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重生鹿鼎去做王爷在线阅读第六节

2021/5/4 12:17:21 作者:一叶一世界 来源:飞卢小说网
重生鹿鼎去做王爷
重生鹿鼎去做王爷
作者:一叶一世界来源:飞卢小说网
主角穿越到鹿鼎记成为韦小宝的风流韵事本书书友群**(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这位大家都认得了,姑苏蓝氏的双璧之一,蓝湛蓝忘机,又因世人评价‘有匪君子,照世如珠,景行含光,逢乱必出’得名‘含光君’,入十恶狱的原因之前已经讲过了,所以就不重复了。”

“最后,十恶之首,夷陵老祖,魏无羡!同时,也是创立十恶狱之人,更是我夷陵魏氏的先祖。”】

[噢噢噢噢是老祖啊!]

[鬼道始祖,超厉害的!]

[老祖,你是我偶像啊!]

[老祖威武霸气,一统鬼界!]

[老祖威震天下,万鬼臣服!]

[老祖威武霸气,一统鬼界!]

[老祖威震天下,万鬼臣服!]

[老祖威武霸气,一统鬼界!]

[老祖威震天下,万鬼臣服!]

……

[老祖,求保佑我今年符箓初级考试不挂科!]

[卧槽你居然!!!老祖!求阵法基础课不挂科!]

[符箓中极考不挂!]

[阵法一阶资格拿到!]

[求保佑自创高阶防护类阵法专利申请通过!]

[卧槽!我们中出了个学霸!]

[什么学霸,学神!]

[合影!]

[合影加一!学神留个联系方式啊!]

……

“魏无羡,想不到啊,以后这些人考试居然跑来拜你求保佑。”江澄说。

“江澄你也可以求我啊,我肯定保佑你!”

“去你的!”

[等等!说好十恶呢!才九个人啊!]

[不是十个吗?]

[老祖、含光君、晓星尘、宋岚、薛洋、琴霜、法寂、连翘、影锋,果然九个,少了一个!]

[还有一个谁啊?这么神秘。]

[是啊,行渊哥哥,还有一个呢?]

[十恶九人不是很正常吗?]

[总有一人没有名字。]

[行渊哥哥,解释一下呗!]

[+1]

【“好好好,解释,解释。”魏行渊走到蓝忘机和晓星尘的雕像之间的空地上,说道,“有没有注意到这里的间距特别大。”】

确实,前面的雕像之间间距相等,偏偏蓝忘机的雕像与晓星尘的之间空了两倍不止。

【“其实呢,十恶,确实是有十个人。只不过呢,有一人,身份特殊,他并非蒙冤而不得不入,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只不过凭着一腔赤诚热血,愿为友人奋力奔走,肝脑涂地罢了。十恶狱创立之初,是遭到仙门百家忌惮的,老祖为了保护这个人,特意把他的雕像,还有名字隐去,故而现存的各种记载之中,这第十人都是留空的。”】

“装神弄鬼,定有问题!”

“就是,不留姓名,莫不是怕遭人寻仇?”

【“现在说说嘛,倒也无妨,可要睁大眼睛,看好了啊!”说着,魏行渊伸出右手悬空画符,一笔而成,符成,像出,一座雕像骤然出现在空地之上。魏行渊慢悠悠地后退十步,正好叫人将这尊雕像看个清清楚楚。】

[卧槽!竟然是他!]

[想不到,想不到,我真是想不到。]

[怎么想不到,和老祖玩得来的,他可是榜上有名!]

[玄正史上老祖头号粉丝,景仪第一,他排第二!]

[居然是聂怀桑!]

“怀桑!这是怎么回事?”

“大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二哥救……三哥救我!”

