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

[偶然发现的一天]今天开始当女主在线阅读让步

2021/5/5 12:45:22 作者:御风弄影 来源:晋江文学城
[偶然发现的一天]今天开始当女主
[偶然发现的一天]今天开始当女主
作者:御风弄影来源:晋江文学城
从今天开始,我殷端午要当女主角!吴南柱:(眼一亮)那岂不是和我……白经:殷端午,我才是你的未婚夫!李道华:哇!端午,我也要像你一样加油!男二努努力,也是可以逆袭成男主的!吕珠多:端午为什么不是当男主角呢?角落里,一天迟疑伸手,然而并没有人理他。一天:……我们本来就是官配主角啊端午……全员OOC,非原著向,ALL端午,我们的目标是——苏炸天!

周顾顺着他的手摸到他的肩膀,伸手一把扶住,他这才发现林幕整个人好像都在轻微发抖,手臂上的肌肉也很僵硬。

“不是,你没事吧?”周顾吓了一跳,他以前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林幕不会出什么事吧?

“没事的,快走吧,出去就好了。”林幕说着便试图抬脚,但脚使不上力气,周顾没再说什么扶着他快步往前面走去。

没一会儿,隐隐约约听到前方有说话声和光线传来,林幕知道出口就在前面,努力调整了下呼吸,把胳膊从周顾身上抽离,周顾看了他一眼,往洞口走了出去,林幕站在原地等了一会才抬脚跟了出去。

“哎,你俩怎么那么慢啊?”杜淳看见他们出来,一屁|股从地上跳了起来。

周顾看了一眼林幕,发现他没有说话的意思,而且胸口还有点起伏,说:“没什么,迷路了。”

有人问:“啊,难道有不同的路线吗?”

“有啊,我看了攻略。”一个女生说:“一共有三个路线呢。”

陈家乐看了一眼手机,说:“我们回去集|合点吧,差不多到十二点了。”

一行人慢慢的往回走,林幕跟周顾走在队伍的最后头,周顾听见林幕小声说:“刚才,谢谢。”

周顾看着走在前面的几个人,问:“缓过来了?”

“嗯。”林幕点点头,只要有光源他就不会有那些症状了,他看了一眼周顾的侧脸,这个人脸上神情还是淡淡的,没有问他为什么怕黑也没有一点好奇的神色。

林幕心里对他的印象又好了一点点。

他们回到集|合点的时候,刚好到午饭时间,他们是最后一波人,大家都到齐了之后,李老师领着他们去吃饭。

午饭是在附近的一个酒店里面吃的,李老师说他们今晚的住宿也是在这里解决,晚上八点钟之前回到酒店,进行房间分配,下午的时间可以自由活动。

中午吃饱饭之后,刚才的几个女生又提议去坐缆车,缆车两个人一组,杜淳被陈家乐拉着上了第一架缆车,最后上车的时候剩周顾和林幕,周顾看着前面几架缓缓上升的缆车,说:“你不恐高的吧?”

林幕看了他一眼,一屁|股坐进了缆车厢里面,说:“哎,我怎么发现你这个人有点欠啊。”

周顾没再说话。

这个缆车来回大概需要一个多小时,上山的速度很慢,如果不看车厢外面的话,几乎感觉不到有在上升,慢慢地脚下的人越来越小,视线越来越宽阔。

白云山外围附近都是湖,大大小小的湖,镶嵌在一起,像不规则的蓝宝石,湖水很静,波澜不兴,倒映着周围的树木花草。

林幕拿出手机咔嚓咔嚓的拍了好几张照片。

林幕看着手机里刚拍的照片,对着周顾说:“哎,你有微信的吧,要不互加下,我给你发照片。”

周顾打开自己的微信二维码给林幕扫了一下,林幕的头像是自己的自|拍。半身照,拍的是侧脸,背景是夜晚,反戴一顶黑色的鸭舌帽,只能看到他高挺的鼻梁和尖尖的下巴。

刚通过了好友申请,就有好几条消息发了过来,是林幕刚才拍的几张风景照,照片拍的都还行。

前面的刘雨桐对着周顾他们这边招了招手,没多久手机传来震动,是班级群里面的消息。

刘雨桐发了几张她拍的照片到群里面,有风景照,之前在鬼屋的合照,还有一张拍的他和林幕在缆车里面的照片。

周顾坐在缆车里,林幕把自己的手机举到他面前,他抬头看向林幕。

只拍到了他半边脸,剩下的半张脸藏在了林幕的背影里,阳光从缆车的玻璃窗斜斜照射到他被拍到的脸上,莫名的很有感觉,背后是高悬的虚空以及蓝天白云,他们两人一站一坐。

刘雨桐@你大爷:有没有感觉我拍的很大师啊。

刘文@刘雨桐:周顾的脸被你拍的超仙!

