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影后的玄学日常chapter#13&14

2021/5/5 12:58:45 作者:酸梅红豆 来源:晋江文学城
影后的玄学日常
影后的玄学日常
作者:酸梅红豆来源:晋江文学城
玻璃心日常提醒:不喜删文,拒绝写作指导~重点关注【阅读指南】文案:余瑜是娱乐圈唯一一个没有黑料演技爆棚的影后,因为惹她的人……全都成为了她的粉丝!大佬们:我们家鱼鱼最棒棒!谁跟鱼鱼过不去就是跟我们过不去!网友:惹不起惹不起,溜了溜了某一日,某娱记:震惊!影后余瑜成名前曾是大胃王主播,那么请问余瑜是真的大胃王还是靠催吐呢?粉丝1:我们家余瑜就是喜欢吃,吃你家大米了?粉丝2:就是,我们家余瑜是大胃王主播怎么了?看不起主播吗?粉丝3:……半日后,某娱记狼狈删博,实名道歉。网友:“……”【阅读指南】风格

13

苏文逸快步沿着来时的路走,虽然走几步就因为不适应鞋子而崴一下脚,但她的心情格外平静。她没有为自己的未来发愁,而是发愁一会儿要怎么使古堡出现、怎么降下大门。

隐隐听到远处有轰隆隆的声音传来,文逸愕然发现自己一直注视的废墟正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高耸巍峨的城堡。

城堡的大门已经完全降下,里面甚至陆陆续续有面无表情的仆人跑出来。几个人在前面负责将长长的红地毯展开,后面一串的人都在负责把红地毯弄得更平整一些。

没等文逸缓过神来,长长的红地毯已经铺到了她的脚下。

仆人们纷纷向苏文逸鞠躬,又顺次站到了红地毯的左右两侧,站姿笔直,宛如训练有素的士兵。

看着仆人们这一系列熟练而有序的工作,苏文逸直接怀疑他们早就经什么人训练过,而且那个人对这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早有预谋。

那个人,无非就是他们的头头儿洛兰德。

苏文逸是第一次踏上红地毯,而且是第一次穿着啰里啰唆的晚礼服和高跟鞋走上红地毯。

方才快步走路的时候,她都没注意到穿十厘米高跟鞋是多么的痛苦。现在,放慢了速度。脚跟处的痛感愈来愈强烈,好像每走一步都会牵动无数根神经传到大脑、产生痛觉。

洛兰德好像把这个短短的欢迎仪式弄得格外隆重。

苏文逸每走过一对仆人,他们就会行礼,然后“唰”地一齐抽出腰间的长剑,将剑锋相对,仿佛要把苏文逸永远地锁在这座古堡里。

大概是凝重的气氛使然,苏文逸一边走,四肢一边止不住地颤抖,平静的心情好似一吹而散。

之前一直忍住不要去担心的事情全部都涌进了脑海里。

如果洛兰德那个小人他不放华静怎么办?

如果洛兰德突然发现她其实不是玛丽安娜的转世怎么办?

会杀了她?

她真的会失去人格,成为玛丽安娜么?

她能不能像动画里一样,努力抗拒,保持自己人格的清醒?

考虑逃跑……她是不是该就站在城堡门口不进去,然后扯着嗓子喊,叫洛兰德放了华静?等华静一出来俩人就一块儿溜。

哎……就算那样也跑不掉,身后有那么多士兵一样的仆人。

不过,她还有齐轩,虽然他像是傻了一样的想着他的玛丽安娜。

齐轩会不会上演一出英雄救美呢……

哎呀哎呀,都是多虑,怎么会呢。

齐轩那个小白眼狼。

话说回来,齐轩为什么会突然变成那副呆呆的样子?他的双瞳完全失去了以前的光彩,他的表情就像这前方和后方的许许多多仆人一样呆板。

为什么?