“诶嘿,居然是怀桑兄,真是出人意料啊。”魏无羡不由笑道。

【“不错,十恶的这最后一人,便是清河聂氏,双英之一的聂怀桑。”说着,魏行渊嘀咕道,“真是想不到啊,明明云深不知处听学时还……”

“咳咳,说到哪了,对了,聂怀桑,他与老祖自云深不知处听学之时便已相识,结下情谊,即使后来射日之征时老祖改修鬼道性情有变也对他深信不疑。之后呢,老祖被人设计,在金陵台走火入魔而亡。旁人都说是老祖咎由自取,可聂怀桑却不信,执意调查,甚至求到了姑苏蓝氏含光君的头上,这才水落石出,捉住了真凶,正是那兰陵金氏的宗主金光善,合谋者,便是其子金光瑶。”】

[万恶之源金光善,为了阴虎符,设计害死了老祖。]

[那时老祖的师姐才刚刚怀孕三个月,原本是为了庆祝金氏宗主一脉有后才举办的宴会,万万没有想到竟成了老祖的送葬会!]

[师姐为此休夫,金江联姻正式告吹,恩断义绝。]

[后来师姐由于收到的打击太大,一度疯掉,谁都不认得,就整天抱着老祖的陈情说话。]

[幸好后来老祖被夷陵魏氏复活了。]

[幸好幸好……]

[其实师姐的夫君还是挺好的,可惜偏偏生在了金氏。]

[老祖其实一直不看好金氏的,他一直觉得金氏水太深了,师姐这么善良的人会受不了。]

[可师姐就是喜欢金子轩!所以他最后还是把师姐嫁出去了,风光大嫁,百年无二。]

[当初就应该让金子轩入赘的!我云梦江氏有夷陵老祖魏无羡!让他一个金子轩入赘很难吗?]

[同意!]

[同!]

“阿羡!”江厌离看完天幕所言,不由惨然喊道,其声凄厉,魂魄欲裂。

“师姐,师姐,我在,我在,阿羡在这里,阿羡还活着,”魏无羡连忙冲到江厌离面前,拉着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脸上,“师姐你摸摸看,我没事,真的,没事!”

“阿羡,”江厌离凄然道,“我不嫁了,我不嫁人了,阿羡离金鳞台远远的,好不好,离兰陵金氏远远的,好不好,保护好自己,好不好……”

“好,好好好,师姐,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别哭了,师姐,你哭得我的心都碎了!”

“回云梦……”

“回,出去就回,马上回!肯定回!”魏无羡指天发誓,转头又看着江澄,“那什么,江澄,我身后这些……”

“怕什么!一堆老弱妇孺,我云梦江氏还是能给他们吃饱饭的。”

“嘻嘻,那就好。”魏无羡心头一松,又转回来哄自家师姐了。

另一边,聂明玦更是怒火中烧。

“金光瑶,若是你日后当真做出这令人不齿之事,我决不轻饶!”

【“你们都知道,聂怀桑向来是见着含光君就绕道走,这一回可是难得硬气了一次。除此之外,每逢老祖忌日,聂怀桑都让他手下的灵宝阁中所出售的与老祖相关的符箓,还有风邪盘、招阴旗以及其他玩意儿,全部涨价!第一年翻一番,第二年翻两番,以此类推,到老祖被人复活,这价格,可是已经翻了整整十三倍!”】

[不愧是聂朱公,会赚钱!]

[厉害!佩服佩服!]

[服了,真是感天动地同窗情!]

[哈哈,好一个感天动地同窗情!]

……

“聂怀桑!这灵宝阁是怎么回事?”

“大哥!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啊!我和魏兄,真的没到这个份啊!”

“怀桑兄,你这样说我可就伤心了。”魏无羡道,“想当年,你我可是一起看……”

“魏兄!魏兄!我错了,我错了!求你饶了我吧!”聂怀桑冲到魏无羡面前连连作揖,继而快速而小声道,“对了魏兄,你要真弄出什么风邪盘招阴旗之类的记得同我说说,价格好商量,五五分如何?”

刚说完,聂怀桑便迅速重回聂明玦身边继续讨饶,其变脸之快,着实让魏无羡吃了一惊。

“嘿,厉害呀,好厉害啊!”

