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爱情花落又花开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5/4 11:35:52 作者:1870457906 来源:飞卢小说网
爱情花落又花开
爱情花落又花开
作者:1870457906来源:飞卢小说网
她,崔氏集团的千金;他,欧阳氏集团的少爷;他,圣帮首领,世界第一解码高手,世界第一杀手。他们阴差阳错的爱情,会有什么故事。但女主角掉入悬崖,竟穿越了,纳尼,什么狗血剧情,还要跳悬崖才能回去,哎,没办法,带着这个幼稚的太子回去吧三年的逃避,三年的抉择,她到底会选择谁,作者保证,结局是个喜剧呢(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竹海内的温度骤然降低,周身气流仿佛结了冰,刺骨的寒气覆盖在人的身上。

越德老朽打了个寒颤。

感觉四面八方划出凄厉的啸音,他才定晴一看,眼前是数道绿芒直面扑来,顿时之间,经过之地连气流都被撕破。

即将面临死亡边境,使得越德老朽产生惧意,竹欢绝不不止元婴期这么简单!

他肯定有什么别人没有的天材异宝,不然怎么又可能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就连化神期的老祖都没有这种杀意,竹欢这个只修炼了十年,出青莲门的次数屈指可数的人,除了有秘宝便别无其他解释。

越德老朽的心底一半是害怕,一半是贪婪。

当下,只能费力躲开竹叶,四处逃窜,尽管如此,离被击中只有寸许之差,他还是被竹叶上的剑气所伤。

脸上被数道剑气掀掉了一层皮,立即几血花绽开而来。

肩上一凉,下盘一软。

“我输了!我输了!竹欢真人饶了我吧!”

越德老朽‘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向竹欢一遍遍地磕头,他脸上的血还没有止住,地上也流了一大滩。

竹欢把横在越德老朽肩上的剑收起,说道:“你现在离开竹海即可。”

“好,好,多谢竹欢真人,我这就离开,离开这里。”

越德老朽作势转身离开,斜眼瞥见竹欢转身,手指之间亮器闪烁。

只见越德老朽神色狠厉眯起,还没等他挥出暗器,刚回头瞅他的猫儿惊叫一声挣脱开竹欢的怀抱,四肢屈伸跳起,抬起爪子猛地向他脸上抽去。

原本就烂了半张脸立即血肉模糊,猫儿见状张开下颚死死咬住他握住暗器的手臂。

越德老朽凄厉痛苦地嚎叫,银色的暗器掉落在地上,抬起另一只手试图对猫儿痛下杀手。

竹欢皱起眉头,虽然越德老朽那点偷偷摸摸地行为还不至于伤害到他,但显然越德老朽的动作已经惹怒了他。

更何况此刻越德老朽竟然敢在他面前露出想置猫儿于死地的动作,更是不可饶恕。

当即竹欢手腕一抖,那把竹剑又出现在他的手上,灵威一震,逐渐断成数截被竹欢控制于气流之中。

数截断竹挟带疾劲的气流,向越德老朽四面袭去。

越德老朽防不胜防,还没来得及做上还击的准备就已经被断竹插身,‘噗’地一声血像雨一样飘了出来,身上的骨头和内脏被灵气搅得全部碎裂。

竹欢这才伸出手把猫儿抱起来,猫儿见越德老朽没了动静也就松了牙齿。

下回再遇上这种人,它一定要一口咬死才行,那样就不需要竹欢再补刀了。

竹欢带着猫儿回到了竹屋,似是对猫儿方才主动袭击的行为略微不满,表情沉下。语气微重道:“也不知道对方身上有没有病,你就敢咬上去,若是感染上什么了可怎么办?”

无怪竹欢这么想,虽然玄烬大陆的人还没有这种问题,但在竹欢以前生活的仙道,他的第一任主人就是靠这种行为多次引诱妖兽送死,然后夺宝。

而猫儿却被竹欢这么一说整个圆滚滚都僵住了,它咬住老朽的时候,完全没有考虑这个问题,若是对方真的有什么问题,是不是竹欢就不要它了?

