伊鲁卡就拿着一沓教学资料,兴冲冲的来到了学校后山这边找鸣人。可是在环顾了一大圈后,却根本没有发现那个黄毛的影子。“鸣人哪儿去了?”伊鲁卡挠了挠头,有点不知所措。按理说,在拉面的诱惑面前,鸣人是不可能跑的啊。可是今天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忘了今晚我要给他补课?不对啊,就算是补

  • 苍穹仙尊藤蔓大厦

    果然,咱们这个民族的国民性格,已经到了棺材里伸手--死要钱的地步了,这些纸币对蜈蚣尸兄而言,已经成了一文不名的废纸,可依然引发了他身上不同组成部分的贪婪之性,一时间居然扔下了白小飞这块鲜肉,互相厮打成一团。白小飞毫不迟疑,一拐弯,就近向旁边的一座大楼跑去,只有借助钢筋水泥的大楼,才能保护自己,而且,

  • 劫仙道妈妈想我了?

    美国“阳光轻轻的照在暖暖房间里又是一个好天气舍不得叫醒你呼吸你的呼吸猜想你梦到哪里我就轻轻的赖在你的臂弯里一个亲吻的距离等你自然睡醒我再假装闭上眼睛小小甜蜜就让它继续不是秘密的秘密我要说爱你像蜜蜂黏着糖蜜我的眼里只有你其似清泉,潺潺而来不是秘密的秘密和你在一起每个眼神微笑都安静却是幸福默契阳光轻轻的

  • 机关兵神之军训生涯2

    米多多不只是花痴,还是个吃货。吃什么都不胖,这身材总是让我羡慕不已,该长的地方都长了,该瘦的地方,连一点多余的赘肉也没用。哪像我,吃啥都胖肉肉的。虽然我现在跟小时候比是清瘦了很多,可是跟老弟老妹他们比就差远了。我会瘦下来,这得说会幼稚园那时候的故事了。我清晰的记得那是我五岁那年,爸妈送我去幼稚园的路

  • 小小万人迷第二章在线阅读

    第二章:这系统怎么这么容易崩溃?白胡子:“哈哈哈,别人的给的称号,看起来你也是个强者,什么时候我们来较量一番。”史莱姆:“听起来好像是个大佬?”我妻由乃:“就没有人和我一样是个普通人吗?”赤瞳:“……”慎重勇者:“这个人的个人资料是怎么回事?”慎重勇者的一句话,让其他四人,全部停止了聊天,不约而同的

  • 宠物小精灵之我是大高手在线阅读第8节

    “嘛,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站在阳台上,用望远镜眺望远方~而妹妹此时在卧室中,想着一些事情。“那个猫耳少女,和我一样,并没有人类的气味,她也是幻想体吗?”“太奇怪了吧。为什么幻想体附近还能再出现幻想体,这不符合规定啊。”等等……说道不符合规定……妹妹突然想起了,似乎有这样的规定,宿主在召唤幻想体后

  • 绝地求生之天谴狙神第7章在线阅读

    将他们处理好后,李琦便将唐婉君送回了家,途中谁也没有说话。收拾了程杰,李琦心里很高兴,至于唐婉君,李琦心里已经释然了,每个人都有喜欢别人的权利,他可以喜欢唐婉君,那唐婉君也可以喜欢程杰。“妈,我回来了。”推开房门,家里的情况却和他的心情完全相反,很是糟糕。黄梅坐在板凳上哭,父亲李高远则是一身酒气,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