刘雨桐:哈哈,那是,你不看看我是谁啊?

你大爷:{图片}

你大爷:{图片}

你大爷:{图片}

周顾的手机叮叮咚咚的响个不停,他索性把班级消息屏蔽了。

林幕把之前拍的几张照片传到了群里面,点开了刘雨桐发的最后那张照片,拍的确实好看。周顾整个人被阳光包裹着,仿佛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眉眼勾勒的更加精致,像在发光一样。

林幕撇撇嘴,不止眼睛,这个人的脸也长的挺人模狗样的。

缆车的终点站是在山上的一个小庙里,庙里林立着许多佛像,他们几人在上面一一参拜之后就到外面去拍照了,从山顶看到的风景跟山脚看到的肯定是不一样的,林幕张开双手冲着山脚大喊了声:“啊~”

周顾想着拍张照片做纪念,刚打开微信发现朋友圈有新动态,“你大爷”发了一组照片,只有两张,一张是刚才拍的风景照,还有一张自己的自|拍照,比了个剪刀手,并配文字: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周顾给他点了个赞。

正拿着手机拍照的陈家乐说:“不如我们来合照吧?在这儿还差张合照呢。”

“好啊,好啊。”刘雨桐说:“我来给你们拍照,一起喊茄子啊。”

“哎哎,家乐你往中间靠拢,对!不要动。”刘雨桐在前后指挥着陈家乐往中间站好,然后又指了指刘文,“刘文,你往左边一点。”

“哎呀,林幕你跟周顾一块站后面吧,你俩太高了。”

林幕闻言跟着周顾一起站到了最后面,前面的刘雨桐说:“你俩靠近点啊,中间离太开了,我相机都拍不到你们了。”

林幕往周顾的方向靠了靠,肩膀挨着肩膀。

刘雨桐放下了手里的相机,又说:“你俩能摆个姿势吗?直愣愣的站着有点傻啊。”

“行吧。”林幕说着把手臂搭在了周顾的右肩上,右手比了个剪刀手,“这样可以了吧?”

林幕感觉到周顾的背部肌肉似乎僵了僵,但是没推开自己。

“可以可以。不要动,保持姿势。”刘雨桐说着按下了快门,“来一二三,完美!”

下山的时候,坐在缆车里的感觉就要比上山的时候强烈很多,几乎是看着自己从高空慢慢向下滑去。

他们到了山脚下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陈家乐说要去白云晚望上看晚霞,他们去晚了,到的时候晚霞早没有了,陈家乐很失望。

他们今晚要在中午吃饭的酒店住宿,回去的时候李老师已经分配好了房间,两个人一间房,男生与女生分开住。

周顾恰好分到跟林幕一个房间,周顾先拿了钥匙上去开门,房间是很普通的标准双人间,周顾刚把东西放好,就看见林幕从门口走了进来。

“你要先去洗澡吗?”林幕问。

“不了,你先去洗吧。”周顾躺到了床上,他早上坐了几个小时的车,又玩了一天,一躺到床上整个人都提不起劲,根本都不想动。

等林幕从浴室里面出来的时候,就见周顾已经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睡着了。

林幕走过去俯下身轻轻摇了摇周顾的肩膀,周顾睁开眼就见林幕光着膀子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有点没反应过来。

林幕的肌肉很匀称,线条紧致,没有一丝赘肉,不过分夸张也不显得单薄,有独属于少年人的利落朝气,头发湿漉漉的,身上还有没擦干的水渍。

林幕觉得周顾的眼神有点奇怪,说:“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你把衣服穿上吧。”周顾起身不去看林幕,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了,屋内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等一下吧,我都不着急,你着什么急呀。”林幕拿着浴巾抹掉头发上多余的水分。

“接着。”周顾拿起他放在床上的衣服一把扔了过去,林幕一把接住他扔过来的衣服,看着周顾转身进了浴室。

周顾憋着一口气冲进了浴室,拧开了水龙头,温热的水喷洒而下,只是光个膀子而已,又不是脱|光了衣服,甩了甩头把脑子里的画面甩了出去。

周顾从浴室里面出来的时候,林幕已经穿好了衣服,头发也吹干了。

他指了指扔在他床上的吹风筒,周顾走过去拿起来开始吹头发。

周顾吹干头发,躺在床上玩了会手机,墙上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他问躺在另一张床上玩手机的林幕:“你打算几点睡啊?”

