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这个男人来自末世第四章

2021/5/4 11:07:44 作者:鸡腿一号 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个男人来自末世
这个男人来自末世
作者:鸡腿一号来源:纵横中文网
江攸从末世中归来,带着在末世十年生活的记忆和经验,上一世江攸在末世中江攸如蝼蚁般活着,一直挣扎在生死一线,经历过背叛、绝望、崩溃和无数次的生离死别。江攸回归于现实世界后,为了能在末世之中活下去,他做了很多事,但江攸没想到的是,他的所作所为却让他陷入了一场巨大的迷雾之中,是沦为棋子,还是升为棋手,无论是谁的背后,好像一直有张无形的大手在拨弄着。末世的来临只是一场异世界的入侵,还是一场失控的人类清除计划?是登顶末世巅峰,还是成为所谓的救世主?不,江攸其实只想能够活着,能够和自己所爱的人一起活着。

王氏只略动了动筷子便退席,用起了毛边的帕子蘸凉水拍拍脸,清醒后就开始认真整理今日相公带回来的东西,额外还有一块约莫二两重的银角子。

杜河十数年前就被丢去县里认了某账房先生当师父,平时被人呼来喝去,也做好些打杂的活,十分劳累。

这年月给人当徒弟远不是后世那样舒坦的事情,几乎没有任何保障。伺候师父跟伺候亲爹没什么分别,又要前后奔走,又要端屎端尿,更甚者稍有不如意便招来一顿好打。更有那缺德的,折腾徒弟好几年也不舍得教授本事,生怕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父……

当初杜河尚且年幼,可已经认清家中早已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便咬咬牙去了。

头几年果然不好过,那师父身边已有了三五个徒弟,各个比自己大,又有经验心机,无论如何看他不顺眼,委实受尽磋磨。

好在杜河豁得出去,又肯吃苦,脑子也好使,几年下来就摸出脉门,练就好口舌,磨得好腿脚,又能忍辱负重,竟一鼓作气成了众徒弟中第一得意人。眼下师父年纪渐老,那几个师兄却全然不中用……

这几年杜河能顶事儿了,许多原本师父该做的活儿竟都是他接手,便涨到一个月固定工钱三贯,偶尔运气好了还能得些赏钱,倒比一般的小买卖人家赚的丰厚稳当些。

可到底出门在外,虽然管吃住,除了要孝敬师父,恐怕也少不了各样打点,又要交给公婆三成半,如何剩的下这许多?

却见杜河笑道:“你尽管收着,我只有钱使。”

见娘子仍旧面有疑色,他便笑着说:“你不知道,前些日子店里竟来了位举人老爷,掌柜的十分奉承,连带着我们也得了好些赏钱!真真儿的挥金如土,一抬手便甩出二十两雪白明晃晃的银锭,连称不必找。你可知他们那一桌吃才吃了不过十两有余,剩下的可不都是白得的赏钱?我也分得一两!”

说到这里,杜河却突然脸色一变,往自己脑袋上重重拍了一巴掌,骂道:“瞧我这脑子,竟把要紧的大事忘了!”

就见他十分小心的从怀中掏出一页纸来,略显笨拙的展开笑道,“我见那举人老爷正在兴头上,便壮着胆子近前服侍,又说了些个好话,央求他给我们女儿取了个名字,今日带回来了。”

他疼爱杜瑕丝毫不亚于儿子,又常年在县城活动,听闻大户人家的女儿一脚出八脚迈,又有正式的名字,不由的动了心思。

眼下他财力不济,无法给妻子儿女更好的生活,可取个名字还是行的,他的女儿怎么能跟其他人一样乱叫一通?