竹欢没有猫儿想的这么多,只是想纠正猫儿这个习惯。

见猫儿可怜的样子,竹欢也就心软了,从空间里取出一个灵果来。

若是其他修士看见这绿色的灵果肯定要引起轰动,实则是因为这个灵果名再生果,能生白骨,修复被破损的灵魂,生长周期为千年开花,千年结果,千年成熟,至少在玄烬大陆都找不出几颗来。

而竹欢说拿出来就拿出来,没有一点阻止灵气流失的措施,更何况这灵果一旦成熟,三天不食,灵气尽失,便会枯干,再也没有其他的作用。

不过,对于竹欢来说,这灵果不过是灵气尚好的那一批,他的空间有保存灵气不流失的功效,一旦放置在他空间里的东西,时间便会静止下来,所以这类灵果才会安然无恙放置在其中,至于里面到底有多少东西,没有整理过的竹欢还真不清楚。

里面的东西大多数是他第三个飞升的主人收集癖收集过来的,没想到到最后却便宜了竹欢,不过空间是竹欢本人的,里面的东西也算属于竹欢的。

猫儿闻着再生果,虽然他只吃笋,但面前的再生果却让他止不住唾沫,没有忍住咬了一口,这一口咬下去,果香甘甜的味道从口中飘散开来,满口生津,猫儿顿时食欲大振,就再也控制不住了。

果子不大,按照猫儿的啃食,不过五六口。

待猫儿吃完了果子,因为再生果灵气很强,猫儿吃完了也就睡着了,独留灵气在身体里慢慢吸收。

这个时候,竹欢闻见竹海有细微的衣袂振风之声,步履轻盈熟悉。

犹豫了一会儿,竹欢留下了猫儿,向竹屋外跃出,身姿如燕,当看见一袭青衣男子踏竹而来的时候便伫立在竹屋前等候。

青衣男子腰间挂着一把长剑,不似一般修士那样把武器放置于芥子空间里,他见到竹欢时微微惊讶,既而喜悦道:“师叔——”

竹欢对他有一些印象,是大长老的关门弟子,名孔逸苼,时常穿着一身青衣,发黑如墨,目如星辰,给人一种清雅温柔的感觉。

因为孔逸苼时常在别的弟子面前提起竹欢,还都是一副敬仰的模样,导致青莲门的弟子都知道在宁可在他面前说他不好,也不要说竹欢一丝不对。

得罪孔逸苼还只是得罪一个人,而得罪竹欢光光是竹欢一人都够让他们受的了,更何况竹欢的背后还有他的弟子星渊,长老们和门主,还有疑似脑残粉的孔逸苼,这些无论是哪一个都不是好对付的。

偏偏孔逸苼不知道哪里做的不对,星渊就是不喜欢他,甚至多次在竹欢面前说孔逸苼虚伪至极,原本对孔逸苼只是有点印象的竹欢,也对孔逸苼熟悉起来了。

要是星渊知道自己一时埋怨让情敌更接近竹欢,肯定会恨不得回到过去缝住自己的嘴巴。

“你怎么来这里?”竹欢的声音有些清冷,仿佛和周身的竹海融合,只见他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冷冽。

孔逸苼也习惯了竹欢如此态度,甚至因为竹欢问候他还感到受宠若惊。

只见他如一只轻燕似的飞了下来,却也离竹欢有一段距离,不敢靠近:“我是追着越德老朽过来的,没想到就遇见师叔你了,这可真是有缘。”

他是真的没想到能够在这里遇见竹欢,而且看竹欢这个样子还是孤身一人,也不知道星渊那未断奶的小崽子去哪里了。

对于星渊,孔逸苼只觉得他实在好运,好运成为竹欢的弟子,性子不稳重却好运的让别人臣服,在青莲门里,星渊是他最讨厌的第三个人。

竹欢闻言,想起已经被他杀死的越德老朽,推测孔逸苼来的方向应该已经见到了尸体,抬眼望向站在远处规规矩矩的孔逸苼,疑惑道:“哦?”

