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重生成爱豆同桌重生替嫁

2021/5/5 13:15:05 作者:木槿木鱼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成爱豆同桌
重生成爱豆同桌
作者:木槿木鱼来源:晋江文学城
——下本开《她的偏执少年》,求收藏——开学没多久,桑琰便成为众星捧月的男神,他一幅高冷的样子,女生都不敢跟他答话。一日,桑琰一身干净的白衬衫,站在一班教室门口,对美佳勾勾手指,言语懒散:“美佳,跟我出来一下。”美佳:“桑琰,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桑琰:“我的化学书没带,你的借我一下。”女生们叫喧了,桑琰这么冷的性子,竟然会主动跟女生借书。*有人在二班教室门口挑衅桑琰,美佳为了桑琰,趟了这趟浑水。同学望向身旁的女生,少女脸蛋有些黑,头发也是土掉渣,说道:“怎么,南穗的新生头号种子,出来混还带家眷啊,

十里红妆,鞭炮锣鼓的声音响彻京城,红绸绑着的嫁妆足足百余抬,跟在花轿后面,折着弯儿延了两条街。

宁芸萱眼睫微颤,方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便被这震耳欲聋的喜乐声惊了一跳,眸中露出几分茫然。

她刚刚还跟着导师在手术台上给一位病人做心脏手术,眼前一黑,怎么就换了个地方?

记忆忽地如潮水涌来,将她拍在回忆海中,头痛欲裂。宁芸萱闷哼一声,猛地倒在花轿一壁。

“小姐,怎么了?”大约是听到了声响,一个侍女敲了敲花轿,低声问道。

“无事。”宁芸萱抿了抿唇,将满含震撼的目光敛起,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连续二十个小时地连轴转做手术,她的身体还是撑不住了,竟猝死在手术台上。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她既没有入轮回,也没有就此解脱,而是阴差阳错地进入了这具刚刚失去生命特征的身体。

原主是国公府的庶小姐,一直在嫡母的手下讨生活,这门正在办的亲事本来是她的嫡姐的,却被偷龙转凤地换成了她。

原因无他,京中皆传那位亲王有疾,一发病便状若恶鬼,形容可怖,那嫡姐自幼娇生惯养,哪里受得?竟出了个馊主意,让原主顶了上去。

只是不知道原主到底是怎么死的。

宁芸萱眨了眨眼,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微微垂睫,便见到凤纹嫁衣上滴上了几滴血迹。

她愣了愣,下意识地摸了摸脸,便发现她的鼻下竟有两行血迹。

头晕脑胀,鼻血横流。

想到原主上花轿前侍女端来的那碗百年人参汤,她哭笑不得。

虚不受补,原主竟是被大补补死了。

摇摇晃晃的花轿突然停了,紧接着便是一阵惊呼,一支箭矢直直从轿门飞入,直插到宁芸萱脚边。

“啧,偏了。”外头一个男声响起,似乎还带着几分遗憾。

送嫁的嬷嬷擦了擦额上的冷汗,赔笑道:“王爷,还是先拜堂罢,莫要误了吉时。”

“本王要娶的是贵府嫡女。”萧烨庭想到暗卫传来的消息,冷笑一声,意味不明道,“这花轿之内……”

“正是我们小姐。”嬷嬷赶忙道。

宁芸萱抿了抿唇,大抵也知道如今是个什么情况了,搭着侍女的手出了花轿,便牵着红绸另一侧,仿佛没有察觉到他的不喜一般。

喜乐再次响起,恭贺声不绝于耳,觥筹交错。

萧烨庭眸光微冷,牵着红绸拜完了堂,之后也没等喜婆把秤杆递给他,竟兀自用手揭开了宁芸萱的盖头。

喜婆见状,心中暗暗叫苦。

用秤杆掀新娘子的盖头,本就是为了讨一个称心如意的好兆头,可如今王爷这般,不是摆明了说他不喜新王妃么?

盖头被掀起,萧烨庭便见得美人微微垂眸,柔荑轻捏衣角,一身红嫁衣更衬得她肤如凝脂,顾盼间皆是欲语还休的风情。

宁芸萱也不在意男人是怎么掀的盖头,只抬眸向萧烨庭望去,唇角微勾,轻声唤道:“王爷。”

听见这清脆的声音,萧烨庭冷眼打量着宁芸萱,薄唇紧抿,叫人看不出来在想些什么。

这满身的风度,决不是一个庶女该有的。

莫不是消息有误?

