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精灵宝可梦之凤凰小智之长愿如此人闲

2021/5/5 12:56:57 作者:我爱一宝 来源:飞卢小说网
精灵宝可梦之凤凰小智
精灵宝可梦之凤凰小智
作者:我爱一宝来源:飞卢小说网
祖星上最后一只神兽凤凰穿越到精灵宝可梦的世界。皮神有了内丹会怎样?比雕有了火系能量会怎样?这一世资质不高又如何?“碌碌无为之时,我将赐予你神兽血脉!待到巅峰之时,我将赐予你涅槃重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郡王府座落在南华街,占地颇广,当年贤平老郡王为国建功立业,加封郡王,他不要皇上赐新府院,倒瞧中了一座富商的私家园林,又买下了周遭的地皮扩建成如今的郡王府。

清秋一直嫌郡王府过大,人也太杂,窝在膳房不出去,如今到了世子府,不过是个身份尴尬的丫鬟,且永无升迁之时,面对着处处是景的世子府,更提不起劲逛上一逛。

郡王妃派过来伺候世子的老人不多,有两个,一男一女,男的是世子出征前便一直服侍在身边的小厮,叫青书,如今年岁已大,早已不做小厮,此次过来新府便升作了内院的管事。另一人是郡王妃身边的红玉,她原替郡王妃管着书斋,做事极为牢靠,进退有度,来到新府隐隐便是一众丫鬟之首。其他还有丫鬟若干,仆人若干,红玉与青书商议之后,将人分到各屋各院,各自安排了活计,只是轮到清秋时,有些作难。

他们均知清秋的大名,此女是世子亲口要的,让她去做饭是不行的,郡王妃吩咐过不可让她动手,但又不敢让她去做洒扫那种下等活计。因世子搬入新居当日,门前多少人排队送礼,恭贺世子送乔迁之喜,他却极有兴致地在人前与清秋闲话不已,想想真不可思议。

清秋与红玉同住一屋,便离世子的寝房不远,屋子比她在郡王府当管事时住的房间还要大,房间摆设也精致。她一声不吭,自己跑了几趟将郡王府的东西拿了过来,差点把腿溜细,此刻正躺在床上略作休息。

看来要在这里住上很长一段时间。

当她拿着盆花,最后一次离开郡王府的时候,没有回头望一眼。秋风乍起,前途渺茫,该作别的都已作别,如今最重要的,便是趁哪天世子心情好时,问问她啥时候能走人。只是转角看到一乘云轿停在郡王府外,那微微掀开的轿帘后,却是雪芷。

她闲闲问起清秋的状况,又邀清秋去与她同住。

美人邀约,若清秋是个男子,便是刀山火海也去了。她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雪芷怎么会是一时意起路过郡王府,她倒是神通广大,看来一直注意着自己的动向。一个即将嫁入天府,远离越都的故人,不去偷着乐,为何要频频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个问题困扰了她,以致于当日在厅堂上出了会神,正好被世子注意到,唤她近前说话。

清秋站在一众等着给主子请安的仆人里,十分出挑。全因众人无不换上才发的新衣,一式青色,独她没有,偏今日她不想看着太落魄,穿了件淡红的衫子,一片青光里那一点红,自然引得卫铭注目。

卫铭本是过来看一眼,入府后青书召集奴仆给主子请安,门外的送礼队伍排得老长,府里早备下了酒宴待晚间大宴宾客。一眼看到清秋魂不守舍的样子,心中好笑,叫她上前来,用只有两人听到的声音道:“我听说你用一盘花椒放倒了我父王?很好,今日乔迁新居,晚上爷就吃这道菜了,记得泡上一壶款冬花茶。”

清秋差点流泪,她从膳房管事变成待罪之身,全因这两样,此生都不愿提起这件事,可这世子偏偏要提,她真想抄家伙敲打他一顿。

她能吗?她不能,还得指望着这位爷早些放她走呢。故恭恭敬敬地回道:“世子爷说笑了,清秋恭贺世子乔迁之喜,愿世子兴隆宅,日高升。”

卫铭心情愈发的好:“好好,说得好,来,加倍地赏!”

红玉拿了一早准备好的红包给清秋,原来今日人人有赏,清秋只一句话,便得了头筹。这倒是意外之喜,她拿着红包正要退下,又被世子唤住,依旧如耳语般:“孔翰林也送来贴子,近日要前来拜会与我,不知清秋可愿再相上一相?”