孔逸苼当场向他解释:“越德老朽在进秘境前杀了我门的一个小师弟,杀了之后还把小师弟的芥子武器都占为己有,弟子等无能,揭穿他后,没想到让他跑了,直到进入秘境我才发现他伪装成别的修士进入了这里,我顺着疑点追了过来,没想到却看到了他的尸体,尸身遍体竹剑入骨,可是师叔动的手?”

因为竹欢使用竹子当武器太瞩目了,所以他一看到竹子就想到了竹欢,更何况越德老朽的实力并不低,能够以这种方式杀死他的,在宁洲恐怕就只有把竹剑用得纯火炉青的竹欢了。

一想到是竹欢的可能性太高,原本不想在秘境多参和事的孔逸苼就控制不住的奔到这里来,当没看见星渊那个小崽子更庆幸了起来。

还好他过来了,要是星渊那小崽子知道了,肯定又是气得脸色铁青,每次看见他那个样子孔逸苼就异常兴奋。

鹰陵向来冷脸,无论是什么事都无法让他动容,萧乐简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实则骨子里全是黑墨水,就只有星渊看似正常,实则就是个傻小子。

孔逸苼终于遇上可以敌对的对手,怎么可能不会高兴,而且这也是他接近竹欢的办法。

鹰陵和萧乐简在的时候,孔逸苼根本没有一丝机会接近过竹欢,这其中没有鹰陵和萧乐简的作为,孔逸苼根本不相信,待那两人都离开之后,星渊一人却被孔逸苼利用了不止一两次。

到了如今,也有了成果,至少让竹欢记住了他不是吗?

孔逸苼思索之时,竹欢开口道:“是的,还有何事?”说话声音不大,却刚好传进对方的耳里。

孔逸苼无奈,苦笑道:“虽然越德老朽杀了师弟先,但就这样随便扔在那里也不好,我就把他的尸体处理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即便他的门派怀疑青莲门,也讨不到说法。”

时间长了,宁洲的人也会慢慢遗忘越德老朽这个人。

修真界就是这样,除非你留下了神兵利器,上等心法,不然谁会记住一个失踪许久的修士。

竹欢道:“可。”

孔逸苼张了张嘴,又闭上,准备离开告别时,步伐一顿,忽然问竹欢道:“师叔,我能问你一件事情吗?”

竹欢看向孔逸苼,颔首默许:“你说。”

孔逸苼垂下眸:“十年前,我和鹰陵师弟一起向师叔求师,当时无论我的修为还是我的天赋都比鹰陵师弟强大,可为什么最后师叔却选择了鹰陵,而非我?”

十年前,孔逸苼天赋极好,以筑基的修为进入青莲门,当时的青莲门并没有现在这样强大,竹欢也只是金丹后期,不过在孔逸苼的眼里三个长老和一个门主,只有竹欢最适合当他的师父。

门主常年闭关,座下的徒弟全是放养或者由其他长老代劳,大长老的徒弟最多,根本顾忌不到,通常新来的弟子都是由师兄照料,至于二长老仲泰,孔逸苼谈不上喜欢便直接略过了。

那时候孔逸苼的修为虽然相比较偏差,却是唯一一个没有弟子的长老,所以他才会选择竹欢,但他没想到还有一个小子也选择了竹欢。

当看见那个小子是天赋最差的那一批,而且修为也才引气,孔逸苼就松了一口气,可当他以为竹欢就算闭着眼睛也会选择他的时候,竹欢却把手指向了那小子,离去时都没未曾看他一眼。

后来,孔逸苼退而其次选择了大长老,十年之间竹欢也陆陆续续收了三个徒弟,没有一个徒弟长留。

这更让孔逸苼不明白,如果竹欢选择的是他,那他一定不会像其他人一样不知道珍惜,甚至让竹欢一个人孤独的在修凌院,不会狠下心离开他。

竹欢思忖片刻,才知道孔逸苼说的是何事。

只见他面上没有一丝情绪,淡然道:“你的天赋和修为的确很好,但并不适合做我的弟子,我在意的是悟性,而非其他。”

孔逸苼一脸恍然大悟,心底却还是控制不住难过的情绪:“怪不得,怪不得鹰陵如此,萧乐简如此,星渊也是如此,终究还是我不适合,和师叔没有师徒缘分。”