【“哈哈,你们说的都对,都好。”魏行渊道,“后来老祖复活,又遇上仙门百家讨伐鬼修,造成一大堆冤假错案,老祖心生不满,故而在乱葬岗下建立鬼门,庇护天下鬼修,又创立十恶狱,收纳含冤之人,立誓以恶制恶,以杀止杀,诛尽世间恶人。可是,你要如何知道这人,究竟是正是邪,这事孰是孰非呢?”】

此言一出,顿时引得众人陷入深思。

【“老祖琢磨着,这一人不知,十人可知?十人不知,百人可知?百人不知,千人呢?万人呢?”

“所以,虽然明面上十恶狱就这么点大,暗地里,却是发展出了一个情报网。”魏行渊道,“老祖少年流浪,积攒了一些经验和人脉,知道在市井之间,能够打听到的东西比想象的要多。所以他专门去找了好友聂怀桑,因为他知道,聂怀桑因喜欢收集书画古物等玩意儿,自己捣鼓出了一个灵宝阁,还弄出了一连串赚钱的行当。而只要能赚钱,站得住,这些,都是能够发展情报网的基础。我记得《玄正史记-聂怀桑传》是有写到这一段的,怎么说来着,哦,对了,‘婴问怀桑:吾需耳目,可乎?怀桑直言:但所需!’”】

[居然是这段!我当年学的时候老师还说是老祖穷,缺人手,跑来找怀桑要!]

[谁知道一要就要了个情报网!]

[景仪写的也太简洁了吧!]

[果然是一笔春秋!服气!]

“怀桑,你这,唉。”蓝曦臣摇头道。

“不错啊,玩也玩出名堂,嗯,还弄出个灵宝阁,还会赚钱?”聂明玦道,“很好,以后清河的账本,都交给你管理了!自己看着办!”

聂怀桑欲哭无泪。

【“好了,十恶看完了,赶紧走赶紧走,后面还有一大段路呢!”魏行渊快步往附近的传送阵走去,中途想起了什么,一边走一边顺口说,“对了,这么大的广场看见了没?”】

[看见了看见了看见了!赶紧走,快让我们看看鬼门内部是怎么样的?]

[对对对!快走快走!]

[没错,今天的正题都没进入呢!行渊哥哥你要抓紧啊!]

[同意!]

【“好吧,听你们的。”魏行渊迈入传送阵,道,“我本来还想说当年老祖就是在这里成婚的,后面大殿里还挂着聂怀桑画的老祖夫妻新婚图呢。”

话音未落,人已经传送走了。】

[卧槽!魏行渊你说清楚!]

[回来!我要看老祖他媳妇!]

[回来!这么大的料你怎么现在才说!]

[回来啊啊啊!!!]

……

“哎呦,可惜!”魏无羡说,“差一点就可以知道我媳妇是谁了!”

江澄亦不忿道:“这魏行渊还真是有你的风范,说掉链子就掉链子!”

“好啦好啦,这种事以后总会知道的。”江厌离道。

蓝忘机莫名松了口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劫仙道妈妈想我了?

    美国“阳光轻轻的照在暖暖房间里又是一个好天气舍不得叫醒你呼吸你的呼吸猜想你梦到哪里我就轻轻的赖在你的臂弯里一个亲吻的距离等你自然睡醒我再假装闭上眼睛小小甜蜜就让它继续不是秘密的秘密我要说爱你像蜜蜂黏着糖蜜我的眼里只有你其似清泉,潺潺而来不是秘密的秘密和你在一起每个眼神微笑都安静却是幸福默契阳光轻轻的

  • 机关兵神之军训生涯2

    米多多不只是花痴,还是个吃货。吃什么都不胖,这身材总是让我羡慕不已,该长的地方都长了,该瘦的地方,连一点多余的赘肉也没用。哪像我,吃啥都胖肉肉的。虽然我现在跟小时候比是清瘦了很多,可是跟老弟老妹他们比就差远了。我会瘦下来,这得说会幼稚园那时候的故事了。我清晰的记得那是我五岁那年,爸妈送我去幼稚园的路