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古堡的大门走出来,中断了文逸的思考。

心中无比紧张的文逸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脸上立刻展露出笑容,满眼惊喜,颤抖的四肢仿佛一下子有了动力。

她瞬间忘记了脚上的疼痛,激动地朝那个熟悉的身影跑去,高声喊道:“伊诺柯!!伊诺柯!!!”

对面的人面容逐渐清晰。

他似乎是没有听到文逸的呼喊声,面容冷峻,眼神冰冷,一言不发。

不过苏文逸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

她认为自己很体谅伊诺柯的处境。

他在这么多的监视器面前,总不能像平时一样随随便便的。

漫长的红地毯,两人终于面对面。

苏文逸调皮地笑笑,在伊诺柯前胸捶了一下,说:“伊诺柯,来迎接本小姐的哈?洛兰德那家伙看来还挺器重你?”

伊诺柯面无表情地鞠躬,恭恭敬敬地将右手放在左肩上,说道;“欢迎王后殿下。不知王后殿下对这样的欢迎礼是否满意?属下接下来还有要事处理,无法陪同殿下一同进入宫殿,实在抱歉。”

苏文逸一怔,她是第一次看到他对自己那么恭敬,挠挠头:“跟我这么客气什么。我现在还不是玛丽安娜呢……”

伊诺柯板着个脸,义正词严:“您就是玛丽安娜王后。”

苏文逸没料到伊诺柯会演戏演到这份儿上,不免有些伤感:“希望,我能保留这短短十几年的回忆吧。哈哈,伊诺柯,你别那么……”

没等苏文逸说完,伊诺柯已经背朝古堡,大步走去。

夜风鼓动着他身后黑色的披风,伴随飘逸的长发轻轻飞扬,右耳耳垂的绛红色十字架散发着妖异的光芒,他的裤腿笔直修长。

苏文逸看着他的背影,发了好一会儿呆。

头一次,她有一种两人分道扬镳的感觉。

如此陌生,竟比两人第一次相见还要陌生。

苏文逸转身,深吸一大口气,用自己最大的声音使劲喊道:“哥!!!!!我会想你!!!!我会想你们所有人!!!!!!!”

强烈的喊声在空荡荡的高山间回响,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声音刺激着伊诺柯的耳膜,刺激着他的听觉神经,一遍又一遍,传输到他的大脑。

哥。

哥,我会想你。

伊诺柯的脚步稍微顿了顿,又继续向前行走。

伊诺克的脑筋变得清醒,他脱离了洛兰德的控制。

洛兰德陛下分配给他的任务,是取回掉落在悬崖下的八音盒,放在齐轩的手中,把齐轩带回城堡。

他明白,这是要让暗黑血族魔法继续侵蚀齐轩的大脑,让齐轩产生和玛丽安娜在一起的幻觉。

那个八音盒简直就是蛊惑人的魔物。每个持有它的人都会产生幸福的幻觉,但这幸福却不是真实存在的。

真不知道两千年前的玛丽安娜王后是不是也受到了魔盒的蛊惑?

苏文逸,不论发生什么,哥都会解救你。

此时此刻,城堡的厅堂中只剩下一架九英尺高的纯白色三角钢琴、和端坐在钢琴面前一袭黑衣的洛兰德。

洛兰德额心的绛色十字架闪烁了一下。

他喃喃道:“是么,那个女孩儿打破了伊诺柯身上的魔法……”

洛兰德笑笑,脱下手上的黑色手套,慢慢抚摸着洁白无瑕的钢琴盖。

“玛丽安娜,我的王后,这一架钢琴你绝对会喜欢的,就如当年你纯白色的管风琴。”

洛兰德双手翻开钢琴盖,静坐一段时间后,右手手腕升起,又垂落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