竹欢垂下眸,眸色浅淡如琉璃,不语。

孔逸苼才向竹欢拱手告别:“多谢师叔,我多年的心结也算解了,现在该回去给小师弟交待了,就先行离开一步。”

说罢,只见他身子一纵,身姿婀娜,离开了竹欢的视线。

竹海里的风动声逐渐变小,竹欢感觉竹海除了他和猫儿再也没有其他人了,才安心走进竹屋里,此刻猫儿还不知道竹欢已经离开,感觉竹欢的气息立即缠了上去。

半个月过去了,猫儿也吸收好了再生果,同时它的体型也变大了许多,不过在竹欢不知道的时候,猫儿开始担心自己重新生长出的毛会不会变硬。

猫儿自己蹭了蹭,感觉有点扎手,不像以前那么柔软了,顿时就慌了。

而竹欢因为察觉星渊已经出来的时候就没注意到猫儿的异常,问着心思明显飘忽的猫儿道:“我要离开小岭山境,你是否要跟着我一起离开?”

猫儿先是一愣,后急忙点头,它知道竹欢会离开,早已经带着和竹欢一起出去的念头,如果竹欢不带它走才是大灾难。

之后竹欢就抱着猫儿去寻星渊,找到星渊的时候,星渊一脸阴晴不定,见到竹欢时一脸惊喜,又有点恍惚。

星渊拱了拱手:“师父,久等了。”

竹欢见他这个样子也没有问他的机缘,只是颔首道:“离秘境再次开启的时间要到了,我们先过去。”

星渊跟在竹欢的轻盈身姿背后,心思却根本不在这里,他的芥子里放着一把蛇弓,正是与他有过肌肤相亲的女子,可是他的心里想的却是师父,甚至他差点亵渎了他最仰慕的人。

这一路下来,星渊也没注意到竹欢手里的猫儿,等他发现的时候两人已经出了绿洲。

星渊注意到竹欢怀里扭动的东西,惊异问道:“师父?你抱着的是什么?”

竹欢这才垂下眸温柔看向猫儿,回道:“捡到了一个小兽,愿意跟我走,就打算带着回去陪我。”

星渊点了点头,也没把猫儿放在眼里,毕竟师父想要什么,他还管不到那里去,再说他自己也心虚。

星渊以为竹欢不知道他偷偷带得有其他人,却不知竹欢心里很清楚,只以为弟子害羞没准备介绍出来,也就没有多问。

等了片刻,几乎所有的人都聚集了,没聚集的要么是出了事情,要么是死了,秘境时间不等人,修士多数感情比较寡淡,便没有人在乎其他人生死。

而和竹欢分离有半个月的孔逸苼却是最后一个到来,他看向竹欢时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再瞥眼看向星渊,忍不住挑眉惊异,以前这个小子一见到他向竹欢示好就恨不得用眼神杀死他,今天却一直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也是怪哉。

不过如果他能随了他师兄们的性子,早点离开竹欢,那就再好不过了。

想到如此,孔逸苼眉梢微喜。

摆下阵法之后,由竹欢带领一群人出了小岭山境,终于全部落脚在宁洲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白色郁金香第1章在线阅读

    一人从虚空中踏步而来。男人身着青色长衫,黑色的长发散散的束在脑后,随清风微微摆动。几缕散发落在脸侧,斜飞入鬓的眉角,乌黑温润的眼眸,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小巧挺直的鼻梁下,是淡粉色的唇。通身带着一股温纯气息,像是春日化雪为水的小溪流过的潺潺清爽。修真无岁月,易樊出关之时世上已过千年。感到体内真气涌动有

  • 一叶障天下第1章在线阅读

    永安二年。今年的冬日,比往年来的更早。大殿内男女的欢愉声狭着刺骨的风往外吹。“娘娘,咱们回去吧,陛下说了今日不见人。”宫女看着殿外已经跪了一个多时辰的女子,想着她年幼娇弱的身体,不忍心的低声劝道。文锦心绝艳的小脸惨白,身子却是分毫不移,挺直着腰板眼睛死死的盯着殿门。“臣妾求见陛下。”边说边用力的磕头

