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棋手是魔之睁眼说瞎话

2021/5/4 12:35:23 作者:逊雪 来源:纵横中文网
棋手是魔
棋手是魔
作者:逊雪来源:纵横中文网
那日被逼上绝路的他竟于死敌共同回到了过去!(主角表示很无奈)前世的遗憾总算有了转机可自己最大的恩人竟然是⋯啊啊啊不会写这个啊客官里面请啊

最近干CEO的总出事儿,不是吸.毒嫖.娼被网络柯南扒出来,就是喝醉了放飞自我把群.P视频发公司群里,不可不谓膨胀。

楚辞小心翼翼地将怀抱里的人放在床上,如果不慎晃醒叶雨声,迷.奸未遂这个大帽子就死死往他头上扣了。

先是全网黑,再是出卖身体,几日以来的高压让叶雨声的精神状态压抑到极点。

大哭一场释放之后,叶雨声沉沉地睡着了。

一张清秀漂亮的面孔,眉宇间流露着淡淡的忧郁。楚辞的指腹轻柔地滑过脸颊上若隐若现的泪痕,停留在淡粉色、微微张合着的唇瓣上,那份柔软让他感觉——这个人其实远没有表现出来得那么坚定。

楚辞:“叶雨声,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走上演员这条路。不过,你们老板的本质是个皮条客你不知道么?”

楚辞:“你到底有没有打听过周泰到底是什么人,连他的床你都敢上?”

楚辞:“我不知道你的金主是谁,也不想去打听。不过,做这种事情,你不觉得脏吗?”

楚辞眼前闪过无数个关于柏崖的片段,那些画面里,叶雨声的脸替代了柏崖的。

那些痛楚、那些屈辱、那些狼狈不堪、那些无声的绝望......全部都是叶雨声。

楚辞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逐出脑海,语气冷漠:“不靠身体交易,你就活不下去么?”

明明小雨还是个傻乎乎学母鸡孵蛋的小孩子。

那年冬天,小雨心血来潮从冰箱里拿了个鸡蛋,天天用被窝捂着、抱着睡觉。

可小雨睡觉从来都不老实,某天楚辞被小雨的哭声吵醒,披着外套赶过去一看,地板上一堆碎蛋壳和蛋液,小雨坐在一边哭得稀里糊涂的。

最后那滩脏不拉几的东西还是楚辞收拾的。小雨可怜兮兮地拉着他的衣角央求他,可不可把小鸡安葬了,他就带着小雨去花坛里挖了个坑埋好。

从此小雨天天路过都要去望一望那块小土包,楚辞腹诽,还指望土里长出个小鸡来么?

然后小雨哭着告诉他,妈妈是大骗子,妈妈骗人,那根本不是鸡蛋,是蚂蚁蛋。

他跟着小雨去看,原本埋碎鸡蛋的地方爬出了密密麻麻的蚂蚁,小雨指着满地爬的蚂蚁,哭得心都碎了。

楚辞忍俊不禁:“你小时候就不聪明,去娱乐圈趟什么浑水?”

楚辞:“如果你愿意放弃你现在的金主,向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就公开真相,给你资源,让你心想事成。”

语气渐冷:“不然我就任谣言流传下去,让你和娱乐圈绝缘。”

:“如果你再敢动找金主的心思,你看上哪个,我搞垮哪个。”

楚辞的自言自语消弭在空气之中。

拨开叶雨声散落的碎发,楚辞将手掌轻轻覆在微凉的额头。

看着叶雨声透着一点委屈的睡相,楚辞发出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小雨......你到底还记不记得我?”