林幕头也没抬,继续盯着手机,说:“我无所谓,现在睡都行。”

周顾闻言放下手机,犹豫了一会儿,问:“你......要开灯吗?”

林幕抬头看着他没有说话,明知道他怕黑,还问这种问题。

说实话,周顾是想关灯睡的,他对光线敏感,开灯很难入睡。心里这样想着,嘴上还是说道:“如果你......想要开灯,也行。”

林幕放下手机看着他,说:“你想关灯睡?”

周顾点头。

林幕说:“要不......你把大灯都关了,我开我这边的一个床头灯?”

周顾把大灯全部关了,留了林幕床边的床头灯在床头散发着温柔的黄光。

周顾躺在自己的床上,问隔壁床的林幕:“你怕黑,平时一个人睡觉会不会怕?”

“会,但是开灯的话就不怕,我家的灯都是开一晚上的。”林幕看他一眼,想了想还是说道,这么多年来他都是这样过来的。

“哦。”周顾闻言没再说话,他有点想问为什么你会怕黑,但是想想还是算了,他闭上眼睛还能感觉到有一丝丝光亮,他其实有一点光线或者声音都没有办法入睡的。

在床上酝酿着睡意,像是睡着了又像是清醒着的。

翻来覆去睡不着,周顾拿起放在床头的手机,已经凌晨一点多了,他十七岁的生日就这样过了。

他心里叹了口气,再睡不着明天可能就起不来了,他转头看向林幕的方向,想着林幕要是睡着的话,他要不要偷偷去把那灯关掉?

“是不是开灯你睡不着啊?”

林幕突然出声把周顾吓了一跳。

周顾沉默了一会儿,决定不为难自己,老实说:“嗯,有光我睡不着。”

李老师把他们安排在一起简直是个灾难,一个人怕黑一个人怕光。

“现在要换房间也晚了。”林幕犹豫挣扎一会从自己床上坐了起来,走到周顾床边,按下他这边的床头灯,看他在鬼屋帮过自己一把,又开灯委屈自己成全他的份上,他觉得自己其实也可以做些让步的。

周顾还没看明白他想干什么,就见林幕转身关了自己床边的灯,把自己的枕头扔到周顾旁边,然后爬上了他的床,睡到他旁边,说:“有人跟我一起睡,关灯我就睡得着,你现在可以关灯了。”

周顾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周顾抬手关了灯,房间里漆黑了下来,明显感觉到林幕的呼吸微微急促。

然后就感觉林幕的手伸了过来,搂住了他的腰。

周顾吓了一跳,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问:“你干什么?”

“什么干什么?”林幕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说:“床有点小,我这样搂着你位置刚刚好啊。”

周顾对着黑漆漆的房间眨了眨眼睛,说:“你不觉得这样很奇怪吗?”

“这有什么奇怪的啊,我经常也这样抱着杜淳睡啊,”林幕说:“而且我怕黑,我都让你关灯睡了,你让我抱一下怎么了?”

周顾闻言深吸了口气,说:“你们一起打滚都没事,但我跟杜淳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黑暗里感觉林幕的头从枕头上抬了起来,往他这边看过来。

周顾:“.......”他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那你抱吧。”周顾说完就感觉林幕的胸膛贴上了自己的后背,一股温热的气息袭来。

林幕又闻到了周顾身上那甘冽,清新的木调香水味,这会闻着这味道好像也还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农夫家的小娇娘第七章在线阅读

    纵观整个火影忍者历史,虽说影分身之术并不是太过于出彩,和那些吊炸天的A级以及S级忍术比起来。影分身之术似乎真的不怎么出彩!但是,如果使用得好的话,这就是一个外挂!君不见,火影忍者的原主角漩涡鸣人从开始到最后就只会两个忍术么。搓丸子和多重影分身之术。而且,如果查克拉的量足够的话,影分身之术还是一个修炼