杜瑕原没敢想竟会有这种好事,又惊又喜,一时间又忐忑起来,万一这个名字不好怎么办。

只是不管好不好的,终究是杜河一片爱女之心,要知道如今村中女孩儿们也都是“大妞”“二妞”“大胖”“大红”“小红”的胡乱叫着,连个正经闺名都没有,日后成家也就只是“某氏”。杜家眼下共有五个女孩儿,前两个已经出嫁了,也都是这么“大丫”“二丫”的排下来,杜瑕行五,便叫“五丫”。

待杜河铺平纸张,先叫儿子来念。杜文过去瞅了几眼,略一琢磨就笑开了,又拉着妹妹的手道:“妹妹以后就叫杜瑕了。”

杜瑕闻言欣喜不已,再不能想到竟能重新得了这个名字,莫非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却说杜河见儿子果然认得出,不由得十分得意,又滔滔不绝的说起之前举人老爷的说法来:“老爷说了,这个字原是跟美玉有些瓜葛,不过也不算富贵,略有不如意,正和了咱们家!日后也不怕压不住。”

王氏听后果然欢喜无限,一叠声的念佛,直赞举人老爷果然和气,又祝长命百岁云云。

末了还感慨道:“不愧是读过书的人,就是雅致,这可不比村里那些个花儿啊朵儿啊的强多了?”

夜深了,两个孩子先撑不住,都眉眼干涩,可毕竟父亲许久不见,也不舍得去隔壁睡觉,只在炕上糊弄。

见孩子睡过去,杜河胆子不由得大了些,兼之又吃了些酒,头脑发昏,胆子也大了,举止便有些个轻浮。他笑嘻嘻将跟吃食一起带回来的一个巴掌大小深口缠枝花样青花小瓷罐拣出来,拉着王氏的手道辛苦,又叫她擦。

王氏面上一红,忙甩开他的手,啐道,“孩子还在这儿,你胡闹些什么?”

杜河嘿嘿一笑,紧接着却又叹气,道:“我也不是胡闹,早前你跟我的时候什么样儿,现在又是什么样儿,我也不是那睁眼的瞎子,如何看不到?”

他又心疼的拉起王氏干裂粗糙,满是血痕的手,说:“你瞧瞧你如今的手,怕是娘的都比你柔嫩些,还不都是做活累的!终究是我无用。”

王氏红了眼圈,忙道快别这么说。

杜河也飞快的抹了把眼角,又笑着开了罐子,跟她说:“这是县城里时兴起来的白玉膏子,白腻腻滑溜溜,怪好闻的,听说很能滋润肌肤,又能止皴裂。”

王氏十分高兴,却又心疼钱,只是到底小心的挑了些抹上,又凑到鼻端翻来覆去闻个不停,只觉得幽幽香气滚滚袭来,绵延不绝,便喜道:“果然十分香甜,也不油腻。”

杜河也欢喜无限,眉飞色舞。

夫妻两个说些悄悄话,王氏又把白日里女儿编的葫芦拿出来献宝,难掩惊喜的道:“我原没想着她能做出些什么,谁知竟是个手巧的!”

这葫芦已经是杜瑕又拆了之后重编的,比先前周正不少,已经颇能入眼了。

杜河就见那葫芦青翠欲滴、玲珑可爱,顿时爱不释手,翻来覆去看了好些遍,又摸着女儿尚未恢复的青黄小脸儿道:“果然聪慧。”

时下人们都在腰间悬挂荷包、坠饰,杜河在县里做活虽用不大着,可这葫芦实在好看,又谐音“福禄”,最吉利不过,摩挲几把后竟决意跟女儿要来自己挂着玩,也好一解在外的思家之苦。

稍后听王氏说杜文教妹妹识字,杜瑕记性很好,杜河越发的得意非常,喜得浑身发痒,若不是周遭没有女学,怕真也要叫她上学去了。

又过了会儿,却听杜河低声道:“我想分家。”

王氏一惊,本能地朝窗户外面看了看,这才压低声音问:“你怎得突然这样说?”

杜河冷笑一声,脸色突然变得十分可怖,带了些恨意道:“说到底,咱们这房本就是多余的,前儿瑕儿受伤的事儿我还没跟他们算呢。刚才我跟爹说话,你知道他们叫我说什么?竟是想要我拿钱呢。”

因为他在县里做工,店里包吃包住,他又不时常回来,便每月交给公家一贯多钱,权当做妻儿在家的开销。

乡间所耗甚低,一应瓜果蔬菜都是自己家种的,粮食也有租子顶上,就算再偶尔买点布匹和其他物件也有限,且王氏勤劳,自己日日做活,一天总能赚几十个钱,杜河上交的钱每月也就能动个零头罢了,剩下的还不都孝敬了二老?