轻柔无奈。

睡着的人没有回应。

楚辞起身走向办公区域,弥补几日以来因为过分关注叶雨声而造成的失职。

目前,几乎是他的合作伙伴奋战在公司事务一线。

姚乾树,公司第二把交椅,威望和实权都不容置疑。姚乾树的大名显示出父母不错的文化水平,谐音显示出父母对孩子的美好祝愿与期待。

姚乾树是楚辞的大学同学,出身贫寒,读书刻苦,和楚辞在创业上英雄所见略同。

两人合伙大干一番。小有成就的时候,姚乾树谨小慎微,决定就此收手;楚辞艺高人胆大,还想放长线钓大鱼。

吵了一架之后,姚钱树向楚辞妥协,因为楚辞口中的“大鱼”,就是楚家的家族企业。

姚乾树震惊,没想到楚辞这个人连自家人都搞。

大学开始创业,毕业没几年,楚辞鲸吞蚕食掉大部分的家族企业,开始专心致志搞独.裁。

姚乾树,也从一个小有成就的土老板,化身大企业的CEO,股份不低,八项全能,实权仅次于楚辞之下,在公司里威望颇高。他需要一个资源渠道去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楚辞也需要这么一个得力助手。

二人相处融洽。令楚辞唯一不满的地方,就是姚乾树这个人胆太小,生意稍微大点就婆婆妈妈犹豫不决,一旦涉及到灰色产业那更是见到门卫都心虚。

独.裁有独.裁的好处。大大小小的会,股东们提出合理的意见,姚乾树再从其中挑出一些自己认为合理的,一部分直接放行,另一部分楚辞说了算。

当然,这份好处可不是大风刮来的。

楚辞为了将高层全部换血,用尽手段,差点连自己的命都一起搭进去。

强行换血会产生免疫排斥反应,这个副作用现在都还没消失。敢公开搞楚辞的人不多,姚乾树就成了出气筒。因此,至今,姚乾树的父母都还在国外养老,妹妹高中就出国留学,全家每年归国旅游两次,每次配五个保镖24小时照顾。

天蒙蒙亮的时候,楚辞看了一眼时间,06:47分。

叶雨声眉目间那点阴郁和委屈消失不见,抱着被子睡得正酣。

楚辞将被子从叶雨声怀里一点一点地扯出来,抱着他下楼退房,回到车上,将人放回车后座。

叶雨声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惊:“怎么是你?!”

楚辞淡定地:“我可没强迫你上车。”

叶雨声想起自己叫网约车这回事儿,客气道:“哦,师傅,不好意思。我不会在车上睡了一晚上吧?”

听到“师傅”这个称呼,楚辞的嘴角在叶雨声看不见的地方抽了抽。

楚辞:“是。我刚醒。”

“交警开罚单了吗?手机没电,我回头一起付给你,就当省酒店房钱了。”叶雨声冲楚辞扬了扬黑屏的手机。

楚辞的眉头跳了跳:“没。”

“哦......”叶雨声想了想,又问:“您帮我看看我脖子歪没歪?我在车上睡容易落枕,今天自我感觉良好,您帮我看看我脖子歪没歪?”

楚辞定睛看去,叶雨声的脖子不偏不倚地长在他的脑袋和肩膀之间。

楚辞:“歪了。”

叶雨声:“往哪儿?”

楚辞:“左边。”

叶雨声把脖子往有掰了掰:“这样?”

楚辞:“还行。”

叶雨声就这么保持着脖子向右歪的姿势走了。

一直到家,叶雨声歪着脖子充电、歪着脖子玩手机、歪着脖子打开网约车界面——

他的脖子瞬间直了回来。

订单超时取消,未接电话里,有好几个陌生的未接电话,一对号码,正是网约车的司机师傅,而且车是本田,不是宾利。

他昨晚撞到鬼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灵源秘闻第七章在线阅读

    “哦?”这下子不仅是后面的秦弘和秦屿,就连前面的秦桐和罗修都好奇了起来。秦弘微微挑眉,显然对于裴昱的看法非常的赞同。罗修忍不住帮林琳说起了好话:“我觉得那位林小姐还是很厉害的啊,很有天赋,多加锻炼和学习的话,将来指不定能走到哪一步呢。”毕竟那位林琳小姐帮助罗修在秦弘面前保住了自己的尊严(?)和面子(

  • 我成了他的仆人在线阅读第七节

    “叮——”既陌生又熟悉的声音让苏瑾回想起了几个月前如同梦境一般的旅行。“旅途即将开始,请宿主做好准备,三十分钟后开始传送。”苏瑾急急忙忙的准备好东西,告诉家人相关的事情。“旅途倒计时”“3”“2”“1”“传送成功,祝您旅途愉快。”伴随着熟悉的昏睡感,苏瑾再次来到了属于她自己的旅行空间。她伸手打开系统