他正疑心是否暗卫的消息出了错误,便听得宁芸萱道。

“王爷不必困惑,我确实不是宁国公府嫡女。”宁芸萱笑道,“只是也请王爷莫要惊怒,宁家绝无羞辱王爷之心。”

“庶女换嫡女,草鸡换凤凰,也叫无羞辱之心?”萧烨庭嗤笑一声,一双眼中满是冰冷。

宁芸萱也不怒,只摇了摇头,半点都没有慌乱的意思,只道,“王爷大抵也调查过我了?”

她此刻敢摊牌,自然是已经找到了倚仗。

嵘王乃是当今圣上一母同胞的亲弟,又兼之十余年征战,曾被封战神,本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却因急病而大败,自此一蹶不振,京城贵女趋之若鹜的第一夫婿变得无人问津。

若非如此,哪怕是嫡女,宁国公府也是高攀了,哪有今日敢把庶女送来的道理。

而她好巧不巧……却是个医生。

“你想说什么。”萧烨庭眸色暗了暗,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问道。

“宁国公府送我来,是欲为王爷治病。”宁芸萱与他对视,丝毫没有心虚的意思,“若借医女身份而来,实在有碍闺誉,便斗胆换了新娘。”

“空口白话,是非全凭你一张嘴罢了。”萧烨庭淡淡道,似是不信,只是手指却忍不住攥紧了。

“我名唤芸萱,确是宁国公府庶女不错。”宁芸萱见他这副样子,笑了笑,又道,“只是我幼时体弱,曾为神医所救,后随神医远游,神医逝世时将衣钵传我。”

“师父曾教我悬壶济世,”她顿了顿声:“王爷是战神,若此病得治,救下的岂止一人,乃是边关数十万百姓,故而芸萱愿竭尽所能。”

“你今日所言,若有半句谎话,你可知是个什么下场?”萧烨庭眼底闪过一丝深沉,冷声道。

他曾掌一军,手下暗线无数,查一个国公府庶女,易如反掌。

只是宁芸萱敢说,自然不怕他查。

原主幼时体弱,确实曾被嫡母送去乡下,又遭苛代,半个伺候的人都没有,直到半月前才被匆匆接回来替嫁,知晓此间事迹的人,也只有原主自己。

宁芸萱指尖微动,在软绸上点了点,淡淡道:“全凭王爷处置。”

萧烨庭抿了抿唇,只觉得心中有一处似乎活了过来。

他一生驰骋沙场,却遭此大劫。连宫中太医对此也束手无措。

他原本已经死心了,却出了个宁芸萱,如今便是假的,也要死马当作活马医一回。

他强压住心中那一丝希冀,试探地问道:“你待要如何做?”

“卡马……”宁芸萱顿了顿声,忙转了话头,回想着中医的治疗方案,一边道,“此症欲根治需主平肝熄风……”

她药方念出,萧烨庭便信了三分,余下七分疑虑。

他也曾派人找过治疗此症的药方,自然知道这些药都是对得上号的。

只是那么多神医都束手无策,一个女子,当真可以么?

他沉吟片刻,取了纸笔写下药方,转身便走。

尽管这女人再如何巧舌,他心中却是清楚得很。

好一个宁国公府,竟敢拿庶女羞辱他,这笔账,他记下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便是人间好时节在线阅读斗嘴,再次录制

    南兮看着满桌都是自己喜欢的菜,喜悦之情油然而升,刚准备拿起筷子品尝一下这传说中的手艺,突然想起这是在别人家,似乎没脸没皮了些。“嫂子,你一会要是觉得不好吃也给我点面子,为了这顿晚饭,我都忙活一下午了,你就当扶贫。对了,你以后就叫我Mino吧,这样k哥也不会吃醋。我从昨天算是发现了,他以前高冷禁欲的形

  • 小丫环,给爷站住在线阅读第10节

    灰衣精灵读取的只是痛苦,他没读取的大多是快乐的回忆。我们的情感坚不可摧,即使他将你的快乐淡化,即使他将你的痛苦加深。他不懂我们之间的信任、友情,但你不会忘记我们的快乐时光,所以你会三番五次想起。邪灵组织没来以前,我们是要好的朋友,邪灵组织来以后,我们是生死与共的战友。我相信我们不会是敌人,想起来吧!