哪知二老尤不知足,偷偷将钱拿去接济大房、三房,却转过来对二房母子三人冷言冷语,话里话外都是说他们白吃白喝……

今日杜河刚一回来,于氏竟就又流露出这个意思,说老三杜海预备开春后外出游学,家中钱财一时有些不凑手,叫杜海再拿十两出来。

十两,好大的口气!他需得几个月不吃不喝不上交才攒得住,叫他们一家人都饿死不成?

原本都是同根生的骨肉,若是兄弟和睦,他也不介意帮衬一下,可三弟终日胡作非为,肚里又哪里来的墨汁?说是游学,不过是出去撒钱!那就是个无底洞。

父母偏心多年,将他视作无物,好好的娘子在家里当牛做马,一家人竟又苛待他的儿女!前儿稍一个没盯着,小女儿脑袋上就多了老大一个大血窟窿,就这样于氏还想糊弄,只泼了一碗锅底灰就要丢开手不管,若不是杜河回来的及时,恐怕这会儿早就父女阴阳两隔了。

女儿平素最老实乖巧,从不乱跑,好好的怎么会磕在门外水沟的石头上?若说这事儿跟大房几个丫头没干系,杜河简直敢把自己腔子上的脑袋割下来当蹴鞠踢!

王氏自然是愿意分家的,能跟自己的丈夫孩子关起门来过日子,谁耐烦在这里伺候一堆的公婆侄女儿侄子,还有那些看自己总是不顺眼的妯娌呢?素日连想弄点吃喝都要偷偷摸摸,好不憋屈!

杜河也知道她这些年过的辛苦,柔声道:“且不说别的,这些年我冷眼在外面瞧着,文儿实在天资聪颖,日后少不得要考科举,总不好在这里窝着。那书塾的先生这么一大把年纪了,站都要站不稳,须发皆白、两眼昏花,精力也不济,且才是个童生,连秀才都不是,他能教出什么来呢?总要给儿子找个靠得住的学堂才是。县上也有不少学堂,坐堂先生均是秀才公,很有几家声名在外,便是举人老爷的也有两家,咱们也总要为儿子打算。”

“况且,”杜河话音一转,脸色又变得冷峻起来,“他们总瞧着瑕儿不顺眼,我就怕防得了以时防不了一世,若果真再有个三病五灾的,你我就都不必活了。”

王氏听了也是脸色煞白,双手发抖。

那日女儿满头满脸的血,倒在地上人事不省,有进气没出气的样子实在把她吓坏了,饶是现下还做噩梦呢!且公婆本就不重视孙女,更不重视他们二房的孙女,如果不是当日有邻居仗义出手,紧赶慢赶将相公喊回来,还不定怎么着呢!

其实王氏也不一定非要分家,只要能跟这些人隔得远些就心满意足,可到底一处过了这么些年,骤然要分开,她也有些惶然。

“可若是分家,咱们怕是得不着什么的,又往哪里去住呢?若另立门户,又要交一份宅户税呢。”

当今圣人立国之初免了好些赋税,这些年经济渐渐缓过气来,他们便也想重新征收,便又鼓励分家、产育,意图增进人口,后又将前朝的人头税改为现如今的门户税,倒比原先合算不少,是以好些家便都分了。

税是其一,再者瞧着相公的意思,是要去县里,可地大不易居,听说那边每日开销就比乡下贵了三两倍不止,他们又没有房子,也没有田地,这可如何使得?

只是相公说的在理,就是为了文儿的前途也该搏一把,日后去了县上,见识的人物多了,说不定还能给瑕儿挑个富裕些的婆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吾日三省吾身第十章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那个男人,哪怕那些对剑没有兴趣,早已下定决心修其他的人此时的目光也难以离开这个男人。剑尊从不在意外人的眼光,在众人炽热的眼光中也没有任何异样。连个眼神都懒得施舍。其他摆着各种姿势,盛装打扮的长老们,“······”掌门“咳——”众人:✧-✧柳怀竹:❤-❤众长老:·····剑尊:

  • 陌陌谦行在线阅读第八节

    帝乙驾崩,将幼子托孤于闻太师,太子继位,名曰帝辛。三子皆亡的黄滚老将军亲自把自己唯一的女儿黄氏送入宫中,后宫内有中宫原配姜氏,西宫妃黄氏二人,皆德才兼备,柔和贤淑。可谓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我儿,后宫已有二人,为何迟迟不见我孙儿诞生?”自打当上了太后,帝辛的母亲是越发的悠闲和……无聊了。帝辛登基一

  • 天鬼第1章在线阅读

    适当地在乎,可以让爱变成余生的期待,过分的在乎,最后只能感动自己。有的人把心都掏给你了,你却假装没看见因为你不喜欢,有的人把你的心都掏了你还假装不疼。因为我爱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伤人,人有生老三千疾,唯有相思不可医!本是青灯不归客,却因浊酒恋红尘,星空不问赶路人,岁月不负有心人!.......

  • [综]在下零号,砍鬼养家之住所

    四月末的天气,温和中也带着一丝俏皮与变化无常,似花季的少女一般。本是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空,却在这炎炎烈日中下起了蒙蒙细雨;在烈日曝晒下精神萎靡的田野.荷池,也在这蒙蒙细雨中重新焕发了生气。在丝丝细雨的滋润下,奄奄一息的嫩黄桑叶.柳枝,唉声叹气的草地.荷叶,视野所及一切红的.黄的.绿的花草树木,都在细雨

  • 鬼眼道士在线阅读第4节

    “嗯,对,离开隔离室后就去收集营养液然后找急救药品和防护服,最后去停车场找飞船然后离开这里,完美!”“我果然是个天才啊!”捋清了思路的白静柔开心的称赞着自己。“今天我们有迎来了一位幸存者,这位幸存者达尔先生今年已经860岁了,居然能从彩云星逃出来,简直就是老当益壮啊,下面让我们来连线一下达尔先生……

  • 新纪元之里程碑在线阅读第3节

    江剑心离开这醉风楼,站在街道,无奈的吸了口气。眼中瞥到几个孩童在玩井字棋,他来到旁边微笑着说“你们在玩什么啊?”几个孩童,抬起头来。看到江剑心的模样,都有些害怕,下意识的停下游戏,后退了几步。因为他在凌风城并没有什么好名声,看到孩童们都畏惧他,心中也多了些滋味。“我想请你们其中一位帮我个忙!”………

  • 莲花瞳第8章在线阅读

    琉璃塔小区。“鹿医生,我妹妹的病会有好转吗?”“难说,但是对比之前情况还是有一点好转的,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请那个人过来,有些具体问题我想当面了解一下。”“这个交给我,我尽量让他过来一趟。”“好。”鹿晴摘下眼镜,眼睛周围已经开始长出纹路,她抬起头看着她,“天色不早了,留在这吃饭吧!”“不用麻烦了,你

  • 我和禁欲系哥哥的日常第九章在线阅读

    到了展会,吴铭和林怜溜溜达达,很快看到一个非常奢华的展台。汤臣尚品,均价200000……开发商非常实在地将价格放在海报上。五个零,二十万只能买一个平方。大多数人,看到这张海报,都会艳羡地远远望上几眼,然后绕开这里,去其他地方。太特么的贵了啊!辛辛苦苦工作一年,攒下来的钱连块站的地方都买不到!不过,吴

  • 妹妹是宇宙女王与剑结缘(三)

    两位老人从屋子里出来,看见两个孩子靠在一起,正观摩着什么,他们起初以为是在一起看黄昏的落日,难免是对眼一笑,“这么小就不学好,是不是你教的啊”老艺人说完就哈哈笑,说的老村长老脸一红,“呸,都还是孩子”。俩人凑近了看,原来是小木剑做好啦,一把不长的小木剑,通体全是木黄色,表面很光滑,剑柄上还刻着一个末

  • 崩坏救世主在线阅读第九章

    原来,这两颗眼珠是一具大僵尸的两颗眼珠子。在黑暗当中散发着恐怖的绿色光芒。这赫然是一具尸变的绿毛大僵尸!绿毛僵尸猛然扑到了无邪和阿凝身上,发出一道野兽般嘶吼。耳边震耳欲聋,浓烈的血腥味和臭味混合在一起冲进鼻尖,无邪和阿凝差点没吓得晕过去,只感觉全身软绵绵的,已经使不出一点力气。“他奶奶的,是个绿毛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