  • 八月乱长安女装后,我的妹妹居然没有认出我

    “秦少,您,您怎么来了?”项扬刚下车,便看到一个物业经理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对着秦默点头哈腰地,丝毫不敢怠慢。“哦,我带我女朋友,来看看自家妹子,你不用紧张,去忙吧。”秦默故意把女朋友这三个字说得很重,项扬听着都要打人了。物业经理瞧了眼戴着帽子,口罩,眼镜三件套的项扬,顺带着寒暄了一句,就立刻闪人了

  • 直播之恐怖审判在线阅读第7章

    一位服务生端着托盘上前布置餐具,另一位服务生递上两份菜单,分工明确,接着前后脚离开。周正昀垂目翻着菜单,心里却想着,妈妈用“长得干净”形容此刻坐在她对面的男士,的确很贴切——他穿着蓝色的格子衫外套,里头是灰色的T恤衫,戴着一副框架眼镜,头发理得整整齐齐,有点白面书生的文气,除了干净,也想不到旁的了。

  • 梦境贩卖师在线阅读第一章

    夏日炎炎,怀格朗日共和联邦,柯斯行省离柯斯市区较远的冒险者集市。由于离柯斯魔物森林比较近,而且柯斯见习魔法学校距离这里也较近。所以总有些见习魔法士也会来这里买卖一些东西。所以这里的集市还算发展的不错。“大叔。你这冰冷草怎么卖的?”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问道。“呦呦,这不是御龙小兄弟吗?咋了。你该不是要去

  • 网王之全知全能在线阅读惊讶!友谊!

    酷拉皮卡!刚才那个老婆婆说的前面有领航人,那是什么意思啊?小杰问着酷拉皮卡。“猎人测试的会场,每年都会有改变地点,唯有能够掌握正确的位置,有希望通过猎人测试的考生,领航人才会带领他们前往会场。我还听说,如果没有领航人的带领,想要到达测试会场的话,比登天还难!”酷拉皮卡!你真厉害啊,小卡认真看着这个美

  • 丞相他有倾城色[重生]龙类生命女神

    “我......在......做什么?”如果是睡觉,那么意识不可能这么的清晰。如果是其他原因,但是为什么自己的双眼无法睁开,不,不是无法睁开,而是就像是很难控制一样。身体和大脑下达的指令不协调,无法做出自己想要做出的动作。外界。“真的把它丢出去吗......明明是很个漂亮的孩子。”“艾欧大人....

  • 农家上门男婿在线阅读第10节

    徐清没有多想,送走唐雅岚之后,就开始写《盗墓笔记》的稿子。徐清倒是可以直接开播,但是电台节目的稿子,是需要提前过稿审查的。没办法,还是得打印出来。晚上十一点多,曾雨柔点击了保存章节之后,忍不住伸了个懒腰。前几天搬家,存稿都快用完了,曾雨柔这几天都在忙着存稿。两天攒了两万的搞,曾雨柔终于是稍微轻松了一

  • 韩娱之综艺大咖在线阅读第七节

    魏元音去靖国公府的时候是光明正大去的,可是出了那道公府门后,身为外祖家,整个林府再没别的动静。盛安贵族圈觉得很微妙,看来这位公主确实很不讨靖国公喜。一时,原本观望是否要交好魏元音的人们更加犹豫了起来,结果不曾想就出现了林家从属官员评考被挂掉的事情。这梁子结大了,许多人纷纷叹道。朝中一半的官员站了队,

  • 武侠:灵鹫少主之人道提前出世(4/7,求收藏)(8)

    夜空感受到一股危机袭来这是第六感。轰隆隆!!噼里啪啦~一道惊雷从天而降,仿佛是要消灭夜空一般!噗嗤!夜空被雷的里外娇嫩,体内上次没有消耗完的药力也被激发出来。夜空感觉很痛,跟小时候被漏电的水壶刺激到了一般。他挺过去了!天劫仿佛受到了刺激,又是一道霹雳之雷从天而降,势必消灭这个无毛猴!夜空怒了!“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