  • 三国:开局杀董贼在线阅读第九章

    “陈玄奘?僧人?”李世民有些疑惑。隋末唐处时期,西方教还尚未传教到这里,信仰并不兴盛。这僧人虽然李世民也听说过,但是并无什么大的印象。比起方士,修炼得道之人来说,在李世民心中差了不止一个档次。“他揭了皇榜,说能解决陛下困扰!”侍卫解释道。李世民迟疑了下,并未直接召其进来,而是将目光看向了李承乾。“承

  • 综漫 玖兰枢的忧郁之顺其自然(10)

    李明月正在给病人看病,温莞气喘吁吁跑到门口,看见里面有人,又连忙退了出来,坐在门口的凳子上平复气息。五分钟后,里面的病人出来,温莞才进去找李明月。温莞把手里给李明月留的甜点给李明月。水墨警告的声音还在耳边回响,现在给李明月两个胆也不敢再在这里吃东西了,她摇摇头说:“这里不能吃东西。”温莞放下东西后也

  • 微表情之轩辕无道

    看书的兄弟,点亮封面下的收藏和鲜花,咱们一起创造辉煌可好??华夏帝国、北方腾燕州的州城燕京。清晨的阳光洋洋洒洒的落在了一队骑兵的身上,这些骑兵一身精美皮甲,甲胄之上,勾画着炫彩的龙纹,显然,对于这群禁卫军来说,华丽的服饰远比精良的铠甲重要。骑兵中间卫护着一架马车,马车装饰算不上豪华,只能算是一般,突

  • 月下尘在线阅读第5章

    谢阳其实是被迫闭关了一个月的。没有办法,谢阳也完全没有料到,那位留下那些秘籍的谢寒池的确是天才中的天才,《冰神诀》的第一部分引气入体之后紧接着就是利用谢寒池留下的七块玉饰中的一块,直接从引气入体修炼到筑基期——按照谢寒池写在《冰神诀》中的话来说,这也是对修炼者的考验之一。谢阳心知这是谢寒池在设下那么

  • [魔道祖师bg]温若寒的夫人又搞破坏了?第八章在线阅读

    “你小子跑过来凑什么热闹!”金莲低声呵斥道,然而亢奋中的何飞完全接收不到他娘亲眼中传达的信号,不过这一切却被缥缈尽收眼底,她似是猜到了金氏的用意,微不可查地轻笑了一声。何子安是距离缥缈最近的,便开口询问道:“怎么了,阿妹?”“没什么,兄长你想去试试吗?”缥缈即刻岔开话题。“北川尹氏那自是人人都想去的

  • 风起九州录在线阅读第一章

    第一章林叶明放学回到家里,发觉家中气氛非常紧张。父亲一个人在关在书房里,母亲独自坐在阳台上。林叶明很惊讶,这个时候是母亲十年如一日打牌的时间,而父亲应该在陈小姐樱花路的香闺里。从他记事起就是这样了,母亲的牌搭子换过好几次,父亲的晚上时间也换过好几个地点,不过倒是从来没有带到家里来过。但是,家里喧哗一

  • 几回闻第10章在线阅读

    Chapter10她有点害怕地刷了刷大家的反应。竟然……没崩。大部分人都觉得陆仲廷这样反而大大方方很坦荡,证明他的确跟沈晴一没什么,不怕来人黑。还有人在搞笑:谁能想到有生之年竟能看到陆仲廷开微博,关注的第一个人居然是沈晴一。看着微博上各种调侃的消息,沈晴一不觉松了口气,陆仲廷在她心里的形象又高大了几

  • 重生之风云惊变之第四章

    “阿嚏。”幼清坐在石阶上,捂住嘴巴打了一个喷嚏,又接着来闹赵氏。赵氏望着他那身轻薄的夏衫,稍微把人推开,顺势摸了摸幼清白生生的手,而后蹙着眉心问道:“手怎么这么冷?是不是受凉了?”幼老爷立即如临大敌地问:“要不要让人请个郎中上山来?”幼清瞄了他一眼,狐疑地说:“爹爹,真的不是你在悄悄说我坏话?”幼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