  • 小小万人迷第二章在线阅读

    第二章:这系统怎么这么容易崩溃?白胡子:“哈哈哈,别人的给的称号,看起来你也是个强者,什么时候我们来较量一番。”史莱姆:“听起来好像是个大佬?”我妻由乃:“就没有人和我一样是个普通人吗?”赤瞳:“……”慎重勇者:“这个人的个人资料是怎么回事?”慎重勇者的一句话,让其他四人,全部停止了聊天,不约而同的

  • 宠物小精灵之我是大高手在线阅读第8节

    “嘛,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站在阳台上,用望远镜眺望远方~而妹妹此时在卧室中,想着一些事情。“那个猫耳少女,和我一样,并没有人类的气味,她也是幻想体吗?”“太奇怪了吧。为什么幻想体附近还能再出现幻想体,这不符合规定啊。”等等……说道不符合规定……妹妹突然想起了,似乎有这样的规定,宿主在召唤幻想体后

  • 绝地求生之天谴狙神第7章在线阅读

    将他们处理好后,李琦便将唐婉君送回了家,途中谁也没有说话。收拾了程杰,李琦心里很高兴,至于唐婉君,李琦心里已经释然了,每个人都有喜欢别人的权利,他可以喜欢唐婉君,那唐婉君也可以喜欢程杰。“妈,我回来了。”推开房门,家里的情况却和他的心情完全相反,很是糟糕。黄梅坐在板凳上哭,父亲李高远则是一身酒气,瘫

  • 养个狼崽子当权臣第六章在线阅读

    看着面前站成一排的女孩子,我心里突然有点感动。“怎么感觉特别有仪式感呢……”我摸了摸鼻子,总觉得这个阵仗有点庞大啊。“嘿嘿嘿,舰长,我想买新衣服了,安排一下好不好?”果然是这样吗?!刚才的那一点点感动之意瞬间烟消云散,感情我这个舰长……是负责掏腰包的!还是没有工资的那种!但是刚刚上任,总不能没点表示

  • 仙降神临在线阅读轮回2

    轮回2男子听见后,转头笑了一声,然后便离开了常熏宫。看了少主还是没有忘记千寻姐姐啊,千寻姐姐。我们马上又可以见面了,真是让人期待呢。午时某女正被一只闹钟吵醒,“叮铃铃…叮铃铃…”,然后某闹钟就已经挂了。哎,起床气太厉害了,菇凉你真的惹不起啊。千寻虽然听见了闹钟声,都是还是倒头就睡。某管家看不下去了。

  • 火影之神级重生末优,小末优.....

    刚进入高中部教室,一阵吵闹声就传来了。“我们班**有一个姐姐,对她好好!”“切!**的哥哥当她是宝贝!”“那算什么,**有三个姐姐,视她为明珠!”她们在干嘛啊?看的末优一头雾水,这好像是.......要发生地震的状况啊!“末优,你来的正好,你说是哥哥多好,还是姐姐多好!”米若星把问题抛给了末优。“这

  • 武侠之神级宝箱在线阅读雪中的孔明灯

    很快我们点的东西就上来了,大家津津有味的一边吃着一边聊着。好巧不巧的是因为人太多,被人撞了我的背一下,转头一看就听见一个惊讶的声音:“妮子,怎么是你。”肖然闻声也转过头来,对上了高奕铭的眼睛。肖然对于这个个子高高,身材健硕的男生分外警惕,便悄声问我:“是谁?”林毅姗拉了拉肖然的胳膊说:“肖然哥,你忘

  • 元珏之没开门(5)

    虽然种种迹象表明邵井很可疑,但是剩下的六个人也不能完全排除嫌疑,毕竟他们在那一天也进了学校。“羽轩萦,起床了。”一道清亮的声音响起,唐梓笑站在凳子上,趴着栏杆儿上,朝正在呼呼大睡的羽轩萦喊道。这已经是她今天早上第三次叫羽轩萦起床,从六点开始叫现在已经是六点半,整整叫了半个小时,然而床上的人仍然没有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