  • 圣女不成妃秘书

    王骥一直在杜鹃的办公室等到九点半左右,在交谈中才渐渐知道一些规矩,原来和总经理见面是需要在秘书那里预约的,不然可不一定能见到总经理。又过了一会儿,才听说总经理上班的消息,于是他和仇晓晓一起来到了总经理办公室。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道年轻而充满磁性的男声:“进来。”王骥推门进去,仇晓晓也低着头跟了进来。

  • 异界海盗王在线阅读第10章

    ERP基地。“启东,你先好好休息吧!”美真从治疗室中走了出来,看着手里关于无启东的身体检测报告。不一会儿,神色变得古怪起来。“怎么了?”一旁的炘南好奇道。“启东他,竟然是木影村的后人!”美真先是惊讶,全部看完之后又叹了口气:“可惜了,虽然有着木之血脉,却是不适合战斗的体质。”“美真,你刚才说什么?”

  • 大唐长乐公主之刻苦训练

    一个月后,带土在小院里。没想到那么快就能做到查克拉外放了,带土盯着手上蓝色的查克拉喃喃道。一个月的时间,他终于能让查克拉外放了。当然这样肯定不能让他沾沾自喜的,要知道他宿命中的对手卡卡西可是五岁毕业,六岁成为中忍,十二岁成为上忍,他才是耀眼的天才。原著前期,带土就是一个逗比的吊车尾,后期才爆发出来超

  • 美人撩夫日常之看在你请我喝酒的份上

    扬州锦华楼,号称扬州第一楼,苏静瑶思来想去,还是选定了这锦华楼,一来,这锦华楼的饭菜是真的好吃,虽说着价格也是真的好看;二来,这算起来也是她第一次做东请杨烨吃饭,怎么也不能小家子气啊,不然岂不是限的自己太抠!苏静瑶接了杨烨和楚妍到了锦华楼,杨烨看着这锦华楼,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向苏静瑶:“你这是讹人了

  • 重生毒妃惊华在线阅读第10章

    一个人过年真的是很寂寞的,特别是在经历了十年的时间内有心爱的人陪在身边。温敛去的地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就是觉得那个地方可能会比较暖和。因为是过年期间,她定了当地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要了最好的套房,最好的餐厅和酒打算来纪念自己这辈子最凄惨的一次失恋。她想至少过年的这段时间她应该要过的很好很潇洒很快乐

  • 天龙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第九节

    三葬也是深深的了解了一番系统的功能之后,这才走出了家门,走出去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下来了。时间,不知不觉得过去了辣么就。没办法。毕竟是第一步,感受灵压。他感受到了,做到了第一步,现在,他需要的就是日积月累的开始提升自己的灵压,这是最基础的一步了。也没有什么捷径可以走。而系统嘛!每年可以获得一次随

  • 顾小姐追妻记gl第十章在线阅读

    《墨色格拉夫》第一部蓝色爵士乐作者:百目鬼妹(十)————天使的影子倒映在地面,形同恶魔。楼梯间蹬蹬蹬的脚步声响,一个下士走了进来。他斜了米歇尔一眼,充满戒备又不无好奇,伸手在门框上敲了敲,立在门洞口喊了声:“报告。”上尉闪身出来,把食指竖在唇上,又朝右边偏偏脑袋。下士跟着他朝右边走开几步,他俩都没

  • 在狗血文里当炮灰[穿书]在线阅读第6节

    “开始了!”漩涡幻眼神一凝,盘腿坐在床上,精神力开始向全身探去。哗啦——哗啦——哗啦——漩涡幻的精神力如同溪水一般在体内快速流动,甚至能听见如同溪水般流动的声音。“比起现在的精神力,当年的简直就是大海。”幻暗道一声,随后不再分心。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幻的神色有些疑惑。“已经过去十分钟了,为什么还是没

  • 原女主的逆袭[快穿]在线阅读第二节

    三年来,宁珞最怕想起的就是那晚,陆应南的脸,是那样的怨恨与绝望,尤其眼中对她的鄙夷和不言于表的恶心。陆应南对她所有的温柔与爱,都在那个夜晚消失殆尽。那晚,她与别人被陆应南捉奸在床。准确地来讲,是她被捉奸在床,虽然身旁没有别的男人,但凌乱的床铺,地上垃圾桶的用过的避孕套纸巾、房间里弥漫着的欢爱后的味道