  • 修真重回之痴傻

    奴婢心急地要命,又不敢和夫人她们说,便告假偷偷跑出来寻找。正巧听闻那平昭王世子杀了吴自闯还带回了陆四公子,奴婢心中惊疑,便狠了心报名做了军中女侍。他们见奴婢手脚快活便将奴婢调来伺候你……果然,果然呐就被奴婢我找到了!”她回忆起这么多天来的担惊受怕,自己吃的苦头,禁不住又落了泪。那温热的泪水一滴滴落到

  • 重生终极三国想苏麻辣藕了咋整(上)

    今天周日,天气阴,微风。树叶飞落进家门口4次,来往过路的村民男15人,女27人,小孩6人。秦大兴出去回来往返共3次,她独自一人观看蚂蚁搬家共计一个半小时。今天周一,天气多云,风略大。树叶飞落进家门口8次,来往过路的村民男6人,女10人,小孩3人。秦大兴上学去了,无法计算,她独自一人打扫卫生共2小时。

  • 大唐之义商系统之查克拉属性、大筒木、龙地洞(3)

    第二天早晨“喂,你听说没?那个家伙是宇智波家族的,和火影大人一样。”“就他还宇智波,那我缝个族徽还叫宇智波佐助呢。”“别瞎说,这家伙连族徽都没有。”......自从宇智波云脉自报家名之后他们就一直再议论他。“安静安静。”漩涡博人的声音和身影同时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今天我们来测查克拉属性。”此言一处

  • 循渊分手了

    挂断电话,肖奕芸越想越觉得奇怪,心里寻思着:晨曦昨天才去绿城,怎么今天就回来了?不可能呀,他们一个多月没见面了,她应该是跟陆明辰歪腻在一起才对呀!可是听陆明辰焦急的语气,一定是出什么大事了。不行,我得给这个小妮子打个电话才行!秦晨曦刚刚入住酒店房间,手机就响起,一看是肖奕芸,连忙接起电话:“奕芸啊!

  • 重归之路之回忆最初

    还记得那年,农历十月十二,还有两天就是道教的下元节,周末的宋佳音总是喜欢跑到市中心的图书馆去,因为那里的书比较齐全,她也会有时间便在那里坐上一整天,还有个原因是,这里的书可以免费看。她喜欢坐在静静的图书馆里看书,如同今日,佳音又是看了几个小时,未曾离开。佳音看的正入神,有人不小心碰掉了佳音手里的书。

  • 我有一座属性塔第二章在线阅读

    叶凡尘满怀激动的跑到了距离他所在的别墅不远的地方去,现在火影模拟游戏仓和游戏头盔都已经在各大商场上市,不过虽然有着庞大的货源供应,却也是供不应求,现在网上的一个最简朴的头盔都被炒到了二十万,而游戏头盔的上市价格不过才五万而已,而一个高级游戏仓二十万,游戏仓可以让人的身体得到最舒适的游戏体验,不会因为

  • 致陆太太陌景昔

    离笙:“要来就来呗!关我屁事啊!”陌凉:“不是...她...她.....她!”离笙无奈,翻了一个白眼:“她怎么了?”陌凉:“她说要住在这里。“离笙忽然炸毛:”什么?你答应她的?“陌凉:”她根本没给我不答应她的机会啊!”离笙:“她不是你妹妹吗?”陌凉:是啊!可我。。。。。,管不住她啊!”离笙:“你咋这

  • 尘缘路击杀(求鲜花)

    因普莱扎犹如鲤鱼打挺一般站了起来,肩膀上的炮台对准赛罗,直接发射了数发。面对气势汹汹的红色能量弹,赛罗不屑的哼了一声,挺胸,双臂张开,双手虚握,在自己的意念控制下,头顶上的两片冰斧瞬间飞了出来,在空中飞舞了一再后准确的飞在赛罗的手中。赛罗握紧冰斧,两把冰斧锵锵的摩擦敲打两下,散发出大量的火星,随后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