优雅、沉稳的前奏开始。

他的左手也伴随着右手进入了旋律。

钢琴低语,低声温柔地诉说着演奏者心中的无限思念。

苏文逸站在了门口。

呆然地看着厅堂里的景象。

静谧、自然,如冬日初雪一般让人不忍心去破坏。

干净柔和的月光从古堡长型窗外流入,正好洒在纯白的钢琴上。琴前俊美的帝王有一双忧郁的美丽眼睛,他含情凝视着琴键,双手在琴键上来来回回起伏、舞动。

一支爱的圣歌如团团白云兴起、如细细冬雪飘飞。

前奏结束,余音缭绕。

洛兰德起身,垂头,与苏文逸的四目交汇。

苏文逸颤抖着牙关,心里呐喊了无数遍不要与他对视,但双眼完全不听使唤。

他缓缓走到苏文逸的面前,露出一抹宽慰的微笑:“我的王后,你来了。”

苏文逸点了点头,又拼命摇头,摇到脑浆子都要搅在一起,头晕目眩。

洛兰德轻笑,冰冷瘦长的手拾起苏文逸的手,在她冻到发白发红的手上印下一吻。

苏文逸迅速抽手,后退几步,前胸不断起伏,好像刚刚一系列动作消耗了她全身的力量。

洛兰德微微鞠躬,右臂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静止在苏文逸的面前。

“玛丽,我能否有幸与你共舞?”

苏文逸深呼吸,说道:“我听说女士可以拒绝男士的。”

洛兰德凝视文逸的眼神深邃而沉醉,他笑道:“你会拒绝我的邀请么?”

苏文逸稍稍撇了一眼洛兰德的双瞳,感觉自己全身心都要被吸了进去,她不由得赶快垂头,增强了自己的语气:“会拒绝!我,我不想跟你跳舞!”

洛兰德收回了右手,笔直站好,脸上没有丝毫尴尬。

苏文逸又深呼吸一次,颤声说:“洛、洛兰德,你,那个,不,我们先聊正事好不好?”

苏文逸没想到洛兰德一口答应了。

“随我来,我们到……”

“不!”苏文逸一声打断,胸口又是一阵剧烈起伏,“我、我们在这儿说就挺好。”

“我以为玛丽一路跋涉很累了……”

“累,是累,你、你赶快把华静放了!”

谁知洛兰德不屑地哼笑了一声,说道:“然后你就可以同我的弟弟私奔了么?”

“我……”

不等苏文逸把话说完,洛兰德上前一步,一手蛮横地搂过她的肩,一手揽起她双腿弯,将她打横抱起来,信步朝厅堂尽头的楼梯走去。

“放我下来!!”

洛兰德怒道:“我绝对不会允许那样的事发生!”

“那你只放走华静!”

“这要密党十三大族十三个王共同决定。”

“为什么?”

“她以猎人的身份破坏盟约,亲手结束了几位密党血族的生命。”

苏文逸笑道:“陛下,她作为吸血鬼猎人,那么做很正常。”

洛兰德顿了顿,视线停在苏文逸身上,血色的眼瞳凝视着他怀里人的笑。

苏文逸的笑容迅速消失。

因为,洛兰德的眼神不再是宠腻恋人的温柔眼神,而是严肃又凌厉,想要杀人的眼神。

14

城堡外,伊诺柯终于脱离了仆人们的视线。他长长舒了口气,伸出食指,在指尖凝集星星点点的暗红色的光芒,逐渐形成一个小小的暗红能量团。他将暗红色能量送入右耳的十字架。

十字架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凭空飘了起来,随即,伊诺柯整个人也飘在了空中。

他足尖轻轻点地,伸展开双臂,身体便飞速向前滑翔。

空中滑行了不一会儿,伊诺柯便看到了山谷中不祥的红光。

谷底,红光围绕着水晶八音盒,扩散开来,不断膨胀,几乎充满了整个山谷,随时都会满溢出来。

山谷旁边,站着一个双眼失神的男生。

他的嘴里一直在叨念着他恋人的名字,重复不断,连续不断。

伊诺柯叹气,冲过去试图摇醒齐轩,可是完全不管用。

齐轩甚至抓住伊诺柯的双肩,用一双凄美的、闪烁着泪光的眼睛深沉地望着伊诺柯,低声说:“我爱你……玛丽安娜,我愿意为你掏出我的心脏,献出我的灵魂。嫁给我吧……”