她为此一寒,差点打个哆嗦,深深地为日后世子府生涯哀叹,都说世子是不世良才,文滔武略,在她看来,不过是一个长日无聊爱揭别人短的小人而已。

世子哈哈笑着走了,一众奴仆也瞧出来,此女被世子亲点跟过来,果然不一般啊。

清秋想那些人的眼光便觉得牙痒,抓过枕头狠狠捶打,她真的不想呆在世子府!

同她一般不想住在这世子府的,还有被郡王妃打发过来的况灵玉,她今年十七,还未有婚配。她是郡王妃的侄女,又是在郡王府里长大,按说不愁没有婆家,只是郡王妃有意将她许给卫铭,故多留了两年。十七岁,正是青春好年华,可这灵玉小姐却把日子过得极没滋味。

她性喜静,且胆小,陌生点的丫鬟她都怕,只有身边小怜她不怕。可小怜随主子,也胆小的要命,所以离开长住的郡王府,没有了郡王妃日日过问,她们二人在这新府里极其不惯。

况灵玉不愿住在这里,还为了另一桩,姑母要她接近卫铭表兄,意思很明白。她倒也不排斥嫁与表兄,那般出色的人才,若说起来,只怕自己不配。但如何接近?这事太过羞人,小怜不是能商量大事之人,故此,况灵玉已暗自流了几回泪。

她情愿呆在郡王府里弹弹琴,浇浇花,和小怜说几句话便成。自然,她偶尔也会对外边好奇,比如说雪芷大家被世人称赞的琴艺,若能得雪芷大家指点,自是幸事。

清秋很闲,不用早起去早市,不用烦恼一府人该吃什么喝什么,她日日睡到半晌午,然后起床等着世子府的厨子拿着菜单来找她,看世子定下的菜式如何来做。不过卫铭近日很忙,北齐使团不日便要入京,他听从圣意,跟着礼官着手准备两国谈判事宜,故此常不在新府用饭,她想不闲下来都难。

今日难得无风,清秋照例开始她闲散的一天,昨日她在府里发现一处不起眼的亭子,还悬挂着纱帐,周围景致不错,最重要的是清静,一天下来也没有人出现。今晨红玉知会她世子要晚上才回,不在府里用饭,她干脆带了绿绮前往,打算将整日功夫耗在那里。

相对于红玉的忙碌,她过得象大小姐,就差有人来服侍她。

世子住的鉴天阁栏木簇新,和着绿树红花,入眼使人忘俗,初时清秋只是在周围转悠,可那队跟着世子从边关回来的将士总散落在鉴天阁四周,看得人心寒,她只得往外围转,这烟波亭便是府里东南角被她发现,急急前来,却不料已有人先占了位。

清秋心下嗟叹,转身欲回,一道细细嗓音叫道:“清秋管事……清秋姐姐。”

原来是小怜,那亭子里坐的不正是表小姐况灵玉嘛?原来她们来了世子府。

她忙上前行礼:“灵玉小姐安好。”

清秋是况灵玉少有不怕的人,她长年体弱,需得偏方养着,一年四时总得要膳房奉些药膳才行,清秋管事手艺好,平常她极喜爱与清秋说话,当下起身拉住清秋的手道:“清秋,原来你在这里,真好,我这几日常想起你,以为离了郡王府,再吃不到你做的药膳了。”

“这……如今清秋却不能给灵玉小姐做吃食呢,”清秋苦笑,她以为况灵玉是过府来游玩,不想竟也搬到这里。自她离开膳房,消息再也不灵通,真真有些挂念那里。“不过我可以给这里做饭的人说一声,灵玉小姐的口味淡,这几日住得可惯?”

只不过一句略带关怀的问语,已让况灵玉红了眼圈:“还好。”

小怜忙递上帕子让她拭泪。

清秋待要再安慰,况灵玉已指着她的琴囊道:“清秋,你拿的是琴?”

“正是,我也是无事,闲暇时弹着打发时间。”

况灵玉心中纳罕,她只知清秋是厨娘,手艺不错,却不知她会弹琴,当下来了兴致,要清秋在此弹上一曲。当琴囊解开,露出绿绮后,她连声惊叹,虽不知这是名琴,但也识货,一般人用的琴均为十弦,此琴却是七弦,乃是上古制琴。

她试了试音,音若绕梁,不由再一次赞叹:“这琴……真是好琴!”

清秋微微一笑,自然是好琴,不然也不会陪在身边到如今,有时想人是人物是物,她不能因为这琴是那个人所送,便将它丢弃,这些年她也习惯了有它陪在身旁,送她琴的人是谁,已不再重要。

“想听什么?”她有些怜惜况灵玉,便着意为她弹几首,好使她快活一些。

况灵玉脸有些微红,含羞道:“相思意。”

《相思意》本是前朝一名痴情的女乐师所作,她爱慕之人身死,便将一腔爱意全部化为琴声,因此曲宛如相思之人倾尽全部爱意般需得全神投入,极为复杂,故少有人能将之弹好。可这却是雪芷大家的成名之作,况灵玉学琴,自极崇拜她,听闻此事后,寻来曲谱,练了几日,指法总是生涩,不成曲调,恰逢清秋问她要听哪首,便脱口而出《相思意》。

说完又觉得不妥,清秋只是厨娘,未必会这个,似乎在故意难为她,正要改口,清秋已笑道:“定不负相思意。”

说罢将琴摆正,整了整衣衫,净心正坐,轻抬双手放正位置,素色衣袖就着低腕下滑少许,露出一截雪臂。况灵玉只见她坐下后那几个动作,便知这是行家,隐有大家之风,原来清秋是同路人,不由心生知已之感。待到清秋开始弹奏,她更觉得惊讶。

她寻来《相思意》的曲谱已有月余,但还未能记住全谱,自小学琴已有十载,教她弹琴的师傅说她资质不错,可这一曲《相思意》让她觉得前所未有的沮丧,那雪芷大家成名自有其道理。可眼前清秋不过是一厨娘便弹得这般好,原来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琴艺,竟是连厨娘也不如吗?

一曲罢了,小怜连忙拍手:“清秋姐姐弹得真好!”

清秋久未弹此曲,一曲完毕手指微疼,若是让师傅听到,一定会责罚她,因适才弹奏,全无真意,只有指法,相思之意嘛,那是自己早已摒弃之物,今日弹奏,只为博灵玉小姐一乐而已。

“灵玉小姐,我献丑了。”

“弹得很好,我学琴至今,尚不及你,唉……”况灵玉还有句话未说出来,那便是她师傅未必能及得上清秋。

“过奖,我不过是打发时间,不如听灵玉小姐为我和小怜弹上一曲,可好?”早先在王府里,只有况灵玉一人弹琴,只是未曾听过,久未与人切磋,倒好奇起来。

“我家小姐弹得一手好琴,清秋姐姐,你听了就知道。”

“小怜!”况灵玉脸上微红,小怜不知,她却明白自己的水准与清秋差得远,对着绿绮看了一会儿,她没有动手弹琴,却是红着脸诚心向清秋请教:“清秋,你,能教我弹琴吗?”

此话一出,清秋与小怜同时愣住。清秋干笑两声:“灵玉小姐客气,何来请教之说?”

况灵玉却又问她:“我听你这曲风,象是春水流派,与雪芷大家一般,清秋你也是春水流派的吗?适才那首《相思意》,乃是雪芷大家成名之曲,我觉得即便是她来弹,也未必能比你弹得好呢。”

“不敢,不敢,我少时家境尚好,曾入学过几年,后家道中落入王府做了厨子,哪里称得上是什么流派。”清秋暗暗称奇,原以为况灵玉是个不出闺门的小姐,哪料竟听得出春水流派,也算是高明的。

“可惜了,你这双手一看就不是做厨子的料,不若明儿我请示了表兄,要你调到我这里,可好?”她是真想清秋陪着她,准备大着胆子去找卫铭说项。

谁料清秋摇头道:“怕是不行,清秋虽没有卖身,可如今是待罪之身,得世子爷发落来了这里,几时离去还是未定之数。”

小怜低低在自家小姐耳朵边说了一通,况灵玉这才明白,不由叹息。看她一脸沮丧,清秋笑道:“承灵玉小姐瞧得起,清秋甚是感激,既然在这府里闲着也是闲着,我们可以常来往,这烟波亭还算清静,清秋愿与小姐一起弹琴消磨时光。”

入夜,清秋还未睡下,红玉匆匆进房,要拉她去见世子爷,边走边道:“快点吧,世子爷可是一进府就叫了你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瑜婉兰情敢怒不敢言(求新花评价票)

    苏青从那滴黑血中得到了太十凶宝术的传承,但极不完整,更不能发挥其威能之万一。因为这滴黑血好似一个记忆力严重衰退的老人,根本记不住太十凶宝术的全部,只有一个大概的方向。天角宝术、鲲鹏极速、雷帝意志三宝术稍许完整一些,越到后面,越是模糊,苏青完全不明其意。天角宝术是天角蚁族所创,以力道著称,以蝼蚁之力举