没等他说完下半句,伊诺柯一脸嫌恶地捂住齐轩的嘴,轻松几下拍掉齐轩的魔爪。

伊诺柯刚一松开捂住齐轩嘴的手,齐轩又无限沉醉地说:“难道你不愿意么,就算只能得到你的身体我也……呃啊。”

伊诺柯给了他一记重拳,之后索性躲得远远的,让齐轩对空气诉说爱意。

山谷中的红光有扩散到上面的趋势。

再不制止,两个人都会有永远产生幻觉的危险。

伊诺柯可不想如齐轩一样在这里傻傻地自说自话。

但那水晶魔盒中的魔法是洛兰德陛下亲手注入的,只凭他伊诺柯一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解得开。

然而,眼前齐轩的大脑好像被水晶魔盒侵蚀得很深,魔盒的暗黑魔法渗出太多、浓度太大,看来不是对脑部强烈的刺激难以让他清醒过来。

伊诺柯有些懊悔,明明他发誓过要尽最大的努力、阻止洛兰德陛下因为感情伤害别人,而现在却败在了一个小小的八音盒上。

他最初拿着八音盒的时候完全没有在意,以为这只是洛兰德陛下的小把戏。

当他将苏文逸误认成百年前的小公主的时候、他也没在意,以为这是因为两人性格还有长相都很相似的缘故。

所以他就这样轻易把八音盒交给了苏文逸,认为只要不听里面的音乐就一切相安无事。

但是,事情还是演变成了今天这个局面。

苏文逸独自回到洛兰德陛下身边,随时有被抽取灵魂的危险,而她自己并不清楚。

齐轩傻了一样站在这儿。

自己几个小时以前被洛兰德陛下完全控制了大脑。

浓浓的红色雾气已经蔓延了上来。一瞬间,伊诺柯脑子里闪过那位小公主的相貌。

大事不好。

他竟然忘记拽着齐轩逃离这个危险的边缘。

伊诺柯劈手猛砸齐轩的后颈,齐轩晃了晃脑袋,晕死过去。伊诺柯驮着齐轩,飞跑。

“这个沉东西,简直叫人飞不起来。”伊诺柯嘟囔道,脚步停在了一个比较远的地方。

伊诺柯两手揪起齐轩的耳朵,用足以喊破齐轩耳膜的高分贝声音大喊道:“齐轩!!醒醒!!”

五秒钟——

齐轩半睁着双眼,无比疲惫。他哑着嗓子说道:“玛丽……安娜?”

伊诺柯摇摇头,再一次大声喊道:“洛兰德陛下派人来杀!你!了!”

齐轩一脸释然地笑道:“娜娜别怕,我会永远保护你。”

伊诺柯泄气一般坐在地上,抱怨道:“是说要杀你好不好,又不是王后,还娜娜,那么肉麻做什么。”

齐轩伸出一只手,温柔地摸了摸伊诺柯的长发,说道:“娜娜真傻,这不是肉麻,这叫浪漫。”

伊诺柯彻底无奈,不顾自己一只保持的绅士形象,张大嘴,将嗓音放到最大,疯了一样直冲着齐轩的耳朵大喊:“你这疯子!!!知不知道苏!文!逸!华!静!那俩丫头都等着你去救!!!!!”

齐轩愣愣地看着伊诺柯几秒。

伊诺柯心想这是最后的努力了,不知能不能刺激到他。

齐轩动了动嘴唇:“文逸……?”

听到这两个字,伊诺柯差点惊喜地跳起来。

“对对,文逸文逸,就是对你百般体贴百般忍让的女孩子。”

“呃……伊诺柯?你在这里,干什么?”齐轩迷迷糊糊地挠挠头,“哦,我的车,我的保时捷,它掉下悬崖爆掉了。伊诺柯你赶快给我弄俩车来,我要送文……她在哪儿?她人呢?”