  • 万界星辰之神躯?【新书上传求收藏!】(7)

    “这里居然是武侯祠?”刘彦有些难以置信!武侯祠以前可是蜀地C市一处有名的景点!里面供奉的是三国时期,为蜀国呕心沥血鞠躬尽瘁的大丞相!那位号称人族五千年一出的圣人,武侯诸葛孔明!虽然以前都是在一个市里,可刘彦却一次也没有来过,没有想到,今天误打误撞的来到了这里,怎么的也要上柱香!只是如今武侯祠怎么破败

  • 影帝的小富婆之第二章

    街角转弯,女孩手中的塑料带里有刚买的芝士蛋糕和碳酸汽水,她穿着红芝兰的校服行走在天色已晚的街道上。步伐有点焦急,她脸上的每一根神经此时此刻都是绷紧的,好似讲台上神情严肃的教师。快、快、快!再不快点哥哥说不定会骂人的!她在心里这样提醒自己。生怕哥哥太快找到她,她特意在头上扣住一顶深色的鸭舌帽,这样可以

  • 奇葩读研记在线阅读第四章

    这个世界很奇妙,也很危险,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正如同,你根本就不了解这个世界一样。随着一声石块击打到骨头上的低沉的声音传出。方柳的耳中突然传来熟悉而又陌生,但同时又无比安全的声音。“叫你不要去人烟稀少的地方,非要去,这下总该涨教训了吧。”睁开双眼,看着云琪那令人充满着安全感的身影,方柳的

  • 祭炼云宇在线阅读第1节

    【没想到有一天我们之间也能坐下来共商大计。】凌云等人都易容改装来到了梦岚安排好的一家酒楼。【我也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时候,希望这次我们合作愉快。】潘少笑了笑,对于这个自己从小就不喜欢,一直为敌的二哥他真的没有好好的正眼看过。

  • 当炮灰男配有了公主系统[娱乐圈]在线阅读第4章

    从岳震山那里离开后,岳依就被程阿秀揪着耳朵带回了她的马车。马车里,岳依委屈巴巴的跪坐着,听着母亲的说教。约摸半个时辰后,程阿秀似乎是说累了,让岳依回去她自己的马车里休息,同时让人去问了一下为什么还不赶路。岳依回到自己的马车没多久,车队就开始动了起来。拨开帘子,看了一眼外面的天空后,岳依心道:“还有两

  • 镇国公主(BE线)第5章在线阅读

    我朋友建议我弄一个加更规则,我就弄一个吧就这样吧,每天鲜花新增到1000,我当日加一更。每天评价票新增到300,我加一更。每日打赏超过3次,我加一更,以上全是当日加更。另外本书累计鲜花到5000永久加一更。累计打赏超过20次,永久加一更。累计评价票突破300,500,1000,1500,2000以此

  • 迷人病[快穿]第5章在线阅读

    站在镜子前,梳了梳自己的头发,绑上一个马尾后,确定了没有什么问题后,我就拿了一个白色的背包,走出了房间。我走到正在吃早餐的仲夏姐前说道:“仲夏姐仲夏姐,我好了,送我去打工吧!”仲夏姐慢条斯理的抬起她的右手,看了她的手表一眼后,淡淡的吐出“还很早,先坐下吃早餐吧!梦季这边来一份早餐!”梦季把早餐放到餐

  • 出道吧,下位圈女孩[娱乐圈]莲栈芳华倾国倾城

    “怕不怕我唾弃你的坟墓?”暗中人笑了,却有些不知所措。扫过他倔强的眸子,他挑眉垂头不语。“不听话的孩子是要被惩罚的。”檀香幽幽飘过夜空,荡起的不知是谁的涟漪。太倔强的玩物,是没有好下场的。夜空中飘荡着无力的惨叫声。狸宸安视着祁寒阴寒的冷眸,往事渐渐浮上心头,又渐渐成了雾里花水中月。今晚水里的泡泡有些

  • 星海战士在线阅读青花瓷

    一群人拿着工具翘着棺材,那陈旧的棺材不时发出“咯吱”的声响,领头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他两鬓虽然发白,但眼神依旧敏锐。他死死的盯住棺材板,突然,他喊了一声,跑,所有人齐刷刷惊讶的看着他时,他目光呆滞,嘴里念叨着“晚了,来不及了”,就在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奇怪的时候,棺材突然震动了起来,接着一只血手从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