“你不记得了?”

“废话,记得我还问你?”

“她一个人回去找洛兰德陛下了。”

齐轩怔了好几秒,显然是僵硬的大脑一时间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伊诺柯叹道:“她啊,她不是说要救华静么,就一个人回去了。”

“那你呢、你怎么不拦住她?就让她跟洛兰德独处?”

“赖我?你当时跟她一起。再说玛丽安娜是洛兰德陛下王后,也就是我必须侍奉的主人,我……”

“你说玛丽安娜是洛兰德的王后?她是我妻子!”

“好好,不跟你争这个。我想说洛兰德陛下是想抽出苏文逸的灵魂,但是我想保留苏文逸的人格。而你是想带走玛丽安娜的转世,也就是苏文逸。我们两个现在很难的站在同一战线上。”

齐轩深思了许久,说道:“为什么洛兰德要抽出苏文逸的灵魂?”

“因为陛下认为苏文逸体内有两个灵魂的存在,一个是玛丽安娜的灵魂,另一个是苏文逸本身的灵魂。”

“……那他抽了灵魂不正合我意?”

听了齐轩的话,伊诺柯“腾”地一下站起来,急道:“为什么你们没有人会为一个普通小女生想想?脑子里尽是玛丽安娜。”

齐轩也站起身,垂着头,低声说道:“因为我明白我爱的人是玛丽安娜,不是苏文逸。”

“好吧,那我一个人去找陛下,看看能不能保全苏文逸的人格。”

“你为什么那么替苏文逸着想呢?你不过是在她家住了几星期而已。”说着,齐轩轻蔑一笑,“呵,难道你喜欢上她了?”

“不是。”

“那是为什么,说啊!不必害羞,我可以尽情地把她的灵魂让给你!”

“因为……”伊诺柯的双手有些颤抖,“因为我百年前的恋人就被抽去了灵魂!最后变成了一具没有人性的人偶!!我不想,不想让更多的人演变成这种悲剧。”

“呵,真是善良啊,吸血鬼托瑞德一族的王哟。”

伊诺柯头一次被齐轩的态度完完全全打败了,他喃喃道:“你真的这么冷血么?对自己的部下也好,对自己的同学也好。”

齐轩的双眼被褐色的刘海挡住,他轻笑一声,说道:“对啊。你不了解我么。我啊……眼里、只有玛丽安娜一个人。不管是千年、还是万年。其他人,不过是……”

不过是什么?

他自己也不清楚了。

他手上、和纯白礼服很不搭调的灰色毛线手套,是苏文逸送给他的。

在学校,那些无聊透顶的争执与欢乐,不知为何,自己很享乐其中。

那是华静的笑脸,是苏文逸的眼泪。

不过是他千万年生命中短短一瞬的过客么?

为什么她们的脸庞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齐轩摇摇头,站在原地。

伊诺柯亦摇摇头,一个人朝他自己城堡的方向进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抗战之抽奖就变强在线阅读第6章

    就算宋世玲没有开口说那句话,杨树源也会问宋世玲是否愿意做他的女儿。他不敢想象一个无亲人依靠的小学生接下来会如何生活,他愿意收养她,尽管宋世玲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他也愿意将她视如己出。杨树源担心淋了一会儿雨,又发了一会儿呆的宋世玲会感冒发烧。杨树源趁雨势变小带宋世玲到商城给她买了件新衣服换上。宋世玲很

  • 少女你掉了个河神进入允氏古宅

    我按照爷爷给的地址去了一座古宅,我在这个城市待了也有一两年了,都没有发现这个地方还有这么老的宅子,我更不知道这允家的古宅里面还有邪物。推门进去看见很多古老的东西,按照爷爷说的,只碰图上标志的地方,也许是这个宅子年代太久里面的东西让人觉得寒碜,我虽然胆小害怕,但既然爷爷叫我来了肯定不会害我,我在安慰自

  • 邪王霸宠:逆天小辣妃在线阅读第十章

    现在的发展已经超出了呈十七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回到那座茅草屋,呈十七躺在床上,脑海中回想着发生的那一幕,心中思绪万千,没有一点杂念,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情,心中一片平静,心境在一次的得到提升。嘎吱,房门被推开,劉帝邪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走到呈十七面前,说了一句跟我出来。车门平稳的停在了城市的路边,平稳的开

  • 爱情公寓里的红眼僵尸幽蛇突袭

    夜幕逐渐降临,黑暗笼罩大地。王潮独自呆坐,闷声不出,他的肚子已经开始叫起来了,刚才护士来询问是否要吃饭,但当时王潮根本没有心情去关注吃饭这种事,所以没有搭理她,护士就没再继续等候了。……………………在海面上有一艘中型的海船停止不动,这是幽蛇海贼团的船,此时,身披一件漆黑的长袍,目光闪着幽光的幽蛇海贼

  • 你辣么萌第四章在线阅读

    “……”新一感受到身后那个小身子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表面上没什么,心里都乐开了花了,她还真的一点没变啊“真是个害羞的小姑娘呢”小兰温柔的笑笑“阿笠博士着两个孩子是?”小兰“这是……我远房亲戚家的孩子”“你们叫什么名字啊”小兰突然盯着新一看,这时新一已经带上了无镜片眼镜“我叫工……柯南!江户川柯南,

  • 夜墓第八章

    大概是天气过于炎热,希文出去一趟,被太阳晒得头昏脑涨,眼皮子酸涩。她实在有点撑不住,便去房间睡了一觉。等她醒来,天已经完全黑了。院子里的灯已经开了,灯光透过窗户洒进来,满室光辉。希文坐在床上,有点恍惚。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一眼时间,晚上八点,不知不觉竟睡了这么久。她愣了一会神,去洗手间洗了把脸

  • 维他命先生之爱五剧情开始(求收藏)(2)

    爱情公寓,3601。此时距离林志宇来到爱情公寓已经过去了三天的时间。经过三天的接触,林志宇也是跟公寓里的人基本上都混熟了。中午,林志宇卡着饭点来到了3601.才刚走入客厅,林志宇就看到胡一菲带着头盔,拿着锅铲在那儿忙碌。“一菲姐,你这什么动静,是在做饭还是拆炸弹呢?”“小宇,这你就不懂了吧!不带防护

  • 潇与雪在线阅读第9节

    “然然,怎么现在不让哥哥抱了?”秋姨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菜都备好了,就等到点做饭了,看到温然,她拍拍沙发让他过来陪自己坐。“我都长大了,干嘛抱来抱去的。”温然嘟囔着做到秋姨身旁。秋姨被他这句话逗乐了,她捏捏温然的脸蛋,嫩嫩滑滑的,跟鸡蛋膏似的:“这有啥,他是哥哥,你是弟弟,你小介哥哥还给你换过尿布呢。

  • 时空的远征第一章在线阅读

    吴畏是82年出生属狗的,不知不觉的今年也已经三十多岁了,目前有稳定的工作,家庭,像普通人一样朝九晚五,也像三十多岁的普通油腻大叔一样血压偏高,尿酸偏高量哪哪高。在东北的二线城市坐着地铁上班下班。九月的一天,吴畏早晨起来去上班,九月的天气气温有些转凉了,每年到了这个时节东北的天气是最让人舒服的,明媚的

  • 橙小姐的旧爱新欢第七章在线阅读

    雪山之巅“小枫,你打算以后怎么办啊?你很出色,是我教过的最优秀的弟子,也是我最后的弟子。但你早在一年前就可以出师了,却不肯离去。你是迷茫,对否?”一名白衣老人站在山的巅峰对同站在巅峰的琉璃色衣服的男子道。琉璃色男子(千叶枫)轻起薄唇,顿时间响起了一阵磁性的声音:“师父,我也许是真的在迷茫。我找不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